小仙是好仙 第五百二十二章天高气爽

作者:卫淡书名:小仙是好仙更新时间:2020/01/14 23:27字数:5107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青云一军的告示,贴得老高,来往军队无不看得清清楚楚。

  斗大的字,苍劲遒逸,隐约有灵气闪现,但凡是修士,神识一扫,不必细看也能瞧出大概。

  “青云招士,求贤若渴,四洲将士皆可来报。”

  “怀才不遇者,蒙受冤屈者,替罪将死者,胸有大志者……速速参军,军中机会良多,弟兄相亲,将军英武,军饷从优。”

  “另,万不必忧虑身后烦忧,青云以一军之力护你周全……”

  “……”

  青云一军孤零零仄在青龙海岸边上的一个叫崆蒙岛的地方,最近的军队也要在几十里外才能看见。

  考虑到这一点,告示甫以灵气,每个字都写的脸盆大,每日高高悬在辕门右边儿,明目张胆地挖人墙角。

  偶有路过的将士远远瞧见,都不得不感慨此军用心良苦,招人到如此份上,还真是可怜又可恨。

  明面上,虽说断了矿脉上的灵石,但青云一军原先的家当还在。帐篷依然是那些个缀着雷元素明珠,绣着漂亮图腾的雪白帐篷,将士们穿得也都是顶好的兵甲,手上的法器个个亮得刺眼,拿出去只会威风而不落下乘。

  暗下里,伧元已然急得发狠,不若也不会写下这般不要脸的告示来。他们青云一军的军榜贴了又换,却迟迟不见一人前来,而旁的军队处处孤立一军,更逼得无人敢来。

  想来也是,战场上关系没有搞好,届时遇难也无人支援。这区区几千人上了战场,便如泥丸入海般,稍有不慎便成了孤魂野鬼,被战场的煞气一冲,怕是连胎也投不了。

  伧元愁的休息不好,修炼也不成,手下的功夫勤快不少,四下里摧动暗探搜刮消息,对这无相海边上的动向掌握得一清二楚。

  作为一个本应清心寡欲的和尚,伧元明显是个例外。

  桃花从伧元口中得知,魔族已经派人过来和谈了,再过两日,魔尊会在青龙北部与人族要人碰面,商量恶地和封印的事儿。

  石溪中途来了一趟,劝桃花看开些,再不济还是可以跟在二军后头打仗的。

  桃花比石溪想的要更开点,青云一军再跟在别人屁股后头,便同真孙子没什么两样,直接拉到战场历练才是好办法。

  伧元在石溪走时说了不少好话,眼下真心帮一军的人,只有桃花的这位师兄了……

  这天日头不错,岛上的草叶开始渐渐变得丰腴深绿,青天如同被海水洗过,蓝得纯净高远动人心魄。

  海面也是风平浪静,偶有一两星海鸟儿划过,勾勒出几道潇洒的剪影。

  “真是好天气,”桃花将滚子放在一旁晒着太阳,同小红坐在小舟上垂钓。

  轻风划过二人的衣裳,顺道将脑袋上的头发丝也吹得摇摇摆摆,放浪不羁。

  桃花微眯着眼睛,抖了抖手上的鱼竿儿,有些惬意地靠在船帮子上,细瘦的身形就那般斜斜倚着,有一股淡到极致的风情雅韵。

  小红支着脑袋仰在船头,时不时控制着小舟的行迹,不走远了也不要离岛太近。少年身姿卓越,姿态优美,看到长相,气质又上三分,看上去也是十分养眼的。

  青云一军整个儿都觉得,他们将军深藏不露,临山崩于不乱,真乃大将之风,如此行径,定是有谋略余勇,一军确实崛起有望。

  伧元不露痕迹地走到营口,看着桃花所乘之舟帆起帆落,飘忽不定,仿若须臾间便要隐入海水不见。

  这厮哪有什么锦囊妙计,纯粹嘴瘾上来了,想逮鲜鱼吃。

  不过,就这样便好,众将士心中有底气,总好过孤军之勇。

  伧元揉了揉眼,舟上何时多出一人来?

  “哟?”桃花斜了眼睛,分出一点精力。

  “嗯?”小红坐起身,看着船中突然多出的一人。

  这人白得有些不正常,像是体虚。

  那么高挑的身子坐在桃花一旁,却令人生不出伟岸之感,实在太瘦。这削尖的肩膀像是一根火柴棒,撑起一颗不大不小的脑袋。

  “这鱼不错,”此人翻看了鱼篓,挑出一条鱼来回看了几眼。

  桃花看着来人,却摸不透此人修为,“道友何人?”

  “玉峦。”

  声音有些喑哑,却透着几分性感低沉。

  许是刚摸过鱼,手指还带着湿意,这人在船身慢慢地划出字来,“玉峦”二字泛着些潮意,就那么出现在桃花眼前。

  那根写字的手指节节分明,细长如玉,白净比瓷,一看便是根弹琴写字的好手指。

  “哦,原来是玉峦道友,”桃花点点头,也提了自己的道号,“道友从何处来,到何处去?”

  但见此人只是笑了笑,盯了桃花看了一会儿,“在此处钓鱼,真是有雅兴。”

  “是啊,咱向来是个雅人,”来人摸不透,看去也不像要动手的样子,桃花回过头继续看着钓竿,小红化为火鼠爬上桃花肩膀,一双眼睛紧紧贴着来人不放。

  这个叫玉峦的人也不再说话,只是同桃花并排坐着,一同看着风平浪静的无相海。

  此人穿淡青色薄衫,看去洗得有些发白,如今笔直坐在船舷上,像一柄年久的朴拙剑器,含蓄有力。再观其侧脸如刀削斧凿,瘦的有些过于立体,偏硬朗坚韧一些,谁知眉下眼波却如水纹般凝聚攒起,温吞汹涌,教人看不清虚实。

  伧元在远处眨眨眼,用力辨认着,他的神识一到舟前,便仿若触到屏障,再也不能向前伸出几分。

  “将军,”伧元心下隐有不安,虽说那人并未动手,但数百年积攒下的对危难的直觉,来得是那么迅速。

  伧元向小舟飞去,胖乎乎的身子还未飞到一尺,便重重地栽了下来,仿若千钧压顶,万马踩踏。

  伧元抬头凝视着前方,那人侧了侧脑袋,可终究没有回过头看他。

  究竟是谁?是敌是友?有何目的?

  伧元忍不住将念头打到恶地头上,恶地自从占领无相海海岛便再无动作,不知在谋划着什么,这次难道是要先从桃花头上开刀?

  样子不像是要打架,伧元又记起桃花另一个身份,桃花是个大魔使,难道是魔族那边的人?!

  伧元心头稍稍定下,压抑了心中异色,不再挣扎动弹。

  桃花见着玉峦许久没有动作,也不好意思现烤鱼吃,看着这人挺瘦,不定饿了多久,若是吃起来定只多不少。

  “道友,你老在咱的船上坐着做甚?应当也有事情要忙罢。”

  “不忙,”玉峦勾勾唇角,“可以慢慢看。”

  “……咱可是要回去了啊,”桃花用上风卷术,吹着小帆鼓囊馕撑起来,像是喝足了风要漏气的胖子。

  “莫急,”此人依旧坐着,手指却生出一股气流,气流冲入海水,在水面生出一个不大的水旋儿。

  桃花正纳闷着,便见一条条不下二十斤的海鱼,蹭蹭蹭拔起,精准地跳入鱼篓当中。

  “今日天色不错,多谢小友准许搭乘。”

  虚空出现一道缝隙,人影倏地钻了进去,再也没留下丁点气息。

  划开虚空?起码渡劫以上修为,桃花看着满到溢出来的鱼篓摇摇脑袋,“钓鱼这件雅事怎能用着术法?真是俗不可耐啊,俗!”

  说罢桃花咧着嘴又笑道,“回去烤了吃。”

  “再抹上蜜!”小红嘭一下化作人形,将靠近船沿的大鱼拢入船舱。

  “伧兄用不着如此大礼,快快起身!”桃花从伧元身旁经过,很没诚意的虚扶了一下。

  白云很淡,天高气爽,桃花抬头,用力深吸一口气,“是个吃鱼的好天气。”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