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搅南宋 第九十八章 繁华海州港

作者:冯妙指书名:打搅南宋更新时间:2020/01/14 23:16字数:4589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海州,南蔽江淮,北控齐鲁,战略位置十分重要。

  初,秦始皇始修建朐县,东魏武定七年(公元549年)始称海州,海州素以“淮口巨镇”、“东海名郡”著称。

  绍兴二十三年(1162年),义军魏胜抗金守城,加筑海州城垣,修浚城壕,金兵到达海州城下时,曾攀上白虎山窥视城内动静。为加强守备,魏胜动员群众筑外城,把白虎山纳入城中。

  宝佑三年(公元1255年)李坛对海州城池又修了一次。

  李璮此番出兵又占据了海州。

  赵诵交待给季宁的任务,就是与李璮进行海上走私,贯通胶西贸易的通道。

  这次的任务很重要,季宁不知道能不能说动李璮,虽然主公与苏家早些年在北地也有贸易,但那只是商业上的往来,尚未与北地的势力有所往来。

  与李璮的合作,算是开了一个先例。

  第二天一大早,季宁就去了海州的港口,随行的军士也一同前往,季宁知道那是李璮对自己的监视。

  这几十年,江北地区连年战乱,河运衰落,但海州商贸依然繁华。

  楚、扬二州的货物贩至海州再由海路转至胶西。

  海州、密州等州米麦踊贵,通州、泰州、苏州,秀州有渔民船户,贪其厚利,兴贩前去板桥、草桥等处货卖。

  海港口岸十分热闹,岸头停靠了不少的船只,大大小小的海船有上百艘。

  此时有赤膊的船工正在岸头搬货,他们将货物从骡车马车上搬运下来,然后再搬到船上。

  金色的阳光照耀下,黄色的海水在随风上下晃动,浪花拍上岸头,涛声哗啦啦的,船儿在涛声中上下起伏。

  当货物搬上船只后,船儿起航,驶向广阔的海洋深处。

  季宁还见到了番邦的客商,他们的头上裹着一个白色的包包,衣服则是白色长衫,和汉人完全不一样。

  这些应该是黑衣大食国的人。

  随着目光看去,港口外,万顷碧波中有一海岛,那是郁州。

  而郁州岛上屯集不少的士兵与战船,此为海防重地,南北咽喉,当陆地发生战事的时候,郁州岛上可以与陆地首尾相应,阻击敌人。

  季宁又抬起头,朝着陆地方向看去,只见在锦屏山南面的岗嘴夹山口有一要塞,上有炮台。

  曾经岳飞部将李宝水师就镇守于此,岗嘴便是其屯兵港。

  此时的港口停满了船只,在三面环海的位置上看去,战略地位就凸显出来了。

  这是一个商业贸易港口,也是一个军事港口。

  但如今这一切就都便宜了李璮。

  季宁有些失落。

  季宁朝着海港外三艘大船看去。

  那三艘船是客舟,每艘长十余丈,深三丈,阔二丈五尺,可载二千斛粟,每一艘最多可容六十人。

  三艘客舟已经载满了从南洋运来的香料、宝石、木料以及其他物品。

  还有一些是从黑衣大食国运来的。

  季宁看到船上彪悍的大汉,那大汉一脸络腮胡子,然后给季宁使了一个眼色。

  季宁点点头。

  这是赵诵安排的三艘货物,此番就是要借这三艘货物,不通过榷场贸易,而是走私,通过地下交易,打开海州至胶西的商贸线路。

  而那个人就是李璮。

  季宁问那军士,“海州港口果然不错,世侯在这里建榷场了么?”

  军士道:“榷场刚建,就在港口那里。”

  季宁朝着军士所指的位置看到榷场的存在。

  “不错。”

  季宁离开海港,又去了盐场。

  海州如今有板浦、惠泽、洛要三场。

  那军士十分奇怪,为什么这个年轻人要走这么多地方,而且也只是看看,稍微问了问,军士对这些并不懂。

  季宁对那军士道:“早就听闻这海州有板浦、惠泽、洛要三个盐场,年产四十余万担,今日一见果然不假。”

  军士回答不上来,他只知道每日从板浦、惠泽、洛要三场远走的盐不计其数,船只也不计其数,大概知道的就这么多了,他只是个李府的裨将而已,早些年因为保护世侯李璮受了伤,上不了战场就退下来在李璮身边当值。

  季宁下午回了城内的住所之后,就一直没有出去,军士安排了两个伺候的丫鬟,看季宁待在院中,安分守己的样子,就立即去了李璮府上。

  李璮此时在城内的府邸中,自从知道儿子李彦简在临安之后,李璮松了一口气。

  随后他下令让五万大军驻扎在海州城外,不动一兵一卒,也不操练。

  就算将来蒙哥要他出征,他也不出征。

  王文统一大早就去了李璮的府上,将昨夜与季宁的谈话内容全部说给李璮听。

  李璮听了之后,沉默了半天,脸色阴晴不定,心中一团迷雾,说不清道不明,许久之后道:“岳丈觉得此事有利可图?”

  “确实如此,眼下与赵诵合作,是利大于弊,而且世侯还可以借助其势力壮大,这是世侯一直以来所期望的,而且世侯也清楚我们手中掌握的兵马粮草还不够。”

  李璮点点头,“多年以来,我一直招兵买马,可这兵要吃粮食,这马也要喂,士兵家里还要抚恤,而且马匹还掌握在蒙古人的手中,蒙古人骑兵骁勇,马上杀敌,我们益都兵马大部分都是步兵士卒,难以抵抗骑兵,所以要建立一支骑兵,还真的很难。”

  李璮接着又说:“除了带兵打仗之外,还要给那些汉世侯们一些好处,还要修缮文庙、笼络士子,都需要金银财物。”

  “世侯说的极是,益都虽然经营了二三十年,但实力还不够,所以要借助外援。”

  “这件事就交给岳丈了。”

  “幸不辱命!”

  王文统正要走,就在这个时候门口有通告,看护季宁的那个军士有要事要奏报。

  王文统一听军士有情报在奏报,他不走了。

  军士进来后立马将他与季宁半天做的事情全部禀报给了李璮与王文统。

  李璮与王文统却看出了对方的目的。

  因为那季宁提到了榷场和盐场。

  李璮道:“李岳,我知道了,你先回去。”

  军士李岳汇报完之后就走了。

  李璮见王文统深思熟虑的样子,想到王文统或许是有什么主意了,立马道:“岳丈觉得要从哪里入手?”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