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入1988 0152、爷吃油条

作者:预报有雪书名:赘入1988更新时间:2020/02/14 18:20字数:4545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有那么一瞬。

  噼啪。

  油条摊儿灶台里的松木劈柴,被烈火烧出的干裂声,把沽泉县城唯一的主干道给搞得静悄悄。

  秦著泽在走过油条摊儿前,和龟原村井侧目而过的瞬间,对了一下眼神,秦著泽并没有做停留,而是拉风而过。

  街道两侧,有数双眼睛注目,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却又期待着什么。

  “站住。”

  松岐眼珠子都红了,他对秦著泽的傲慢极其不满,朝秦著泽背影吼道,他真的被惹毛了,险些骂出连华囯几岁孩子也非常熟悉的“八嘎牙路”。

  上次,他和龟原村井一起来找秦著泽,被秦著泽给吃过一顿大瘪。

  这次刚一打照面,又被吃了一瘪。

  松岐的武夫脾气,哪里忍受得了。

  秦著泽没做任何反应,自顾自地朝自家公司大门走去。

  跟在身旁的费维浦和唐兴举倒是回头瞅了一眼暴跳如雷的松岐,他俩呵呵对着松岐丢下嘲笑的表情。

  松岐攥着双拳,“啊”地一声嘶吼,脖子上的青筋如蚯蚓在爬。

  他开始脱外套,要追上去做一件不计后果的事情。

  龟原村井死死抱住松岐,“松岐君,不能冲动,这是华囯的地盘,我们如果故意滋事,将会授人以柄,会直接导致在华的利益受损。”

  抱着松岐,龟原村井对着秦著泽身后高声说道,“秦先生,难道你不想听听你们省zf给贵公司的建议么?”

  狗日的,果然如老子所料,拿zf来压人。

  玉然公司的员工等在门口,迎接着他们的老板回来,当然,更等着看老板怎么处置这个事情,rb人搬出省zf,如果再置之不理,恐怕胳膊拧不过大腿,在华囯,你可以不听老天爷的,但是你不敢不听zf的。

  秦董啊秦董,我们已经给rb人做好套了,唐兴举把信儿给您送到,你就找个地方躲一会儿,等小rb开车奔锡盟追你上了圈套后,你再回来多好。

  现在,他们搬出政治大棒压咱们,这不是找着被动了?

  果然,如大家想的那样,秦著泽停下脚步,慢慢转身,停顿一下后,真的返回去奔龟原走去。

  玉然公司的各位员工心中,一时间五味杂陈。

  秦董啊,能理解您的难处,面对省里大棒,你又能怎样呢?总不能拿着鸡蛋去跟石头磕吧?

  唉,说好的纯民族品牌呢?难道还没有真正开始就这样草草结束了?

  唉,如果小鬼子控制了厂子,那我们就是人家案板上的鱼肉呗!

  我去年买了个表,那些狗官只顾一门心思地敛财,为何泱泱十多亿人口大国,连一个圆珠笔珠为何都做不出来?为何这个产品上不了台面,那个技术要依赖进口,全是因为狗官占比太多呀。

  有人想喊住秦著泽,但是,喊住又能怎样,只能让秦董两头为难。

  所有员工抿住嘴巴,没人眨眼,盯着秦著泽穿着军大衣的背影,等着秦著泽走过去对rb人以礼相待的情景出现,但愿秦董不要太卑躬屈膝。

  忽然,秦著泽回头朝王语柔笑着,平静地说道,“语柔,用你手里的相机拍几张照片好吗?好的瞬间不容错过哈。不用动地儿,站在原地拍就好。”

  啥?秦董,您有没有搞错!难道和小rb亲近的场景值得纪念?真是没谁了!简直醉了!

  “是,秦董。”

  作为秘书,王语柔遵命行事就行,她端起来挂在胸前的徕卡相机。

  早晨起来拍雾凇回来后,就赶上大家在公司里扎堆议论rb人,她没来得及把相机放回橱柜。

  稳稳端着相机的王语柔心里并不平静,即使她相信秦著泽自有主张,因为她最了解秦著泽,他不是一个随便就会就范的人,但,面对大棒,他又能怎样呢?

  在数束聚焦的目光中,秦著泽迈着稳健的步伐朝龟原村井走去。

  一瞅搬出大棒非常凑效,龟原村井挺起胸脯,摸了一把小胡子,脸上浮起笑意,心中默默嘀咕一声呦西,对身旁的松岐开始装逼,“松岐君,华囯还有一句俗语,叫做攻心为上,只要摸透华囯人的心理,搞懂华囯的人际关系,我们会在这片广袤的土地上收获超级大的价值。”

  松岐整理一下被龟原弄歪的呢子外套,站得傲气十足,就等秦著泽过来服软,他会当面羞辱秦著泽一番。

  但是,下一幕,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只见秦著泽从龟原身边擦过,连看都没看龟原,直接走向油条摊儿。

  爷要吃油条。

  他去吃油条??!龟原和松岐傻逼了。

  秦董是去吃油条了诶!!!

  这让玉然公司的员工非常惊诧,面面相觑后露出那种挺过瘾的微笑,这个笑,是为秦董的气节点赞,至于后果,谁也没顾得去想呢。

  王语柔嘴角弯出微笑,指肚下的快门没停,喀嚓,咔嚓,拍下秦著泽的每一个拉风瞬间。

  “老张,大雪天起得也这么早呀。”秦著泽大大咧咧地笑着说。

  “哟,秦老板,今儿吃点什么?”油条老张笑呵呵地问道,正在烧火的老张婆娘也朝秦著泽打了招呼。

  在对面居住,秦著泽偶尔过来吃早点,彼此认识。

  “老规矩,两个油篦子,一碗豆腐脑。”秦著泽坐在了长条板凳上,军大衣很长,后襟垫在屁股底下,一点也不凉,坝上草原,当地老百姓把油条叫油篦子。

  第二次在众目睽睽之下,被秦著泽又耍了一把,松岐怒不可遏,拳头攥得咯嘣响。

  龟原劝住松岐后,朝秦著泽走过来,站在秦著泽跟前,彻底撕破脸皮,“秦先生,我希望阁下仔细看一看省委李秘书长的亲笔信。”

  夹起油条咬下一大口,大条地嚼了几下,舀起豆腐脑儿,稀溜喝到嘴里,秦著泽吃的好不快活,话没闲着,不过不是对龟原说的,“老张,你这炸油篦子水平又有所提高哈。”

  “多谢秦老板。”油条老张憨厚地笑起来,被表扬到,当然开心。

  “秦先生,你有些过分了。”龟原的声音变得严厉起来,摇头叹气,却无可奈何。

  “没见我吃饭呢吗?”秦著泽喝着豆腐脑儿,头也没抬地道。

  言外之意是,你特么瞎呀,不明白老子不愿意搭理你吗?

  龟原只好站旁边等着,把他等得饥肠辘辘,本来买好了豆腐脑儿和油条,没吃一口呢,秦著泽忽然就出现了。

  “瞅瞅这个。”实在不愿意被秦著泽这么没完没了地当孙子一样玩,龟原从皮包里掏出一张纸,放在桌子上,缓缓推到秦著泽的碗旁边,脸上浮漾起得意神色。

  龟原以为秦著泽在看了纸条上的内容,会马上起立,并对他肃然起敬。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