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庶长子 第 117 章 回归

作者:天下白兔书名:红楼庶长子更新时间:2019/10/10 02:54字数:3525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贾珂带着剩下的四百多人,赶着无数的马匹牛羊,往开平卫方向撤军。去的时候轻装简行,接连战斗用了十多天的时间,而撤退的时候由于赶着大量的牲畜,用的时间就更长了,在二十多天之后,他们在开平路以北将近五十里的地方,碰到了开平卫巡逻的士兵。

  到了这时候,贾珂才把心稍微放下来。这一个月来,在草原上贾珂没有一时一刻是轻松的,时时警惕,夜夜小心。这才让他带着几百人在鞑靼人无数人马中来去自由。其精神上的疲惫不是外人所能够理解的,他现在对于诸葛亮当年英年早逝,完全能够理解了,这样的日子他才过了一个月就受不了了,诸葛亮却过了二十多年,他不死谁死。

  当贾珂带着人马,回到开平卫的时候,黄柏峰早就带着所有的文武官员在大门口迎接。

  看着队伍中的无数牲畜,所有的人都明白,贾珂这一次都取得了大胜。

  贾珂带着众骑兵回到城里,然后就给他们放了三天假,让他们好好休息一下,缓解一下战场上紧张的情绪。

  而贾珂回到自己的千户府的时候,却碰到了几个意外的人,为首的竟然是林之孝,后面还跟着春草和巧莲,对于他们的到来贾珂完全没有准备。

  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不好立即询问,在把黄柏峰和冯陌打发回家之后。他才在书房中接见了林之孝。

  林贾珂之孝在书房中一见贾珂,就双膝跪倒给他施礼,“大爷,这一去就是半年,一直也没给家里捎封信,可把奴才们想死了。”

  贾珂对林之孝,摇摇头笑着说道:“你呀,这张嘴越来越油滑了。起来吧,你要跪到什么时候?”

  看林之孝起来,这才接着问:“什么时候到开平卫的,怎么把春草和巧莲也带来了?”

  林之孝虽然站起来,但仍然半弓身体,回答贾珂的问题,“大爷,我们七天前就来了,听到消息说大爷您追击鞑靼人去了。我还担心了老一阵。而春草与巧莲是周姨娘让送过来的,担心你在外头没有人照顾。”

  贾珂不知道林之孝这次来毕竟有什么事情,便追问道:“这次来有什么事要办?”

  “大爷,我这次奉老爷之命前来给您送信的。老爷再三吩咐,让你安信中所说行事,不要意气用事。”说着林之孝就从怀中掏出一封信,双手递给贾珂。

  贾珂接过信来,当着林之孝便打开了。上面都是贾政给他的吩咐,以及关于王涛这件事的处理结果。

  大致的内容是,王涛派人走通了王子腾的门路。王子腾亲自前往贾府同贾政商量,让贾政网开一面,不要再追究王涛的过失。当然作为补偿,这一次贾珂立了大功,自然要好好奖赏一番,已经决定将开平卫升级为开平镇,而贾珂以这几次所立的军功,升为开平镇的守备,掌管一万人马抵御鞑靼人。

  贾珂看完信后,仔细想了想,王涛这次已经服软,而且还靠上了王子腾,看在王子腾的面上,贾家也不能过分追究。毕竟在金陵四大家族中,现在王子腾是领军的人物。而且四大家族,盘根错节,彼此联姻,几乎就是一体的。他们是不能拆王子腾的台。再说我自己这一次,也得到了实惠。从正六品的千户,一越成为从四品的守备,这是连升了四级,也算是独镇一方。看来这件事只能就这么过去了。至于以后,那就只能看情况再定了。

  贾珂对王涛的反应,可以说是刮目相看,他这边刚刚解围,王涛那边就已经把退路全想好了,怪不得能做到节度使这个位置上。

  这一次贾珂可是高看了王涛,王涛能够靠上王子腾,全靠了高宏从中斡旋。

  高宏自从那天离开宣府镇,便一路急行到达京城,由于没有门路也无人引荐,就是送上帖子,要想等着王子腾接见,恐怕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于是先在店中住下,就四处打听王子腾的家中消息,看能不能另辟蹊径,果然探听到王子腾只有一嫡女,已经于保宁侯之子定亲。现在王家正在四处为其准备出嫁的嫁妆,于是高宏计上心来,他花重金购买了一副黄花梨雕凤穿牡丹三屏风式镜台,这镜台价值有几千两银子。

  并且拿出去四处炫耀,这镜台确实也是难得。以整块黄花梨木雕成,上面雕刻着各种凤凰,牡丹。正面对开两门,门内装抽屉数个,面上四面装围栏,前方留出豁口,后侧栏板内竖三扇小屏风,边扇前拢,正中摆放西洋镜。上面还镶嵌着各种翡翠,玛瑙,青金石等各种宝石。当真是举世罕见。光这一个镜台就够普通人家吃几辈子的了。

  王家的管事王贵,这几天正是奉夫人之命为小姐准备嫁妆。他听说高宏有一件镜台,是件不可多得的宝贝,为了向夫人表功,便来寻高宏要收购这件宝物。

  高宏见到王府的管家来购买这件宝物,面露为难之色对他说:“非是我不识抬举,这件宝物并不是我的。所以不敢擅自做主。”

  那王贵儿不解地说道:“既不是你的,怎么在你手里。”

  高宏叹了口气,说道:“只因我家主人这一次犯了些小错,所以命我带着金钱珠宝。前来京城寻找门路,也好把事情平了,可惜我来到京城,人生地不熟,又没有门路。所以才耽搁到现在。”

  王贵在王子腾家担任管家,精明无比,那是连眉毛都是空的。一听他这话,并明白了他的意思。这是想攀上王子腾,但是又没有门路,所以才演出这一岀戏,不由的嘴角就露出了微笑。

  高宏你看王贵的脸色,便知道他已经都明白了。于是从袖子里掏出几张银票,偷偷塞在王贵的手中,然后低眉顺眼的对王贵说道:“大管家是什么人?我这些小把戏自然瞒不住大管家的眼睛,还请大管家给我引荐引荐,让我好完成老爷的交代。”

  王贵收了银子,便坐在椅子上慢条斯理的问道:“你们家老爷是哪一个?要办什么事?你交代清楚,我也好回我们老爷一句,看他见不见你。”

  高宏看事情有门儿,站在王贵一旁,恭敬的说道:“我们老爷是宣府镇节度使,这一次受奸人蒙骗,在战场上犯了小小的错误。所以令我上京找王大人说相,并且带来了门生帖子,让我送给王大人。”

  王贵一听这话,马上严肃起来,要知道,虽然宣府镇节度使在他眼中也不是什么大官,但毕竟是一方封疆大吏,这样的人来给自家老爷送门生帖子,这其中肯定有什么大事,他哪里敢立刻答应。

  王贵坐在那里沉思了一会儿,便对周红说:“你找我们老爷办什么事我是一点都不想知道,但是我可以给你从中穿针引线,让我们老爷见你一面,我也只能做到这些。”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