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世祖 第88章 栾城之战 2

作者:芈黍离书名:汉世祖更新时间:2019/10/10 02:52字数:3658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夜下,洨水之畔,十数里辽营沉凝的宁静被彻底打破,炽烈的杀声与耀目的火光充斥其间,不绝如缕。

  若从全景而观,可以发现,整片辽营,就仿佛一条幽黑的长蛇,自腰身处被截断,其后由南向北,逐步被点亮,躁动起来,进化成一条“烛”龙。

  只有深处敌阵之中,才能体会到,十几万大军的营寨究竟是怎样一个规模,一口气向北冲击了五六里,放眼望去,北边仍旧是望不到边的营寨。辽军的营垒,简陋,松散,然而数量上去了,仍旧只是密密憧憧的。

  所幸,距离洨水边上的栾县城,是明显越来越近了。龙栖军的马兵,终究数量不够,实在难以到达凿穿敌营的目的,这一波进攻下来,马军的冲击力有所下降,刘承祐果断停下,重整阵势。北面已经有不少契丹人反应过来了,从开始遇到成建制的契丹士卒抵抗,便可知。

  刘承祐还被护众军之中,气息有些喘,周遭烈火熊起,上升的温度使他额头冒出了一层细汗。

  望着四围,人头攒动攒动,敌营士卒奔走呼喝,这一片乱象使刘承祐感到了一丝欣慰。这一路冲来,乱营二十余座,至于杀了多少人,实在难以计数,多少有些畅快感。敌营终究是乱了,信心倍增,但是,这还不够!

  “殿下,我们冲得太快了!”向训同样兴奋,但还保持着冷静,继续给刘承祐以建议,指着东北方向:“那里是一处‘晋营’,可以派一部前往,鼓动降卒起义!殿下可亲率人回击,会后步卒,再行集合力量,冲击‘燕营’,倘使汉人彻底乱起来,契丹大军必败!”

  “罗彦瓌,带着你的人,直冲东北‘晋营’!”没有丝毫犹豫,刘承祐几乎吼叫着将罗彦瓌唤到身边,吩咐道。

  “遵令!”罗彦瓌也没有一点啰嗦,应命之下,直接带着他那一营五百余骑,飞驰而去。罗彦瓌本是降卒出身,以他的身份去鼓动,成功的可能性很大。

  刘承祐这边,也迅速地,带着剩下的人,跑了个“u”形弯,调转方向,南攻而去,准备将这中段的辽营犁一遍。

  中军御营在栾城东南边上,耶律阮亲自坐镇其间,睡得很沉,是被人叫醒的。初时还不以为意,只当是那些地方“草寇”又来骚扰了,这种事情,他们这一路来也不是第一次经历,甚至他还亲自领兵去征剿过一股规模较大的义军。

  但等他走出军帐,登上营中的哨楼,朝南望去,表情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凝重起来,惊变总是提神的,原本的困意完全消退。

  南面的营寨,已然是遍地烟火,且不断地向北边蔓延开来,几乎在耶律阮的眼皮子底下,火光渐成冲天之势。虽然心惊,倒还到让耶律阮惊惶失措的地步,他的心理素质很不错,真正让他感到气愤的,是中军这边的乱象。

  喧嚣嘈杂,憧憧人影中,但见契丹军士,但见契丹军士如无头苍蝇一般,混乱无序。南边的状况,还没完全扩散到北边来,这边已经有点自乱阵脚的意思,哪里有一点契丹精锐的样子。

  事实上,整个契丹大军的北归旅途,很不安稳,再加辽帝的暴毙,近两日来的内斗,自上而下,都很压抑,稍微出点状况,就爆发出来了,更遑论夜袭。

  “传令各将,立刻给我弹压各营,稳守中军,敢有异动,扰乱军心者,杀!”耶律阮不管其他,直接先下了道严令,欲将御营先稳定住。

  有传令军士,立刻应命而去。

  “哪里来的敌军,有多少人,能闹出这么大的声势,兵力一定不少!”耶律阮这才看向来报信的契丹将领。

  闻问,将领很干脆地回答了三个字:“不知道。”

  “废物!敌军都已经踩到脸上了,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耶律阮头一次发怒。

  见永康王发怒,将领垂下了头。

  “立刻传令其他诸营将士,各将官就地组织将士,稳守营垒,抵抗敌军!”没空与其计较,深吸一口气,耶律阮又吩咐道。

  “大王,您没事吧!”耶律安搏带着人,寻到耶律阮,满脸的担忧,但见他完好,松了一口气。

  耶律阮摇了摇头,锁着眉,还沉浸在思考中:“敌军数量一定不多,胆敢这样冲击我军,还有这样的战斗力,绝不是一般的草寇,定然是晋人精锐士卒!”

  “河东军!”说道这儿,两个人同时惊呼:“是那支龙栖军!”

  “他们不是撤了吗,怎么能悄然来袭?”耶律安搏惊愕难抑。

  “没时间思量这些了!”耶律阮道。

  耶律安搏:“大王,必须得尽快将军心稳定下来,敌军冲杀不可怕,可怕是自乱阵脚,要是造成营啸,大军可就完了!”

  他这话,倒是给耶律阮提了个醒:“敌军突袭,若欲一击奏效,当直袭中军御营才对,为何会选择南边诸营?”

  “定然是他们没能探清中军所在!”

  “不对!”耶律阮脸上忽然闪过惊色,尔后瞪着耶律安搏严令道:“你亲自安排人,传令各部将军,让他们带人,严防晋人、燕人,尤其是耶律解里,让他小心燕军!还有那些汉人劳力丁壮,若敢有异动,直接杀!”

  “是!”

  一双瞳孔中,闪动着南边不断升腾的火焰,耶律阮表情阴沉得可怕,手指甲几乎掐到肉里边去。他知道,晋军降卒早就心怀异志,燕军又因猜忌欺压而不稳,各营被强掳为奴的汉民就更不用说了,若是这些人趁机鼓噪起来,配合着“敌军”,那后果简直是不堪设想。

  在耶律阮心急火燎地下着命令,积极应变的同时,刘承祐领军在南边,已然将“声势”彻底造起来了。

  营啸,很是顺利地产生了,且完全不可控,恐惧、惊惶、愤怒,像瘟疫一样蔓延开来,大量的乱兵四处冲撞,互相砍杀,践踏。

  也就是北边,靠近中军御营的部分,在耶律阮及时的强力措施下,将将稳住了。但这是建立在大量的内部弹压杀戮的基础上的,所有契丹人的精神已经完全崩直,就差一下让其溃断的“触碰”。

  契丹人的骑兵,在这个过程中,也失去了作战威力。有两处马营,直接散开,一匹匹战马,四散而逃,胡乱冲击。人都乱了,而况于畜牲。

  乱了,全乱了!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