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医生开了外挂 第522章:感想和敢想的区别

作者:手握寸关尺书名:当医生开了外挂更新时间:2020/01/13 12:27字数:4655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一台手术结束,葛怀起身就想离开,毕竟,我留下是用来背锅的,有什么意义!

  可是,看了一眼老师,又有些于心不忍。

  毕竟……给自己老师背锅,似乎也是理所当然,说得过去。

  主任总得有主任该有的身份和地位吧。

  可偏偏这个时候,夏高峰看着葛怀:“小葛,看完陈沧大夫的手术,有什么感想?”

  葛怀叹了口气,感想是感想,敢想是敢想!

  感想的确很多!

  但是基本都不敢想!

  陈沧的有些操作,他只能看看,想都不敢想,你看那手速,那缝合速度……我他么只能看看。

  不说别的,就说那间断缝合,的确效果很好,可是自己的缝合速度自己心里有数,想要在规定时间内完成,很难!

  他现在不得不承认,当初的陈沧的确是太仁慈了,那次和陈沧的缝合比赛,人家保存了实力,没有一下子让他受到打击,而是慢慢的一步步的让他看到差距,这样的话,似乎……就没有那么大的挫败感了……

  当然了,今天观摩陈沧的手术,还是有很多收获的,陈沧对于细节的处理,特别是小心保护神经分离的细节,很有借鉴意义。

  葛怀:“受益良多!”

  陈沧笑了笑:“葛老师客气了,我也在你身上学到了不少东西。”

  葛怀听到之后,不知为何,忽然高兴起来。

  这一声葛老师,叫的可真亲!

  想到这里,葛怀笑了笑:“互相帮助,互相学习吧!”

  说完之后,葛怀对着夏高峰说道:“主任,我回去了啊!那边还有点事儿。”

  夏高峰一愣,别啊,你走了我怎么好意思留下!

  葛怀假装接起电话,匆匆离去,相比之下,他还是喜欢被美丽漂亮的孟主任批评,毕竟,人长得好看就连生气的时候也是美美哒!

  哎,怎么说他也是有个有头有脸有名字的配角,比起博二博三不知道强了多少!

  总不能一直背锅!

  夏高峰看着葛怀匆匆离去,叹了口气,这厮……

  ……

  ……

  手术室外面,王庆虎怕等不到陈沧,干脆拉着李焕到了手术室门口等待起来!

  李焕忍不住问道:“领导,您找陈大夫是什么病啊?”

  王庆虎摇了摇头:“我老婆不是钢琴老师吗?现在岁数大了,手经常疼的不行,可能是原来肌腱受损以后的后遗症,我前天带着她去积水潭医院看看,可是去了以后,人家得知我是东阳的,直接让我回来了!”

  李焕一听,顿时瞪大眼睛:“为啥啊?”

  王庆虎笑了笑:“这就是小陈大夫的厉害之处,你不知道吧,正是因为陈沧陈大夫!现在积水潭、魔都市六院、南通大学附属医院外加咱们省二院组正在共同合作建设一个肌腱复原基地。”

  听到王庆虎这么一说,李焕更加脸红起来!

  自己还小看人家陈大夫呢?

  没想到到现在自己需要仰视!

  李焕本身就是科协的,而王庆虎是科技厅的,两人基本上就是上下属的关系。

  李焕和王庆虎聊的越久,李焕就越是庆幸!

  没想到陈沧竟然有这么大的本事!

  李焕本身就是科协的,深知这其中的意义和分量有多重。

  这个时候,手术室的们打开。

  在众人簇拥下,陈沧和夏高峰走了出来。

  李焕连忙起身:“陈大夫,夏主任,我母亲他怎么样了?”

  夏高峰笑了笑:“放心吧,李处,手术很成功,多亏了陈大夫啊,你可不知道,如果我做的话,可能就得使用人工血管移植了,陈大夫可是凭本事把血管修复成功了。”

  “好好恢复恢复,基本不会有什么后遗症的!”

  夏高峰一句话,让李焕顿时眼睛一亮,连忙对着陈沧说道:“陈大夫,实在是太感谢你了!我是咱们科协的,以后一定会少不了打交道,下次来科协,直接给我打电话!”

  客套一番之后,陈沧也没有拒绝,留了个联系方式。

  招呼张文富直接给办了转科手续,转到心外科去接受系统的治疗。

  陈沧把李焕家属办完各种手续,签完字之后,又急急忙忙处理了一个外伤的男孩儿。

  直到下午五点半快六点钟的时候,陈沧路过走廊,看见坐在那儿四处张望的王庆虎。

  陈沧一拍额头,连忙双手握着王庆虎的手:“王先生是吧,实在不好意思,忙到现在,陶主任给我打了个招呼,可是……”

  陈沧抱歉的握住王庆虎的手,有些抱歉。

  毕竟这是陶主任亲自打招呼让他好好照顾的领导。

  王庆虎见状,忍不住说道:“没事儿!陈大夫,我这一下午可算是涨了见识,你们可真忙,真累!我看你从手术室出来脚步都没停下过。”

  王庆虎五十多岁,知识分子出身,现在就省科技厅任职。

  同为知识分子,他对医生还是很有好感的。

  陈沧把王庆虎带进值班室:“王先生,陶主任也没跟我说清,您是具体怎么回事儿?”

  王庆虎说道:“我妻子是钢琴老师,有过肌腱损伤史,现在手部粘连比较严重,活动受限,而且经常疼的不行,我就带着去了积水潭那边,做了核磁,常红蕾主任告诉我,让我回来找陈沧陈大夫!”

  “所以,我今天就提前过来打听打听。”

  听完王庆虎的话,陈沧微微皱眉。

  肌腱损伤后遗症,比如肌腱的粘连,甚至还有些腱鞘炎,都可能诱发。

  但是肌腱的修复就是一开始简单,肌腱修复以后,发展成肌腱粘连,还是比较麻烦的。

  陈沧沉思片刻之后,说道:“这样吧,王先生,改天您把患者带过来,我看看具体什么情况,咱们再做决定,现在说太多也没有什么价值,您说呢?”

  陈沧对肌腱还是十分了解的,但是不看患者光说,肯定说不清楚的。

  等到时候具体看看,然后再决定治疗方案。

  王庆虎笑着点头道谢:“好的好的,理解!理解!那就麻烦陈大夫了!咱们改天约时间,这个,留个电话吧?”。

  聊了两句,王庆虎便起身离开。

  坐了一下午,等了一下午,似乎还是个不小的领导,可是没有半句怨言,这或许才是高素质的表现吧?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