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医生开了外挂 第一百八十章:我没钱

作者:手握寸关尺书名:当医生开了外挂更新时间:2019/11/05 00:24字数:4956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陈沧实在是不想起床,鬼知道秦悦半夜三点钟给自己打电话的原因是什么。

  但是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儿!

  不过想到《肝移植》上那篇论文,陈沧还是决定起床过去看看什么事儿。

  夜里穿着短袖衬衣和短裤还有些凉意,到了医院以后,陈沧就看见秦悦已经在门口等他。

  “陈沧,快过来!”秦悦小声喊道!

  陈沧好奇小跑过去“怎么了?”

  秦悦指着屋子里“来了个神经病。”

  陈沧一愣,错愕了几秒钟,一本正经的说到“来了神经病,和半夜叫我起床有什么直接关系吗?”

  “你不是应该叫神经内科会诊吗?”

  秦悦嘟着嘴“神经内科下来会诊了,可是说患者不像是神经病,不给收上去。”

  陈沧皱眉“走吧,来都来了,进去看看什么事儿。”

  秦悦点头“你小心点,我总觉得患者有些神神叨叨的。”

  陈沧转身,他感觉到秦悦有些害怕,不由得肾上腺素多分泌了一毫升,似乎胆量+1?勇气+1?男子气概+1?

  进了急诊大厅,陈沧看见一个跛子男人在大厅里晃悠,摸摸这儿,摸摸那儿,走路一瘸一拐,身上穿着一件红色的背心,颜色老旧,脚上的黑布鞋已经破开好几个洞,整个人像一个流浪汉。

  男子似乎对一切都感兴趣,小心翼翼的摸着,走路都小心翼翼的,看见自己穿着鞋把地板弄脏了,连忙脱下鞋子,弯下腰,用衣服擦得干净。

  陈沧看了一眼秦悦。

  难道真的是精神病?

  护士站的护士早就一溜烟儿不知道去哪儿了,这个时候,男子听见身后有动静。

  猛地一转身!

  陈沧顿时傻眼!

  我曹?

  只见男子胸前正插着一根长长的铁丝!

  这一下,把陈沧着实吓了一跳,怪不得秦悦给自己打电话呢。

  可是……

  秦悦给自己打电话,自己能给谁打电话……

  男子岁数不大,陈沧估计也就三十来岁,光头。

  陈沧小心翼翼问道“你好,你是来看病的吗?”

  听见陈沧的话,男子视若无物,反而眼睛盯着秦悦,直勾勾的看,看着秦悦心里发慌。

  这个时候,男子忽然笑了“医生你真好看……”

  秦悦听见这句话,不仅没有高兴,心里更慌了,尴尬一笑“你也好看,你也好看……”

  男子听见秦悦的话,忽然不好意思的低下头“我年轻时候挺俊的……”

  陈沧这才看见,秦悦穿着白大褂呢,所以患者没有理会自己。

  连忙起身,回到办公室,拿起挂在椅子上的白衣,穿上走了出来。

  男子忽然转身,那钢丝条差点一下子摆到陈沧的脸上,顿时往后退了一步!

  陈沧“我是大夫,请问有什么可以帮你的吗?”

  男子点了点头“我……我是来看这个的!”

  说完之后,追加了一句“可是我没有钱。”

  陈沧看男子意识还算清楚,点了点头“你有身份证吗?登记一下,不用钱。”

  男子摇头“没有,我没有身份证。”

  陈沧顿时一愣“没钱没有关系,你先把身份证给我,这些都需要身份证的,钱我们可以先帮你办欠费。”

  男子一听能欠费“你办了欠费,我也还不了,我没钱。”

  这时候,护士常丽娜还有一个实习小护士才走了出来,到了陈沧身边,小声说道“小陈大夫,刚才他就一直说没钱。”

  陈沧安抚道“没事,我你跟我去处置室,我帮你看看有没啥事。”

  男子就站着“我可没钱。”

  陈沧笑了笑“我就帮你看看,不要钱,我看看咱们该怎么办,你这样多危险?”

  说完,陈沧拉着男子的胳膊,朝着处置室走去。

  常丽娜那几个小护士也好奇的跟了过来,陈沧瞪了一眼,才悻悻离开。

  而秦悦跟着陈沧进了处置室,把门关上。

  秦悦此时也发现,男子似乎并不是精神病“你叫什么名字。”

  男子犹豫一下“我忘了。”

  秦悦……

  陈沧估计,男子是不想说,从一进来,他就一直在强调他没钱,问他什么事儿,他也不说。

  张口闭口就是一句“我没钱。”

  陈沧忽然灵机一动,点击男子。

  陷入绝望中的朱永旺,解开心结可触发任务。

  胸前的钢丝条穿过左侧胸部,陈沧很担心一个问题,没有刺破心脏吗?

  那个位置距离肺主动脉很近,会不会已经刺进去了呢?

  陈沧忍不住问道“这个钢丝怎么刺进去的?刺进去以后有没有什么反应?”

  男子的笑里带着苦涩“这是我自己刺进去了的,修房子剩下的钢丝,原来有这么长的,可是刺进去以后没法走路,我给折断了!”

  男子说着,拿双手比划着钢丝的长度,笑着很绝望。

  秦悦一听,顿时脸色一变,忍不住说道“你傻不傻?为什么要这么做?你不怕死啊!”

  男子悠悠的叹了口气“我就是想死,结果没死了……”

  一句话,把陈沧和秦悦说的哑口无言。

  陈沧拿过剪刀“我把你衣服剪开,看看你伤口怎么样了。”

  男子犹豫一下“我就这么一件衣服。”

  陈沧“我陪你一件,我的。”

  陈沧拿过剪刀,剪开身上的红色短袖,顿时发现这钢丝已经刺入皮肤周围已经腐烂了,周围化脓十分严重,就连陈沧都忍不住皱眉。

  这得多疼啊!

  秦悦更是被吓了一跳,夏天天气本就热,这种伤口很容易化脓感染,不对!男子此时已经化脓感染!

  秦悦感觉自己的心都在颤抖,饶是大大咧咧见多了临床各种怪病的她也忍不住一哆嗦。

  秦悦声音颤抖“你……你不疼吗?”

  男子咧嘴一笑“还好,没有癌症疼。”

  这话一出,秦悦和陈沧对视一眼“你怎么知道自己得了癌症?”

  男子笑的很痛苦“我在老家医院看了,他们说我活不过半年了,我腿上已经骨转移了。”

  男子说话间,指了指陈沧以为是跛了的右腿。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