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玄神功 157

作者:超级大猩猩书名:北玄神功更新时间:2019/12/03 09:13字数:9771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小银狐呜呜的低鸣声持续着,终于让小斑不耐烦地睁开眼,恶狠狠地瞪向小银狐。小银狐虽然怕,可嘴里呜咽的声音却没停,最后小斑终于前爪一耙,将小银狐扯到了身边,用厚厚的长毛将小银狐埋了起来。

  小银狐被小斑的长毛覆盖,就好像回到父母怀里似的,立时就不叫了。

  这时琉璃也分好药草了,转头看到这一幕,不禁满意地笑了起来∶“小斑好温柔,这样白儿就不会孤单了。”她最担心小银狐跟着她太久,会忘记魔兽的野性,这下有小斑带着,总该能学些基本的觅食能力吧!

  此话一出,萨摩戏谑地看了小斑一眼,而小斑也回了一个无奈而苦恼的眼神。

  琉璃心里记挂着萨摩身上的伤,分好药草就不再耽搁,立刻七手八脚地将萨摩已经破得七七八八的上衣脱下,却在看到那全身大大小小尚未痊愈的伤痕时,忍不住惊呼出声,双眼一热,眼泪就这么啪答答地滴了下来。

  萨摩见状心里一疼,伸手抹掉琉璃的泪珠,望进那双闪着水光的蓝眼睛,温柔地安慰道∶“哭什么?这些伤要不了几天就会好了,不值得哭。”见到琉璃的眼泪,萨摩就像心被刨掉了一块似的。

  尽管萨摩的安慰显得有些笨拙,琉璃却能体会。因此,她擦干眼泪,露出一朵灿若春花的笑容,才低下头一个个检视萨摩身上的大小伤痕。尽管如此,她还是在看到萨摩左肩那道深长的伤痕时,倒抽了一口气∶“这伤┅很重┅!”她看得出来,这伤痕只有表面收口,实际上里面的组织破坏得相当严重,可见一开始定是个深可见骨的伤痕。

  萨摩嘴角扬起一抹苦笑,无奈地道∶“这伤是魔族的人留下的,不容易治,只能暂时别让它出血再说了。”

  “你怎么会遇到魔族的人?魔族不是已经消失了吗?”琉璃一边将手里其中一样药草挑出来,在双掌间揉碎,一边开口问出心中悬了许久的疑问。

  萨摩自然不会告诉琉璃,此行是为了寻找失踪的她,才会误打误撞地与魔族遭遇。但琉璃既已问了,他还是要回答,于是他语意模糊地道∶“我也不清楚。只知道,本来应该消失的魔族和神族,好像┅根本就没有消失。他们对人类的一举一动┅了若指掌┅。”

  “还有神族?”琉璃惊讶地道。她从来不怀疑萨摩会对她隐瞒事情,所以也不觉得萨摩刻意略过她的问题。

  萨摩肯定地点点头∶“没错!据他们的说法,神族的确也出现了。”若再对照之前墨君他们的对话内容,萨摩认为可信度相当大,也因此,他格外的忧心┅。

  琉璃将手中的药草汁液涂抹在萨摩身上纵横交错的伤口上。清凉的感觉瞬间传遍萨摩全身,让他忍不住轻声叹。

  “那┅接下来怎么办?”琉璃担忧地问。在她眼中,魔族和神族的出现,远不如萨摩本身来得重要。

  萨摩叹了一口气,略显无奈地道∶“不知道┅。目前看来┅,我还没办法脱身。”

  若神迹密林当真是神族的根据地之一,那么可以想见的,当帝国迟迟无法解开神迹密林之谜时,学院便会被牵扯其中,如此一来,他想自外于此,恐怕就很难。当然,他大可以撇下一切,返回中央大陆,只是这样就违背当初他离开中央大陆的初衷了。更何况,他现在有了塔钥,若不趁机好好见识一下人类的绝学岂不是太可惜了?

  琉璃又拿起一份药草,在手里揉搓,不同的是,这一次,琉璃的掌心隐约透出淡黄色的光芒,一滴滴渗进药草中。不一会,药草被揉出了深黄色的黏稠液体,附着在琉璃细白的手掌上。琉璃小心翼翼地用指腹来沾抹液体,然后才一点一滴地轻轻抹在萨摩的伤口上。说也奇怪,深黄色的液体接触伤口之后,不一会便迅速渗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层透明的薄膜覆盖在伤口上面。

  琉璃不以为怪,依旧持续将液体抹上伤口。这样的动作持续了好一会,琉璃终于说话了∶“我会陪你┅。”声音很轻很细,但却很坚定。

  萨摩闻言,全身一震,随即转过头瞬也不瞬地盯视着琉璃,金色的眼睛里闪动着复杂的情绪。

  琉璃见萨摩没回答,不由得有些紧张,忍不住便结结巴巴地解释∶“我已经学会魔法了┅,我┅我不会拖累你┅。”

  此话一出,萨摩忍不住伸手轻抚琉璃细白柔嫩的脸颊,眼中复杂的光芒换上了浓浓的柔情∶“我从来不认为你在拖累我。”他只想终生将琉璃护卫在他的羽翼下,永远不让她受到任何伤害。

  闻言,琉璃蓝色的眼睛随即泛上水气,映得蓝眸更加晶莹动人。她没有回答,因洛uo心里满满都是感动。

  低头细心地将萨摩身上的伤一一处理过,琉璃赫然发现萨摩左手掌上牢牢地缠着黑布。纳闷之下,琉璃拉起萨摩的左手,惊讶地问∶“你的手也受伤了?”

  萨摩经琉璃这么一提醒,才想起左手掌上的异状,忍不住苦笑起来∶“不算受伤。”

  这回答当场让琉璃听得迷糊了,萨摩干脆伸手将黑布解开。

  “疑?”琉璃惊呼。

  原来解开黑布的手根本没有任何血迹,只有手背手掌处吸附着如墨汁般的黑色。

  琉璃唤来水滴洒在萨摩手上,再用纤指搓了一会,发现这黑色一点都没有褪去的迹象,忍不住惊讶地问∶“这是沾了什么?”

  “也没什么,只是杀了个魔族人就变成这样了。”萨摩语气很是无奈。可惜他借小黑小白的力量前,忘了先问问这黑抹抹的东西如何处理,否则现在就不用苦恼了。

  “魔族人?”琉璃心中一凛,不禁凝神细看了一会,最后还是摇摇头∶“不是诅咒,但是很不祥┅。”弄不清楚究竟是什么,琉璃也不知如何处理起。

  闻言,萨摩心中暗暗一惊,也跟着将左手举近,仔细端详起来。

  怎知不看还好,一看之下,真是大吃一惊。原来这左手上的黑色竟跟他之前刚发现时不一样了!!上次那黑色像片薄膜,附着在手上。但现在,这黑色竟像渗入了皮肤,隐约还看得出奇怪的花纹?!这究竟是┅┅?

  萨摩正自思量着,琉璃则不放弃地拉回萨摩的手,兀自搓擦起来。只是,任凭琉璃再怎么使力,那片黑色印记却还是依旧在那里,一点也没有变淡的迹象。

  “弄不掉哩!”琉璃摊开搓红的小手,苦恼地道。

  萨摩不愿琉璃洛u麂a于是轻轻拍拍琉璃的手,开朗地道∶“弄不掉便算了!说不定这只是暂时的,以后就会消失了。”

  见琉璃半信半疑,萨摩连忙拉开琉璃的注意力道∶“别想了。先把这些药草收起来吧。”

  此话一出,琉璃“啊”了一声,连忙七手八脚地将剩馀的药草一样样地收好,准备以后随时替萨摩处理伤口。

  就着月光,萨摩可以看到琉璃专注的表情,那头金色长发也溜出发带的控制,洒在草地上。萨摩抬眼看看天色。夜幕已降,天空隐约可以见到闪烁的星光,若那位叫庞希尔斯的男子当真与龙社有连络,估计也快到了┅。暗自叹了一口气,收拾起心情,萨摩再度低头看着琉璃,忍不住伸手掬起一撮长发,凑在唇间轻吻。

  “琉璃,这些药草不够,你要不要再去多采些?”萨摩低哑着声音向琉璃提议。

  琉璃不觉有异,闻言低头数了数药草。虽然刚刚因为担心萨摩而提早回来,药草采得少了一些,但估计还可用个两次,待没了再去采也还来得及。于是琉璃摇摇头道∶“不用吧┅。这些还够一两次,没有了再采吧!”

  萨摩本就想将琉璃支开,免得追兵到了,不小心伤了她,自然不会这么简单就被说服。心下微动,又笑着道∶“怕就怕到时候要采,却不见得处处都有你要的药材哩!”

  琉璃回头一想也是。虽然这些药草都不是很珍稀的东西,但这魔兽天堂不辨方向,说不定下次便找不到了也未可知。于是点点头便道∶“那我再去多采些。”说着转身就待往方才采药的方向而去。对萨摩绝对信任的她完全没想到,在魔兽出入频繁的魔兽天堂,天色又已经暗了,萨摩怎会在这时叫她去采草药呢?

  萨摩见状连忙开口阻止∶“等一下┅。把谷鞑也带去吧!有些晚了,我担心你一个人会有危险。”他不想连累任何人,可以逃过一个算一个吧┅!

  这安排琉璃却有意见了,只见她皱起形状优美的眉毛,不认同地道∶“那你怎么办?谷鞑还是留下来照顾你吧!”

  萨摩轻轻一笑,语气轻松地解释∶“我不会有事,这森林的魔兽不敢靠近我,况且我还有小斑,它是魔兽之王,有它在我出不了事。”

  此话一出,小斑立刻抬起头,高傲地哼了一声。

  琉璃见状哑然失笑,但总算答应了萨摩的安排。于是,琉璃带着谷鞑和小银狐白儿往森林深处而去。

  萨摩目送琉璃的身影从视线里消失,心里大为轻松。只要琉璃不受到伤害,他便什么都不害怕了。

  琉璃带着谷鞑走了一会,还是不放心地回过头道∶“谷鞑┅。我还是担心,不如┅你回去照顾摩哥哥吧!他有伤在身,什么都不方便,不能没人照看。”

  谷鞑虽然不放心萨摩,但却更不放心看来柔柔弱弱的琉璃。只听他犹豫地道∶“可是┅夫人也┅也不能一个人┅。”

  琉璃摇摇头,解释道∶“我还有白儿跟着,何况我有魔法,遇到魔兽,打不过,我可以跑。但是摩哥哥有伤在身,要是遇到危险,连跑都不一定有力气,所以你还是回去吧!”

  谷鞑又犹豫了一会,最后还是在琉璃坚定的表情中,答应回头。

  看谷鞑走了回去,琉璃却没有安心的感觉。难道┅即将有什么事要发生吗?为什么她的心会这么莫名地焦躁呢?

  抬头看了一会越来越乌黑的夜空,萨摩终于感应到刻意压抑的气息正逐渐接近。暗叫了声“来了”,萨摩悄悄与四周诸元素取得联系。虽然经过刚刚的休息,体力和魔力都恢复不少,但还是不足以支撑太过长时间的交战,因此他必须速战速决。

  气息越来越近,萨摩全神贯注地注意着。就在人影突然穿出树丛之际,萨摩蓄聚许久的元素瞬间释放,威力强大的旋风蓦地卷起,将来者牢牢裹住。旋风中的人立刻传出惊叱喝骂声,萨摩不等他们反应过来,再伸手一招,就见无数道冰箭闪着蓝幽幽的寒光,迅速从天而降,往旋风中心砸进。

  冰箭进入,立刻听得旋风中心传来数道惊呼和闷哼声,萨摩趁胜追击,一方面加强旋风的强度,一方面催动土元素,从下方竖起坚若岩石的土柱,配合冰箭上下夹击,立刻又多听见几声闷吭。

  “点子难缠,用魔能!”混乱中,一道惊慌中带着冷静的声音叫道。

  此话一出,旋风中的斥骂声随即平息,而萨摩心中也大为惊凛。听到魔能二字,萨摩便知此番交手可能无法全身而退,因为这次来的并不是寻常的黑衣人,而是难缠的魔族人!

  没错,这些人正是被派来追杀萨摩的神族人。他们本来往北搜索,后来途中遇到折返的庞希尔斯,才被庞希尔斯一路引来这里。本来他们还半信半疑,加上庞希尔斯对为什么遇见敌人支吾其词,因此也没特别提高警觉。不料,庞希尔斯才刚表示已经到了地头,魔法攻击便铺天盖地而来,打得众人措手不及,当场挂彩,后来还是沉稳的渥德不顾引来敌手杀机,发声提醒,才让众人冷静下来。

  旋风里的人一冷静下来,变化就相当明显了。因为旋风中的人开始抵抗,本来声威赫赫的旋风速度逐渐慢了下来,风眼更像是被撑开似的逐渐扩大。看来要不了多久,这旋风恐怕就起不了困住敌人的效果了。

  突袭奏效,萨摩并不得意,反是凝神细细辨认声音,筹画着下一波攻击。本来一直趴在一旁休息的小斑也在敌人出现时,跳了起来,双眼闪着凶光,直视卷住敌人的旋风。萨摩安抚地拍拍小斑的头,心里却是异常沉重。他知道,魔族不同于人类,那些不致命的伤口对他们根本构不成任何阻碍,所以他不动手则已,一动手便必须是致命伤,最好可以先破坏几个人的身体,毕竟他们虽然可以不死,但没了身体起码暂时奈何不了他。只是听声音,来的似乎不只一个,而他目前有伤在身,体力魔力又尚未完全恢复,要想完成目标恐怕不大可能┅。除非┅,他肯冒险动用八大禁招┅。

  之前他一直没动用八大禁招是担心敌人从双生身上猜知他的身分,从而给龙人族带来弥天大祸,但眼下已经到了存亡关键,若不动用八大禁招,自己恐怕是连一点生机也没有了。但八大禁招威力太强,要是一个不小心反惹注意,引来更多的黑衣人┅,后果不堪逆料。何况他现在魔力消耗过多,八大禁招能发挥多少威力尚且不知,万一再控制不了龙神之力,反遭反噬,那恐怕更是凶多吉少┅。

  眼见旋风的威力在魔族人抵御下,逐渐减弱,萨摩心中的挣扎也已经到达非决定不可的地步了┅。

  同一时间,琉璃来到方才采药的地方,凭着印象,就着月光,摸索着采药。只是找没几株药草,本来一直在旁边兀自玩得高兴的小银狐“白儿”全身白毛却似刺猬般突然竖了起来,对着来路呜呜低叫。

  见状,琉璃连忙放下手边的工作,来到白儿身边,一边抚摸白儿的背脊安抚,一边纳闷地问∶“怎么了,白儿?”

  琉璃这么一摸,小银狐高竖的毛发虽然平顺下来,但四脚依旧焦躁地踩踏,龇牙咧嘴地对着来路低吼。

  那边有什么吗?琉璃迷惑地想着。只是放眼看去,墨色的森林宁静异常,不像有人接近的样子。将药草收进怀中,琉璃正打算抱起小银狐,不料小银狐却突然往来路奔去,像是极为焦急,又像是极为恐慌的模样。

  琉璃见状大为愕然,一时不知所措地愣在当场。一回过神,又怕小银狐迷了路,遇到危险,只得连忙跟了上去。

  “白儿?”琉璃对着漆黑的森林,扬声叫唤。

  她刚刚一路跟着白儿,没想到转了几转,明明之前还看得到小银狐的白色身影,现在却怎么也找不到了。。

  “白儿?快出来啊!”琉璃略显紧张地叫喊。

  入夜的魔兽天堂多了许多诡谲的气氛,尤其是在单独一人时,更有一股令人无法忽视的沉重压力。琉璃连续叫了好几次,还是不见白儿踪迹,直急得两眼发酸。

  白儿究竟是怎么了?好端端的怎么会突然闹这情绪呢?这么暗了,它还这么小,会不会出什么事呢?琉璃真是越想越担心。

  旋风弱了,萨摩终于狠下心,唤出双生。

  “双生出来!”萨摩沉声一喝,立见一道巨大龙影从萨摩左臂盘卷而出,带起一蓬强风,吹得四周林木东倒西歪。

  甩开杂念,萨摩闭上双眼,迅速与双生取得联系。双生立刻感应,巨大身躯以惊人的高速窜向敌人。

  “禁招第五式─风龙残影!”萨摩高声一喊,随即睁开紫气缭绕的双眼,纵跃而上。

  就像约定好似的,萨摩高高跃起,正好攀上双生头上的犄角。萨摩一攀上双生身上,双生立时厉啸一声,窜上高空,漆黑的夜空顿时被划出一道道锐利的光弧,瞬间带着有如利刃般的寒光刺向旋风中心。

  原来,萨摩估量自己魔力所剩不多,干脆赌上几个威力较大的禁招,希望迅速奏功。

  光弧切入,威力本就已经减弱不少的旋风立刻轰地一声冰消瓦解,散飞的劲风立刻刮倒四周十馀棵大树。

  旋风一散,现出六道人影。烟尘飞散中,六个衣衫破烂的男子背靠背站着,虽然形象各异,但此刻都是一副头发飞扬,双眼发赤,脸罩黑雾的模样。仔细一看,其中一人赫然便是方才离开的庞希尔斯。看到庞希尔斯全身散发着杀戮的气息,萨摩这才知道,原来庞希尔斯不是认识龙社的人,而是根本就是魔族的一份子。

  六个男子双手支天,一同撑起一片淡黄色护壁,恰恰住光弧侵逼。方才他们好不容易即将逼散旋风时,却猛地感应上方传来一道凌厉劲气,惊得众人立刻抛开派系之分,背靠着背互相掩护,瞬间张起护壁抵御。尚幸惊觉得快,所以劲气虽然凌厉,却及时打上护壁,并未伤到众人,只是两力碰撞的力道不仅将旋风逼散,还几乎削掉一层地皮。六人合力张开的护壁不仅不能完全化掉攻击,残馀的力量尚能有如此破坏,其原本威力之大自然是可想而知。

  当然,萨摩这招风龙残影并不只如此。只见光弧初击失败便化成疾飞的光带,在六人四周盘旋,快得众人根本看不清楚团团围着他们的究竟是什么东西。六人见状,立刻散掉护壁,将功力聚阶ub身前,警戒而迷惑地看着盘飞的光影。他们知道敌人就在这里,但┅为什么这敌人却散着熟悉的气息?不是说他是神族人吗?神族人怎么会有这种接近魔族的味道?难道庞希尔斯根本找错人了吗?

  “你是谁?”渥德慎重地开口问。他感觉得出来,四周正酝酿着危险的气息,若这人根本不是他们要找的人,那就犯不着跟他斗到两败俱伤。

  只可惜,萨摩根本不打算就此罢手。因为,他早已肯定这些人是魔族,若不抢先机攻击,落败的极有可能就是他。

  渥德虽然沉稳,但可不代表所有人都跟他一样。几乎就在渥德刚说完,温达那便不耐烦地道∶“别问了!打出去!困在这里多窝囊啊!”

  此话立刻得到众人的响应,就连庞希尔斯也放下派系之分,点头附和。因此,此言一出,六人,不,是五人,便同时运起全身功力,往四周攻去。

  五人运集全身功力,往不同方向冲,便是想找出这圈光影的弱点所在,只是这光影着实诡异,以五人的功力同时冲击,力量何只万钧,但这光影却只是微微一震,丝毫没有任何损伤,依旧围绕着众人高速旋转,反倒是五人被反弹的力量震得血气澎湃。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