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玄神功 156

作者:超级大猩猩书名:北玄神功更新时间:2019/12/03 09:13字数:10735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谷鞑一听大喜,也顾不得累了,立刻跳了起来,对着萨摩猛鞠躬∶“多谢大人!多谢大人!大人的大恩大德谷鞑毕生难忘。”

  萨摩见谷鞑这一拜好似没完没了,顿时头大起来∶“够了!你再继续拜,我便不教了。”

  此话一出,谷鞑顿时愕然,又想感谢,又担心萨摩不教,一时不知所措,只能愣愣地站着。琉璃见状,只得道∶“谷鞑┅你要是感谢摩哥哥,那便好好保护他吧!我去找些药草来治伤。”

  谷鞑正在想着如何报答萨摩,听琉璃这么一说立刻忙不迭地答应∶“谷鞑就是死,也会保护恩人!”说着当真直挺挺地端坐在萨摩面前,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敌的气势。

  萨摩和琉璃闻言见状,不由苦笑地对看了一眼。谷鞑根深蒂固的奉献观念总是让他们啼笑皆非。

  谁也想不到,就在不久之后,谷鞑此话当真实现了。

  风倪三人离开道兰镇,放足在东陆平原上急赶。帝国夜晚实施宵禁,若不早些赶到密直市,待天黑各城镇城门一关,他们就得露宿大原。夜晚冷是一回事,主要是夜晚魔兽出没频繁,别说睡了,倒楣点的可能得打一整晚的魔兽。

  越过一座矮丘,绵延在前的是一片野林。这在东陆平原是再寻常不过的了,虽然野林让魔兽有藏匿的地方,但居民一方面需要野林挡风,一方面也靠着野林日常所需的柴薪,所以东陆平原上常是这样农地村落野林间杂错落分布的景象。

  风倪三人一路上已经穿过不少野林,这一次自然也不例外。但这次,三人远远看向野林,却见一头高大野兽从野林中穿出,以着惊人的高速往西而去。风倪等人见状一怔,正怀疑是否自己眼花看错了,那野兽却突然一顿,接着折返奔回,在三人前路站定。风倪等人更是惊讶了,不自觉便放慢脚步,纳闷地对看了一眼。

  “那是┅魔兽吗?”雪弥惊讶地道。

  风倪也很惊讶,眯着眼睛又仔细看了一会。那高大的身材跟寻常的野兽相距太大,最可能还是魔兽。

  “这┅天还没黑哩!”风倪又惊又疑地道。

  三人还在诧异间,斐影突然惊呼出声∶“它过来了!”

  风倪和雪弥也看到了,顾不得思索洛u]兽会在大白天里出现,立刻便伸手探向腰间的武器。就在三人警戒之际,魔兽踩着高傲的步伐靠近。没错!就是高傲!那魔兽浑身散发的都是高傲,而高傲的魔兽,他们生平只见过一头┅!

  “咦?!”魔兽靠近,三人不约而同发出惊讶的叫声,按在武器上的手也松了。

  “那┅那不是┅┅?”雪弥惊讶之下,连话都说不全了。

  那头踩着高傲步伐靠近的魔兽,有着一身飘摇的银色长毛,寒冷无情的银白色瞳孔,不是萨摩身边那头叫做小斑的魔兽是什么?

  银色魔兽在三人呆怔间来到跟前,银色眼睛不耐烦地扫了三人一眼,见三个人只懂呆瞪着,不悦地低吼了一声。

  这一吼将三人吓了好大一跳,不自觉往后连退了三步。虽然被吓得不轻,但总算回过神来。

  “你┅是小斑吗?”雪弥不确定地问。他记得小斑一直跟在萨摩身边,怎么会单独出现在这里?

  银白色魔兽用力点头回应。

  见状,三人总算肯定眼前这头魔兽的确是小斑。只是问题来了,小斑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你怎么会在这里?”风倪纳闷地问。

  闻言,银白色的魔兽还没有任何反应,倒是雪弥受不了地翻翻白眼∶“你这么问,叫它怎么回答?”

  风倪哑然失笑。是了!他怎么忘了小斑就算再有灵性也只是一头魔兽,这么问叫它如何回答呢?

  “那换个方式好了。小斑┅,摩耶在哪里?”风倪选择较为简单的方式又问了一次。只要小斑不是因为与摩耶失散,那么他们只要跟着小斑,便可找到萨摩!这可比毫无头绪地盲目寻找来得好太多了!

  银白色的魔兽将头甩向西北方向。

  “┅你是说┅,摩耶在那个方向吗?”雪弥试探地问。

  银白色魔兽巨头连点。

  众人见状,心下大喜。既然如此,要与萨摩会合是再简单不过了。

  “你要带我们去找摩耶吗?”风倪这般解读小斑方才折返的行为。

  小斑银色眼睛看着三人,明明没有任何反应,三人却都觉得这头独特的魔兽正在“考虑”。

  好一会,小斑终于点点头,低吼了一声,转身往西而去。

  风倪等人见状,连忙跟上。小斑领着三人先是向西奔,之后又折而向北。只是小斑似乎很焦急,速度极快。三人使尽全力,仅能远远跟着,之后气力不继,更是完全失去小斑的身影,只能抓准这方向往前走。

  萨摩盘坐在一棵树下,闭着眼睛休息。他不知道魔族的人何时会追上,只能尽量争取每一分每一秒休息,尽快恢复体力和精神。谷鞑则是谨记着琉璃的那番话,虽然眼皮沉重,却还硬是瞪大眼睛,警戒地看着四周。

  萨摩休息了一会,睁眼看看天色,估计琉璃也该回来了,便随口问道∶“谷鞑,你怎么会跟琉璃在一起呢?”

  谷鞑闻言,立刻挺起背脊,恭敬地回答道∶“夫人说她是庞希尔斯从奴隶船上救下来的,在北边的港口靠岸,正好我跟家人都被抓去那里,奴隶贩子本来打算杀我,幸好恩人给的护身符有效,谷鞑这条小命才保住,也因此才跟着夫人一起走。”自从谷鞑确定了琉璃的确是萨摩的妻子之后,便改口叫琉璃夫人了。

  “庞希尔斯?”首次听到这个陌生的名字,萨摩忍不住挑眉追问。这是谁?听起来让人很不高兴┅。

  “庞希尔斯原本是奴隶船上的人,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救夫人逃出奴隶船。”谷鞑简单介绍。

  萨摩一听,不禁沉吟起来。原本是奴隶船的人,却救了一个被奴隶贩子抓走的人┅。实在透着古怪啊┅!正想问详细一点,却感觉一股气快速接近。萨摩心中一凛,立刻撇头看去。

  只有一个┅!是追兵吗?

  庞希尔斯一路追着琉璃和谷鞑的气息,终于来到魔兽天堂。幸亏他曾与琉璃和谷鞑同行好一段时间,对他们两人的气息相当熟悉,否则真难以追踪。虽然不解洛u馐[璃等人要走回头路,脚下却没停。感应到两人的气息越来越浓郁,庞希尔斯就知道他已经快追上他们了。于是,庞希尔斯放慢脚步,收敛气息,那双血红的眼睛顿时不再显得那般刺目。

  穿过一排树丛,一双满溢精光的金色眼睛顿时映入眼帘。锐利的视线叫庞希尔斯忍不住心中一跳。

  庞希尔斯总算沉稳,很快就定下心神,仔细看去。只见一名俊美异常的黑发男子面无表情地盘坐在一株大树之下。男子全身散发的冰冷的气息,金色的双眼瞬也不瞬地直瞪着他,眼中隐约流露警戒的光芒。

  黑发、金眼?!他是那个神族人?!庞希尔斯在心中大声呐喊。

  庞希尔斯内心激动,萨摩也不平静。这人很危险!!萨摩心中警钟大响。

  “庞希尔斯,你怎么知道我们在这里啊?”谷鞑惊讶的声音传来。

  方才他与恩人说话,没想到说到一半,恩人却突然不说话,猛瞪着他的后面。于是,他转头看去,就见庞希尔斯表情古怪地站在那里。这真是令人惊讶,他本来还以为他们不告而别定会让庞希尔斯大为惊慌,少不了要几日好找,没想到天色还没全暗哩,庞希尔斯便跟上了!

  谷鞑此话一出,萨摩锐利的双眼微微一眯。敏锐的第六感告诉他,这个叫做庞希尔斯的人肯定不是寻常人。那身功力,独特的气质,根本不该属于一个基层的奴隶贩子!若以此推断,这个庞希尔斯救琉璃的目的恐怕也不若表面那般简单。他有什么企图?为了美色?他知道琉璃的身分吗?萨摩心里堆了许多问题,但是他知道,这些问题都不适合拿来问这个相当危险的人。

  庞希尔斯一点都不想回答谷鞑的问题,现在他最感兴趣的是┅,这个神族人洛u|在这里。

  “谷鞑┅,他是┅?”庞希尔斯谨慎地试探。

  谷鞑不疑有他,老实地回答道∶“他是我的恩人,夫人的丈夫。”

  闻言,庞希尔斯皱起眉,不确定地问∶“夫人?┅你是说,┅米坦娜?”

  谷鞑也没犹豫,立刻便点头回应。

  庞希尔斯见状,脸上闪过异常复杂的神情。米坦娜的丈夫?!他曾经想过连同米坦娜的丈夫一起收集┅,没想到竟会是神族人?!神族人怎会娶人类为妻?是为了掩护身分┅?还是像他一样,也是为了收集?

  庞希尔斯变幻不定的表情,萨摩半点不漏地收入眼中,心里对此人的怀疑更是开始直线上升。

  “庞希尔斯┅,你怎么啦?”谷鞑见庞希尔斯不言不语,不禁疑惑地问。

  谷鞑这一问,庞希尔斯立时醒过神来。

  “┅没事!你好,我是庞希尔斯!”庞希尔斯装做若无其事地向萨摩打了一个招呼,接着又立刻转过头对着谷鞑问∶“对了!米坦娜人呢?”

  “夫人去找草药为恩人治伤。”谷鞑老实回答。

  闻言,庞希尔斯略一沉吟,随即对着两人微笑道∶“我去看看,这林子里魔兽多,放她一个人恐怕不妥。”说着也不等萨摩和谷鞑回应,转身又钻进了林子里。

  萨摩何其敏锐,略一注意便发现庞希尔斯所去的方向根本不是魔兽天堂深处,而是往南离开魔兽天堂!他为什么急着离开,却又不敢老实说?萨摩心中不安的感觉越积越高。

  庞希尔斯看着他的眼神分明古怪,难道┅庞希尔斯认识他?又或者┅,庞希尔斯曾经是奴隶船的人,到现在还跟奴隶贩子有接触,而这些奴隶贩子又碰巧是龙社的人?!会不会庞希尔斯已经从龙社那里得知他的身分?!

  萨摩脑中思绪混乱,只觉越想越有可能。如果是这样,那么敌人来袭也是早晚的事。但他目前体力只恢复了一点,实在禁不起再一次大规模动手,更何况这次还要保护谷鞑和琉璃┅。看来,他们还是得先避一避才行┅。

  “恩人┅?你怎么了?”谷鞑见萨摩眉头紧皱,忍不住开口问。

  萨摩从思索中回神,抬头便见谷鞑满脸忧心,正打算开口安慰,却猛然想到刚刚想好的对策中存在着一个致命的漏洞!!

  这个人分明在小村与琉璃、谷鞑分手。后来琉璃带着他急赶,一路没留下任何记号,但这人竟能追上来?!这分明表示,这个叫做庞希尔斯的男子有独特的跟踪方法。若是如此,他打算先避一避的想法就行不通了。要知道他目前有伤在身,一追一逃的方法本就不利于他,若是还有精擅追踪的高手,那就更不利了,很有可能自己跑到筋疲力尽,却仍无法争取到太多时间。

  就在萨摩心中思潮起伏,迟迟下不了决心时,谷鞑却突然跳了起来,叫了声“小心”,便双手大张,拦在萨摩身前。

  萨摩闻声一惊,回神看去。原来竟是一头魔兽飞快窜近,一转眼便到了眼前。

  只一眼,萨摩便不由得扬起嘴角,愉悦地笑了∶“别担心,谷鞑!坐下吧!”

  谷鞑闻言又惊又疑,一时也不知该做何反应。

  魔兽一到眼前便倏地停步,示威似地站在谷鞑面前。这时,谷鞑可看清了,这头魔兽有一身银白色的毛发,一对冰冷漠然的银色眼珠,和如豹般优雅的线条。魔兽冷冷地觑着谷鞑,似有些看不起的味道。

  谷鞑正自惊疑间,身后的萨摩却以温柔的嗓音道∶“小斑,你回来啦!”

  此话一出,谷鞑顿时愕然。小斑?恩人唤的是眼前这头巨大的魔兽吗?

  谷鞑还没想清楚,就见银白色的魔兽应声温驯地缓步上前,锐利的银色眼睛透出淡淡的担忧看着萨摩。

  谷鞑见魔兽接近本想上前阻拦,却让背后的萨摩一手拉住。于是,就在谷鞑惊得无以复加的表情中,银白色的魔兽来到萨摩身边,温驯地趴伏在地,双眼一闭便兀自休息了!!

  “他是我的朋友┅,小斑。他不会伤害你。”萨摩淡笑解释。

  谷鞑愣愣地点头,双眼还是没离开这头令人惊讶的银白色魔兽。

  萨摩也不管谷鞑的反应,兀自轻柔地抚摸小斑柔软的银色毛发。他知道小斑累了,它应该是照他吩咐,将帕兰德送得远了才又折返回来,是该好生休息。

  看着闭目休息的小斑,萨摩混乱的情绪逐渐冷静下来。方才无解的问题也终于有了解答。他决定以静制动,以逸代劳!与其盲目奔波,不如蓄积体力,与敌一拼。

  就在萨摩下定决心的同时,一道身影以惊人的高速穿出魔兽天堂,往南而去┅。

  夕阳西下,满天红云,红得令人心惊,仿佛预告即将到来的杀戮┅。

  琉璃一路找寻要用的药草,生怕漏了一样,耽误了萨摩的伤。小银狐跟着琉璃的脚步,在草地上滚来滚去,好不高兴。

  数数手里的药草,琉璃长长呼了一口气,抹抹额际渗出的汗珠,抬头看看天色,却在看到满天红云时,心头猛跳。

  又来了!这种心惊的感觉,最近不时浮现。这片红云多么不祥啊!

  琉璃回头看了来路一眼,又看看手中的药草,终于还是放不下心中那块大石,转身往回走去。

  琉璃一回到休息的地方,看到的就是萨摩盘腿闭目,谷鞑满脸警戒。这情景与她刚去采药草时并无二致,但琉璃就是敏锐地察觉到气氛已经不对了。

  “谷鞑,刚刚有发生什么事吗?”琉璃向发现她回来的谷鞑询问。

  谷鞑“喔”了一声,反倒惊讶地反问∶“刚刚庞希尔斯回来了。他说去要去找您,您没遇到吗?”

  琉璃闻言愕然∶“我没遇到啊!”

  谷鞑迷惑地猛抓头∶“这┅这┅谷鞑就不知道了,许是没碰上面吧!”

  琉璃正自奇怪,萨摩却睁开眼,若无其事地道∶“他可能还在找你哩!放心,我看他不会出事。”

  琉璃一路与庞希尔斯同行,大约知道庞希尔斯的本事,闻言也觉有道理,便不再担心。眼下比较重要的是萨摩身上的伤,于是琉璃抓着药草快步来到萨摩身旁。没想到一靠近,一颗银色头颅突然从萨摩身边探出头来,两只耳朵高高竖起,一对银色眼珠警戒地看着靠近的琉璃。

  琉璃初见一颗银色的大头探出来,自然是吃了一惊。仔细一看,这才发现原来萨摩身边还趴着一头银白色巨兽。巨兽很美,很优雅,很高傲,很冰冷,也很纯粹┅。

  除了一开始的惊讶之外,琉璃奇异地没有任何惧怕,水蓝色的眼睛清澈透明地与银色的目光对视,仿佛从那银色的目光中,看到了一片广阔世界,和一颗傲如冰霜的心。

  银白色巨兽银色的目光从一开始的锐利,逐渐温和柔软起来。它缓缓站起,抖抖那身蓬松的银色毛发,轻巧地靠近琉璃。猫般的双眼轻轻眯起,竖得高高的双耳也温驯地贴在两侧。琉璃伸手轻摸巨兽头颅,没想到巨兽却主动将头往琉璃的手掌贴去。

  琉璃脸上掠过一抹惊讶,随即笑了起来,纤纤十指在巨兽银色毛发中来回穿行抚摸。银色巨兽似乎相当享受这种感觉,双眼立时眯得只剩两条细线。

  萨摩见状,先是惊讶地挑起眉。斑夏达是不容易驯服的魔兽,它那身高傲和冰冷总是让人惧怕却步,更别说它呀压根瞧不起任何生物┅。这样的魔兽,竟会这么简单便接受琉璃,也难怪萨摩会惊讶了。想当初他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让它接受他哩!

  再看到小斑贴到琉璃身边磨蹭,萨摩立刻将惊讶抛倒脑后,皱起眉头来了。他知道小斑喜欢琉璃,但看到这一幕,萨摩还是忍不住有那么一点不高兴。

  “咳!”萨摩轻咳一声。

  琉璃闻声回过神来,表情兴奋地对着萨摩道∶“摩哥哥,它好漂亮啊!”

  萨摩不着痕迹地将琉璃拉到身边,搂在怀中∶“它是小斑,是传说中的魔兽斑夏达。”说着还对小斑投了一个警告的眼神。

  小斑接收到萨摩的不悦,无辜地垂下了头。

  琉璃不觉异样,听萨摩提到斑夏达,立刻放下手里的药草,将小银狐抱了过来,兴奋地展示道∶“摩哥哥,你看,它是银狐的孩子喔!它叫白儿。”

  小银狐白儿被高高举起,咕哝地埋怨着。

  “银狐?”萨摩惊讶地挑高眉,好奇地上下打量起来。小银狐目前的身材直比一只中型狗,但满脸无辜,眼神也不甚锐利,连毛发都只是白色而非银色,看得出来应该初生不久。

  “我还怕白儿孤单,现在有小斑陪,实在太好了!”琉璃高兴地将自己打算说出来。

  此话一出,小斑眼中闪过一抹嫌恶,看来是一点也不欢迎这个同伴。

  萨摩见状,在心中咧开一个大大的笑容,脸上却仅是微笑地道∶“这也不错。以后白儿就让小斑负责照顾了。”

  琉璃不觉有异,闻言立刻将小银狐放在小斑背上,高兴地道∶“白儿,你看,你有朋友了。”

  小银狐白儿似乎也很高兴,抓着小斑背上美丽的银白色毛发,满足地发出呼噜呼噜的叫声。

  相对于小银狐和琉璃的快乐,身为“当事人”的小斑,却非常不耐烦地跺起脚。一向独来独往的它,一点都不习惯多了一个累赘!

  解决了小银狐的问题,琉璃立刻回过头,将刚刚放在地上的药草拾起,一样样分类。

  小斑见琉璃没注意,立刻两三下将小银狐甩下地。小银炙un不容易找到那一身与父母相似的毛发,怎愿意轻易放弃?在地上翻了个身,又待爬上小斑身上。小斑却不让小银狐爬在它身上,先将小银狐踢到一边,又龇牙咧嘴地恐吓小银狐。小银狐见状大为恐惧,不敢造次,只得可怜兮兮地瞪着大大的黑色眼睛渴望地看着小斑,嘴里咕噜咕噜地低鸣着。

  小斑从鼻子里喷出了一口气,兀自趴下闭目休息,理都不理一旁的小银狐。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