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天子 第五百五十三章 那你把头转过去!

作者:甘蔗奶爸书名:阴天子更新时间:2019/06/12 18:56字数:3133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无论面对任何一个术士界同行,我都会有种尊敬在其中,各业有各苦,不易值得恭敬。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如果这个人是姚广孝,那我心中就只有愤恨,虽然史书上“黑衣宰相”着实惊艳后人,乃至当世文史大观亦有一席之地,但这都不能抹平我对他这人的愤恨,原因无它,他就是大衍道衰亡的第一推手!

  整个历史的功过太过复杂,难免各自偏私,但我不想管那些,大衍道就是我的奶酪,被他生生搬动了。

  无论是十二哥邹明海还是复苏记忆后的霓裳,都不止一次的给我提到过这个叫姚广孝的人,而他所代表的的佛门势力,跟大衍道更是有着千丝万缕的纠缠。

  而今听到他轻飘飘的一句“被迫”,我不由复读起曾经的那段历史,大衍道昌盛于明朝初期,鼎盛于永乐大帝朱棣,那时的大衍道几乎成为护国之教,然而盛极而衰,败亡也在朱棣。

  所谓时也运也,半点由不得人,元朝独崇佛教,一家独大的佛,让彼时的民众吃尽苦头,当然也包括明太祖朱元璋,所以建立明朝以后,明太祖有心扶持儒家与道家,而大衍道也便那时风生水起。

  明太祖驾崩,朱棣继位,“黑衣宰相”姚广孝一手主导靖难之役取下赫赫战功的同时,也帮朱棣打败建文帝成功登基,功高震主,便是大祸临头,大明王朝朱家杀功臣可是有传承,此举原没有稀奇!

  偏偏这姚广孝很会做人,他虽从释家还俗,仍旧出入从简,不慕名利的同时,也不要赏赐金银,不近女色,这便堪称油盐不进,毫无把柄!

  朱棣不是父亲朱元璋,面对如此“完美”之臣实在下不了狠心,可偏偏姚广孝背后却有以他为名的势力让他不得不防!

  那股势力便是来自佛门,饱受明太祖排挤的佛家,视出身释家的姚文孝为救命稻草,各种联名请愿,各种泣泪血书,那叫一个风靡!

  杀,于心不忍;放,寝食难安!摆在朱棣案头的决断变成了左右为难,彼时术法之事颇兴,九五之尊的朱棣自然怕被人取了首级,但父亲有教诲,佛家信不得,怎么办?

  于是门人弟子不多,却自有悠久传承的大衍道,便被帝王青睐有加,加之大衍道只算宗门,不属道教,这本身更让政治有了合理可说,这份尊崇和依赖,也就日益兴盛。

  但这些都只是明面上的根由,真实目的当然是借助大衍道暗地里去抗衡姚广孝背后的佛门势力!而大衍道也果然不负帝恩,门中十三师兄弟日以继夜苦修,终于有所成就,组成十三剑仙,一时天下无敌!

  姚广孝便在此时显出他会做人的一面,向永乐帝朱棣请辞所有官位,并且避世不出,任凭如何征召都只告老为辞,朱棣对此深感欣慰,也没少给出赏赐。

  少了姚广孝这层担忧,朱棣自然大刀阔斧的继承先帝意志,也是顺应民意,开始了各种排挤佛门的国策,佛门势力瞬而落入万丈深渊。

  而在这时,姚广孝身后的佛门众势力怎会甘心,他们几乎是连番轰炸,用各种理由,极尽手段,逼迫姚广孝出面,他终究没能扛过众佛门子弟,写出名著《道余录》,力扛排佛。

  姚广孝此间已经到了人生晚年,朱棣思前想后,到底感怀少师功德,也有敬老之心,于是听信之,暂停排挤佛教之举。

  然而得到喘息之机的佛门之众,便将矛头对准了即得益者大衍道,这宗门一日不除,佛一日不稳,这是他们的想法!

  于是姚广孝再度成为枪使,再加上大衍道道主阚圆子当年之所以跟朱棣合作,就是为了贪图明皇宫中残留的元代法器,康乐的这些年中,法器赐的七七八八,朱棣心中也有被反叛的担忧!

  姚广孝于是借力打力,将大衍道种种“跋扈”经历讲出,尤其是点到了朱棣对“狼难驯,虎不服”这枕戈死穴之上,所谓鸟之将死其鸣也哀,朱棣信了!

  就在帝王家计谋将要使出时,姚广孝自知理亏先行报信给大衍道,其中更是将自己重重被迫经历讲出,大衍道众人虽然恼他没有原则,但最终还是感念他报信之恩,就要集体撤出。

  坏就坏在,姚文孝竟还摆了一计,就是道种之传,甚至后来,在十三剑仙返回救助宗门途中,亦是他的掩护,才让佛门有了下毒之机!

  计谋至此,一个本来留有完整实力的护国宗门,彻底销迹,道主不知所踪,十天下闻名的三剑仙身死道消!

  再后来,无论是邹明海还是霓裳,都没有姚文孝的消息了,史书记载他在当年死去,朱棣为他举办盛大葬礼,还追封了荣国公,可那个曾经守护王国二十余载的大衍道却彻底被遗忘历史!

  一死恩怨了,饶是有再多愤恨,也只不过一时谈资,可是而今,这个活生生的姚广孝出现眼前,当年之事显然有了更多解读,这个促成大衍道悲剧的罪魁祸首显很明确是以死脱身,真是好狠的心机!

  “姚广孝,我不管你今日如何天花乱坠,你推我大衍道消亡,而今却还想全身而退,是欺我们后继无人吗?”愤怒之中,我甚至忘记掩饰身份,愤然开口道:“此仇不共戴天,必报之!”

  姚广孝五官都拧巴道一起去了,他身上气息很不稳定,但动作却是激烈,连连作揖:“老衲既然今天来了,可否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

  “解释你个头!”我大骂出声:“就算要解释,跟另一界那些枉死的大衍道众说去吧!”

  “老方!”姚广孝看沟通无果,竟然又冲着老方乞求。

  “等等!”老方再度阻止,这次甚至站到了我跟姚广孝的中间:“小东,这老东西是我叫来的,你先别忙动手,最起码,你也不能当着我的面动手吧!”

  “好啊!”我杀气凛凛:“那你先把头转过去!”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