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浑道章 第一百五十九章 心移力已备

作者:误道者书名:玄浑道章更新时间:2021/04/19 21:31字数:5972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张御自角台之中出来后,便回到了自己原先在寄住的光都环厅内坐定坐下来,并细细感悟方才那一剑带来的灵思。

  要是下来对战“上我”,每一分斗战能力的提升都是重要的,他此前一直着重道法变化之上,可斩诸绝若能稍加提升,助力无疑也很大。

  还有一个,就是寻找到那寄托虚空长卷背后的玄机,若是如他所想,那对他的帮助将是不可估量的。

  他在这里定坐,而光都这里的攻势得以快速化解,六派之人退去的消息,则自有城中之人通过灵讯将此事传递去了前方大军行署所在。

  此时的阳都前线,双方军势目前还在僵持之中,这几日随着后方的造物日星一个个推动上来,悬浮在半空之中的白古蝠的灵性力量得到了极大加强,昼夜不停向下方宣泄灵性力量的轰击。

  底下的昊神也是不甘示弱,张开庞大的灵性气虹遮护城域,但它明显是缺乏进攻能力,守御才是其长处所在,双方好比矛与盾的对抗,彼此力量的每一次撞击,都会引发剧烈的震动,光都及周围每一日都是地动山摇。

  阳都城中偶尔也会有修道人试图用法器袭击白古蝠,但是熹王这边的修道人也不会坐视,每每有攻袭出现,都会出力将之半路截住,不过双方暂且似都是满足于此,并没有进一步投入更多上层力量的打算。

  长老团这里是知晓了烈王那处计划,准备攻击熹王的后方,迫使熹王回援,这样的话,他们自没必要急着拼杀,等到谋划成功,熹王自会撤去。

  熹王这边虽然对于后方比较放心,但是现在那些被囚押的修道人和造物炼士还没有完全归附到他这一边,他也不愿意在准备不充分的情形下发动强攻,这些只是尽力清除外围的堡垒群,为下来的即将开始的攻击铺路。

  王舟之中,熹王背着手,握着杖鞭,站在晶壁之前,遥望着阳都。

  一名参议过来,禀告道:“殿下,光都军报。”

  熹王立刻转过头,将军报拿来,伸手一抚,晶板上面立刻浮现出一排排昊族文字,上面所的,正是关于六派被击退的消息,看到这里,他不由心中大快。

  他不会去想张御为何能够一个人击退六派,在认知被扭转后,他只会觉得这些都是理所当然的,且这也十分符合他的期望。

  他将晶板随手递去,道:“那边如何了?”

  参议心回答道:“师上尊了,大概还需要七八日。”

  熹王杖鞭在手心拍了两下,道:“那就再等等。”

  此时另一边,于道人正驾云往煌都方向而来。

  进攻光都这条路实在走不通,六大派又舍不得付出太多代价,现在剩下唯一的办法,就是从熹王身上下手了。

  谁都知道,熹王身中咒术,要是熹王身死,那么前方大军必定大军大乱,这场征伐也就进行不下去了。

  可是这个咒术到底掌握在谁手里,六派现在还没弄清楚,只是大致能确定,下咒之人一定是在烈王地界上。

  故他判断这很可能就是受烈王所指使。还猜测有可能是烈王有意坐视两边斗战,消耗实力,然后自己出来找机会收拾残局,这也是符合其人利益的。六派能够容忍此事,但不怎么能容忍烈王瞒着他们做此事。

  两之后,于道人来至煌都了,在本派驻使在此的修士引路之下,只是等了半,便就见到了烈王。

  双方见面之后,他主动执礼道:“见过烈王殿下。”

  烈王坐在座位上还有一礼,呵呵一笑,道:“这位就是于上尊了吧,有礼了。”

  问礼过后,双方落坐下来,于道人问道:“不知烈王殿下对我攻伐光都一事有何看法?”

  烈王无所谓道:“我没怎么看啊,不是事机都是交给贵方处置了么?怎么,此事有什么波折么?”

  于道人含糊言道:“光都城守严密,熹王也是做好了布置,我们试探了一下,很难在短短时间内突破,这也就难以达到引动熹王从前线撤军的目的了,所以我们还是要另寻良策。”

  烈王唉了一声,道:“贵方没办法,那本王更没办法了啊。”

  于道人目光投向他,道:“不,还是有办法的。”

  烈王感兴趣道:“什么办法?”

  于道人一瞬不瞬看着他道:“烈王殿下莫非不知道么?”

  烈王不禁愕然,表情十分无辜道:“本王又知道什么了?”他看向一旁的亲随参议,“本王是不是忘了什么了?”

  那参议道:“殿下资聪颖,又怎会忘事呢?”他转向于道人道:“于上尊想什么,还请明言。”

  于道人略作沉吟,还是决定开门见山,抬头道:“熹王中咒术一事,烈王想必是知道的?”

  “知道啊,”烈王点头道:“怎么会不知道呢?不过不是熹王咒术已是被化解了么?”

  于道人道:“据于某所知,并未被化解,只是熹王过往曾以某个方法减弱了咒力的侵袭。”

  烈王不解道:“哦?是这样么?可是熹王不还是能带领大军出征么?看来咒力对他影响不大啊。”

  于道人道:“这也是我们有所疑惑的地方,不过我们有个猜测,或许熹王便是自感寿数不永,所以想在身前解决掉此事,以求身后之名,故是暂且以秘法压下咒力。

  若是如此,熹王一定是在强撑着在征战,假设有办法加强咒力,那或许便将他灭杀,这样此次不但可以化解阳都之围,不定还能借此重创熹王大军,还昊族子民一个下太平!”

  烈王道:“若能如此,那是好事啊,可咒力又该如何加强呢?”

  于道人看了看他,没话。

  那参议这时出声道:“于道长莫非以为这是殿下下的咒术么?”不待对面回言,他又道:“于道长想多了,殿下要是有掌握这等咒力,那早就设法咒死熹王了,哪还用别人来催促?”

  烈王连连头,表示他得对。

  于道人道:“于某也未是烈王殿下所下,只我能确定,那掌握咒术之人,确实是在殿下的辖界之内。”

  那参议隐晦看了烈王一眼,道:“何以见得?”

  于道人道:“参议莫要忘了,我六派之中的常生派尤为擅长推算,这是常生派的道友认定之事,此多半是无错的。”

  那参议呵呵笑言道:“在殿下辖界上,那不等于就在殿下麾下,能用咒力必然是高明修士。若是不愿暴露身份,在哪里潜修着,不出来生事,那我们也无处去知道,毕竟谁都知晓,殿下待修道人一向是宽和的。”

  于道人点头道:“原来烈王不知道。”他话锋一转,“那烈王介意我等在贵方辖界找一找这位么?”

  烈王道:“当然可以,除了我这烈王府,于上尊什么地方都可去的,若是找到了此人,告知本王一声便可。”

  于道人道:“多谢殿下了。”

  此刻他又加了一句,道:“那些咒力虽然曾一度令熹王昏睡不醒,可是熹王随后得了高人授法,又是醒了过来,此后更是不曾再昏厥过,明熹王找到了应对方法,于某寻那施咒之人,一人智短,但若集思广益,总是能寻出妥善的运使咒力方法的。”

  着,他站了起来,又言:“今日打搅多时,也不妨碍殿下公务了,这便告辞了。”

  烈王道:“好好。”他吩咐了那参议一声,“吴参议,待我送一送上尊。”

  吴参议起身一礼,应命相送于道人。

  待他自外归来之后,见烈王坐在王座之上,但此刻不复殿上那副轻佻模样,反而一脸认真,问道:“你觉得他找得到么?”

  吴参议道:“殿下,常生派虽是擅长推算,可是我们也可以设法遮蔽机的。”

  烈王道:“你以为该是把施咒之物拿了出来,让他们探研咒杀熹王之法么?”

  那参议道:“殿下,属下以为不妥,那咒器乃是我们的杀招,谁不服,我们今后就可用此物,可若被谁知晓了,那可不见得能保住。

  眼下修道人虽与我是一体,可是殿下自己却不是修道人,殿下要确保基业永固,子孙万代,那就要有自己的杀招,不受那些修道人干预的杀招。况且这些修道人真的没有好的办法了么?

  六派底蕴何其深厚,又怎会现在束手无策?他们多半是深藏手段,不肯拿出来用罢了。”

  烈王眯了下眼,道:“倒也未必,他们真有本事也不会被赶到外去了,且那些真正有手段的,不是仍在闭关,就是不见了影踪。”他想了想,道:“再等等吧,眼下熹王才是大敌,一切都当以大局为重,若真是拿不出手段来,我们就把咒器交给他们。”

  又是一月之后,王舟之内,熹王正在闭目养神,这些来,因为咒力的持续加重,他也渐渐感到不适。不过这具身躯当还能支撑许久,足够他打完这场仗了。

  此刻那造物炼士来到身边,躬身一礼,道:“殿下。”

  熹王道:“。”

  造物炼士低声道:“殿下,那边的人已是到了。”

  熹王一下睁开眼目,这时他往一处看去,见师延辛不知何时已是站在了那里,他道:“师上尊,这么来,所有人都可为我所用了?”

  师延辛点了点头,道:“可以了。”

  熹王兴道一声好,他自王座上站了起来,那杖鞭对着远处的阳都遥指了一下,道:“传令,速唤诸军尉来此,这中域……也该是换个主人了。”

  ……

  ……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