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大佬到武林盟主 第282章 家人

作者:小楼听风云书名:从大佬到武林盟主更新时间:2019/08/13 23:28字数:8053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张楚拖着沉重的身躯,慢慢挪进张府。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闻声迎出来的知秋和夏桃,见了他仿佛失了魂,只剩下一副躯壳的模样,视线瞬间就被水汽淹没。

  她们从未见过自家男人这个样子。

  从未!

  他总像是一座大山。

  无论多大的风雨,到他这里,就为止了!

  现在,这座大山,几乎要被外界的风雨,压到了……

  “老爷。”

  知秋的眼眶中荡漾着泪光,但她还是使劲儿挤出了一个温婉的笑脸,朝他福了一福,轻声说道“您是先沐浴,还是先吃饭呢?”

  娘走了,她就是这个家的女主人。

  现在,这个家的男主人要累倒了,她就必须要把这个家撑起来。

  夏桃没她那么坚韧。

  她见了张楚这个样子,心疼得像是受了委屈的小兽一样“呜呜”低鸣着,张开双臂扑向张楚。

  见她扑过,张楚却像是受惊的兔子一样猛的向旁边一跃,大喊道“别靠近我,我身上全是人血……”

  他不忌讳杀人。

  那些人活着的时候他都没忌讳过。

  死了他当然更不会忌讳。

  他只是觉得自己现在很脏……

  连肚子里都是人血。

  夏桃被他的喊声吓住了……

  这是张楚第一次吼他。

  她眼睛里泪水一下子就忍不住了,“簌簌”的往下掉。

  张楚看着她,心里特别特别的烦躁,但还是强行挤出一抹笑容,努力放缓了声音说“是相公不对,你相公身上脏,你身上干净,别碰相公……”

  夏桃委屈的点头。

  张楚扭头看向知秋“准备热汤,越热越好……”

  知秋不敢迟疑,应了一声就往小跑着往伙房兴趣。

  然而她一转身,眼眶里的泪花也同样止不住的一个劲儿往下掉。

  她不是被张楚的喊声吓住了。

  她只是心疼自家男人。

  他这几天到底经历了什么?

  会让他觉得自己身上脏,让桃子碰一下都不肯……

  ……

  浴桶里的水换了两次,洗出来的水还带着淡淡的血色。

  张楚坐在滚烫的热水里,抓着一条汗巾狠命的搓着自己,将自己刀枪不入的皮肤都搓得像煮熟的大虾一样。

  “嘭嘭嘭。”

  低低的敲门声传来

  张楚没回头,径直说道“知秋吗?你去歇着吧,我这儿不需要你帮忙。”

  敲门声停歇了一会儿。

  “吱呀。”

  张楚一回头,就见知秋拿着一条汗巾走了进来。

  他一皱眉,正准备说话,就见到了知秋眼神中的倔强,登时就把已经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夫妻连心。

  就像他只说了一句“我身上脏”,知秋就心疼的泪如雨下。

  她知道,他肯定是在外边经历了什么他很不愿意回忆的事情,才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知秋进来一句话都没说。

  但张楚依然明白她的意思……夫妻一场,你干净,我陪着你干净,你脏,我陪着你脏。

  他也什么都没说,只是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就把脑袋搁到木桶边缘,安心的让她给自己搓背。

  “刚刚吓到桃子了吧?”

  “没,她这会正在生自己的闷气呢,惹您生气了。”

  “我没生气,刚才是我不对,无论如何,我都不该冲她嚷嚷。”

  “没事,她您还不了解吗,就是个小孩儿心性,妾身待会给她做一屉豆沙包,她就什么都忘了。”

  “嗯,这几日家里一切都好吧。”

  “一切都好,这几日李正和骡子轮流带人守在家门外,唯恐您不在,有贼人来家里捣乱。”

  “嗯,他们俩还是靠得住的……”

  小两口你一言我一语的聊着家长里短。

  张楚那颗烦躁不安的心,渐渐的安定下来了。

  没过多久,知秋就听到了轻微的鼾声。

  她一偏头,才发现张楚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睡着了。

  但哪怕是睡着了,他的眉头也依然皱成了一团。

  知秋用手轻轻去抚,但怎么抚都抚不平……

  她咬着牙,不想让自己的泪掉下来。

  她知道,哭帮不上自己的男人。

  也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但她就是忍不住。

  她就是心疼。

  锦天府那么多老爷们呢!

  凭什么什么事都要自家男人去扛?

  合着你们的命金贵,我家男人的命就不值钱么?

  “您呐,怎么就这么不聪明呢!”

  她用葱白的食指,轻轻点着张楚皱着一团的眉头,话都还没说完,泪就掉下来了,“为了一群不相干的人,去拼死拼活,真的值得么?”

  他是全世界对她最好的人。

  她的心里,只容得下他和妹妹。

  若能换他少皱一次眉,哪怕整个锦天府里的人都死光了,她也不在乎。

  哪怕她那一对名之为父母的人,现在也还住在这座城里。

  ……

  张楚醒来时,已经是第二日的傍晚了。

  他睁开双眼,目光没有焦距的望着房梁。

  耳旁似乎还萦绕着北蛮兵“乌拉”、“乌拉”的叫喊声。

  还回荡着那些守城士卒,抱着北蛮兵从城墙上坠落下去的最后一声呼喊。

  眼前似乎还能看到,犹如蝗虫过境一般的密集箭雨……

  好半晌,他才猛然回过神来,自嘲的笑了笑。

  一将功成万骨枯。

  看来自己果然不是做将军的料。

  才打了三天仗,他觉得自己老了十岁。

  他从床上爬起来,取出一件白袍裹上,慢悠悠的走出房门。

  “老爷,您起来啦。”

  “老爷,您饿么,锅里该给您热着饭菜呢。”

  府里的下人们见了他,脸上都带着发自内心的笑容。

  只有他在这个家里走动的时候,府里的这些个下人们心里才有底气。

  张楚一路胡乱的点着头,走到前院,就见知秋和石头站在梅花桩上用桩功打熬桩功,夏桃百般无聊的坐在一旁瞧着他俩发呆。

  “阿爸。”

  石头远远的就望见了张楚,激动的拉了拉身侧的知秋,磕磕巴巴的大喊道“阿爸!”

  沉浸在观想状态中的知秋被石头唤醒,她见了张楚,笑着从梅花桩上跳下来“老爷,您睡醒……”

  “咚。”

  她的话都还没说完,就被一声低沉的闷响给打断了。

  张楚顺着闷响一定神,见石头站在院子里,脚下的青石条已经裂开一片密集的蜘蛛网裂痕。

  他的眼神顿是一凝。

  这孩子修习桩功才多久?

  怎么可能会有如何强悍的力道?

  他大步走过去,才发现石头刚刚砸出来的裂痕,竟然是地面上最浅的裂痕。

  “石头,干娘不是告诉过你吗,从梅花桩上下来的时候,一定要轻一点吗?”

  知秋抚摸着石头的头顶,就像是在摸一只小狗儿一样。

  石头一脸无辜,还在对知秋指张楚,磕磕巴巴的说道“阿爸、阿爸。”

  “这孩子是什么时候能将石板踩裂的?”

  张楚蹲下身,仔细打量着地上的裂痕,问道。

  知秋没什么感觉,回想着说道“好几日了吧,这孩子收不住自己的力道,这几日没少弄坏家里的锅碗桌椅。”

  张楚想了想,抬起右手牵起他,温言道“孩子,你拉阿爸试试?”

  石头歪着头看了看他,再看了看自己的手,过了好一会儿,似乎才理解了张楚的意思。

  也不见他如何做事,手上便陡然发力!

  张楚右手小臂上的肌肉瞬间隆起。

  石头脚下的青石板再度崩裂。

  “好了孩子!”

  张楚面不改色的轻声说道,心头却已经翻起惊涛骇浪。

  天赋异禀!

  这才是真正的天赋异禀!

  这孩子手下竟不下千斤之力!

  他习武才多久?

  张楚仔细一回想,惊骇的发现,从他将石头捡回张府,到现在,满打满算也不到一个半月!

  更变态的是,如此强悍的力道,石头的骨骼竟然完全没有承受不住他力量的迹象!

  想当初他突破八品后,以青石条量力,单手力量超过一千三百斤,臂骨就疼得像针扎一样!

  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思着,九品武者之下,这孩子打谁谁死!

  这意味着,这孩子若是练髓,一转就相当于别人二转!

  这意味着着,这孩子于在三品,有真正的无敌之姿!

  石头见张楚望着自己,咧着嘴,朝张楚露出了一个憨憨的笑容“阿爸。”

  张楚侧过头问知秋“你教的?”

  知秋“妾身是教他喊阿爹的,但不知道为什么,他一开口就阿爸。”

  张楚想了想,点了点头“应该是雁铩郡那边传过来的口语。”

  顿了顿,他又道“这孩子控制不住自己的力道,你们带太危险了……他以后跟着我吧!”

  知秋没意见“您拿主意吧!”

  张楚牵着石头转身往客厅走去“走吧,跟阿爸吃饭去。”

  石头走了两步,突然又拽住了张楚,扭头吹了一声口哨,口哨声一传出,他那条掉毛的邋遢老狗,就从伙房那边钻了出来,摇头摆尾的围着石头绕圈圈。

  石头也不在乎自己身上干干净净的雪白练功服,弯下腰就把老狗夹在腋下。

  老狗竟也不觉得难受,还够着脖子去舔石头的脸。

  张楚瞧着,倍儿有喜感。

  “来人!”

  他高声喊道。

  一名玄武堂甲士匆匆走进来,躬身道“帮主。”

  “通知李堂主和罗堂主过来见我!”

  “是!”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