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身体能卖钱 039 瓜娃子(下)

作者:我渴望力量书名:我的身体能卖钱更新时间:2019/05/16 02:34字数:2909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买个西瓜还讲什么价?

  当然要讲价了!

  周可儿平常买西瓜肯定是要讲价,一毛钱也是钱,一斤便宜一毛,一个西瓜也是一两块钱呢!

  降价的西瓜,吃起来才甜!

  不过讲价也要看时候,若是买衣服买肉就算了,当身边有不是很熟悉的男性朋友时,连买个西瓜都要讲价的女人就太掉价了。

  看到潘安看着自己,周可儿就看向了别处,“顺便买点猕猴桃吧。”

  周可儿感觉潘安像是没吃过猕猴桃一样,其实这东西周可儿也没有吃过几次,这种南方水果在北方也不是很常见,尤其是对周可儿这种家境不是很好的女生来说,水果主要还是苹果橘子和香蕉桃子之类的便宜水果。

  潘安觉得周可儿是想要让自己独立砍价,给足自己机会去尝试。

  虽然自己没有买东西讲价的经验,但七八个月里也见识过一些,潘安的记忆里有的东西就可以拿来学习和使用。

  想到这里,潘安就继续说道“四毛一斤啊……我上次买的西瓜才三毛钱一斤。”

  “那白送你!这西瓜也不值钱,我给你选两个好的,包熟包甜!”老板笑嘻嘻的走过来弯腰抱起来一个西瓜,一手在瓜皮上拍了拍,“这瓜绝对甜!不甜的话你拿来,我换给你两个!”

  脸上笑嘻嘻,老板心里则是尼玛币了。

  这帮酸秀才,就是会占小便宜,几块钱的事情还叽叽歪歪的!

  白送,白送还不行吗!给你吃!齁死你!

  潘安陷入了为难之中,这讲价讲到白送的地步,就一点都不开心了。

  看了看自己的属性栏,一点讲价的技术都没有获得,这老板太配合了,完全不给自己一点成长的机会。

  “不用,该多少就多少,我不是那种会占人便宜的人。”潘安买东西讲价不是为了占人便宜,只是不想被人占便宜。

  有时候,一些东西自己不去争取的话,就拿不到。

  明明是应该的合法收益,但只要自己不争取,就没有。

  买东西不讲价,看的就是对方的良心了。

  对方良心好,少赚你一些。

  对方良心坏了,就拿劣质的产品赚你几十倍的钱。

  该多少就是多少,赚一点没关系,但你不能赚了钱,还把别人当傻子看。

  老板拿着西瓜,听到潘安这话后,就陪着笑说道“没事没事,就是两个西瓜而已,又不是什么贵重东西。”

  潘安说不占便宜,老板就自动的理解为对方是做惯了这种事情,毕竟是老师嘛,说这种话很正常。

  老板很高兴,潘安这话一听就是那种带班的老师才会说出口的话,一般的任课老师是说不出这种话的。

  从网吧的经验来看,别人一直对着你笑,那肯定是有给你添麻烦的心意了。

  在网吧里,一些人想要潘安帮他们代打游戏的时候,都会笑着和潘安说话,就是现在对面这个老板脸上挂着的那种维持时间很长的笑容。

  潘安只是出来买个菜而已,在网吧的经验让潘安明白,不想惹上麻烦的时候,一定不能犹豫,要果断的拒绝!

  “该多少钱,就多少钱,我想你可能是有些误会,你若是不收钱的话,这西瓜我就不要了。”

  直接认真的拒绝掉,潘安拿出了自己的钱包,从钱包里抽出一张五十的票子,“八毛一斤,这两个西瓜一共是多少斤?”

  老板见潘安这个时候又假模假样的认真起来了,就赔笑着说道“我给你称称……”

  很快,老板就麻溜的把两个西瓜分别在电子秤上量了一下,“大的十二斤,小的九斤,一共是……”

  “一共是十七块两毛八,和猕猴桃一起算。”潘安说的是电子秤上给出的结果,两个西瓜的重量和价格都先后被称量出来,而潘安也在看了一眼后就学会了如何使用电子秤。

  老板是打算按整斤算价,现在听到潘安说的价格,就佩服的说道“您是教数学的吧?”

  这个时候周可儿也拿着一袋子猕猴桃走过来,“老板,把猕猴桃称一下。”

  潘安觉得家里的客厅里拜访一些水果会很不错,就像是韩剧里的别墅那样,在客厅的桌子上都会放一些水果盘。

  “再买些葡萄,客厅里放点水果,给人的感觉会好很多。”

  周可儿听到后,也觉得有道理,就又买了一些香蕉和葡萄,还有潘安没吃过的芒果。

  一兜子的水果再加上两个西瓜,一共是花了潘安七十块钱。

  老板看到后,对着潘安说道“这西瓜不好拿,你住的地方离这里远吗?要是远的话,我给你拿个网兜装西瓜。”

  “麻烦了,一个编织袋就可以。”潘安知道老板说的网兜是编织袋,就是那种类似渔网的编织网。

  周可儿看着潘安左右手中的水果,无奈的说道“从这里到海岸小区虽然也不远,但你也排不上用场了,要不要先回去?”

  老板知道潘安住在海岸小区后就迅速的想了想,不记得海岸小区附近有什么名校,不过既然是住在海岸小区的老师,肯定不是体育老师!

  “那个,我有个事情请教一下……”老板不好意思的看着潘安,说道“我家那瓜娃子上课总是不注意听讲,老师说他很聪明,就是不好好学,要是能够好好学习的话,靠上一中绝对没有问题,要我好好负责他的作业,多花点时间在孩子身上,可我也不知道咋子么耍,您觉得应该怎么办呢?”

  潘安想了想,从自己所知的记忆中回忆了一下,发现并没有类似的记忆。

  这个时候一个瓜娃子从店铺里面走了出来,两手还拿着一个作业本,“爸,我默写完了,老师让家长签字。”

  “滚!自己签去!!”老板不耐烦的骂了一句。

  瓜娃子一点也不怕,快速的转身跑了进去。

  潘安看着那瓜娃子,那瓜娃子一点害怕和委屈的意思都没有,反而给潘安一种糊弄他爹的感觉。

  所谓默写……多半就是抄写一遍了。

  至于签字,应该是学校让家长念词,然后看着小孩子把新学到的生词给写出来,增强记忆力。

  只是本应该是让家长签字的证据,现在就是小孩子自己模仿家长的字迹给替代了,双方合伙糊弄人。

  糊弄的是谁呢?

  潘安觉得老师不会不清楚,既然清楚了,而且还和家长谈话,那就是说明想要管了。

  现在是夏季,再过一周就是暑假,而这个大一点应该是在提前预习六年级上册的语文课本,学校老师也应该是最近才找的这个人说孩子的事情。

  结合在书店遇到的事情,潘安就想到了那些到书店买课本教材的家长们。

  那些人给孩子买书并不是让孩子自习,而是去补习班的时候会用到。

  补习班是谁开的呢?

  “你要是觉得自己教不好孩子,就把孩子交给老师去负责,让孩子去问问班里别的孩子,是不是有补习班之类的,我觉得那老师应该是这个意思,就算不是的话,去上个补习班也没有坏处。”

  潘安说出了自己的看法,老板听到之后就顿时悟了,连声道谢。

  皆大欢喜,唯一不开森的,大概就是躺在空调屋里玩手机的瓜娃子了。

  。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