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撩就死了[快穿] 第66章 这座岛被我承包了12

作者:朝邶书名:再撩就死了[快穿]更新时间:2019/05/16 03:07字数:7058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金广进脸色阴沉下来, 和之前的窝囊废判若两人。

  “林州舟,说话要讲证据, 你要是再这么胡乱猜测, 我可以告你诽谤。”

  李鱼, “”

  有句话说的好,流氓不可怕, 最怕流氓有文化,这话在小偷身上也适用。

  两个警察同样想到这点, 质问的语气变成了苦口婆心, “金广进,蓄意人杀人再加上一个包庇凶手的罪名,你知道自己要判多少年吗”

  金广进的嘴变异成蚌壳, 怎么都撬不开。

  现在已经很晚, 大家也累了,警察找地方把人关起来, 打算明天再审。

  关押的地方在码头附近, 是个没有窗户的小仓库, 里面空无一物,从外面挂上大锁,除非是苍蝇和蚊子, 谁也不能进出。

  群众秘密距离那么近, 却摸不着, 李鱼心里不舍, 一步三回头的跟在三个男人后面往回走。

  好端端的, 有个警察忽然落后一步,与他齐平走。

  “林州舟,那天晚上你真的没听清死者和其余人的谈话内容”

  “上次做笔录的时候,我已经说过了,当时离得太远,我不是没听清,而是没听见。”李鱼叹了口气,很受伤,“警察先生,你不信我,总要信程先生。”

  警察果然不问了,歉意道,“我就是着急破案,如果你听到什么,对案情一定大有帮助。”

  李鱼木然摇头,摆明不想再说话。查案只是借口,想确定他有没有听到小镇的秘密才是真的。

  四个人走入电梯,李鱼跟程度挨着,两个警察站前面。

  十八楼的时候,警察前后脚出去,剩下两个闷葫芦立在里面。

  李鱼不说话,是因为心虚,他在藏钥匙。

  身上的口袋不深,他怕不小心掉出来,转移去裤子口袋的话,动作幅度太大,很可疑。

  他低头看自己的人字拖,叹了口气,更没戏。

  算了,不藏了,万一被抓到就说是记错了。

  23层到了,程度说,“你到了。”

  李鱼愁眉苦脸,“我没带钥匙出来。”

  电梯门要关上,程度伸脚挡了一下,“敲门,把那小子叫起来开门。”

  “不行,小孩儿被半夜吵醒会影响发育。”李鱼舔了下唇,“你收留我一晚吧,我睡沙发就行,不跟你抢床。”

  “不行。”程度说,“实在不行我给你另开一间房子,你今晚暂时住一下。”

  李鱼,“”

  他深呼吸平复操蛋的心情,努力露出微笑,“不用那么麻烦,就一晚而已,我跟你凑合就成。”

  “我不成。”程度对此很排斥,可见到青年眼里的失落,又止不住的心软。

  妈的。

  未免做出不理智的行为,他转身就走,两步并作一步,背影匆忙。

  李鱼想,难道目标的秘密就藏在家里

  目标没有洁癖,对他的态度比初见时好多了,两人算不上铁磁,至少也称得上是朋友,不过只是住一晚而已,没必要像是领地被侵犯,竖起戒备的倒刺。

  思索间,李鱼回到444,进屋去看小孩儿,小胖腿撩开被子,手臂摊开,睡成了一个大字。

  将人裹进被子里,他轻手轻脚出门,关门前,不忘把钥匙搁在鞋柜上。

  三十层比楼下任何一层都要安静,李鱼看了眼程度门口的向日葵,敲了三下门。

  屋子里,程度正焦躁的踱步,脑子里绷着一根弦。

  连续两次敲门后,客厅安静了,他顿住,走到门前,从猫眼看出去,走廊空无一人。

  程度松了口气,心里又矛盾的失落。

  返回客厅时,目光掠过侧卧时微微一顿,里面挂着很多灯泡,有些暗着,有些亮着,有些则是不停的闪烁。

  而就在前晚,暗色的灯又被点亮一盏。

  程度走过去,把门带上,反锁,进了主卧室。

  卧室里放着一张大号软床,他将身体摔进去,闭上眼睛。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客厅的挂钟滴滴答答记录着时间流逝,催促着尚未入眠的人,夜已深,再不睡就天亮了。

  程度呼地坐起,冷着脸坐起来,去了玄关。

  走廊里的确没人,或许那小子去找别人蹭住了,比如黎叔,比如老五。

  黎叔年纪大了,睡眠浅,一旦吵醒很难再入睡,青年应该不会去打搅老人家。

  那只剩下老五了。

  他那间房子里乱七八糟的,侧卧被兰姐征用成库房,睡不了人,青年去的话可能睡沙发,也可能跟老五挤着睡。

  想到后一种可能,程度极度不悦,愤怒冲上心头,想也不想就开门冲出去,要把人拎上来。

  李鱼没走,抱着膝盖坐在门口,地上撒着太阳花的花瓣。

  双数代表程度会出来找他,单数代表不会。

  他运气好,是双数,用脚把花瓣归拢到面前,正想毁尸灭迹,背后的墙壁突然一震,门开了。

  男人炮弹一样窜出来,直奔电梯。

  李鱼笑了,眼睛愉悦的眯起,在心里跟系统得瑟,“我说他会追出来吧。”

  程度这人嘴上越是说不,心里就越想要,挺好玩儿。

  李鱼没出声叫人,只是把后脑勺靠在墙上,闭着眼睛,轻轻碰了下身边的花盆。

  程度眸光一动,注意到瓷砖墙壁上的倒影。

  青年睡着了,脑袋歪歪的靠在墙上,身体蜷缩,可怜巴巴的。

  他放轻动作,盘腿坐到李鱼面前,扫了眼地上的花瓣,挑了下眉,瞥向另一朵完好无损的向日葵。

  李鱼的睫毛没颤,呼吸平稳,装睡水平可以算满分,可当他听到男人意味不明,令人心胆生寒的低笑时,好险差点破功。

  “醒醒。”

  低沉的男音贴着耳朵响起,李鱼用力掐自己手心,拼命镇定。

  虽然闭着眼看不见,但他知道,程度就在面前,一直盯着他。

  也不知过了多久,身体腾空,被打横抱起。

  程度的怀抱很稳,李鱼丝毫没感觉到颠簸,听见电梯的提示音,他悄悄将眼翕出条缝。

  三十层只有一套房,面积非常大,房间却只有两个。

  因为没开灯,屋子又拉着窗帘,李鱼啥也看不见,只感觉到一阵混着泥土和青草香的潮气,扑面而来。

  程度将人放平在沙发上,按开沙发旁的台灯。

  暖黄色的灯光,给安静闭眼的人镀上了一层单色的光晕,他眼眸半睡,视线若有似无的在青年脸上描摹。

  空气陷入一种难言的静谧,让人心慌慌。

  李鱼摸不准情况,在脑子里喊了声1551,“他走了吗”

  1551过了好一阵才说走了,李鱼立刻睁眼,好死不死,跟厨房门口的一双眼睛正好对上。

  程度把水端过来,视线扫过四周,嘴唇抿成一条线。

  李鱼双手拿着杯子,少少喝了一口,疑惑的咦一声,“我这是在你家吗”

  程度抱着胳膊往后一靠,似笑非笑,“不装了”

  李鱼,“”

  干坏事肯定有被抓包的风险,李鱼接受这个现实,反问,“你怎么知道”

  他想不通是哪儿露了马脚。

  自上而下的灯光,在男人脸上打出利落的阴影,一双眼睛隐藏其中,又黑又亮。

  李鱼被盯的心虚,坐姿僵硬,低下头,给男人看他的头顶。

  程度碾动指尖,伸手掐住青年的下巴,迫使他跟自己对视,“我就是知道。”

  李鱼想起老五说的,岛上的任何事都逃不过程度的眼睛,在没有监控的情况下,这是不可能的。

  可发生过的事,却一次又一次的往他脸上拍。

  小卖部老板死的那天晚上,程度为什么会出现,真的是巧合吗。

  还有今晚,就好像男人已经知道有人会进小卖部偷东西,所以才会带着警察上门的堵人。

  “1551。”李鱼在心里问,“岛上真的没有监控吗,有没有可能你没检测出来”

  1551斩钉截铁,“没有这个可能性。”

  李鱼陷入疑惑的漩涡,总不能目标会算命吧。

  他嘴唇动了动,站到地上,眼睛瞪得溜圆,“你懂玄学”

  啧,真人不露相,三十来岁,不但要会算命,还能算准的人凤毛菱角,这是好事,说明目标是个天才。

  拇指忍不住在青年的下巴上摩挲几下,程度说,“我本身就是玄学。”

  李鱼,“”

  听不懂。

  程度松手,“别他妈瞎想了,现在马上睡觉,要不就去走廊待着。”

  李鱼连忙躺倒,闭上眼睛。

  程度在原地站了会儿,取了条毯子出来,随意往青年身上一丢。

  顶楼这房子的温度不太正常,很低,一小会儿的功夫,李鱼冻得嘴皮子哆嗦,没出息的展开羊毛毯子,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

  主卧室的门被轻轻合上,李鱼翻身看过去,门缝下没有光,男人应该要睡了。

  把毯子披在肩上,他下地来到右手放的墙壁前。

  客厅里除了电视墙,其余三面墙壁都是植物墙,他借着月光凑得极近,发现无论是碧绿的青苔,还是红色的蕨类小植物,都是真的。

  程度这套房子,俨然是个精致的室内花园。

  如果不走进来,没人会知道,那个外表冷硬,凶巴巴的男人会是个内心柔软,热爱植物的人。

  想起程度不许人乱丢垃圾的事,李鱼笑了,这次的目标很有意思,是个环保狂热分子。

  这一晚,李鱼睡得死沉,目标就在几米之外,这让他很安心。

  以至于第二天睡过了头,迟到了。

  早饭顾不上做,他厚脸皮从程度这儿顺下来两袋牛奶,塞给小孩儿。

  “午饭我回来给你做。”

  林小舟揉着稀松的眼睛,抓了抓肚皮,对着青年的背影挥手。

  那到身影消失在走廊,他咬开牛奶袋子,咕噜咕噜吸起来,刚要进门,有人叫他。

  是以前总在海边玩耍的小朋友。

  林小舟想起他爹死后,这些人对他的嫌弃,砰一声关上门。

  外面的孩子拍门,“老大老大,你快出来,我们去看戏。”

  好奇心被勾起,林小舟开门,“你们不是不跟我玩儿吗。”

  小伙伴抓抓头发,“那是我妈不让,不过她现在又让了。”

  “为什么”林小舟问。

  “我也不知道。”小伙伴催促,“你到底去不去啊”

  林小舟抿了抿嘴,“去。”

  戏台子是码头附近的仓库,一大早,金广进被抓的消息传遍了,较早收到消息的镇民,此时正围在仓库周围,竖着耳朵听里面的动静。

  李鱼刚把卷帘门推上去,金老板踩着高跟鞋走来,脸色很差。

  她插着腰喘息片刻,质问,“我听说昨晚你也在场。”

  金广进没交代自己要包庇的人,所以镇上的每一个人都有嫌疑,尤其是关系贴近的亲人和朋友。

  李鱼老老实实答道,“是的。”

  女人本就苍白的脸越发惨淡,她哽咽了下,问,“小卖部老板是他杀的吗”

  “不知道,他没交代。”李鱼扶了下货架上的东西,“不过昨晚的警察说了,今天会继续审。”

  身后响起金老板的啜泣声,她高大的身体佝偻着,笼罩在一团悲伤中,很脆弱。

  李鱼递给她一张纸,叹了口气,“老板,你相信他吗”

  “我当然相信他。”金老板小心翼翼的擦着眼泪,生怕把妆弄花了。

  这个女人,在这种时候还在不忘爱美,奇葩。

  门外传来说话声,有人匆匆走过,李鱼正纳闷呢,有个中年妇女进来,径直走到金老板面前。

  “我说小金啊,今天这种日子还做什么生意,关了吧,前街的人都去码头了。”

  中年妇女爱好戳人肺管子,尖着嗓子说,“你肯定也听说了吧,你弟弟杀了小卖部老板,已经被抓了,两个警察同志正在调查呢。”

  李鱼一怔,“1551,金广进认罪了”

  “不清楚。”1551说,“你有事儿一次问完,我十分钟后下线,进行升级。”

  “还能升级”李鱼惊讶,他以为一哥一辈子就这样了,除了入侵各种无线电设备,偷听或者偷窥近距离谈话,别的一样不会。

  “组织上刚刚下达的通知,为了配合你更好的完成穿越任务。”

  李鱼哦一声,“我没别的要问了,祝你升级顺利。”

  1551,“谢谢。”

  脑子里安静了,李鱼的心也空了,缺失安全感。

  他摸着胸口吸了口气,突然想起这个世界一个工具还没掉落呢,万一工具箱解锁怎么办,系统能发放出来吗。

  连续在脑子叫了无数遍,1551毫无回应。

  李鱼闭了闭眼睛,算了,走一步算一步吧。

  “林州舟,你没事吧。”见青年又是拍胸口,又是深呼吸,以为他有心脏病。

  李鱼回神,“我没事。”

  中年妇女还没走,抱着胳膊,等待金老板的反应。

  金老板从抽屉里掏了五十块递给李鱼,“今天算你带薪休假,回去吧。”

  不等青年反应,她冷下脸对中年妇女说,“警察都还没发话呢,你凭什么说我弟弟杀人,不是想看戏吗,走,咱们一起去看,要是我弟弟不是凶手,我他妈抽死你。”

  李鱼皱眉,从言语上看,金老板对弟弟很维护,按理说姐弟俩关系应该不错才对。

  可昨天金广进已经说的明明白白,他日子过不下去了,他宁愿冒险去偷东西,也要不愿意来找亲姐姐求助。

  为什么因为自尊李鱼觉得不是,就金广进昨天那样儿,有个屁的自尊。

  那就是金老板不愿意帮忙,两姐弟因为什么事,闹翻了。

  李鱼一边想,一边走进超市。

  大家都去看热闹了,超市里除了几个留下的导购,没有一个顾客,购物结账畅通无阻。

  不到十分钟,青年就提着袋子出来了。

  小屁孩儿不在家,估计也去看热闹了,李鱼放下东西,打算去码头找人。

  看见走廊尽头处,站着一个女人。

  兰姐斜靠在走廊窗户边抽烟,见青年出来,她掐灭烟,“去码头”

  李鱼点头,“去找林小舟。”

  “我看你是要去看热闹吧。”兰姐拖着声音说,“小兄弟,听姐姐一句劝,码头人多嘴杂,万一听到什么不该听的,会被惦记上的。”

  被惦记不是人,是命。

  李鱼听懂了,假装不知,“兰姐,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

  隔着十来米的距离,两人四眼相对,都不说话。

  半晌,兰姐笑了,“不明白就算了,你现在有程先生罩着,没人敢动你。”

  她说完话,拿起窗台上的烟灰缸,进门了。

  码头上人挤人,正几个一团的交头接耳,见李鱼过来,众人表情一僵,默契的降低声音,明显将青年排斥在外。

  同样被排斥的,还有老五。

  老五孤零零的站在人群中,已经习惯了。

  见青年也来看热闹,招手让人过来,“不上班”

  李鱼,“金老板给我放假了。”

  “怎么她也要来看看热闹”老五诧异。

  李鱼摇了摇头,“不清楚,就是有个中年女人来找过她。”

  老五瞬间想起是谁,“是不是烫着短卷发,有些微微发胖”

  “你知道”

  “全镇的人都知道。”老五说,“她跟金老板有仇,这两人不管谁家出点事,另一个都要去冷嘲热讽,偶尔还会打起来。”

  他说完,朝某个方向努嘴,“来了。”

  李鱼顺着看过去,金老板跟中年女人并排走来,两人脸上都被挠出两条红道,明显刚撕过。

  金老板的出现让自顾低语的人群开始骚动。

  李鱼听见背后有个女声说,“妈,我记得金老板跟小卖部老板是一伙的吧,你说他们是不是想”

  女孩儿她妈嫌她太大声,勒令其闭嘴。

  老五也听见了,嗤笑道,“你应该发现了,这里的人很喜欢成群,各有各的圈子。”

  如果金老板和小卖部老板是一伙的,那与这两人都有牵扯的金广进呢

  脑海灵光闪过,李鱼拔腿就跑。

  窃窃私语的人们被他的举动惊了下,哗然,有人在骂,“林州舟什么情况,要闯仓库程先生不是说了任何人不许进,他找死呢吧。”

  老五瞪过去,“关你们屁事。”

  李鱼飞奔到仓库,拍得大铁门哐哐作响。

  有人从里面拉开金属门闩,看清开门的人是谁,李鱼二话不说冲进去,推着对方的胸口往里走,“我有事问你。”

  程度被推得措手不及,脚下往后踉跄,绊到一根铁棍,身体不受控制地后仰,同时,本能的伸胳膊勾住青年的肩膀。

  李鱼瞪着眼,直挺挺顺着男人的力道扑下去。

  两人面对面,嘴对嘴,空气因为这一幕静止,变得燥热,沸腾。

  钝痛在唇齿间蔓延,李鱼牙龈出血,疼的眼睛都红了,赶紧爬起来呸了两口。

  以为自己遭到嫌,程度愤怒地站起来,舌尖在口腔转了个圈,怒火灭了大半。

  妈的,甜的,他不嫌。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