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第899章 武道必争!

作者:老鹰吃小鸡书名:全球高武更新时间:2019/03/24 18:52字数:16337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昏天暗地。∫菠∠萝∠小∫说

  禁忌海上空,今日参战帝级众多,杀的天地变色。

  一位位巨人,屹立禁忌海。

  南七域,南八域,南九域……

  南方诸外域,今日都如同灭世,那种压迫感,压抑的南方诸域之人,皆是喘不过气来。

  若不是禁忌海有吸纳能量的作用,禁锢了威压的溢散,这一战,南方几域,恐怕没有普通人可活。

  ……

  这一刻,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了禁忌海。

  在看那只猫,在看张涛,在看天外天强者,在看界域之地强者……

  帝战!

  多位大帝之战,这样的战斗,千年来,再次爆发。

  除了千年前,这样规模的战斗,再也没出现过。

  大乱将至,各方强者频现。

  ……

  巨柳城。

  花齐道一群人此刻哪有心思再看天幕,纷纷遥看禁忌海。

  黎桉脸色发白,喃喃道:“这就是他们所说的帝级强者?太强了!”

  龙变天帝一剑斩破了天空!

  那一剑,哪怕遥隔数千里,他们都看到了。

  苍猫变大,一锣声传几十万里,他们也听到了,震撼莫名。

  武王气机溢散,几千里之地都可感受的清晰,正在搏杀帝尊,他们也可以感应到。

  这些人,才是这个时代的至强者。

  黎桉一时间有些恍惚,低沉道:“父王……真的可以吗?”

  真的可以完成他的目的吗?

  真的可以算计到这些人吗?

  太强了!

  强者越来越多,父王实力到底如何,恢复了多少?

  这些,黎桉都不清楚。

  他只知道,枫王这样的强者,今日若是来此,好像也只是一般。

  花齐道和巨柳城主都没说什么,黎渚实力到底恢复了多少,众人不知道。

  是神道巅峰?

  若还是当年的水平,那可就够呛了。

  这时候,真王强者都有些够呛。

  大战还在继续,压抑还在持续,黎桉深吸一口气道:“他们距离我们太远了,花帅,帝坟那边有消息了吗?”

  “有一些。”

  花齐道迅速道:“死伤惨重,活着出来的人不多,未发现方平,据说被困在了禁忌海中。”

  这些消息,还是通过天幕和一些武者报信才传达过来的。

  具体细节,此刻还没传到他们这边。

  “方平最好死在禁忌海!”

  黎桉冷哼一声,再次看向禁忌海方向。

  此刻,那边这么多强者交战,稍有波及,方平这样的武者,不死才怪了。

  ……

  黎桉期盼方平去死,和他一样想法的人不少。

  桦禹、姬瑶、常山启……

  这些人,现在都在看着禁忌海方向。

  帝级强者交战,轮不到他们操心,可方平被困在了禁忌海,这还不死吗?

  何况禁忌海本就危险无比,方平进入禁忌海好像也很久了,到现在没有丝毫踪迹显露,是不是已经死在了海中?

  南江城内。

  被战王送到此地的王金洋诸人,也是面带忧色。

  李寒松努力活跃气氛道:“苍猫挺牛啊!这破锣一打,居然敲来了这么多帮手……”

  他正说着,姚成军淡淡道:“当年天狗围攻你,指不定就是苍猫敲来的帮手,你现在还觉得很牛吗?”

  李寒松无言以对。

  这话没法接。

  王金洋站在城头,遥看远方,沉声道:“别扯这些没用的,放心吧,方平不会出事的!部长既然到了,苍猫也在,方平不会死在那边的!”

  之前为了掩护他们离去,方平暴露了自己的行踪,成了众矢之的。

  张涛若不是为了方平,不会现在出手的。

  他巴不得那些帝级强者互相厮杀,怎么可能现在参与进去。

  此刻张涛既然参与了厮杀,战王也赶了过去,肯定是为了让方平顺利脱身。

  “可恨!”

  李寒松忽然骂了一句,嘀咕道:“可惜老子没修炼到上辈子的实力,要不然,天狗见了老子都得绕道,还用怕这些家伙?”

  关于自己的上一世,他知道的不多。

  可按照王若冰的说法,那是天狗见了也要跑,虽然这条狗后来喊人围攻他。

  天狗有多强?

  这一点,现在无从考证,可就目前所知,天狗可能是皇者之下,最强的一批强者。

  这样的强者都得喊人,上辈子的实力也可见一斑。

  这话一出,哪怕老王也微微有些叹息。

  虽说此生只为王金洋,可战天帝那样的实力,威慑四方,要说一点不想这事,那也不可能。

  若是此刻有战天帝的实力,还用得着如此?

  还用得着躲在这等着那些帝级交战?

  这时候,王金洋不由得想起了莫问剑之前说的天落之地!

  一颗心脏,让方平、李老头进入了八品九锻。

  李寒松进了八品六锻,姚成军进了八品四锻,他更是受益匪浅,此刻的他,谈不上几锻几锻,他甚至都不是金身境,他是气血在蜕变!

  原本,七品境强者,气血巅峰,撑死了也不会超过5万卡。

  而他,现在并未锻造金身,气血却是达到了7万卡左右。

  7万卡,也就八品三锻左右的实力。

  可王金洋发现,自己的气血本质在蜕变!

  如同万道合一一般,气血在变强,此刻甚至隐隐已经达到了万道合一的水准,而且王金洋感觉,他还可以继续蜕变下去。

  也许他的气血之力总体不高,可也许最后会达到三倍、四倍甚至更多倍的强度。

  这时候的他,7万卡气血,却是堪比14万卡,加上战神弓加成,先前在帝坟内,一箭射出,隐隐有点在外界打破空间的威力。

  而打破空间,这起码都是九品四五段以上强者才能做到的。

  “这还是一颗心脏,还是众人分开吸收……按照莫问剑所说,天落之地,可能有尸体存在,战天帝的,李寒松上辈子的,姚成军上一世的……”

  王金洋心中有些起伏,有些波动。

  他到现在没说这事,一方面是没时间,一方面是在犹豫。

  他甚至都不想说天落之地的事!

  他相信,自己一旦说了,恐怕接下来方平这些人就要筹备着去天落之地了。

  太危险了!

  那地方,当年连天狗都死了。

  “哎!”

  一声叹息,低不可闻。

  王金洋再度看向禁忌海方向,这一次,方平应该可以顺利脱身吧?

  张部长和战王,应该也不会有事的。

  ……

  就在这些人担心方平的时候。

  方平三拳活活打死了一位九品级强者!

  不认识!

  路上遇到的。

  这一次,南江地窟很乱,外域的城主,外域的妖族,天外天的人……

  到处都是强者!

  有些强者,这一次没入界域之地,有人打的是守株待兔的心思,有些人是纯粹的害怕,还有些人则是准备接应的。

  九品境,这一刻南江地窟不少,北湖地窟也不少。

  方平遇到对方,对方说的是地窟语,那方平可就不管他是哪方势力的强者了,黄金屋一出,罩住了对方,三拳两脚的就打死了对方。

  “那些家伙都跑了吗?”

  方平此刻已经离开了界域之地七八百里了,到现在也没遇到桦禹这些人。

  这些家伙不会都跑出了南江地窟了吧?

  “桦王这些家伙,好像都在禁忌海那边待着,应该没时间管他们吧?”

  他走的时候,不少真王强者逃离了禁忌海,不过也有一些自持实力强大的真王,还留在那边,不知道在等什么。

  桦王好像就没走,还在那边等着,也不知道是准备参战,还是准备等着捡便宜。

  正想着,方平眼神微动,前面有座王城。

  自己要不要去扫荡一番?

  “算了,现在闹出大动静,不太合适,吓跑了一些家伙就不好了。”

  方平心中嘀咕,而且外域好像还有真王在,没有大好处,也不用盯上王城。

  外域有没有真王,其实挺好判断。

  真王在外域,外域好像空间薄弱,大道薄弱,真王在这活动,大道颤动,那种本源气息很难遮掩住。

  禁忌海那边,倒是不受这些影响。

  “找黎桉去!这家伙还有个宫殿神兵呢。”

  方平收拾了一下被自己打死的九品境,也不逗留,迅速朝巨柳城那边赶去。

  路上要是遇到了,姬瑶那边若是有祁幻羽在,那就不出手,其他人,哪怕常山启被自己遇到了,方平也不惧他,看看能不能抽冷子弄死他。

  一边御空而行,方平一边回头看禁忌海。

  就在他回头的一刻,一柄参天巨剑再次斩破了天际!

  龙变天帝一声厉喝,响彻南江地窟。

  “常融,去死!”

  这一剑斩下,方平哪怕距离那边七八百里,哪怕禁忌海吸收这些溢散余波,他也感受到了浓郁的危机。

  “很强!”

  方平有些震撼,这些老古董倒是不能小觑了,给他的感觉比上次老张他们爆发的时候还要强大。

  就在他震撼中,一杆巨大的长枪呈现。

  下一刻,长枪却是被一剑斩断!

  轰隆隆……

  天地都在颤动。

  再下一秒,一道金芒,打破了虚空,如同流星,速度快的肉眼不可见,转瞬间朝御海山方向,朝禁区遁逃。

  常融天帝跑了!

  龙变天帝和他搏命,他可不愿意如此。

  他一跑,后方的龙变天帝怒哼一声,大喝道:“武王,老夫食言了,先走一步,今日不杀了这畜生,决不罢休!”

  话音未落,龙变天帝也化为一道流星,迅速朝那边追杀而去。

  两道流星速度都是快的无以复加,眨眼间消失在了外域,消失在了方平众人眼前。

  龙变天帝和常融天帝走了。

  这边他们刚走,遥远的方向,一声牛吼声传出,带着巨大无比的痛苦之意,暴吼道:“龙帝,苍猫先惹本帝的!”

  水力巨牛很愤怒!

  它是被苍猫钓来的,之后才追杀苍猫的,又不是它主动招惹苍猫的。

  可现在,龙帝这些家伙,一副不死不休的姿态,杀的它和大乌鸦都是凄惨无比,有火没处发。

  “惹你怎么了?水力,你好大的胆子,想吃你,那是看的起你!你居然还敢反抗!”

  这强盗逻辑,是那头巨龙说出来的。

  这一刻,凡是听到的人,无一例外,都是张大了嘴巴,这逻辑……无敌了!

  而苍猫好像并未参战,此刻也委屈道:“本猫又没吃你,就是看看……大狗都说你肉再不吃就老了,这么多年了,你的肉肯定不好吃,我都没想吃了。”

  “苍猫!”

  这一声凄厉的吼声,那是无比悲愤。

  肉老了,不好吃了?

  合着你们早就打起本牛的主意了?

  难怪当年一直盯着本牛看!

  苍猫声音再次传荡而来:“别叫了呀,再说了,你割一点肉下来,尝尝味道,又不会死的,大狗以前也说了,可以养着吃的,割了再长,说不定嫩一点……大牛,要不现在割一点吧,不然龙帝就要戳死你了。”

  “混账!”

  水力怒不可遏,让我割肉?

  没门!

  这边还在叫嚣着,苍猫又委屈道:“割肉呀,没要杀你,大狗说的,养牛就是吃肉的呀,你又不会耕田,那就只能吃肉了。养猫养狗,是可以玩的,不是吃肉的……大牛,你那么生气干嘛?”

  此话一出,当真是天雷滚滚,无言以对。

  哪怕方平,之前还无语龙帝的强盗逻辑,这时候忽然有些恍惚了。

  苍猫说的没毛病!

  养牛要不干活,要不吃肉,这没问题吧?

  猫狗嘛,当宠物养还行,谁把牛当宠物养?

  方平摇晃着脑袋,疯了,疯了,我居然觉得苍猫说的好有道理,这是没救了吧?

  这边还在想着,那边,苍猫又喊道:“公涓子,公涓子,不吃大乌鸦,戳死它!大乌鸦老是欺负我,还抢了我钓鱼的地方……”

  公涓子这时候也是放声大笑道:“好!万洲岛本就是苍猫钓鱼所用,昔年谁人不知,当年看中万洲岛的帝尊也有几人,谁敢放肆,数千年过去,区区一只乌鸦,也敢夺了苍猫的道场!”

  苍猫无道场,不过它喜欢钓鱼。

  两千多年前,它就一直在那边钓鱼。

  那时候,哪怕万洲岛那边有不少好东西,可也没帝尊去抢地盘。

  现在倒好,一只大乌鸦也敢夺了苍猫的地盘。

  公涓子精神力爆发,撕裂了虚空,威压冲天。

  ……

  “这只猫……真委屈啊!”

  方平此刻也管不着那边,可还是哭笑不得。

  看看委屈的!

  一头牛养了不给吃,肉都老了,这是水力的罪过吧?

  大乌鸦夺了它钓鱼的地方,霸占了它的地盘,这是大乌鸦的罪过吧?

  听起来毫无毛病,可怎么想,都觉得有些不对劲。

  “这猫,回头自己盯紧点。”

  方平嘀咕一声,继续加速,朝巨柳城狂奔。

  战斗恐怕快结束了!

  先后跑了好几位帝尊,现在苍猫那边搞不好也快结束了,到了这时候,老张要是不想继续战,应该就结束了。

  就看老张这次有没有把握屠帝了。

  ……

  就在方平想着这些的时候。

  张涛也环顾一圈,喘着粗气,有些无力。

  高估自己了!

  三位帝尊出手,他没能占得了优势,虽然太安被他打的快土崩瓦解了,可他也受伤不轻。

  那边,战王也不敌瘦削老者。

  公羽子和命王都是在浑水摸鱼,压根没出力。

  “狠话放出去了……玛德,这是没办法了?”

  张涛心中低骂一声,这人不能太膨胀了,这下丢人了。

  以一对三,很强!

  换做之前,他也觉得自己很强。

  可莫问剑当年以一敌十,击杀了多位,如此一算,比他要强不少。

  “原以为可战皇者,现在发现……差的远!原以为莫问剑能做到的,我也可以,现在看来,也是不如……”

  “任重道远啊!”

  张涛心中感慨,又有些叹息,我连一只猫都不如。

  看看那只猫,逼迫的一位帝尊开始割肉求生了。

  方平感应不到,水力也没继续叫嚣,可老张感应到了啊!

  那头牛,真的开始在割肉了!

  那只猫,也开始在喜滋滋的捡肉了。

  水力没明说,可被龙帝打的血肉崩裂的时候,血肉完整的一块块落下。

  苍猫嫌弃血糊糊的,结果转头就有不带血的肉落下,这不是认怂是什么?

  “混到现在,不至于连只猫都不如吧?”

  张涛自嘲一笑,这话是说出来的。

  这一战,打到这地步,其实没必要再厮杀下去了。

  可是,张涛却是知道,不能停。

  这一战,太安天帝若是没死,华国多了一位大敌不说,其他天外天天帝也会蠢蠢欲动。

  不杀,如何震慑?

  不动手就算了,威慑住了对方,那还好说。

  可动手了,放了狠话,结果人没杀了,那效果就截然不同了!

  哪怕他张涛,今日以一敌三,依旧无法威慑住四方强者!

  “人类……帝级太少啊!”

  张涛心中悲叹,如今,很多人在看着呢。

  甚至一些老古董,都在判断形势。

  都在等待着他张涛的表现,是拉拢还是敌对,一位可屠帝尊的强者,和一位堪堪战胜帝尊的强者,那是截然不同的。

  “罢了罢了……今天豁出去了!”

  张涛心中有了决断,杀了太安,自己哪怕重伤……也许更好!

  要不然,杀了一位帝级强者,也会让人警惕,甚至让一些强者暗中联合,想对付他。

  “那就拼了!”

  张涛脸色陡然一沉,竹鞭再出,竹鞭杀向助战的那位中年男子。

  手中,水晶书也被抛出,杀向那位女帝。

  两人都是冷笑一声,指望这个可以拦住他们?

  而张涛则是不管这些,低吼一声,迅速朝太安天帝杀去!

  太安有些恼火,却也不如之前那般惧怕,怒喝道:“张涛,你杀不了本帝!再战下去,灭了你,你人间迟早也会覆灭!”

  两侧,两位帝尊,那位女帝也是冷漠道:“张涛,你称得上是人间第一强者!可想在吾等面前,斩杀太安……你……”

  她话刚说到这,下一刻,四面八方忽然传来一阵惊呼声!

  就在此刻,竹鞭和水晶书,原本都是单独存在的。

  可这时候,竹鞭忽然被人拿在了手中。

  水晶书,也被人拿走了手中!

  三人!

  这一刻,禁忌海上空,出现了三个张涛。

  “你疯了!”

  “该死!”

  “救我!”

  最后一声是太安天帝吼出来的,当三个张涛出现的一刻,他惊恐了!

  切割灵识!

  张涛将自己的精神力切割成了三份!

  原本,竹鞭和水晶书,不足以抵挡两位帝尊,片刻间就可击破,前来援助。

  可这时候,张涛将自己精神力切割,制造了分身。

  两道分身,手持两样大道显化物,战力瞬间强大了数倍。

  如此一来,两位帝尊哪怕想灭杀分身,也不是一时半会的事!

  可分身切割,一旦出手,迟早会消散的!

  张涛竟以实力永远滑落的代价,也要击杀他!

  “救我!”

  太安天帝惊惧的无以复加,转头就跑。

  张涛这一刻却是平静无比,没再管那两人,轻叹道:“我说要杀你,那就必杀你!我这人,就是这么倔!”

  话落,一柄血红色长刀呈现,一刀斩碎了禁忌海!

  刀出,整个禁忌海都被染成了血红色。

  前方,遁逃的太安天帝凄厉嘶吼了一声,这一刻,多了几分悔意!

  也许,我就不该在此刻出山!

  也许,先前我就该离去。

  也许,就该和观明他们一样,先蛰伏,不过是派些人入什么天部罢了……

  可这世间,哪有后悔药可卖。

  “张涛……本帝等你!哈哈哈!切割灵识,实力暴跌,本帝等你一起上路!”

  伴随着这一声怨毒无比的话语,长刀消散,前方,禁忌海被劈开了一道数百里的裂缝。

  太安天帝的身影,也彻底消散在虚空。

  轰隆隆!

  帝尊陨落,这一刻,大道崩碎。

  和之前真王陨落不同,此刻,禁忌海上空,一道万米长的通天大道,陡然呈现,接着瞬间崩碎,禁忌海上空形成了一道万米长的裂缝,久久不愈。

  血雨,倾盆而下!

  整个地界,这一刻都在下雨,血雨。

  帝尊陨落!

  张涛脸色惨白,口中金色血液不断涌出,却是依旧傲然,没再出手,转头看向那两位帝尊。

  两人此刻正在和分身交手,分身已经快要溢散。

  许久,那位女帝一击击碎了水晶书,却是没再动作,而是看向张涛,语气第一次出现波动,复杂道:“人王,值得吗?”

  值得吗?

  为了杀太安,张涛精神力最少折损了四成,甚至一半!

  这样的代价,值得吗?

  血雨,还在倾盆而下,这一刻,公羽子、战王那边,都停下了动作。

  帝尊陨落了!

  张涛,也身受重伤。

  千年来,再次有帝尊陨落,却是无当年莫问剑给大家带来的威胁,众人此刻只有说不出的感受。

  为了杀太安,武王实力下滑一大截,从之前的顶级帝级强者,现在恐怕也就和一般帝级无异,这样的代价,到底为哪般?

  太安,非杀不可吗?

  “人类,不可欺!我张涛在世一日,武道必争!”

  “……”

  淡漠的声音,回荡在禁忌海,回荡在这片天地。

  武道必争!

  争什么?

  争命!

  争口气!

  新武领袖,争出来的!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