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第771章 没人能够阻止我研究什么

作者:晨星LL书名: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更新时间:2019/03/15 09:12字数:6099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在划破晴空的轰鸣声中,霞光号在四道湛蓝色羽流的衬托下,垂直降落在了停机坪上。ミ菠※萝※小ミ说

  在地勤人员的簇拥之下,两名宇航员扶着舷梯走下了航天器,向着远处的记者挥了挥手,然后便坐上了通勤车,前往了医务室接受简单的检查。

  为期72小时的飞行任务圆满结束!

  这次试飞的成功堪称教科书级。

  事实证明,陆舟的结论是正确的。

  虽然和理论数据还是存在一定的偏差,但霞光号在从近地轨道返回达大气层的航段,工质损耗有了明显的降低。

  尤其是在大气层稠密段。

  不只是如此,由于在外空间飞行器的速度便下降到了一个较低的水平,航天器在返回段的产热也下降了不少,从而也间接降低了霞光号的维护成本。

  随着这次试飞任务的成功,霞光号将正式在金陵航天发射中心服役,与祥瑞号共同承担地月转移轨道的发射任务。

  与此同时,就在霞光号完成72小时巡航返回地表的第二天,在月球轨道上执行任务的祥瑞号,也降落在了金陵发射中心的跑道上。

  在聂云他们离开月球轨道上时,月宫号核心舱的服役时间,已经达到了两周。而在这为期两周的观察期内,核心舱的运行状况非常良好,并没有出现应急预案中的那些被考虑到可能发生的状况。

  看着从祥瑞号上走下的聂云和聂晗两名航天员,站在指挥塔内的袁焕民院士总算是松了口气。

  这三天来,他和他的几个学生还有航科集团的工程师与技术员,几乎是吃住都待在金陵航天发射中心里。

  现在月宫号总算是走上了正轨,他们也可以稍微轻松一点了。

  与此同时,风景独好的并非只是华国这边,远在太平洋对岸的美国也同样正在一片欢腾雀跃的海洋中。

  Space-X的BFS飞船成功离开了地月系统,携带三名宇航员前往数千万公里之外的火星。

  这是人类首次离开地月系统。

  也是人类首次向地球之外的行星派遣殖民的先驱。

  虽然被华国拿走了月球轨道空间站的第一次,但NASA在远行星系航行的技术上重新建立了优势。而与此同时,NASA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阿瑞斯计划并不会挤占“深空之门”计划的经费。

  不只是如此,他们还要将原定于2022年动工的“深空之门”空间站,提前到2021年的下半年。由Space-X的龙飞船承担发射任务,将亚特兰大航空公司设计的“深空之门”核心舱送去月球轨道。

  如果你能做到对手做不到的事情,并且能做到他们能做到的事情,无疑是胜利最好的证明。

  美利坚似乎又一次成为了人类之光?

  至少在华国的亲外主义者与北美的保守主义者们眼中是如此……

  月宫计划与阿瑞斯计划各自都进入到了深水区,两国的科学家与相关从业人员,每一步走得都是如履薄冰。

  在这个大环境之下,似乎每天都能诞生一些听上去不错的消息,也仿佛每一天都在诞生新的技术。

  两个超级大国在航天领域的较量,让人不禁产生了一种置身于未来的错觉。

  事实上,这并非完全是错觉。

  在航天竞赛的刺激下,大批的资金流入了研究领域,各大高校纷纷开设外层空间探索与资源开发的相关专业,相关的研究课题进入了快速审批的绿灯车道……这些改变都是看得见的。

  而由航天领域的技术进步所带来的红利,连带着航天之外的其他技术领域,也在以平时无法想象的速度增长着。

  其中最为明显的,大概便是医疗行业了。

  就在BFR火箭带着BFE黄金之心号飞船前往火星的第二周,《华盛顿邮报》又放出了一条劲爆的新闻。

  强生公司与蓝色起源合作开发的休眠舱技术取得重大进展,成功将低温冷冻休眠67天的猴子解冻唤醒!

  消息一出之后,立刻在国际社会引发了巨大的反响。

  虽然这只猴子的身体各组织均出现不同程度的损伤,并且在苏醒之后表现得有些痴呆,不过这场“复活仪式”,依旧引发了整个临床医学界、生物学界的八级地震!

  负责主导该项目的是哈佛大学的格朗斯特教授,《Nature》在对其文章进行highlight的时候,甚至用上了“生物学界的可控核聚变!”这样夸张的描述,去形容这项突破性的研究。

  事实上,虽然生物冷冻休眠听起来似乎很科幻,但自然界中并非找不到现实的例子。

  以西伯利亚蝾螈为例,生活在雅库特的蝾螈,在进入环境恶劣的寒冬之后,会主动爬进永久冻土的裂缝中,并且可以在里面停留相当长的时间。

  至于这个时间究竟有多长,据文献记载最长记录是90年。

  理论上,生物是可以通过冷冻休眠以度过恶劣环境的,实现从过去到未来的时间跳跃的,不少极端环境下的昆虫或多或少都会金华初类似的能力。

  然而问题在于,如何让恒温哺乳动物也做到这一点!

  研究人员在对该技术进行研究时发现,冻结和复苏动物细胞时,存在一个明显的危险温区,即0~-60℃区间。

  在这个期间稍有不胜,就会导致生物体的永久死亡。

  如何度过危险温区,安全抵达-120℃,便是整个技术的核心难点。

  为强生制药服务的格朗斯特教授,采用的是冷冻缓释剂,通过将生物体麻醉之后,由特殊的缓释剂进行浸泡,然后再启动冷冻程序。

  目前该项技术已经得到了阿尔科生命延续基金会的赞助,尤其是不少资产百亿的富翁以及阿拉伯世界的王室,都对该项技术表现了相当浓厚的兴趣!

  绝大多数赞助者在接受采访时都曾表示,寄希望于该技术能够将自己送去遥远的未来。

  而根据他们的看法,在那个遥远的年代,或许人类社会已经发达到足以消除了绝大多数疾病,并且实现了完全意义上的永生,进入了彻底意义上的乌托邦。

  与此同时,一位来自沙漠的王室成员表示,他会考虑在进入休眠程序之前,将他的财富分成七分,分别交给四个不同的基金公司与三家银行进行管理。

  情况乐观的话,当他醒来的时候,仍然可以在那个技术爆炸的年代继续当他的富豪。

  甚至于,在数个世纪的积累之下,他将成为这个世界上最有钱的几个人之一……

  如果通货膨胀不是特别夸张的话。

  当然,虽然富豪们与超人类主义者们普遍对这项技术持乐观态度,但这项技术却引起了不少自.由主义者与社会学家的担忧。

  尤其是知名诺贝尔经济学奖安格斯·迪顿教授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该项技术并没有想象中的美好,平凡的使用这项技术很有可能会加剧阶层的固化。

  如果所有人都梦想着前往未来的话,那就不会有人去建设现在了。

  尤其是当这些梦想着前往未来的百分之三的人,掌握着这个世界上百分之九十七的社会资源与财富时,由此而带来的问题将不仅仅只是阶级固化那么简单,甚至有可能将全球经济推向逆增长的车道,最终让全球社会走向反乌托邦的结局……

  这位安格斯·迪顿教授于2015年因“在消费、贫穷与福利方面的研究贡献”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是一位擅长运用数学工具建立经济学模型的大师,目前在普林斯顿大学经济系担任讲座教授,是一位杰出的微观经学家。

  他的这番言论听起来或许有些危言耸听,但由于这位安格斯·迪顿教授本人在学术领域的声誉,由此引发了不少有识之士的注意。

  北美本土的人.类解放组织,甚至在白宫门口安排了一场游.行活动,呼吁立法禁止该项研究,就像禁止克隆人一样……

  当然,对于把示威当成吃饭喝水赚外快那般寻常的北美人民来说,所谓的抗议可能并没有什么实质上的意义就是了。

  尤其是在整个上流社会都眼馋着项技术的情况下……

  与此同时,远在金陵高等研究院的陆舟,同样从最新一期的《Nature》上看到了格朗斯特教授的那篇被设置了highlight的文章。

  当他将文章看到了最后,忍不住轻声感慨了一句。

  “上次在报纸上看到相关的报道时,强生制药还表示相关的技术还在技术论证阶段,没想到这才几个月,他们连临床试验都做完了。”

  坐在办公室的沙发上喝茶,抬头看向陆舟这边的杨旭笑着说了句。

  “看来他们捂的还挺严实的。”

  “是的,不过现在看来他们这么做确实是有必要的,至少免去了一大堆麻烦,”放下了手中的《Nature》,陆舟沉思了一会儿,看向坐在沙发上喝茶的杨旭开口问道,“恒锐制药那边怎么回答?”

  杨旭:“他们对我们的提议很感兴趣,也认同人体冷冻技术在不远的未来会大有可为……不过,他们同时也对该项目的风险表示了不小的疑虑。”

  陆舟笑着问:“他们担心做不出来?”

  杨旭摇了摇头“那倒不是,他们的担心是来自政策面。”

  陆舟皱了下眉毛问:“政策面?”

  “是的,”放下了手中的茶杯,杨旭看着陆舟继续说道,“现在国际上关于人体冷冻休眠的研究态度还很暧.昧,不只是学术界争论不断,民间组织也在瞎凑热闹,估计还有的闹腾。恒锐制药那边担心,我国会出于外交因素和国际形象考虑,禁止该类技术的研究。”

  听到杨旭的话之后,陆舟笑着摇了摇头。

  “这也算是风险吗?”

  杨旭做了个无奈的表情说:“你没有干过这行可能不知道,毕竟……这种事情也不是没有先例。”

  “那你替我告诉他们,他们的担心完全是多余,”停顿了片刻,陆舟淡淡笑了笑,继续说道,“只要我的眼睛还睁着,就没有人能阻止我研究什么。”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