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剑说 第1803节-你好,大魔头(END)

作者:华表书名:都市剑说更新时间:2021/04/02 03:43字数:15268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人呢?”

  绿洲内处于诡异圣化状态的十二位圣徒虽然仍旧身不由己,可是自主意识并未失去,他们的60度全向视角扫遍了整个绿洲,却始终找不到根达亚余孽邪神和李白等人的身影。

  仿佛冲而起的蓝光消散后,他们就像平空蒸发了一般,全部不知去向。

  “薇拉,你知道自己刚刚做了什么?”

  “巫术”圣徒狠狠的质问着这个助纣为虐,坏了“圣徒会”大事的新晋圣徒。

  把那个邪神放逐了倒也罢了,但是把自己人也给一波送走算怎么回事?!

  像脱皮一样抛弃掉外面这层躯壳的这一幕实在是太瘆人,要不是五芒星和圣符还在,他差点儿以为对方被调了包。

  还有,“放逐”究竟是怎么回事?

  他从来都不知道十三件圣器竟然竟然还有这样的能力,若是早知道能够“放逐”根达亚的邪神,根本就不会让史前英雄恩门安姆与对方硬拼,因此身陨。

  变成了七八岁女孩儿一般的薇拉全然不在意老巫师的怒火,不紧不慢地道:“是圣灵的旨意!”

  “胡,这根本不是圣灵的意思!”

  柯纳乌库依怒不可扼,直到现在对方依然还在信口开河。

  “根达亚一族就是圣灵,神的忠实仆人。”

  薇拉仿佛在述着一个事实。

  “我不信,你休想懵逼!”

  “巫术”圣徒柯纳乌库依哪里肯相信她的话。

  “召唤圣灵!~”

  薇拉没打算就放过这十二位圣徒,眼中的蓝色光焰并未消失,再次炽烈起来。

  外邪神只是别人的称呼,却从来都不是祂的自称。

  有些事情既然已经浮出了水面,就没有必要再遮遮掩掩。

  老巫师陷入了沉默,他并非失去了话的能力,而是在犹豫。

  变了颜色的“圣域”光膜闪烁了一下,消散在空气中,阻击阵地外面的那些圣战士也纷纷化作无数光点,重归地。

  被强迫发动过一次放逐后,十三位圣徒的力量下降了许多,如果不是圣符精准的利用了每一丝力量,同时也在缓慢回复中,他们恐怕早就支撑不下去了。

  只剩下少数人依然在负隅顽抗,而未被消灭的丧尸至少还有上千的数量,五六头仅存的“暴甲梦魇”在绿洲内游荡,对“圣徒会”的幸存者们虎视眈眈。

  “现在只能靠我们自己了!”

  还能保持战斗力的人彼此面面相觑。

  圣徒大人们的战斗根本不是他们这些凡夫俗子能够参与的,眼下唯一可以做的事情,就是将那些丧尸和食人凶兽死死的挡在外面,不让它们冲进来。

  一边用凉水浇醒那些陷入昏迷的人,一边顶着重机枪,再次开始怒吼着射出凶猛的弹幕。

  虽然失去了六门5式81迫击炮,但是他们还有“标枪”便携式反坦克导弹和N-0反器材步枪,对为数不多的“暴甲梦魇”依然还有一战之力。

  就在这个时候,远处传来轰隆隆的声音,一条黑线出现在“圣徒会”成员们的视线中。

  密集的枪声在丧尸群和“暴甲梦魇”的后方响了起来,一枚枚火箭拖着尾烟自远方呼啸而至,随即扑盖地的一头扎进绿洲内,炸出一片火海。

  仅存的几头“暴甲梦魇”遭到了重点精准集火,还没来得及发出愤怒的咆哮声,就被惊动地的爆炸吞没。

  “圣徒会”的阻击阵地却并未被波及,让里面的武装人员们登时为之欢呼。

  “援军,我们的援军到了!”

  他们苦盼王师久矣!

  远处的黑线已经能够看得分明,一匹匹披挂鱼鳞甲的战马驮着顶盔贯甲的骑士。

  这些骑士是谁?

  从哪里来?

  看起来就像是一部中世纪的骑士战争大片。

  不少“圣徒会”的人忍不住瞪大了眼睛。

  当冲入绿洲时,百余位骑士抄起挂在马背上的自动步枪,对准前方的丧尸扫射。

  堪称经典的中世纪贵族骑士范儿让人措手不及的瞬间出戏。

  尼玛,谁家骑士手上还带突突突的?

  亲眼目睹了这一幕的人尽皆三观崩溃。

  密集的弹雨将猝不及防的丧尸群就像割麦子一样成片打倒在地,射空弹药后,随后将枪械一丢,骑士们架起锋利的骑枪,狠狠的刺穿了一个又一个丧尸,就像串起了糖葫芦,少则三四个,多则七八个。

  骑枪如预料中的那样正常折断,狭长的骑士剑借着马匹的速度,砍得丧尸人头乱飞。

  一支支银闪闪的三棱旋刃短刺从其中二十位骑士身上飞出,在阳光下闪烁着阵阵寒光,仿佛一群轻盈的鸟划过空,然后猛扑向那些毫无反抗能力的丧尸,直接刺穿它们的头颅和脊椎,当即丧失了行动能力。

  一次二十,五次一百,就像刀切黄油一般,在丧尸群中硬生生开辟出一条血肉通道。

  “荣耀即吾命!撒摩斯!”

  骑士们一齐放声大吼。

  时代变了,骑士们不止是挥舞着大剑冲锋,还能扛起便携式反坦克导弹。

  -

  绿洲中央。

  随着薇拉操纵另外十二位圣徒再次激发了十三件圣器的另一种不为人所知的功能。

  “召唤圣灵!”

  “……荒芜的花园失去往日欢笑,

  绝望之路撒满罪孽,

  往深沉的黑暗中寻找光明,

  抬起头,希望的空将赐予新的生命,

  一切磨难只是命运的教导,

  失去的,必然有所得到,

  仰望苍穹,恩泽无处不在,

  血棘花之路铺向神灵沉眠之地,

  ……

  背负命运的救赎者以血为引,

  揭开繁花深处的圣灵之门……”

  在整座绿洲中回荡的神圣吟唱声中,一轮圆环平空浮现出来,由虚影状态迅速变得越来越清晰,渐渐转为实质,最后变成了一座黑色的巨大圆环。

  空荡荡的圆环中央一亮,出现了一大片波光粼粼的蓝色光膜。

  圣灵之门!

  除了始作俑者的薇拉,另外十二位圣徒惊疑不定的望着这座高大无比的圆环。

  “圣灵即将降临,重启整个世界,再次撒下生命的种子,一切将重新开始。”

  薇拉的声音低落下去,变成了呢喃。

  地面上,正抱着蜕下皮囊的凯米斯冲着半空中的幼女,泪流满面地怒吼道:“邪神,你不是薇拉,快把薇拉还给我!”

  明眼人都能够看出来,十三位圣徒大人之中发生了非同寻常的事情。

  原本真烂漫的拉丁少女,在蜕下外面这层皮囊后,已经完完全全的判若两人。

  这根本不正常!

  “凡人,你根本不懂得圣灵的伟大!”

  变成八九岁女孩儿的薇拉低下了头,瞪了凯米斯一眼。

  一束蓝光自她头顶上方的圣符激射而出,击中了对方的心口,瞬间贯穿了他的身体,从背后射出,没入地面消失不见。

  “薇……”

  这个总是喜欢自称为丑的男子慢慢瞪大了眼睛,仰而倒。

  哪怕在停止呼吸的最后一刻,脸上依然带着难以置信的表情。

  薇拉一直都是冷漠无情的脸上突然浮现出一丝痛苦与挣扎,旋即又恢复了面无表情,不屑地轻叱道:“没用的寄体,还敢反抗。”

  就在这个时候,圆环中央的光膜上隐隐约约的浮现出一个人影。

  “那就是圣灵吗?”

  “巫术”圣徒柯纳乌库依头皮直发麻。

  薇拉方才的自言自语只代表了一个意思。

  圣灵之门背后的那位存在,很有可能会毁灭整个世界,消灭所有的生灵,让一切都重新开始。

  身为圣徒,即便信奉圣灵,但依旧是人类的一员,根本不愿意看到末日降临,人类就此灭亡。

  “言灵”圣徒苏菲亚·格林终于突破了精神控制,发出声嘶力竭的呐喊:“不要,不要!”

  她头顶上方的圣符明灭不定,正在竭力挣扎。

  十二位圣徒心里充满了绝望,如果人类因此灭亡,那么他们就是不可饶恕的帮凶。

  巨型圆环内侧犹如水面一般泛着涟漪的光膜内伸出一只手。

  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毁灭世界的圣灵终于要降临了吗?

  在那只手之后,又露出了一个脑袋,随即整个人都浮现出来,同时好奇的左右张望,目光随即落到了悬浮在半空中的十三位圣徒,迟疑了一下,试探着问道:“先生们,女士们,谁要吃个火锅?”

  “巫术”圣徒柯纳乌库依:“……”

  “言灵”圣徒苏菲亚·格林:“……”

  一众圣徒:“……”

  好的圣灵降临,然后发动灭世,杀光全人类,可是却冒出李白这么个玩意儿。

  还火锅?

  难道是用火锅灭世吗?

  巨大的反差让所有人的反应都慢了不止一拍,如果不是处于圣化状态,那么他们此时此刻的表情应该是集体目瞪狗呆。

  难为“力量”圣徒赫拉克勒斯·恩佐·卡米洛发不出声音,不然他一定会大吼一嗓子,特么姓李的,你想吓死劳资么!

  赫拉克勒斯真的差点儿就要被吓尿了!

  “李白!!!!是你!”

  以绝强的精神力控制着另外十二位圣徒的薇拉发出气急败坏的嘶吼。

  她的音调完全变了模样。

  没把圣灵召唤过来,反而把一个大魔头给召了过来。

  这绝对不是薇拉想要的结果。

  “邪神?”

  穿过圣灵之门的李白微微眯起眼睛,凌厉的目光扫了过来。

  果然没有那么简单!

  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不惜以一部分分身牵制住他,趁机连带着放逐到异界。

  原以为是同归于尽,却没有想到这里竟然还留了一个。

  幸好自己发现这座圆环大门有异动,亲自过来看了一眼。

  不然的话,不定真让外邪神得逞。

  “李白,我的那一部分呢?”

  薇拉不再掩饰,完全恢复了外邪神的声线。

  由于隔着一个世界,祂自然不知道自己的另一部分究竟如何了,是逃走了,还是被李白重新封印入心神之中。

  “来来来,我们先撸个串儿,然后慢慢谈!”

  李大魔头狞笑着伸出手,本命法器“玄星”再次浮现出来,难得遇到外邪神有软弱可欺的时候,理所当然是恃强凌弱,这样的机会可不常有。

  无数尖刺涌动,最后变化成为了一支丈许长的长枪,枪体由三道螺纹拧到一起,足足有鹅蛋般粗细,表面布满了奇异的精致符文,枪尖闪烁着寒光,杀气腾腾。

  这个撸串儿怕不是什么好路数。

  “不!”

  薇拉身体内的外邪神终于意识到了不妙。

  为了将李白拖入放逐之地,永久性的放逐,再也构不成任何威胁,祂不惜分出了一大部分力量作为代价。

  可是对方却通过圣灵之门完好无损的返回,意味着那一部分占据了七八成力量的分身已经遭遇不测。

  藏身于其中一位圣徒体内的外邪神不再有任何迟疑,双瞳蓝光大作,暴涨的精神力有如实质,大喝一声:“折叠!~”

  依旧是再次如法炮制的操控着十二位圣徒,将他们的力量纳为己用,与白嫖完全没有任何区别。

  “不能让它得逞,跟它拼了!”

  老巫师也是拼了老命的试图对抗,不知道自诩为圣灵的外邪神究竟想要干什么,拼死硬怼就是了。

  其实不用他,其他十一位圣徒也不会让这位口口声声要毁灭世界的家伙如愿。

  然而这一次,他们却不约而同的齐齐发出惨叫声,诡异蓝光笼罩下的身体纷纷干瘪枯瘦起来,一个个变得瘦骨嶙峋,仿佛变成了骷髅。

  薇拉体内的外邪神毫无任何怜悯地强行抽取着圣徒们所剩无几的力量,根本不在乎这些曾经是圣灵虔诚供奉者的死活。

  对祂而言,只不过是一些区区工具,随时可以换新或者抛弃,值得利用是这些虫子们的福报。

  “圣灵的伟大,不是你们这些虫子能够明白的。”

  就在薇拉体内的外邪神话间,圣徒们的头顶上空出现了一个黑点,随即飞快膨胀,变成了一个黑色的球体。

  连圣器都不要了,退出圣化状态的女孩儿一般的身体飞向那颗黑色球体。

  一颗颗水晶球般的圣器如雨点般坠落,满地乱滚。

  另外十二位圣徒不约而同的退出圣化,几乎不成人形的枯瘦身体如同落叶一般,轻飘飘的落回了地面,原本是一群虎狼之辈,却被一个姑娘给搞得油尽灯枯,奄奄一息。

  “想跑吗?给我留下吧!”

  李白鼓荡起生生不息的罡气,悉数灌注入手中的“玄星”长枪,对准了附身在薇拉体内的外邪神全力掷出。

  敬酒不吃,吃罚酒,老老实实的来撸个串儿吧!

  一丈半的长枪在脱手而出的那一刹,一分二,二分四,四分八,八分十六,转眼间变成了乌泱乌泱一大片枪雨,将外邪神逃跑的方向给封堵了个严严实实。

  女孩儿身上冒出红色烟雾,这是外邪神留作后手的另一部分本体,当作遭遇强敌时,不把鸡蛋全部放在同一个篮子里面的狡兔三窟之计。

  只不过祂的运气不太好,李大魔头可不是一个喜欢按常理出牌的家伙,他最爱乱来。

  脱离女孩儿身体,现出本体红雾形态的外邪神忽然毫无征兆的一滞,瞬间被一支长枪贯穿,想要挣脱,却仿佛被牢牢锁定了一般,无论如何也挣脱不得。

  “这是什么鬼东西!”

  半空中响起了气急败坏的惨叫声。

  外邪神的红雾本体带着那支长枪,狼狈无比的消失在黑色圆球中。

  黑色球体并没有维持多久,在一息之后,飞快缩,最后消失不见。

  被抛弃的女孩儿身体跌落回地面,早已经没有了生命的气息。

  她的嘴角却挂着淡淡的微笑,手掌心死死的捏着一颗甘甜的无花果干。

  不远处正是凯米斯的尸体,算是做了一对同日死的苦命鸳鸯。

  临到最后,外邪神恐怕都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被一个区区凡人的残魂给阴了一把。

  作为代价,薇拉的残魂当场烟消云散。

  李白伸手一招,射空了的众多“玄星”长枪集体倒飞回来,最终重新合为了一支。

  他疑惑的看了看自己的本命法器,似乎少了一部分。

  由先异宝“混沌青莲”协助日夜祭炼的“玄星”,不知何时沾染上了一丝规则之力,一旦被戳中,即便是外邪神本体那样的形态,也休想轻易挣脱。

  李白与失踪的“玄星”那一部分失去了联系,再也感知不到其存在,这意味着外邪神离开了这个世界。

  -

  就在片刻之前,一个早已经步入死亡的荒凉世界,到处都是呼啸的狂风,飞滚的沙子和石头,大地干涸龟裂,看不到一丝绿色,完全没有生命的迹象。

  “不会穿越了吧!”

  龙虎山大自在观的妙法子法师惊疑不定的发出疑问。

  戴安娜将视线从远处飞沙走石,乌云漫的末日景象中收回,向还在搜索外邪神残留的李白大声问道:“李白,我们怎么回去?”

  她的担心同样也代表了其他人。

  “你们看,那是什么?”

  有人突然大叫起来。

  众人纷纷回转身,顺着他的手指方向望去。

  晴空之中炽日高悬,大大的浮岛悬于半空,湛蓝色的水流环绕其间,岛上烟霞聚散升腾,绿树成茵,恍若仙界。

  “是幻觉吗?”

  “是不是海市蜃楼?”

  “仙界,是仙界!”

  不论是戴安娜的手下,还是帕拉丁的部下,无不看呆了眼。

  “走了,我们过去!”

  李白径直走了过去。

  “咦?臭鲤鱼,怎么看上去……”

  清瑶妖女望着连接地的光幕内景色,越看就越眼熟,越眼熟就越疑惑。

  她又看了看周围,特么自己好像跑错了地方。

  “没错!”

  洪璃妖女最先确认了,她胸前的璃珠正发出熠熠奇光。

  远处的光幕猛然一涨,瞬间来到了众人的近前。

  “心!”

  戴安娜惊呼一声。

  “没事!~”

  李白伸出手,摸在了光幕上面,这倒是省事了,不需要再跑这么多路。

  心神中的先异宝“混沌青莲”光华流转,他的手没废什么力气就伸了进去。

  光幕是规则的具现形态,“混沌青莲”却是专门撬动规则的万能钥匙。

  “这到底是什么?嗯?李白,你是怎么做到的?”

  看到李白的动作,施瓦茨·冯·帕拉丁也大着胆子伸出手,却感觉手掌像是按在了某种坚韧的表面,并没能够穿过这道光幕,哪怕多用力都不行。

  “先进去吧,这里很快就要不安全了。”

  李白摸出一块黄不溜丢的丑陋石头,往光幕上面一按,登时引起了反应,一圈圈涟漪扩散开来。

  被巨大力量冲的穹有再次被狂风和乌云笼罩过来的势头。

  这一带虽然没有飞沙走石,却只是风暴来袭前的最后宁静。

  “进,进去?”

  施瓦茨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李白一把推了进去。

  站在光幕内侧,他左右看了看,冲着外面的人用力挥舞胳膊,声音却一点儿都传不出来。

  “这是什么东西?”

  戴安娜好奇的打量着李白手上的石头,以为是什么传中的材地宝。

  “坦桑石,是便宜货。”

  李白将抽空了灵气,蜕变成蓝色宝石的坦桑石递给了女朋友。

  只有这种蕴含精纯灵气的石头才能引起光幕的反应,稍微差一些的灵晶都不行。

  事实上光靠坦桑石和极品灵晶是远远不够的,还得需要洪璃妖女的配合。

  光幕内的地不是别的地方,恰恰正是洪璃妖女的璃珠空间。

  自打上次璃珠空间吞噬了大型蛇纹石玉雕刻“灵山”后,空间边缘的迷雾便渐渐散去,外面竟是一个死寂的世界。

  不知是璃珠空间新依附在了一个陌生的荒凉世界,还是本来就在这里。

  真是命运弄人,外邪神利用“圣徒会”的圣器放逐了李白,却将他送到了璃珠空间的真正家门口。

  片刻之后,所有人都借助着坦桑石在光幕表面引发的涟漪,顺利的进入了光幕内侧。

  他们前脚刚进去,光幕外面后脚就掀起了可怕的沙石风暴,风力至少在十四级以上。

  看到汽车般大的石头被狂风吹得到处飞滚,众人这才意识到李白的建议是有何等的先见之明,再晚上片刻,自己不定会被乱飞的石头砸成肉泥,或者被风吹得连骨头渣子都不剩。

  “这里是哪儿?”

  所有人都在心翼翼的打量周围,除了李白和两个妖女。

  “为什么这里会有移动通信的基站?”

  端着望远镜正往璃珠空间深处打量的戴安娜看到了一根十分熟悉的长杆子。

  她连忙拿出手机,却发现这里不止有4G信号,居然连IFI信号都有。

  种花家丧心病狂的通信基建连“仙界”都没有放过吗?

  李白却没有回答她,他的视线落在了璃珠空间扩张后,顺势“吞”进来的一些古怪东西上面。

  一座四五层楼高的黑色巨型圆环正在发光……

  -heEnd!

  PS1:特么总算写完了!这是一个世界树的故事系列,每本都是这棵大树上的一片叶子,彼此都存在一定的联系。

  PS:休息一段时间,每买菜做饭洗衣服干家务打孩子,忙得要死,新书最迟五月底发布,书名和简介,本的正文里面有介绍,不多做赘述。

  PS:想要看番外的请举手。

  -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