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姑获鸟开始 第九十八章 溢彩!

作者:活儿该书名:从姑获鸟开始更新时间:2019/10/08 04:52字数:5068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李阎眼前充斥着一片琥珀色,视角不断拉远,那琥珀色却无穷无尽……

  终于,在无尽琥珀色的一角,李阎看到了流转的苍白色旋涡,他好像被人推了一把,一头扎进白色旋涡之中。

  一片苍白中,他看到了无数的黑色线条,这些线条不断扭曲摆动,一切你能想象到的事物,这些黑色线条都能勾勒出来。它们变成天空,大地,海洋,火山,无数的冰山,变成奇形怪状的植物,变成无边无际的火焰,变成仓皇逃窜的原始人,变成飞天遁地的奇异野兽,

  可是,无论这些线条组成什么,组成光怪陆离的东西,它们依然是黑白两色,像是不上色的工笔画。有一天这些线条分崩离析,这些没有颜色的东西,都不复存在。

  李阎被人推着前进,偶尔能见到一些或深或浅的鲜亮色彩,却还没看清,就错过了。

  终于,他的视野停下来了,眼前是一名襁褓中的婴儿,只有寥寥几条黑线勾勒出来,但也算传神。

  婴儿长大成了少年,繁琐线条开始丰富和曲折,他的手里,也多了一只线条简约的长剑。

  也就是这个年岁,这少年有了几抹浅浅的颜色,嘴唇是红的,脸蛋微微发黄,但颜色太浅了,不留心很难注意到和其他线条的差别。

  少年剑客舞动长剑,年岁渐长,他身上的色彩越发浓郁。

  李阎亲眼见到这剑客在非黑即白的世界中舞动长剑,亲眼见他的线条逐渐丰满,凌厉,鲜明,甚至开始有了质感。

  他所见的一切事物都是那么苍白,简陋。只有他自己的颜色越发鲜活明亮,等到他成了浓眉阔目的青年,整个人简直要活过来一样!

  但他面对的,依旧是黑白两色的瓦舍,酒馆,衙役,官兵,依旧是可笑的线条。

  这个鲜亮如火的青年,在黑白线条中辗转了不知多久……

  终于,他开始衰老,他身上的线条开始松动,脱落,可他美丽的色彩却越发鲜明亮丽。

  最终,他身上的线条自顾自的拆解开,他终于死去。

  而那些色彩从线条的破损中逸散,缓缓地飘向天空,飘出了苍白旋涡,和不知从何处来的其他色彩汇合起来,不知道飘散到哪里去了。

  突然,李阎恢复了行动力,他立刻抬起手,却看到一只黑色线条勾勒成的苍白手掌!

  他低下头,自己的双脚和大腿同样是黑色的线条,身上倒也填充了一些色彩,只是那光彩很淡,充其量和那剑客十八九时的色彩相当罢了。

  他张惶四顾,脚下的马是黑色的线条,院子的水井旗帆,木轮院墙,都是工整的黑线勾勒。

  四下的人窃窃私语,是脸色苍白,目光呆滞的画偶,人群中,一名穿甲将军的两片嘴唇不耐烦地翕动,世界一片寂静……

  啪!

  一道掐符的手施施然拍来,

  李阎猛地握住这纤细的手腕,龙象般的力气能拧碎钢铁。

  朏胐疼得直咧嘴,李阎反应过来,他松了手,连忙翻身下马,冲朏胐作揖:“末将莽撞,冲撞小高功了。”

  朏胐捂住手腕,扁着嘴向李阎还礼,才脆生生说道:“李镇抚,天道之浩渺,其万一也非世人能理解。师尊说过,天地者万物之逆旅,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你我只需明气正心,做好自己本分便是,切莫胡思乱想,走火入魔啊。”

  李阎嘴角一抿:“受教了。”

  他望向四下,那些个衙役官兵,一脸不忿的魏洗海,低头不语的牵丝奴,还有朏胐身后的侍奉道童一干人等,心中突生一股郁结之气,半天才重重吐出来。

  牵丝奴马迁上前拱手:“李镇抚,我们可恭候你的大驾多时了,若是没别的缘故。不妨进堂议事如何?”

  李阎面无表情:“我舟车劳顿,实在熬不住。商议大事更要周全,不能一蹴而就。我想先洗个澡,吃两口热粥就咸菜,再来议事。”

  “额……”牵丝奴眼珠一转:“倒也合情理。”

  李阎哈哈一笑,他拍了拍牵丝奴的肩膀。一招手,撼江三叉戟飞回李阎手中。

  三叉戟杆不住颤抖着,至于那枚深红色的虎头印记,已经破碎消失不见。

  这支兵器的年代实在过于久远,奔云大妖的残魂也脆弱到了一定地步。

  若是寻常人得到,只是借助奔云附身作战,其中残魂倒是还能支撑,但却经不住和李阎在幻象中不分昼夜厮杀。

  这次李阎突破,也彻底宣告奔云纹的消亡。

  可怜那支祁连得到撼江三叉戟,几十年来爱惜如命,结果落到李阎手里没有两天,奔云纹彻底损坏,撼江纹也只剩下不到两江之水,造化全归了李阎自己。

  李阎把三叉戟挂到得胜钩上,叫人迎着进了客房。

  魏洗海老大不乐意,但看到小高功朏胐已经打着哈欠离开,也冷哼一声,没有发作。

  不需片刻,小厮烧好了热水,准备了浴桶,李阎屏退左右,解开甲胄赤身下水,眉头才逐渐舒展开来、

  他攥住拳头一使劲,全身上下发出嘎吱吱的爆响声,连同眉目筋骨五官,都发生肉眼可见的变化,甚至个子也高了些,可最后再看,似乎和一开始也没有太大变化,只是没有初看上去那么盛气凌人了。

  秋日雅克。

  “……”

  李阎从未像今天这样,如此透彻地了解自己身体里蕴含地力量!

  李阎闭上双眼,只冥想片刻,便看到巍峨冰山上,盘旋着白羽红眉,周身环绕七座紫色莲台的半人身少女,能见到在山间跳跃,青头白身,闪电萦绕的凶恶白猿。他还能看到冰山巅峰上,盘坐的自己。

  那个自己身上萦绕着浓郁的水汽,眼中有金色的竖瞳。

  他能察觉帝女姑获身上白色的羽毛,没有过去鲜亮美丽了,反而生出了触目惊心的血斑,少女的面孔也不复往日安宁,甚至有些狰狞。多了几分恶鸟姑获的本色,少了几分北极炬九凤的神性。

  这便是引爆鬼车莲台的恶果。

  而无支祁则更具有灵性,但也更冷漠,李阎观察它的时候,甚至能感觉到这只青头猴子也冷冷盯着自己……

  李阎也能察觉“泉浪海鬼”的力量根源,是来自皮肤和筋络和外界水汽的呼应,再向里扩散,强化内脏骨骼。

  还有“天命雅克”当中,已经点燃的图谱能力,诸如秋日雅克,抵抗先锋,手术元素等等。这些基因能力像是一个个将灭未灭的火种,有相当的潜力可以开发,自己要耗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去锻炼,才能从中获得更大收益。

  至于那些没有点燃图谱能力,李阎也能窥见一些蛛丝马迹,甚至以后可以尝试主动锻炼,来达到点燃图谱的效果。

  姑获鸟,无支祁,泉浪海鬼,天命雅克。

  过去的李阎操控这些能力,像是少年时,自己耍弄四五样沉重的兵器,依靠童子功的底子,好像哪一个都有学有样,其实过于驳杂,只发动一项还行,一旦几种传承和能力之间需要切换或者协同,李阎的反应会比平时慢上很多。

  庸碌者容易被这远远超过同级的战斗能力所威慑,强大冷静的好手留心观察,就能找到破绽。这也是貘当初指出来的缺点。

  如今的李阎,依靠突破的专精古武术,却能做到如臂指挥,且形成独树一帜的作战风格。

  但是【枪剑七大行】,虽然李阎只体悟出了一个框架雏形而已,但这已经超出了他能把控的范围。

  【枪剑七大行】的基础构架,其实还是祁连山人杨三井的毕生剑术。

  这与任何超凡力量都没有干系,只有最纯净的剑术理解。别说李阎,就算是太岁,曹援朝这两个同样依靠近战类专精起家,如今已经站在果树的阎浮行走,也不能完全体会其中的妙处。

  至于【枪剑七大行】的威力如何,除非李阎舍得耗费来之不易的觉醒度,或者干脆用自己的血气精魄来做尝试,否则只有对敌时才能体会了。

  !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