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姑获鸟开始 第三十二章 五仙闹渤海 中

作者:活儿该书名:从姑获鸟开始更新时间:2019/10/08 04:51字数:4503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江西龙虎山,天门峰下太乙馆。

  “这是提举公署的人,整理了这两天各地方龙虎衙门的公案明细后,发来的碟报。按照规矩,原件送往京城御书房,内容抄写一份,发到咱太乙馆来。”

  一名穿青色道袍的清癯中年人恭敬地站着,他打玉匣子里拿出一摞黄签纸。

  两京十三省的奏报分两份,一份送中枢,一份送到龙虎山,尽管这只限于事关妖魔的案子,龙虎山也堪称和神皇帝共治天下了。

  中年人面前,是一只长桌案。围坐着几名穿红色都灵法袍的高功法师。

  “几位师叔祖若是没别的事,我挑要紧的,向各位答奏。”

  “可。”

  易羽打了个哈欠,慵懒地说道。

  清癯中年人当即拿出一张做了加急标记的签纸。

  “昨日海州卫府城遭了妖灾,城墙捣毁两面,受伤百姓兵卒五十余人,指挥使司乔大勇,连同数名作客的龙虎皂役,不幸殉职。”

  一个吸着鼻烟壶的老道放下手里的玩意,不可置信地问道:“此事千真万确?”

  卫指挥使官高从三品,身兼数百刻龙虎之气,等闲千年道行的妖物也不敢靠近,怎么会……

  中年人极为干练地连掏出几张签纸:“事情的缘由,提举公署的人已经弄清楚。这事要从李如梅总兵选定的辽东护旗人,大宁卫的左司镇抚李阎说起。”

  “谁?”

  易羽冷不丁听到一个熟悉的名字,立马来了兴致,仔细聆听起来。

  中年人把前几日张寿汉的上书的案呈放到桌上,同时口述,把包括李阎宴杀郭正涛,百妖袭击驿站,张寿汉带人火烧好仙谷等事,统统禀告给了眼前几位高功。

  更把关外五仙扬言的三门血誓,一件不拉地如实禀告。并指出来,当地一些村镇,已经有了瘟病的苗头,要及早抽调人手应对。

  事情说罢,几位高功反应各有不同。

  有人怒骂左司镇抚李阎一介武将,敢先斩后奏诛杀朝廷命官,这是故意挑衅天师道,此风绝不可长。

  也有人冷笑官府派兵除妖,乃天经地义,辽镇五类居然还敢反抗报复,更放出如此狂妄的话,简直螳臂挡车,自取灭亡。

  坐在中间易羽笑眯眯地看着几个老家伙放完厥词,才徐徐开口。

  “这辽镇五类,我也多少知道一点,昔日成祖定鼎之前,天下便有隐世三妖之说,山海关内,那乾光洞的金山老祖算作一个,剩下两个,全都出自关外五类。只是那时,龙虎气稳固,国器镇压,天下压根没有正道外道之分,三妖久居深山,也才一千年左右的道行,可如今嘛,怎么也有两千五百年的道行了罢。”

  此话一出,几名高功法师顿时眉头大皱。

  两千五百年的道行的巨妖,那离传说当中的飞升,也只差一步。

  据派中经典记载,天师道的祖师爷张道陵,奉太上老君赐予的三五功德印,斩杀祸乱天下的蜀中八妖,也才三千年道行而已。

  易羽见他们半天不说话,哼了一声才一拍桌子:“何况咱上头……”

  他一指头顶的天门峰:“可还坐着一位正八经能飞升天界的天妖呐~,试问一句,咱还腾地出人手,去对付人家关外五类么?几位师哥刚才如此义愤填膺,不如干脆下山……”

  几个老道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再没刚才的神气。

  “那,易师弟的意思是……”

  一名老高功问道。

  “甭问我,让师尊他老人家操心罢。”

  易羽一甩袖子。

  太乙馆的诸位守字辈道士,你看我我看你,在两名两千五百年的大妖的法力,和自己火爆脾气的师尊之中犹豫。

  最终一咬牙,捏着鼻子认了无能,把谍报转给了现在一心镇压天妖的当代天师,张义初。

  一盏茶的功夫,小师弟蹦蹦跳跳地送来张义初的回信。

  张天师的态度平淡,只有一句话:“五类血誓不过小事一桩,不必理会。厚葬张寿汉,胡伟生,荣泽等殉职的龙虎皂役,择其子孙资质优良者,选入龙虎山一字辈。无子嗣者,骨灰送入天师家庙,名录龙虎山志。”

  “不管?”

  易羽听了眼睛瞪得比牛大,气的在屋里溜达来溜达去,指天骂地:“那便等着辽东尸横遍野,咱龙虎山向天下人谢罪吧!”

  ……

  李阎的船,在渤海上走了两天一宿,眼见太阳坠入海面,把渤海映成一片血红。

  “镇抚大人,我估计今天后半夜,咱就到金口了。”

  船甲长满面笑容,这几天海上也平静,没出什么幺蛾子。

  李阎从后舱出来,门里头有隐约的香气飘散出来,让人食指大动。

  他看了一眼海面的夕阳倒影,才转过头来:“行,老邢,这一路辛苦你了,县衙那边不说,等到了金口,我一定摆桌好菜,好好谢谢你。”

  “镇抚大人哪里的话。”

  李阎对手下人的态度向来平和,不怎么摆架子,船甲长对他印象也非常不错,他提着鼻子闻了闻香味,冲李阎一竖大拇指:“说起来,咱查大人的手艺可真是了不得,比起酒楼里的招牌大厨,还强上三分呐。”

  “老邢。”李阎走近船甲长,掏出两大块金锭子塞进他手里。

  “镇抚大人您这是?”

  船甲长不是没见过钱的人,但总归是吃海的苦哈哈,这两块金子,足够他一家六口人,安安稳稳地过下半辈子。

  “你拿着吧,后半夜就别辛苦了,带着儿子女婿早点休息,和我兄弟侄子挤挤,甭管听见啥动静,权当不知道。”

  老邢眨了眨眼,没再说话,而是默默把金子塞进了腰包。

  李阎拍了拍他的肩膀,转身进了船舱。

  查小刀毫无形象地蹲在地上抽烟,他早也习惯了这副做派。见李阎进来,才开口道:“菜都做好了。红食盒里的是给你预备的。”

  李阎看了一眼桌上,才点头道:“我来应付他们,你守着船上其他人,必要的时候,先保曹永昌。”

  抛开个人感情,那小泼皮也事关查李两人一次额外阎浮事件的奖励。

  “知道了。”

  查小刀点点头。

  两人在船上摆了香案桌椅,供上一道檀香,桌上四荤四素,两个凉菜,几坛子老酒。

  夜幕降临,李阎往甲板上一坐,叼着烟卷的查小刀把曹永昌拽进船舱里,海上一片寂静。

  !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