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姑获鸟开始 第二十九章 风雪神,菜根泥

作者:活儿该书名:从姑获鸟开始更新时间:2019/10/08 04:51字数:5107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李阎陷入了不可名状的境地,他似乎在向深渊坠落,无可阻拦,又好像飞在软绵绵的云团之中,快活自在。??火然文 ?.?r?a?n?w?e?n?a`

  他见到一张又一张女人的脸。

  十六岁那年最好的张道静,妩媚时尚的茱蒂,长马尾的余束,冷艳的十夫人,醉眼朦胧的阿法芙,穿黑色背心的卫旦,她们都在笑,一边笑,一边褪去身上本就不多的衣衫……

  轰!!!

  只听到轰隆一声巨响,无数团青色山火在李阎眼前炸响。

  “唔!”

  李阎豁然睁眼。

  他右手正捏着玉簪的脖子,周身黑色祸水蔓延。金母大剑插在地上。

  整个帐篷里冻上一层脚掌厚的冰层,那些蓬布和家具被撕扯得七零八落,可怖地是地上倒伏的十几具干尸,它们身上四处是被冻伤和生生撕扯的伤痕,原本鲜亮的璎珞挂在干瘪枯瘦的肉皮上,深陷的眼窝黑洞洞一片,狰狞可怖。

  印象中,“自己”连同帝女姑获,将这些孤魂野鬼杀了痛快,只是使用肉身行事的不是李阎,而是两道传承之一的无支祈。

  李阎能清晰地感知到无支祈和姑获鸟肆虐的整个过程,也可以随时中断这种体验,但当时……他只记得自己沉湎在某种不愿醒来的美妙梦境当中,最后一幕是被青色山火炸醒……

  “幸好还剩下一个……”

  李阎松开五指,玉簪美人扑通一声,整个柔软的身子摔在地上,不时咳嗽两声。

  惊鸿一瞥。

  【玉簪美人】:机缘巧合入手半部欢喜禅法的山精野魅,并不以斗法搏杀为长,却最能诱惑人心,石榴裙下不知拜倒多少英魂,一千年五百道行。

  专精:媚术93

  特性:欢喜禅法,十六天魔舞,姹女动魄……

  “你是五福楼宴会那帮人?”

  李阎问道。

  玉簪点头如同捣蒜,神色楚楚可怜。

  “我问,你答。”

  李阎四下看看,扯过被撕了一半的黑草席坐下:“你们有多少人,分别是什么来历,道行多少,有什么法术,宝物,神通,一桩一件不怕详细嗦,我有的是时间,你慢慢说。”

  玉簪眼珠转动,嘴里不敢停歇:“奴家若和盘托出,大人能否饶奴家一条性命?”

  “可以。”

  李阎答应地十分爽快。

  玉簪打蛇上棍,昂着脸说道:“口说无凭。”

  金母大剑当头劈来,铮铮的剑声斩下几丝碎发,震得玉簪整张脸都是麻的。

  “你下次张嘴说话之前,最好先过过脑子。”

  李阎的胳膊轻轻一抬,金母大剑离开玉簪的脸。

  咕咚~

  玉簪咽下一口唾沫,却依旧强声说道:“大人若不肯守信,我死也是白死,既然如此,倒不如守得秘密,也免得落个无信无义,还被人骂作蠢死鬼。”

  李阎听了也不生气:“那要如何你才肯信我不会杀你。”

  玉簪平静了一下起伏的胸脯,手指笼住自己胸前的头发,才徐徐开口:“奴家别无所长,唯有一身床第异术傍身,男欢女爱本是天道,阴阳和合是轮回之礼,若大人肯与奴家结鱼水之欢,便有夫妻之情,届时,奴家整个人都是大人您的,自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李阎愣了两秒,一时没想到怎么接话,他揉了揉脸,突然笑了出来:“我突然觉得知不知道这些也不是特别重要。”

  金母大剑如同一道匹炼般砸下!

  ……

  “胭脂粉好比那毒人的药,蜜糖嘴好比两把杀人的刀。”

  曹永昌瞅见李阎自帐篷出来,一边拍着巴掌一边哼哼。

  李阎瞪了他一眼,跳上马车,拿马鞭往马屁股轻轻一甩,车轮又转动起来。

  查小刀眼横着他,和曹永昌勾肩搭背,叔侄俩嘴里一块哼哼:

  “杨柳腰如同是拌马的索,风流眼逼你走上独木桥。烟花院好比那个森罗殿,红绫被就是这个玉监牢,一双玉腕千人枕,半点朱唇万客……”

  “去去去住嘴,住嘴。”

  李阎没好气地打断了他俩,冲查小刀说道:“他瞎就算了,你还看不出这一伙是什么勾当?起什么哄?”

  “那可不好说。你知不知道十主当中的人主赵剑中,早年有一句名言?”

  这些话曹永昌半懂不懂,也不用避讳。

  “说。”

  “把糖衣留下,把炮弹打回去。”

  李阎摇头,对查说道:“别耍嘴皮子了,那伙子人我杀了大半,里头有个叫玉簪的,把五福楼那伙人的底细合盘托出,我放她逃命去了。”

  “哦?什么底细?”

  “这伙人里,领头的胡三,常天在,是关外五仙胡氏,常氏两家的门长,胡三两千年道行,常天在一千五百年道行,不过只论斗法神通,胡氏向来不如常氏,所以很多人并不觉得胡三是常天在的对手,当然,也有胡三藏拙的可能。”

  “剩下的,一千五百年道行的还有三个,其余都是千年以下,胡三宴请了很多大妖,可人家最终都没有答应,所以大多数只是乌合之众,只是有两名妖怪,要特别注意。”

  “一个叫风雪神,夺天地造化,虽然只有千年修为,但本相是风雪之精,相当厉害,另一个叫菜根泥,行为古怪,性情憨厚,一身淤泥神火罡风不能损害分毫,且污秽龙虎气,同样是外道中的异数,谁也不知道它的来历和本相。胡三对他也相当看重。”

  查小刀听了,神色这才认真起来。

  换成阎浮行走的理解,这伙妖物,八极行走有一个,九曜巅峰四个,九曜连同十都巅峰数十人。

  反观李阎这边,纸面上的实力,八极行走一人,九曜巅峰一人,妖马一匹,拖油瓶一只。即便加上可能还未苏醒的黑骑鬼,也远远不如对方。

  “那日宴会,是胡三挑头,可怎么咱都快进关了,他还没有动静?”

  关内关外的外道泾渭分明,李阎进关会面临新的麻烦,可胡三这些妖物,轻易是不敢进关的。

  “一方面,百妖人心浮动,很多人只想占便宜,不想吃亏,另一方面,胡三恐怕另有谋划。”

  “不过啊!”查小刀惊叫一声。

  “又怎么了?”

  李阎问。

  “我还是更关心,你进去之后,和这帮风流鬼发生了什么。”

  “就……吃吃果子,跳跳舞,然后就打起来拉。”

  李阎面不改色:“对了,它们这果子真不错,我还特意留了几十颗,尝尝?”

  查小刀和曹永昌对视一眼,叔侄俩又搭肩拢背起来,冲李阎指指点点:

  “管他张王和李赵,鸳鸯枕上唤娇娇!悔不停家言的苦训教,任意胡为你乱赌嫖~”

  ……

  连港前有鬼蓬艳舞,声色犬马,害人心智。常使男子脱形枯槁。

  查李共行,查有正气,艳鬼不敢近之,故害李生。

  《军中二十四词话双刀行》

  !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