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姑获鸟开始 第七十四章 破局 下

作者:活儿该书名:从姑获鸟开始更新时间:2019/10/08 04:50字数:4941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蔡牵话音刚落,阎阿九抬眼弯腰拔剑蹬地前冲直戳,一点寒光扎向老头的喉咙。

  老头在旁边的查小刀一激灵,幸亏他离得近,巴掌反握住鸱吻双刀,上扬刀背磕住长剑,但听当啷一声~

  林元抚受了惊吓,烟袋子磕在地上。烟灰落了一地。

  李阎大枪抖擞,一枪杆砸落阎老大头顶,却砸塌了他的黑瓜帽,有尾焰白气从阎老大的口鼻里喷出来,老头抹了抹嘴角,冲李阎瞪眼。

  阎姓伙计一涌而上,一古脑的气势冲开旁人,刀尖都对着林元抚。

  旁边端菜的胡姬把手里托盘朝前一扔,从大腿上摸出一杆匕首来,对着林元抚后脖子扎去,李阎眼疾手快,右手单托虎头大枪,左手一抄酒杯砸在胡姬胸口上。

  一众侍奉的蔡氏伙计,毫无征兆,疯了似的冲向林元抚,眼里都是毫不掩饰的杀意。

  红旗帮站了起来,拦住袭击过来的蔡氏伙计。

  有的红旗高里鬼性烈,又是蔡牵先动的手,刀底下没留情,朝着一名蔡氏伙计的肚子里捅了进去,准备先杀几个立威。

  也许对上火鼎属种,高里鬼占不到便宜,可对上这些普通人,可以说是砍瓜切菜似的容易。

  但是让红旗海盗想不到的是,自己一刀劈倒了一名冲过来的伙计,非但没有杀住这些人的气焰,反而使得这些伙计更加疯狂起来。

  那名先下杀手的高里鬼一愣神,脚底下吃痛。他一低头,倒在地上,肝肠横流的那名蔡氏伙计,竟然一匕首扎进自己的腿肚子里,那匕首刀锋蓝汪汪的,分明淬毒。

  “妈的!”

  这名高里鬼踢翻伙计,一滚地让进红旗的人里,抽布条绑住自己的腿,拿小刀割开伤口放血。一时间不大不小也吃了个亏。

  那名开膛破肚的蔡姓伙计死前的狂热眼神叫他遍体生寒。

  南洋海盗一直说,蔡氏的伙计是拿钱雇的,和五旗,妖贼,义豕这样的亡命徒,在战斗力上没法相提并论,却忘了,蔡氏世代侍奉火鼎公,火鼎婆,蔡氏的伙计,除了拿蔡家的工钱,也是火鼎公婆的信徒……

  李阎带着林元抚来,本来是一个闲招,从蔡牵举办天舶司大会的时候,李阎就琢磨着,这蔡牵一定有备而来,他这些年来黑白通吃,固然是满嘴流油,可风险也大,海盗这边无所谓,官府那里,拿钱打点,这么多年也过来了。

  可林元抚,绝不可能容忍蔡牵一个红顶商人,摇身一变,成了南洋海盗的头领,海盗不过是流寇,可蔡氏这样,在官场和民间都拥有巨大影响力,又富可敌国的势力,若是把南洋海盗聚拢成一股绳,足够动摇国本!

  李阎的想法很简单,给蔡牵添堵捣乱。逼他取舍,是要当上这个盟主,舍弃广东十三牙行的生意,舍弃这些年白道上的基业和布置,还是退一步,盟主不做,林总督明鉴,我是福临和海盗们的中间人,聚拢他们的目的,是为了“救国”,我可没有半点私心。

  两害相权取其轻,蔡牵一定明白这个道理。

  眼下这个局势,蔡牵要是一软,扬言这盟主他不争了,那李阎扶郑秀儿上位,就是板上钉钉子的事!可李阎也没想到,他这招釜底抽薪,反倒惹恼了蔡牵。

  你把官府钦差弄来给我捣乱,我干脆就弄死了他,再花银子擦屁股。无论如何,也一定比放林元抚回广东,成了两广一把手,再后手整治自己要强得多!

  你五旗一门都是乱党,我是广西候补道,朝堂内外的嘴我喂得饱,你说我杀了林元抚,谁信?

  满场的海盗,有一个能在官府正一品大员面前说得上话么?没有!就连张洞都……

  蔡牵那句“死在乱盗手里的时候”说完不过三四个呼吸,场上已经闹出三四条人命!

  蔡牵谋深心狠,可李阎也是靠着一杆大枪,莽出一片天地的野性子,当机立断逼退阎家老大,虎头大枪直取蔡牵!

  章何也好,阎老大也罢,和李阎比斗,胜算不是五五,也是四六,可唯独一点,李阎的枪,这两个修术法的,都追不上。阎阿九倒是有希望,可查小刀这时候正缠住他,绝来不及反应。

  心转电念的功夫,虎头大枪已经迎着蔡牵头脸劈来,李阎没杀心,只是想拿住他。

  李阎催动“风泽”,脚步踩着电光似的,已经杀至蔡牵身前!

  白金吞刃挟裹风雷之势,一枪朝蔡牵喉咙戳去~

  蔡牵好似是没反应过来,脸色甚是平淡,只等那枪停在自己喉头,眼睛才一瞥,正看见枪头上“思继”二字。

  “五代十国第一名枪,高思继,他的兵器,最后一次露面,也是前朝万历年间的事了,想不到我今天还能看到。”

  蔡牵好整以暇,手指婆娑着枪杆,红宝石戒指烨烨生辉。

  “叫你的人住手。”

  李阎冷冷道,后脖颈的汗毛却没来由立了起来。他蓦地想起,那日蔡牵拜访大屿山,连阎阿九也在船上候着,是蔡牵一个人进去的……

  蔡牵嘴角含笑,他凝视李阎:“天保仔,你知道为什么,我管秀儿叫侄女么?”

  “哦?”

  李阎应了一声。

  蔡牵一字一顿:“因为啊,便是你家厌后技压南洋之时,也要叫我一声蔡大哥。”

  这位“大老板”手指上那颗大红戒指,裂开一道缝隙。

  李阎下意识发动“隐飞”!

  他背后羽发飘飞的帝女环抱双臂,九道莲座飞舞,而蔡牵的身上,一阵阵光芒涌动,从白色,到深红,到和章何一个水平的紫红色,再到黑沉沉的颜色,不过才几个呼吸的时间……

  尽管惊鸿一瞥没有给出提示,可李阎还是断定,这是“九曜巅峰”!

  一点血点自虎头枪尖上滴落,蘸在蔡牵脖子上……

  李阎握枪的手很稳,非但看不见惊乱,反而笑出满口的牙齿:“那……大舅哥,做妹夫的来试试你的斤两~”

  明明枪刃临头,蔡牵却语气森森,他今年快四十岁了,眼角也有少许皱纹,那张温润俊朗的脸上透出岁月磨砺的自信风采来。

  “天保兄弟,蔡某这些年来,少有势在必得的东西,今天盟主的位置算一个,别说你把林元抚找来,就是你把当今皇帝搬过来,我也照杀不误。你是聪明人,要识时务啊~”

  两人针锋相对,一触即发。

  “老板~老板”

  从天舶司外面传来一身颤抖的吼叫,一只金刚鹦鹉哑着嗓子落下。

  “火鼎婆显世啦~”

  一大群扑腾翅膀的金刚鹦鹉划过天空,声音聒噪。

  “火鼎婆显世啦~”

  “火鼎婆显世啦~”

  铛朗~

  一名伙计手里匕首落地,眼泪从他的眼眶狂涌而出,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冲着琉球群岛的方向扣头,撞得甲板咚咚直响。

  连同几名阎姓伙计,一齐停了手,扑通跪倒在地上。

  最激动地还是蔡牵!

  他一昂头站了起来,脖子上没注意往枪尖上送,得亏李阎反应快。收了枪,不然就得血溅当场。

  蔡牵面向琉球群岛的方向,撩袍跪在地上,手心朝天,三拜九叩。才站了起来,匆匆忙冲着瞠目结舌的众海盗说道:“蔡氏天舶司退出这次盟主争夺,某有要事不能招待,诸位兄弟自便,决出个胜负来,通知蔡某一声便是。”

  说罢,蔡牵率领一干阎姓伙计,下船朝琉球群岛的方向去了。

  !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