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姑获鸟开始 第六章 过眼之暇 三

作者:活儿该书名:从姑获鸟开始更新时间:2019/10/08 04:49字数:5327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几个人天南海北地侃,李阎手边的酒杯空了几次。.桌上的话题转来转去,总绕不开自己,而李阎总是在笑。

  倒不是说,李阎在四人当中地位一枝独秀,正相反,四个人里,李阎最让人不放心。

  二十五岁,除了老家的宅子和几亩薄田,什么都没有。早些年鲜衣怒马的名头值上几文钱?整个武术圈子都风雨飘摇。

  国内那些底蕴深厚,真正处身云端的大人物,李阎也认得一些,有几个甚至和他关系匪浅。富贵名声?好像不成问题。

  可如果真的不成问题,大好年纪的李阎也不至于浪荡到今天。一场急病,远远不是号称“瘦虎”的男人抱着一屋子过气光碟等死的理由。

  陈昆手上的酒杯转了又转,心思有异。

  这几天接触下来,妻子惊呼李阎和以前不一样了。女人家用词浪漫,竟然用温柔这词来形容李阎,听得陈昆直笑。

  从小一起厮混,陈昆打心眼里觉得李阎没什么改变,他依旧是那个脸上沉着稳重,骨子里洋溢着烈火阳光,天不怕地不怕的李阎。

  但是,陈昆在发小眼里看到的是个累字。是一种他说不出来的疲惫感。这种疲惫,被妻子误会是温柔。

  陈昆的思路简单粗暴,找个老婆什么都解决了,有个婆娘在家,李阎的心思就定了。自家兄弟一表人才,什么良家妇女找不到。

  所以哥几个酒桌上话里话外,想探李阎的口风,是不是找个到年纪找个婆娘。

  而桌上的李阎,也有心思难言。

  曹援朝要真是个六十多岁的老头子,这么多年。他的父母如何?朋友又怎么样?

  沧海桑田,今天桌上的兄弟,再过五十年是什么模样,自己五十年以后又是什么模样?

  我眼里全是刀跟血,战场下来已经有些吃不下肉。

  我的发小家庭和美,事业兴隆,想得是女儿老婆炕头,股票基金房地产,健身房的细腰女教练。

  十几年兄弟,有些话现在已经张不开嘴。

  滋喽滋喽酒水落肚,郭子健满嘴嚷嚷“高句的女人”,脸色泛红的李阎懒得还嘴,伸手去别他的手腕,两人正闹着,门外传来叫门声。

  “八点了?”陈昆一看手表,“这不早着呢么?”

  “陈欣蕊,你的书包没拿。”

  门外是个女生的嗓子,还没变声。

  李阎松开疼得龇牙咧嘴的郭子健,眼神穿过院落。

  “来了来了。”

  陈欣蕊急急忙忙地站了起来。

  抽开门栓,是昭心没错。

  “谢谢你啊,我给忘了。”

  陈欣蕊低声对昭心说,看昭心脸色发白:“怎么了。”

  屋里的人,昭心瞧个满眼,正看见两颊消瘦的李阎。一时间透心刺骨的凉,半天才听见陈欣蕊叫她。

  “没别的事,我先走了。”

  她一压鸭舌帽,转身要走。

  “欣欣,来同学了?”

  出门过来的是李阎。

  “二叔,这是我同桌。”

  陈欣蕊拉着昭心的手。她扭着头,没注意昭心盯着李阎的茶色瞳孔,好像流浪的野猫望见生人。

  屋里陈昆和妻子对望一眼。

  “来都来了,一起吃顿饭吧。”

  李阎脸上笑容柔和。

  陈欣蕊眼前一亮,“好啊好啊,昭心,坐下来吃点吧。”

  昭心抿着嘴,好一会儿勉强一笑。回答说:“好啊。”

  桌上又添了一副碗筷,昭心鞠躬道谢,坐相端庄,小口小口咽着饭菜。

  寒暄几句,李阎忽然开口。

  “小同学,你有兄弟姐妹吗?”

  陈昆几人讶异地对视几眼,没想到李阎对这小姑娘还打听这么多。

  “……”昭心放下碗筷,直视李阎,声音冷淡:“没有,我是独女。”

  李阎先是一愣,然后攥紧了拳头。

  眼前的女孩的确是昭心没错,那个关刀黑龙,脾气火爆的行走女孩。

  那么,死去的昭武在哪?

  李阎端起还有大半盏的酒杯,闷了一个干净,嗓子哑着说:“不好意思。”

  昭心没说话,她察觉出桌上气氛诡异,主动站了起来。

  “叔叔阿姨,我吃好了,那个,我作业还没写,就不多呆了,陈欣蕊,明天学校见。”

  “明天见。”

  把昭心送出了门,李阎又问了自家侄女一句。

  “欣欣,你这同桌,真的没有兄弟姐妹么?”

  “她是新转来的,是独生女没错。”

  陈欣蕊往前几步,仰着脸语气严肃:“二叔,我跟你商量个事呗?”

  “你说。”

  “你以后,不要那么直接地问我同学的家庭状况,特别是她,不礼貌。”

  “……”李阎默然一会儿:“二叔错了,明天,你替我跟她道个歉。”

  “嗯。”

  陈欣蕊点了点头。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张继勇无意间说起了李阎家里世代练武术。

  十六岁的李阎手剜酒盅,两根指头能抠下一个“戒指”来。

  一边的陈欣蕊听得静静有味,非拉着李阎给她抠一个戒指,李阎喝的半醉,装腔作势,张牙舞爪。他手里捏着扯陈欣蕊递上来的酒盅,两根指头使劲,酒盅滋溜一滑,正砸在郭子健的脸上,桌上几人哈哈大笑。

  陈欣蕊抓着李阎的袖子不依,直说李阎吹牛,院子里蝉叫得很欢。

  夜色撩人。

  ……

  八点多,黑色宾利停在胡同口。

  “师兄?”

  “哦,我没事。”

  李阎揉了揉眼睛,让过雷晶的手,自己开门上车。朝门口的陈昆几人招了招手。

  刚上初一的陈欣蕊使劲摇着巴掌,她对自己这位二叔的印象不错。

  这么多年,家里来的客人不知道多少,李阎是少数几个当面说,有孩子在不要抽烟的大人。也是第一个认真跟她说“替我向你同桌道歉”的大人。

  就是爱吹牛……

  汽车驶去,前座的雷晶回头:“师兄,没事吧。”

  “没事,发发汗就好了。”

  这一会的功夫,李阎脸上的醉意已经消弭了大半,他看着夜色下的京城胡同,恍如隔世。

  查小刀在津海,昭心住京城,张明远家在也在京津一带,自己住沧州,阎浮里一路遇到的行走,离得都不远。你说这是巧合,恐怕没有道理。

  没声息地死了,太可惜。能活出滋味,才是享受。

  没来由得,李阎脑子里闪过两句话。

  一句是“思立掀天揭地的事功,须向薄冰上履过。”;一句是“修业当如凌云宝树,须假众木以撑持”

  !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