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姑获鸟开始 第一百一十六章 谁不是知易行难?

作者:活儿该书名:从姑获鸟开始更新时间:2019/05/08 02:26字数:3237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轰隆

  屋外传来一声惊雷,紧跟着是绵绵细雨。

  床榻边的蜡烛光焰摆动,张义初望着锦褥上昏睡不醒的朏胐,面沉如水。

  “唔。”

  朏胐闻到熟悉的鸡结香味道,缓缓睁眼。张天师的脸庞映入眼帘。

  “师傅,弟子无能,不是那金山的对手。”

  张义初呼了口气“乾光洞已平,输赢并不重要。”

  朏胐睁大眼睛“可我明明是打输了呀。”

  “那金山早就厌倦了人中大妖的狷介名头,这本是他少时激愤聊狂的话,谁知道越陷越深不能自拔。如今大好的机会的摆在眼前,正合假死脱身。但他太好面子,伏龙山上他遇到修成太平洞极经的你,像极了少年时的我。想起当初在大内输给我,一时心思浮动,才下了重手。但不伤你的性命,以此来敲打我。”

  “哦。”

  张义初见朏胐神色失落,哈哈笑道“金山此人,格局太小。只有把弄世道的野心手段,没有叩荡人心的气魄心肠,你天生赤子,是道法的奇才,早晚能超越他,这点小小挫折,不用放在心上。”

  朏胐眼里光波流转,不知想到什么,居然真的就不再懊恼,还笑出声来“弟子知道了。”

  “这次你下山,见到那位李镇抚,你觉得他如何”

  张义初轻声问。

  朏胐不假思索地说“李镇抚骨子里,是个阴沉凶悍的人。只是生来便有个道义柔情的套子框着,他心里想必也很矛盾吧。”

  张义初笑了笑“我本想请他上山来谈谈,但我想,他不会来了。”

  “咦那李镇抚他人呢”

  “他要同金山老祖一齐破我龙虎山门,好营救他的美娇娘。他这种人,身怀利器杀心自起。认定我有图谋,又见龙虎山势力庞大,便要拿他平素以力破巧的法子来对付我,是那种赤着拳头就要去打虎的粗浅武夫,可就算他是武二郎转世,难道还能斗得过蛟龙么”

  朏胐眉头不自居皱了起来“师傅您准备怎么做”

  “我”

  张义初说道一半,天上突然轰隆声大作。金山老祖的长笑声传遍连绵山脉。

  “张老儿,我听说皇帝召你进京呐你可收拾了细软,把天师道腾出来啊嗯”

  众多戍守天门峰大阵的道士大惊失色,龙虎山威名赫赫,多少年来也无人敢冒犯,怎地这半年不到的功夫,就来了两个

  张义初摆袖子推开满窗风雨,张口叱骂守山的众多道士,声音不大,却力透山背“慌乱什么莫叫那天妖冲破大阵,旁的与你们无关”

  他的叱骂掩盖过隆隆的雷声,传出去好远,随后张义初才转头,慢吞吞地回答朏胐刚才的问题“我要叫这位李镇抚知道,各以其所长者,反自为祸的道理瞧好了,当师傅的给你报仇。”

  他推门出去,拿手往天门峰顶一指。

  丹娘的天灵盖上突兀喷出一道赤碧交缠的光彩来,飞下山到了张义初手里,却是两把造型奇古的宝剑。

  天门峰顶,丹娘倏忽站起,神色庄严,浑身上下流露难以言表的可怕气势来,身前孕育出一团团山包似的青色火团。

  守山大阵中,一名紫衣法师高声怒吼“天师收了封天妖的斩邪剑,速起法器,莫叫天妖跑脱出去”

  众多法器声和黑色纸鹤风暴汇聚,和青色火焰纠缠在一起。一时分不出高下。

  张义初轻轻抚摸剑身,龙虎山有四样镇门的至宝,一为正一盟威九品符箓,龙虎师门传承全在其中。二为太平洞极经,前半部为老君所授鬼神之术,后半部为张天师晚年笔记,包罗万象。三是阳平治都功印,如今和丹娘一起被封在天门上。

  其四,便是张天师手中这口斩邪雌雄宝剑,上有星斗日月之纹。诛制鬼神,降剪凶丑,龙虎山降妖伏魔的本领,有八成在这口宝剑上。

  金山老祖坐在不下数百顷大小的黄色云团上头,浑厚云气不时变化成各种异兽模样,端地神奇无比。

  他眼见张义初拔剑而出,本来含笑要聊上几句,不料张义初双眼一瞪“忤逆妖人,上前受死”

  “你”

  金山老祖脸色陡然一沉,身下云气化作兵戈虎豹龙蛇雷电,齐齐朝天门峰而去。

  张义初须发飞扬,手中一红一绿两把宝剑犹如天降神光,居然片刻就把金山老祖的法术抹个干净。

  那神光不依不饶,掠过金山老祖的云头,把小半块金云硬生生削断。

  金山脸色慎重地望向斩邪雌雄剑,却又扬声道“张义初,你这法剑的确了不得,可我问你一句,你这剑可斩天下妖魔,也可斩洪峰大水么”

  张义初不闻不顾,再次杀向金山老祖。

  雨点越来越大,妖马飞雷面前,是泸溪河灌入信江的江口,这里多年来,灌溉了龙虎山周遭数万亩的田地,但偶尔发起洪水来,也叫龙虎山人头疼

  李阎面对江口,双手持撼江三叉戟,神色冰冷。

  把守道士都叫金山老祖吸引去了,这里没什么人。

  朱红剑匣中的龙虎旗牌,金山老祖早就告诉他,不要当着张义初的面拿出来,否则必然生出变故。可连道行远远超过李阎的丹娘都被困在龙虎山上,又没了潜伏其中的可能,李阎只靠金山老祖的帮助,想救出丹娘,依旧难比登天。

  可这道信江口,却是李阎的翻盘利器,他的撼江三叉戟当中,还有足足两江之力,适逢大雨,李阎有把握掀起滔天洪峰,把水淹到太乙阁,淹到三省堂,淹到天师殿去这仰仗地利成就的天威,便是张义初也难以阻挡

  可是,洪水天威,凶悍若斯,他李阎也控制不住

  天门峰那头已经龙争虎斗到白热化,可他却迟迟没有动作。

  终于,他瞧见了天门峰上爆发出熟悉的青色山火,尽管心里早就认定是丹娘,但再次见到,李阎心中还是无比激动,但他望向满江的水,神色又阴沉起来。

  “”

  他一咬牙,要把三叉戟伸向江水当中。

  “镇抚且慢”

  李阎循声望去,居然那持锡杖的瞎眼怪僧耳健连却不知怎么来到了这里。

  “大和尚,你应当被金山送走了才是,来找我作甚”

  耳健连脸色沉重地摇头“镇抚可还记得,我曾传达过那位女菩萨的话,勿造杀孽啊。”

  “我只引水冲龙虎山去,不会波及百姓,天师道的道士如何,那便是我和他们的事了。”

  “此言差矣,镇抚你可知道这大水一起,将淹没龙虎山下数千亩良田,这些人都是租种天师道田地的普通农户,洪水一起,收成被毁,便是饥荒啊你不杀伯仁,伯仁却因你而死,你和那生食人肉的覆海大圣有何区别”

  李阎顺当回答“眼下已是九月,粮食已经打了两次,田中无甚作物。”

  “那百姓居无定所又如何损耗财物有几何难免淹死人命怎么算镇抚,你身怀洪峰神通,更当谨慎啊。”

  “”

  良久,李阎又开口“我是受人逼迫而来是天师道要找我的麻烦难道还不能叫我还手么”

  耳健连低头“世人贪嗔痴恶,纵然得我佛法,谁又不是知易行难镇抚一路走来,冷眼见过多少狂悖之徒他们的取死之道,难道与今日的镇抚不像么”

  “”

  噗

  黑色纸鹤压入天门峰顶,那些青色山火被压迫的抬不起头,几乎要看不到了。

  李阎脸色又有些不耐起来。

  李阎却不知道,身后剑匣当中,有一块通体血红的旗牌,此刻正一点点浸透融化,生出一张凶恶五官来,看眉眼,居然和李阎颇为相似

  他拳头攥了又松,松了又攥,最后,他一把把三叉戟丢入江口耳健连大惊失色,正当他以为自己劝不住李阎的时候,李阎却折身上马,不再理会信江江口。

  “我投戟入江,不是听了你的婆妈话,只是想再试试旁的法子,若是不能两全。我也能叫撼江戟在江底发起浩大的洪峰来届时是什么祸患,统统算在我头上就是。”

  李阎拨马而去,背后剑匣中的血红旗牌也突然停止融化,一点点变化寻常玉质血色旗牌的模样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