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姑获鸟开始 第一百零六章 大闹伏龙山(完)

作者:活儿该书名:从姑获鸟开始更新时间:2019/04/27 00:31字数:5062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这可是你说的,你金山老祖声名在外,要是食言而肥,叫天下同道耻笑。※菠$萝$小※说就别谈什么伏龙倒虎了。”

  惊弦子听了金山的话,立马跳脚。

  “你自便吧。”

  金山淡淡道。

  惊弦子掉头就走,场上沉默了一会,角落里站起一名肥痴大汉,他干笑道:“老祖的参药虽好,可这龙虎旗牌可是弟兄豁出命去拿到手的,实在是,哈哈,哈哈哈……”

  三昧真凤冷冷道:“我义父说了,不愿交换的,自便即可。”

  那肥痴大汉点头哈腰,脚底抹油溜得飞快。

  “我也先走一步,老祖的好意,我心领了。”

  “同去,同去。”

  几名妖怪嘻嘻哈哈地起身,都往外走,金山果然不加阻拦。

  过了一会儿,不愿意换的,也都走得干净。

  “这是走了几道旗牌?”

  金山轻声问一旁的卵二姐。

  “回义父,走了五道,咱手中,已经有九十一道旗牌了。”

  金山听了点头,随后喟然一叹:“我平生最信缘分,足足九十一道旗牌,这其中还是没有我要找的那一道,只能说,我和它有缘无分了。”

  他袖子一扬,桌上的龙虎旗牌统统消失不见。

  “老祖,我有混元箓一份,是玉清道宗的符箓总纲,我想换两只金丹参,不知老祖意下如何?”

  一名胸前带着九只骷髅头,凶神恶煞的光头和尚问道。

  “可。”

  金山点头。

  “额,老祖啊,我手上有瓶九阴血露,是滋补邪道的圣品,能不能也……”

  这是个吊死鬼模样的鬼魂。

  “换一支,没问题。”

  金山依旧和颜悦色。

  宴会上的气氛逐渐浓烈起来,这金丹参对于大多数妖怪来说,同样是妙用无穷的圣品,而且看得见摸得着,龙虎旗牌虽好,却也引祸上身,未必能有这金丹参药实惠。

  一时间,人群踊跃起来。又一人高声呼喊:“老祖,我有一份千年寒玉髓,服之能永葆青春。寻常人吃了,能洞察阴阳,驱邪辟鬼,可能换支金丹参么?”

  三昧火凤有些听不下去,她前头就没好意思说话,这次忍不住了:“这玩意有劳什子用?也想换我家的仙药。”

  金山老祖却拦住三昧火凤的抱怨:“可以,换一支吧。”

  查小刀暗暗咂舌,这金山老祖莫非不想过了么?

  蓦地,一股子腥风从大殿外头传来,一只鳞片渗血的纯白大蟒蹿进大殿,口吐人言:“老祖,大事不好,天师道打上门来了!山门前七道须弥幻境被破掉了四道,我们死伤惨重,这些道士当时杀气腾腾地到了山腰,此刻只怕已经到山顶了。”

  “什么?”

  有人惊叫。

  “乾光洞七道须弥幻境,四品以下龙虎山符箓,压根连边也摸不到、怎么会连报信都来不及,就叫人家打破了呢?”

  纯白大蟒脸色灰败:“这次来的道士分外邪门,施符非但没有一点间隙,而且随手一招也是二品,三品的符箓。有个瘸腿老头,中营五岳神符像是豆子一样往外甩,我们的人根本吃不住。”

  飞剑仙脸色古怪起来:“是玄女科的三品符箓,中营五岳神符?”

  龙虎山七科符箓当中,玄女科最主杀伐。

  飞剑仙的丈夫,本来是岭南的苗巫,途径山东时,便是被孙德龙一道中营五岳神符打得半身瘫痪,至今不能下床,那孙德龙也调养了一年才康复。这教飞剑仙对这道天师道符箓的印象,特别深刻。

  听了纯白大蟒的描述,妖魔外道们更加惶恐起来。

  几道三品符箓,便有能诛杀道行一千五百年妖怪的可能,过去天师道几次请出二品符箓,已经是传说中的事,至于一品,除非有妖邪外道惹上龙虎山门,或者皇亲贵胄,否则还真没人见过。

  一只牛角恶鬼吼道:“怕什么,拿了龙虎旗牌!不怕这些臭道士!”

  敖昂被狐骨婆救回来,身上四处有缝补的针线痕迹,他沉重摇头:“若是有一品符箓,那威力,连龙虎旗牌也经受不住的。”

  牛角恶鬼瞪大双眼:“此话当真?”

  赴宴以来,一只默然不语的狐骨婆突然站起来:“老祖邀请我等赴宴,现在危在旦夕,总不会坐视不管吧?”

  她矛头一转,这才有人想起来,方才金山死活不叫客人下山的事,惊弦子他们此刻出洞,正碰上天师道的人,若真像纯白大蟒所说

  金山老祖面不改色:“仙姑稍安勿躁,你们来赴宴,愿意交我这个朋友,我会叫你们安全离开的。”

  他话音才落,洞外忽然传来万鸟齐鸣之声,大殿颤抖了一阵,香炉倒地,红帘摆荡。

  金山脸色一沉,他掀开盆景假山,露出里面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来,上头的对联和乾光洞前头挂的一般无二。正是缩小版本的乾光洞无疑。

  而此时,整座乾光洞大殿正被一只若隐若现的金色凤凰环抱住。

  “我的遁术不灵了!”

  有人惊叫。

  胡三一皱眉头,扯开一道黄纸,手往里探,入手却是粗糙的纸面,手不能伸进去了。

  他喃喃自语:“这是什么符咒,我从来没听说过。”

  金山幽幽回答:“这是太乙洞极经上的符术。来的居然是守一。呵呵呵~好,好的很。”

  查小刀眼睛一转,刚要说话,对面的胡三却抢先发言。

  “老祖,事态危急。我斗胆问您一句,天师道要攻打龙虎山,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你索要大伙的龙虎旗牌,又意欲何为?”

  他话说完,附和者十之**。只有极少数如飞剑仙,灯草将,狐骨婆等等,只是紧皱眉头,一语不发。

  金山老祖看向胡三,居然还笑道:“有的人什么都不在乎,笃信一句艺高人胆大就敢闯荡天下,有的人想把天底下的人都戏耍在手里,却终生困在忠义太平的圈子当中,不得解脱。有的人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只睁了一只眼,也咬紧牙关,要火中取粟。三先生,你觉得我是哪一种?”

  胡三一时语讷,不知如何作答。

  金山老祖站起来:“我只是知其然,不知所以然而已。苏都,三先生,你们俩随我来。”

  说着,他引着苏都,转身离开大殿,胡三眼珠一转,也跟了上去。

  宴上的人大闹起来:“老祖你这是干什么去?”

  “老祖莫走!”

  “金山!莫非你和天师道勾结?”

  金山老祖,九翅苏都,还有胡三的背影,转眼就消失不见。

  只听见大殿上卵二姐一声大吼:“闹什么闹,谁要是不信我乾光洞,趁早滚出去,还信我们的,就把嘴给我闭上!”

  她这话起了一定效果,只是长此以往,也压不住。

  只见卵二姐张开嘴,一张美艳的脸蛋突然青筋暴起,喉咙也足足粗了四五倍,模样甚是骇人。

  她的嘴里,吐出一颗沾着口水的巨蛋来,落在大殿中央,吸引住了所有人的目光。

  查小刀摸了摸鼻子,只感觉这一幕自己少年时曾经见过。

  “狐仙姑,请上来摸一摸这蛋吧。”

  狐骨婆并不迟疑,走过去,那粗糙手指抚摸着蛋皮,只见那巨蛋砰地裂开,一道人影从蛋中脱出,是个一身圆领,黑色桃花妆,高梳玉带发髻,拿拐杖的老太婆。

  正是狐骨婆的样貌。

  两个狐骨婆你看我一眼,我瞧你一眼,场面一时吊诡无比。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