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姑获鸟开始 第八十二章 撼江

作者:活儿该书名:从姑获鸟开始更新时间:2019/03/29 01:23字数:8468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乌云散尽,橘红色的阳光照耀海天,海水染成一片夺目的红色。﹢菠∪萝∪小﹢说

  一团模糊的白色水球在海面上扭动挣扎,甚至逐渐有了五官,鳞角,毛发和尾巴。

  即便受了四十六道太平阴术,支祁连依旧有一线生机保留,看这架势,如果放任不管,未必没有复原的可能。

  至于猪婆龙王,则不知所踪。

  李阎踩在一块浮冰上,俯视着眼前这团水球,右手缓缓搭了上去。

  祸党!

  水团顿了一下,然后仿佛被激怒一般,挣扎得更加激烈了。

  “目标太过强大了,祸党判定失败!”

  李阎眯了眯眼,突然灵机一动,尝试着发动祸涛,像吞纳海水一样,吞纳起眼前的白色水团。

  毛发猎猎舞动的凶悍白猿从李阎身后升起,水团被大力挟裹,一点点消弭在李阎的手里。

  咔!

  约莫十多分钟的时间,李阎背后的无支祁突然张口吐出一道白色闪电,将只剩下拳头大小的水团彻底劈成虚无。

  你杀死了唯一性妖种:支祁连。开启了特殊购买权限:支祁连之秘藏!该购买权限永久保留,但必须完结此次阎浮事件,才可以购买。

  你的传承无支祁之血吞噬了支祁连之力!

  无支祁之血觉醒度增加25%,当前觉醒度为65%。

  祸涛获得额外强化效果!

  效果如下:【祸涛】中650吨普通用水,可随时转化为“龙吐雾”,但转化过程中会有极大损耗,请谨慎使用。

  这样的强化效果,李阎似曾相识,他伸出左右两只手来,左手升起一团黑色水团,邪恶而剔透。右手则是一团白茫茫的水雾,载浮载沉。

  祸水:施过咒术的邪恶之水,可腐蚀生灵血肉。

  龙吐雾:支祁连在长江入海口修炼三十年的本命神通,自带长江浩然之气,法物灵器沾染,一切灵性立即被冲刷干净。凡人沾染,也会失魂落魄。

  “倒是有那么点意思。”

  李阎咂摸咂摸嘴。

  “你引爆了鬼车之莲,姑获鸟进化的潜力降低了。”

  瞥到这条提示,虽说潜力这东西看不见摸不着,但李阎心里还是觉得,有些不划算。

  他下海四处寻觅,终于找到了无支祁手里,插在岩缝上头的三叉戟。

  这只三叉戟通体黑色,三枚尖刺两短一长,每只尖刺的柄端都纹着一个指甲盖大小的花纹。约莫两米多长,造型古朴。

  【撼江】

  类别:武器

  品质:传说!

  锋锐度:85

  特性:1,赶海纹:牵动海川之水为己所用,如果自身具备相应的能力,则如虎添翼!

  2,奔云纹:可观想上古大妖奔云的枪法,并获得相当于99%枪术专精的近战经验加持。

  3,撼江纹:撼雷当中,存有三江之水,可予取予求,但不能补充。一旦三江之水用尽,撼雷将跌落至“稀有”品质,其他特性也会大打折扣。

  备注1:这把三叉戟足以引起百年难遇的大水灾!

  备注2:广西全县兵书峡上,数百丈之上立一黑色棺椁,年深月久,不知所出,相传为蜀汉诸葛孔明之兵书,嘉靖皇帝派人去取,却只在棺椁当中找出三叉戟一把。后来辗转落在支祁连手中。

  李阎攥了攥三叉戟柄,随手一挥,水里升起一道龙卷来,足有两丈多高。

  他满意地点点头,收起三叉戟。翻身折回,到了支祁连藏身的大裂缝底下。

  购买权限:支祁连之秘藏有什么好东西,李阎暂时不得而知,但这并不妨碍李阎到支祁连的老巢去搜刮一番,毕竟自己算是折了一条命在它手里。

  李阎钻进深海之中,裂缝里除了寻常的岩石和海草,便是沉船,里头是空的,便是有些货物,也早就腐朽泡坏了。

  除此之外,还有堆积成小山的尸骨,看体型,这些人生前年纪都不大,也就十来岁的样子,白森森的骸骨当中,有金锭子冒出头来。

  水花呼呼地卷动,这些堆积的尸骨被水托起,直到海面,里面的金银元宝也纷纷掉落下来。

  李阎准备叫官兵把这些尸骨收拾安葬,至于金银,自己就笑纳了。

  他用祸党降服住各类海生物,叫它们围拢过来,把滚动地到处都是的金银元宝叼到一起。这个幽暗的大裂缝顿时忙活了起来,李阎作监工,金银元宝晃人眼球,乌贼,水母,海龟,各色海鱼,乃至一些猪婆龙满眼游动……

  蓦地,李阎双眼一瞥,突然凝视起阴影里一块两米多高的石头来。

  他走过去端详了好一会儿,伸手拍碎石缝,一只红色四脚蛇惊慌地钻了出来,刚要游开,就被李阎攥住。

  这只四脚蛇死命挣扎,李阎微微用力,它的嘴角溢出血丝蔓延到水里,一下子瘫软下来,好像叫李阎不小心捏死了。

  “咦?死了?那得抓紧扒皮下汤锅,否则就不新鲜了。”

  不需多说,这只红色四脚蛇便是支祁连的坐骑,猪婆龙王了。

  李阎的念头顺着水波传递过去,猪婆龙王知道自己被识破,又扭动起来,示意自己还活着:“大圣饶命,大圣饶命。”

  李阎听着呲了呲牙,他怎么听怎么觉得自己像只猴子。

  “我愿效忠大圣,侍奉驾前受犬马之劳。”

  李阎听了,故意沉吟了一会:“我是朝廷命官,又不是什么劳什子妖怪大圣,何必要你一个妖孽效忠。何况,我与那支祁连争斗之时,你是故意存着小心思,不出全力,对待旧主尚且如此,何况是我?还是早早结果了你,给我沿岸百姓讨一个公道罢!”

  猪婆龙王摇头晃脑:“我有话说,我有话说。”

  李阎冷笑:“有什么遗言,尽管说罢。”

  “大人刚才的话说得不对。”

  “哦?”李阎眼睛眯了起来,手上加了几分力气。

  “不是不是,大人说得对。啊也不是,大人您有所不知!”

  猪婆龙王连连讨饶:“小妖虽不才,可也不会胡乱投任主君,大人是官府命官不假,可身上还有淮涡水君的气息,我投大人,天经地义。至于支祁连,绝非我不尽力,只是两主相争,都是水君血脉,我实在升不起半点反抗念头,蝼蚁尚且偷生,我只是自保而已。至于沿海百姓的公道,更与我无关,是支祁连要占江浙水道。还和舟山的陈柯两家勾结。我和千万子孙也是供人驱策,这些江里来,海里去,福气半点没有享受到,全是受苦受累的脏活累活,我们也冤枉啊。”

  “你可吞吃百姓?”

  “这……”

  猪婆龙王沉吟一小会,不敢说话。

  “那就是默认了。”

  “我吃人,人也吃我子孙嘞,都是弱肉强食,怪得谁来?大人与我水族渊源不浅,可不能拉偏架呀!”

  李阎笑笑:“我不拉偏架。可我不杀你,拿谁的头颅想官府交差呢?”

  “那支祁连……”

  “支祁连已经化水,况且凡人愚昧又无情义,不认识什么白毛龙头猴子,也瞧不见你在暗处掀动风雷斗大妖。一定是要像你这的恶声恶像的怪物伏诛,官府才会相信猪婆龙灾祸已解。”

  猪婆龙听出几分别的意思,一转眼睛,急切道:“大人若是愿意与我做一出戏,我有把握骗过那些官员。”

  “这个嘛……”李阎沉吟一会,也不答应,而是反问:“我先问你,你能舍下这满黄海的龙子龙孙,叫它们自谋生路去,只带几个亲信跟随我么?”

  “没问题!”

  猪婆龙还是认识轻重,再讨价还价下去,自己恐怕小命不保。

  李阎道:“若是成了,我自然不会亏待你,若是再有异心敢逃走,你应当知道在大海之中,鲜有我问不出来的踪迹线索,你是万万逃不脱的。”

  “敢不从命。”

  ————————————————

  四十六道太平阴术下,诺大的天色异变吸引了满城的百姓,官府也来了人。

  那个宣讲太乙阁文书,断了查小刀一个秋后问斩,就要立刻动身去湖州府的龙虎都监薛声皂,非但没有离开,此刻反而和漕运总督朱昌运一同领着数百水兵,架船到了入海口。

  只见到海上无数黑色鳞峰顺潮而去,寻常要到九月份才离开的猪婆龙,居然提早随洋流,回西江去了。

  “薛大人。这是怎么回事?”

  朱昌运又惊又喜,抛开洪水不谈,好几批京里催促卖给西洋的瓷器绸缎,就因为猪婆龙的缘故,出不去海,好几百万两的货款,洋人也运不进来。

  他本来想着,再求陈柯两家出手,才从淮安到舟山来,惹出后面这一大堆麻烦。

  谁能想到,这本来是焦头烂额的局面,突然就急转直上了呢。

  “且不忙,看着吧。”

  薛声皂似乎有所预料,神色并不算太惊讶。

  “听差人说,李镇抚又来找覆海大妖,莫不是他真的诛杀了这妖孽?”

  朱昌运又问。

  “现在还不好说。”

  薛声皂摇头。

  远处,海上传来声声尖啸,只几个呼吸的时间,船近了些,便露出端倪来。

  朱昌运见到海上一只硕大的朱红色猪婆龙,吓得身子一哆嗦。只是再仔细看,才见到还有个大活人,红内袖,山纹甲,身背剑匣,正是李阎。

  夕阳下涛水怒卷,这只朱红猪婆龙身长百米,踩在海底,尚有尾巴掀上云头,不需多说,必然是那猪婆龙王,覆海大圣无疑!

  更有数只通体赤金色,长出龙角的猪婆龙从旁协助,和李阎斗在一起。

  眼见李镇抚在海上却浮而不沉,和那硕大的猪婆龙你来我往,一杆虎头大枪卷起风浪来,丝毫不落下风,朱昌运和一众官员都心潮澎湃。

  “诶呀!好!”

  朱昌运叫了一声。

  上次虽然风雷齐动,但黄雾弥漫什么都看不清,你说那姓李的是在雷雨里,可着江口游了一圈回来,也是没有问题的。所以余姚决堤,很多人对李阎到底做了什么,有所质疑。

  这次不同,朱昌运和几百官兵,可是正八经见到妖物了啊!

  要知道,自打闹猪婆龙以来,活着见到覆海大圣的一个也没有。

  只有薛声皂皱紧眉头。

  倒不是他有多高的眼力神通,只是不合理的地方太多。

  可水下的覆海大圣,怎么会和李阎在水上斗这么久?有这好事,天师道早出动了啊、

  那唤动风雷的神通也不见了,这大妖居然只和一个武官肉搏?

  当然,薛声皂也是不敢靠近的,猪婆龙王的体积摆在这,哪怕挥动一下尾巴,自己这边也是船毁人亡的下场。

  这位李镇抚的武艺的确旷古烁今,大枪抖擞间掀起的气劲简直非人,叫薛声皂大开眼界。

  约莫斗了百十多个回合,一众官员看的手脚冰凉,眼珠子发木,李阎才怒喝一声,大枪插进猪婆龙的脑袋。

  只见猪婆龙王扬天哀鸣一声,轰然倒下,掀起来的浪花便险些打翻了朱昌运的船,引起一阵大呼小叫。

  暗地里,李阎一伸手,打开水君宫,低吼道:“自己进来!”

  猪婆龙王道行高深,祸党慑服不了,只是让它心甘情愿的进入水君宫。

  猪婆龙早打定活命的主意,再不迟疑,之间那硕大躯壳还在,一只朱红色四脚蛇从躯壳的毛发里钻出来,跳入水君宫,两条赤金色,十米长的龙角猪婆龙,也跟随它钻了进去。

  水君宫已经到达容纳极限,且请行走大人务必定时向水君宫投放食物。

  你收服了水君属种:猪婆龙王!

  【水君属种:猪婆龙王】符合能力加持条件。

  行走大人能操控的最大水量增加为一百五十吨,祸水三十吨,龙吐雾五百朵。

  猪婆龙王可以脱离水君宫,协助行走大人进行作战,但有逃走的可能。

  你获得了水君属种:猪婆龙王的完全资料。

  姓名:朱豪(猪婆龙王)

  状态:风雷(举止伴随血色风雷)如意(伸缩体积大小,大可至四十丈,小可反掌。)

  专精:无

  技能:覆海(掀动滔天巨浪)

  龙壳(猪婆龙王三次蜕皮,有三张尺寸不同的猪婆龙皮在身,可以用来抵抗雷劫。)

  王脉:(对猪婆龙子孙,乃至一切血脉不如自己的龙种,都有极强大的慑服力。)

  李阎扫过这些信息,朱昌运等人眼见猪婆龙伏诛,却迟迟不敢靠近,最后还是李阎先踏水过去,还没等朱昌运恭维,李阎已经先开口:“这猪婆龙王上次被我打伤,没法力再掀起洪水,余姚决堤之事一定另有隐情,还请朱大人详查!”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