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姑获鸟开始 第六十三章 道泥交探

作者:活儿该书名:从姑获鸟开始更新时间:2019/03/14 22:49字数:4809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老爷子你好啊。ω菠●萝●小ω说”

  查小刀恭恭敬敬,朝陈跃武作了一个揖。

  “哦哦,见过见过,镇抚大人的属官,姓查对吧。”

  陈跃武有些不解地看着李阎。

  李阎在一旁开口道:“说是属官,其实这是我过命交情的好兄弟,平时也不分你我。我实话说了吧,他祖上也是靠海吃饭,我那位查伯父,对牵星术很痴迷,逝世之前还念念不忘。今天碰上陈老爷子,实在是我这兄弟的缘分。”

  陈跃武一点就透:“查属官有意,小人自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那就这么定了。”

  李阎一拍巴掌:“咱今儿就要出发了,这一路上,劳烦陈老爷子,给我这位兄弟,答疑解惑,也算圆我这位兄弟一份孝心。”

  查小刀向陈跃武讨教专精,是水到渠成的事,除了查小刀私底下念叨,李阎非给自己安一个痴迷牵星术的死鬼老爹,是不是公报私仇之外,也没有生出什么波折。

  这也是意料中事。

  李阎是官身,陈跃武对他相当信赖。何况【北斗牵星术】,是常年出海的人多少都会一点的杂学,并不是什么要紧的东西。

  不过李阎坚持认为,能被称为稀有专精,【北斗牵星术】一定有自己的独到之处。

  他至今为止,也只收获过一次稀有专精,那就是南洋事件的登顶奖励之一:【魔动科技】。

  这项稀有专精,让李阎入手了一件传说级别的机械载具,在今后,也势必会给他带来更多收益。

  所以他觉得,查小刀也可能从【北斗牵星术】当中,收获点不一样的东西。

  正在这时候,搬货的伙计匆匆忙忙赶过来报信,说是码头上有人指名道姓,要找左司镇抚李阎。

  “是谁要找我?”

  李阎问道。

  “有两拨人,一拨看衣裳,是龙虎衙门的都监和皂隶,脸色都不太好看。还有一拨人说不上来,只说大人您给了十九两金托付他,他是来交差的。两拨人在码头正碰上。”

  ————————————————

  一个时辰之前。

  今日的龙虎衙门一如既往的威严肃静。

  只是没一会儿,有个头戴斗笠,穿粗麻道袍,背着桃木剑,手里还提着一只黑布包裹的道士登门。

  他左右看了看,门前上空无一人,便直拿拳头,去锤擂鼓,刚锤了两下,便有穿红法衣的皂役赶来大声质问:“何人击鼓?”

  这名龙虎皂役话音刚落,便有一个黑布包裹冲他扔来。

  皂役伸手接过,不由得一皱眉头,包裹皮上还有粘腻的血透出来……

  “是我。”

  这道士抬起头。

  此人约莫四十几岁,生得豹头环眼,胡须头发根根张若钢针,靛紫色的脸膛。这样的样貌在相书中,又称紫云护体,是天生的异像,能辨忠奸,识妖魔。

  “我曹师弟人呢?我有重要的事和他说。”

  那人显然认识这道士,恭敬见礼之后,才开口道:“罗老前两天受了伤,曹都监请了郎中,为他诊治,这时候人都在内堂。”

  “哦?罗文礼受伤了?这么说,前些日子,是他在渤海上平了关外五仙,才受了伤么?”

  道士挑眉问,却看到眼前皂役满脸通红,吞吞吐吐说不出话,这才冷哼道:“带我去见他们!”

  皂役不敢怠慢,连忙带路。

  此人姓孙,名叫孙德龙,济南人士,有天生的神通。后来他拜入天师道,又学得一身符箓,脾气火爆,嫉恶如仇,在人间行走,有斩妖除魔的美名。

  龙虎衙门内堂,曹都监负手而立,罗姓老者坐在太师椅上,满脸病容。

  他的手腕被孙德龙捏着,被请来的郎中站在一边,有些手足无措。

  “那护送旗牌的镇抚,当真是如此跋扈?”

  孙德龙轻轻问道。

  “那李镇抚的确本事了得,又有龙虎旗牌在身,我们拿他实在是没有办法。”

  曹都监脸色沉痛地摇头。

  “身为朝廷命官,包庇下属,肆意称凶。官府叫他带旗牌入龙虎山,他居然依仗龙虎旗牌的神通,对天师道的皂役下手,此举与妖魔何异!”

  孙德龙冷着脸斥责:“你们可曾将此事上报太乙阁?”

  “上报了,太乙阁的守先师叔祖,已经给了批示。”曹都监脸色为难:“他说其政闷闷,其民淳淳;其政察察,其民缺缺,叫我们不要再干预这件事。”

  孙德龙拿眼一瞥:“姓易的鹾道,说得混账话!”

  他站起来:“如今那李镇抚何在?”

  曹都监回答:“在港口看船,眼看一时半会就要走了。”

  “随我找他去!”

  曹都监心中大喜,可面上沉吟道:“师兄,可李镇抚有龙虎旗牌在身,我天师道的符箓法术,在他面前,起不了作用啊。”

  “龙虎旗牌?”

  孙德龙冷笑一声,从怀中掏出一物摆到桌上,然后拿手一指:“你说的龙虎旗牌,是这个么?”

  桌上果真是一道拿绸缎裹住的玉牌,剔透鲜亮,其中有璀璨的金色流质转动。

  “山东总督衙门的人都是废物,叫只鹧鸪妖怪抢走了一道旗牌,我昨天才追回来。也不要再叫朝廷派人了,等了结李镇抚这事,我亲自给龙虎山送去。”

  曹都监一拱手:“我倒忘了,师兄是天生的异人,即便在龙虎旗牌面前,也能如常使用法术神通。”

  孙德龙大手一摆:“走!”

  一伙人气势汹汹,由曹都监和孙德龙打头,后面跟着龙虎皂役,几十人穿街过巷,直奔胶州港口去了。

  到了港口,陈跃武的封舟前头。孙德龙却看到一老一少两人站在上船的木板前头,下意识缓了缓脚步。

  这两人当中,大些的有四五十岁,古铜色的皮肤,穿一身奇古的黑青水纬罗;小些不过二十出头的样子,穿着一身游学的书生袍带,恭敬地站在年长者的身后。

  “龙虎衙门的各位大人,找我家陈老爷有事么?”

  有绕着绳子的纤夫问道。

  曹都监大声道:“我们不是来找陈跃武,是来找大宁卫的左司镇抚李阎。他在船上吧!”

  纤夫一指:“巧了么这不是,这两位客人也是来找李镇抚的。”

  曹都监闻言转头,刚要冲眼前这两人说话,却被孙德龙拦住。

  “……”

  孙德龙看着眼前一身黑青水纬罗的中年人,脸色严肃慎重。

  “未请教?”

  “姓秦。”

  “来找李镇抚做什么?”

  “与你何干?”

  这人的态度异常冷淡。

  孙德龙眨了眨眼,沉吟片刻后,居然后退两步:“拜访也要分个先来后到,既然是秦先生先到的,便让你们先上船吧。”

  秦城隍点了点头,回头吩咐贾六:“在这等我。”说罢就上了船去。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