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姑获鸟开始 第三十八章 换马记(上)

作者:活儿该书名:从姑获鸟开始更新时间:2019/03/14 22:49字数:4521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查小刀听了直翻白眼,曹永昌身上江湖气息很重,其实眼力见不缺,但才十来岁,性子实在顽劣。√菠々萝々小√说

  辽东不甚繁华,加之一路子虎狼梦猛鬼肆虐,吸引了曹永昌的眼光,倒是显不出什么,等到了烟火浓重的胶州,这颗心就收不住了。

  什么叫赌坊妓院勾栏书场,百戏口技,蹴鞠叶子戏,曹永昌刚能下床就满城疯跑,李查心糙,也就放任了。

  查小刀本来是吓唬吓唬他,没想到这孩子一看查脸色不对,熊起来坐地上抱着紧桌子腿,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嘴里乱飚黑话,什么飞子捉重全凭招子,好汉打加一,不打九九,听得人又好气又好笑。

  “得了得了,永昌年纪小玩心大,爱赌个鸡斗个狗啥的,没啥。”

  李阎拦了一把查小刀。

  说完他又问他:“哎,话说回来,他哪来的银钱去赌坊,你给的?”

  “没有啊。”

  查小刀也一头雾水。

  曹永昌揉着后腰,说道:“盛昌胡同那头有唱社戏的,茶馆老板使银子,找垫场的评话先生,一段书给十文钱。”

  查小刀气没顺,听罢直戳他后脑壳。

  “有钱你就耍去?还闹事?就不能把钱攒下来,等以后讨个老婆盖两间房,安稳过日子。”

  “官府可还放着我的海捕文书嘞。”

  曹永昌捂着脑袋,嘴里嘀咕:“再者讨老婆有啥意思?勾栏院有的是知情知趣的贴心知己,有钱便使得,不比讨老婆痛快?”

  “废话,那能是一码事么?”

  “嫁汉嫁汉;穿衣吃饭。有个劳甚子区别?若讲糟糠持家;戏子无义。柳七横死,尚有清倌人凑棺椁。那武大为人忠厚,还不是做了绿毛王八?”

  查小刀听了苦笑,冲李阎做了一个“你听听这是人话吗”的表情。

  “嗨,行了行了,你也说不听他。”

  李阎安抚下查小刀,才用玩笑的语气对曹永昌:“唉,不提这个了,我说少爷,伤养的怎样了?”

  曹永昌龇了龇牙:“手脚还有点麻,旁地没大碍。”

  李阎听了点点头:“行,那商量商量,咱也差不多该拆伙了。”

  曹永昌冷不丁一抬头,眨摸眨摸眼,唔了一声。

  他一边揉眼,一边说:“李大叔这话说的忒没道理,小孩惹了祸打也打得,骂也骂得,怎得说这话寒人家的心肝?再说我这两天出去,也不全为自己,我给李大叔物色了一桩好勾当呐。”

  李阎没在意称呼,下意识问了一句:“什么勾当?”

  查小刀本来想拦,没拦住。

  曹永昌凑到李阎耳朵边,悄不丫地说:“城南清江浦总河大堂前头,有个耍靺鞨技的风骚妇人,身段模样绝对没得说,脚丫细嫩腰还软,笑起来一对酒窝甜死个人,《金锁银匙歌》里说啦,这个妇人有酒窝……”

  “那个,永昌啊。”

  查小刀咳嗽两声。

  李阎只听了前半句,眼光便不由自主地就放到了查小刀身上,暗暗记了一笔。

  “还有啊……”

  曹永昌眉飞色舞。

  “行了,别废话。”

  李阎打断了曹永昌,正色道:“我不是撵你,可你非跟我们走,好事不见得有你的份,但要是倒霉你先遭殃。陪咱过渤海的船甲长,连他儿子女婿三人怎么死的?你是运气好。说到底你还是个小孩,碰上个什么怪异,基本没有反抗能力。甭跟我你十三岁当街殴死人命,秦舞阳十五杀人,见了秦王连个屁都不敢放。”

  曹永昌直挠头,嘀咕道:“反正我不走。你俩要怕我出事,干嘛不干脆教我两招?反倒要一脚把我踢开。”

  “教你两招?……”

  李阎满脸若有所思的表情。

  曹永昌一看有门,立马抬起了头,眼也不揉了。

  想了一会儿,李阎自顾自摇头,叹口气道:“不行不行。”

  曹永昌急了,围着李阎打转儿:“怎么就不行呢。”

  “学武苦啊。”

  曹永昌拍着胸脯:“我吃得了苦啊。”

  “挨打挨骂必不可少。”

  “我扛得住。”

  “学徒作艺,常得给老师端茶递水。”

  “我应该的。”

  李阎听了,终于露出一个爽朗的笑容。

  翌日清晨。

  纯粹剔透的黑色水流在李阎的拳头里不住旋转,有无数肉眼难以见到的孢虫在其中游动。

  还有半个多月,温养水婆尸虫的七七四十九天就要到了。

  李阎本来以为在祸水的温养下,这些尸虫毒性会更加猛烈,可只过了三十来天,李阎发觉这些尸虫并没有变得狂暴猛烈,给李阎的感觉反而更加温润,甚至连原本“毒性猛烈,常人触之即死”的备注,也变成了“具备一定毒性”。

  无论怎么看,水婆尸虫都是退化了。

  这时候,有驿站的皂丁敲门,李阎一抬头,隔着窗户问道:“怎么了?”

  “镇抚爷,好消息。您还记得前两天海难,您在海上丢了匹马?那马,让过路的茶马司船队给救上来了,人家到衙门报备,我琢磨着,这两天没别的船出海,一准是您的。”

  李阎推门出来,对这红帽皂丁道:“真有这事?”

  “千真万确。”

  皂丁忙点头。

  “行,谢谢你给我递话。”

  “哪的话呀你这是。”

  李阎显然心情不错,接着问:“那商队现在在哪?”

  “在港口,得了,话传到了,镇抚爷您歇着,我先告退。”

  “好,有劳。”

  李阎点点头,他送走了驿站的皂丁,正好查小刀从外头进来。

  “刀子,陪我去趟港口。”

  “港口?不是说去石桥河拜访那蹈海和尚么?”

  “我的马在港口让人找回来了,我琢磨着,准备点谢礼啥的给人家,咱先把马牵回来。”

  查小刀听了也挺高兴:“那行,就这么着。诶,对了,曹永昌人呢?”

  李阎笑笑:“这你就别管了。话说回来,你跟他编排我什么了?”

  “我什么都没说啊。”

  “呵呵,这笔账回头我再跟你算。”

  说着话两人出门,沿街买了些绸缎布匹,鱼翅鹿茸鹿血饮子之类清贵的东西,便直接往港口去了。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