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姑获鸟开始 第五十二章 罪魁祸首!

作者:活儿该书名:从姑获鸟开始更新时间:2019/03/14 22:49字数:8007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李阎揉了揉耳朵,面前的钨钢大门轰得稀巴烂,或大或小的窟窿连成一片,形容凄惨。-菠∮萝∮小-说

  换了子弹之后。【疯狂的肖克】威力更大了。

  他摸了摸滚烫的门,抽出虎头大枪捣烂那些边角,一撑窟窿的边缘跳了进去。

  面前是一条长长的甬道,四周光线昏暗,霰弹的剧烈爆破让无数灰尘在光线中飞舞。

  两边是错落的木框门,有的还半掩着,黑雾般的苏都鸟散开,钻进两边的门,无数影像在李阎眼前闪过。

  蓦地,他眉头一挑,快步走进了左手边的一道门。

  这是一间老旧的房间,成摞的文件和铁柜子散落开,遍地是废纸,一只苏都鸟在书桌旁边盘旋,李阎走近,桌上的订书器压住一张发黄的照片,上面几十个穿白大褂的人坐成几排,李阎一眼就看到了坐在最前头的余束。

  单马尾,无框眼镜耷在鼻梁上,两只眼睛不自居地往上吊。

  其他的研究人员,有男有女,人种也非常驳杂。

  李阎四处翻找着地上的文件和废纸,上面大多是数据,图纸,和人体模型描边,还有一些工作人员的笔记和其他零散的照片。因为年代久远,大多科研笔记已经没什么价值可言,可李阎把这些照片和文件都搜罗起来,花了半个小时的时间仔细阅读,却逐渐勾勒出了一个,和自己印象当中完全不同的余束。

  余束,大本钟研究院核心研究人员,凛冬时代云海制药的奠基人和大股东。

  性格方面,木讷,邋遢,专注。

  她参与主持过众多关于基因药剂的研发试验,是亚细亚州,基因药剂领域的先驱之一。在十多年前神秘失踪……

  这些关于余束的描述,李阎并不怎么惊讶,在南洋,自己也有海盗夫人的“义子情人”天保仔这样的标签。余束在这个世界有合理的出身,这说明她是在鬼主穷奇占据这颗果实之前,就来过这个世界。

  所谓云海制药大股东,也只是忍土伪装的身份,至于神秘失踪,李阎推断,余束在那个时候叛出了阎浮,那么忍土自然也就没有必要为其遮掩,所以干脆抛弃了假的身份运营。

  没过多久,李阎又从另一个房间里发现一本厚厚的相簿,目录上写着“历次水株公园与会人员临别合影”。

  他舔了舔嘴唇,翻动起来这些照片来。

  ……

  “水株公园”沙龙聚会,自从第一支四阶药剂问世以来,一共举办了九十三次,最频繁的时候,一年要举办十来次,少的也有四五次。

  第一次“水株公园”,在大洋对岸的华盛顿遗址举行,举办人是现在大本钟研究院的院长,一个叫苏灵的美利坚华裔,余束并没有参加。

  之后,水株公园的召开越发频繁,在第三次水株公园会议召开的时候,余束才参与进去,当时科学界突破的课题,是第一款在有限生命内保持巅峰体能和容貌的基因药剂被研制出来。

  之后,余束分别参与了第四次,第七次,第十次的水株公园会议,之后各大公司对基因能力的研究达到井喷期,各种五花八门的基因能力药剂纷纷问世。余束一段时间里几乎次次必到。

  照片上的与会人员,有大概十来个老面孔,每次聚会都能看到他们,其中白种人占了一大半,所以黄种人就显得非常显眼。

  可除了余束,每次“水株公园”沙龙的合影当中,李阎却都能找到至少七八名黄皮肤的研究人员,他们有的多的参加了三四次,少的一两次。

  还有一个规律是,基本上每次“水株公园”召开,一定会有新面孔,而且一定黄种人……

  没一会儿,照片就翻完了,的确只是简单的聚会沙龙合影而已。

  闭目思考了一会儿,李阎悚然睁眼。

  他重新翻开相簿,这次他翻的很快,似乎在有意识地寻找什么。终于,他的目光停留在一张男人的脸上。

  这是个强健昂扬的男人,尽管穿着一身白色大褂,也掩盖不住他不经意间那股睥睨味道。

  尽管只有一面之缘,可李阎确信自己没有认错。

  羽主,曹援朝!

  李阎确信自己没看错,那张脸的确是曹援朝没错,连相片上的表情都和在燕都世界遭遇他时一般无二。

  曹援朝参与的那次沙龙,是庞贝军火的实验室研究出一种名为“天空风暴”的四阶基因药剂,具体能力李阎找不到文字阐述。也无从得知其细节。

  李阎耐着性子继续寻找,果不其然又找到几个熟悉的面孔,他看到了当下的介主,詹跃进。乃至当初在靶场遭遇的,那名毕方鸟的代行者,叫安菁的女人。

  这些李阎打过照面,实力深不可测的资深阎浮行走,居然都以研究人员的身份,参加过水株公园的沙龙聚会!

  ……

  大魔鬼湖,湖面常年凝结几丈厚的斑驳冰块,忽然剧烈震荡碎裂开来。

  数架黑色战机掠过天空,弹链摆动,火舌朝下撕割阵地。

  一名黑星的士兵手持怪异的枪支,扭曲的蓝色电流射向天空,被战机灵巧躲过,自己则被燃烧弹的火焰淹没。

  冬日雅克的存在,让黑星战车不得不放弃以火,炸药等热能系统进行作战的军事装备,可活尸却能利用自如,没有任何障碍。

  名叫“薇拉”的雅克活尸一手单方面禁除燃烧反应,最大笼罩直径超过两百公里,加上拉木觉手里,包括三架黑佛陀在内,一共十七架战机组成的四天王编队的强大火力,一度打的黑星战车抬不起头来。

  梁正勇来到大魔鬼湖之后,他带来了针对性的气流震荡武器,以及大量的蓄电枪械。同时在活尸据守的金属堡垒上空投放大量的金属催化剂,利用黑星士兵过硬的素质和战术搭配,一口气拔了拉木觉几个重要据点,一度扭转颓势。

  可战争的情势无可避免地朝兑子的惨烈趋势滑落,黑星蒙受了进攻b区以来的最大损失。

  红了眼的梁正勇利用司令权限,尝试发动过一次500公里以外的超远距离导弹打击,而战术弹头落入冬日雅克的能力范围之后,火焰推动迅速熄灭,哀鸣坠落。

  有人提议抛洒病毒武器,效果很差,活尸不吃这一套,大魔鬼湖本身也是辐射笼罩之地,拉木觉的士兵早就做好防护的措施。

  最行的通的,是在战场上对发动能力的冬日雅克进行斩首,只要冬日雅克一死,大魔鬼湖顷刻就会崩盘。

  可讽刺地是,第六军满打满算,最多拿出五名战斗类型的四阶单兵,而对方的四阶单兵,初步估计有八个之多。

  与此同时,b区各地纷纷传来噩耗,大量狂信徒携带炸药袭击黑星部队,尽管在装备的差距之下,没有造成太大伤亡,却让b区的形势越发紧张,梁正勇不惧怕药师佛的信徒的自杀式袭击,他怕的是对大魔鬼湖久攻不下,被他强力压服的土著势力会滋生不必要的麻烦。

  而且……委员会要求拿到“无尽的雅克”的期限,也越来越近了……

  另一方面,战机跌跌撞撞落下跑道,飞行员青年揉了揉通红的眼睛,踉跄着地跳下战机,没走几步,眼前迎来一头白色短发的雅科夫博士。

  “希尔盖,我们撑不了多久了。”

  雅科夫脸色极为难看。

  “再坚持一阵子。”

  希尔盖,或者说拉木觉面无表情。

  “要撑你撑,我的人不干了。”

  雅科夫尖叫道。

  拉木觉默然一会,叹了口气,问道:“研究方面呢?我听说秋日雅克的资料连同样本都丢失了,如果没有成果,我们这次就真的玩完了。”

  他话说的很丧气,可表情却看不出什么。

  “你带来的新设备立了大功,即使没有秋日雅克,也足够完成框架,至高五阶,它能成为我们最大的筹码。”

  “那就好……”

  拉木觉狠狠摘下飞行帽:“那我们就来摊牌吧。”

  ……

  “司令,我们截获了对方发出的电报。”

  一名通讯员快步走了过来。

  “内容呢?”

  “致黑星战车第六军梁司令,近日战局,梁司令指挥勇猛,士兵悍不畏死,攻势愈猛,我方本是苟延残喘,将军不惜伤亡,想必承自委员会之压力。不才……”

  “拿来我自己看。”

  梁正勇接过来一目十行地看完,这封电报,是拉木觉的口吻打的,内容是,要求梁正勇暂时停火一个小时,并进行和谈。

  尽管有句名言,是在战场拿不到的,在谈判桌上也休想拿到,可眼下的局势,梁正勇迫切要拿无尽的雅克,大魔鬼湖也向黑星战车证明,想消灭自己绝非那么简单的事,那么双方就有谈判的余地。

  梁正勇没有考虑太久,叫手下的女书记官通知第一战线的乔星和梁为,半个小时之内停火。

  当最后一颗子弹偃旗息鼓,黑星战车有专门的人员将同僚的尸体装进尸袋,纷纷撤离,而没过多久,大魔鬼湖的堡垒方向,一辆老旧的装甲车慢悠悠地朝黑星战车的帐篷方向驾驶过来。

  最终,走近梁正勇的帐篷的,是几名穿着呢子大衣的男人,一名穿着洋装,右手少一根小指的女孩,还有一个飞行员打扮的青年。

  “自报家门如何?”

  梁正勇两只军靴交叠,居中端坐,梁为和乔星坐在他的身后,各自负伤,乔星的伤势要严重很多,上半身缠着绷带,脸色也苍白无比。

  “他们是雅科夫博士的助手,曾经铁血苏维埃的军人,这个女孩叫妮娜,至于我,司令可以叫希尔盖。”

  梁正勇的表情似笑非笑:“希尔盖?”

  他身子往后一仰,悠悠地说:“过去无量劫前,此娑婆世界五浊障重如我时,尔时佛出于世,号电光如来,说三乘法而教众生。”

  这青年有些局促的擦了擦手:“好吧,你也可以叫我拉木觉。”

  他说出这个名字,帐篷里的气氛明显沉重起来,不过哪怕是乔星和梁为,也没有轻举妄动,这让拉木觉心里又沉了几分,黑星战车的指挥层,哪怕是两个年轻人,也比他想象得要沉得住气太多。

  “你是来投降的?”

  梁为话里带刺。

  “可以这么理解,第六军比我想的强太多了,我本来以为,至少能让黑星战车出动第一军,或者第三军的时候再出面,没想到……”

  拉木觉耸了耸肩膀。

  他这么坦白,梁为倒是不知道怎么接了。

  “交出所有雅克基因样本和研究成果,我可以让你的后半生在牢房里度过。”

  梁正勇言简意赅。

  “哦,梁司令可真是仁慈。”

  “当你屠杀第十四军的黑星人员的时候,你就注定死路一条。”

  乔星冷冷道。

  “乔上校,我认得你,不过你心里很明白,世上没什么非得用鲜血偿还的代价,正相反,用鲜血偿还鲜血,是高明的政治家最不愿意看到的。”

  拉木觉回应。

  乔星打断了拉木觉,神色阴冷:“用鲜血偿还之后,我们一样能拿到我们想要的。”

  梁正勇一摆手,冲拉木觉扬了扬下巴:“说下去。”

  拉木觉笑了笑,他拿出一个盒子,里面是三只暗金色的针剂。

  “这就是大魔鬼湖和药师佛二十多年来的研究成果,顺带一提,我来之前已经销毁了所有电脑数据和纸质文件,连同上百份剩余样本,都砸了一个干净。现在你能从大魔鬼湖拿到的,只有这三只脆弱的药剂,以及雅克战士的尸体,不过谈判破裂地话,我们会在死前服用基因污染药剂,那你就什么都拿不到了。”

  梁正勇神色缓了缓:“说说吧,你们想要什么?”

  他心里十分清楚,对于委员会来说,这份雅克基因的成果有多么重要,他的底线是,名义上处死药师佛领袖拉木觉,暗地里允许拉木觉及其手下以秘密身份加入黑星战车,只要他展现出足够的价值,这些都好商量。

  “我的要求很简单,我想请梁司令,看一部我私人制作的记录电影。”

  梁为噗嗤笑出了声。

  梁正勇没笑,他眉毛往下一耷:“关于什么的电影?”

  拉木觉拿出之前准备好的放映设备。

  “关于政治,关于秩序,关于权力和**,关于……”

  拉木觉神色一厉:“凛冬以来,人类几乎灭亡的罪魁祸首。”

  他按下按钮。

  一个众人再熟悉不过的标志出现在屏幕上,

  尖塔,时钟。

  大本钟研究院。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