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姑获鸟开始 第八十七章

作者:活儿该书名:从姑获鸟开始更新时间:2019/03/14 22:49字数:5535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大屿山码头,平日里挤满船只的海面此刻却稀疏了太多,只有零零散散的大船列着,且船上也看不到几个人。$菠卐萝卐小$说

  红旗岗哨上,潮义捏着拳头,脸色并不算好看。

  无论是反攻两广,还是奇袭澳门,李阎图谋大,动作就大,动作大,破绽就多。赢了固然通吃,可输了也就没有回旋的余地,此刻的大屿山精锐皆出,的确拉不出一只能上得了台面的队伍了,若是旁的海盗,红旗帮依托炮台固守,绝无问题,可面对几乎全盛,气势汹汹的的妖贼,这点家底和准备就有点不够看了。

  眼下的大屿山里,有妇孺老弱有十万余众,工匠数百,船厂六处,红旗一干辛秘海图名册,以及李阎在天母过海中捞到的【重炮再生机】,原东印度公司管事索黑尔,三旗帮龙头郭婆等人。

  除此之外,海战操急,李阎用来和官府做交易的肉票,两广总督林元抚,也被送了回来。这些统统不容有失……

  最要紧的是,郑秀儿几次抗争,都没能拗过李阎,在天舶司调兵遣将之后,广州湾大战打响之前,李阎就派人,把郑秀儿这位南洋盟主,和拜访红旗帮的“蔡氏神明”火鼎娘娘共乘一船,一齐送回了大屿山。

  “你以后有的是机会见死人和火炮,可我总得先等我给你打一个扎扎实实的底子来,旁的都无所谓,唯独这次,你老老实实给我回去。”

  李阎这样安排。是为了郑秀儿的安全考虑。却也让章何有搂底的机会,大屿山一旦失守,后果不堪设想。

  青黑色的海面上,九星黑旗飘扬,章何高搭法台,摆十二条高大紫金幡,一身黑色云服显得妖异威严。面前摆着香炉,炉孔上白烟袅袅,一片跌宕海面在烟中浮现。对面的红帆船只,水手面孔,都清晰可见。

  太平文疏·六壬魁烟!

  全本阴阳两卷,共四十二章的太平文疏,有六百一十二道法术,其中超过五百道,章何别说参悟,连看都看不懂。尽管如此,却并不妨碍妖贼成功修炼这道,在整卷太平文疏当中,神通威能也名列前茅的六壬魁烟。

  六壬魁烟,可以说是章何压箱底的本事,当初东印度公司蛮横打进安南,妖贼就是靠这一手,打出声势。

  不过,此术的限制也极大,施展时候需要法台,黄纸,沐浴,焚香。至少要提前两个时辰准备。天舶司大会,章何和李阎接船便打,这道六壬魁烟,自然排不上用场。

  而此时此刻,情势当然不同。

  章何面无表情,手指抓向烟雾当中的大海。

  青黑浩瀚的海面上,蓦地出现五根指头的凹陷来!

  群盗沉默,妖贼长笑一声:“徐潮义,你我得有两三年没见了吧?”

  潮义皮笑肉不笑:“得有了,你被我家夫人吓破了胆子,龟缩在安南不肯出来,你我当然见不到面了。”

  船上的红旗海盗起哄架秧,吹口哨骂脏街的比比皆是,更有诛心地把章何这些年的黑料嚷嚷一个底掉。章何被十夫人压制多年,狼狈的的事实在不少,此刻红旗海盗抖搂出来,句句戳妖贼的肺眼子。

  章何不急不恼,语气阴沉:“我这不是来了?如何啊徐潮义?到了大屿山门口,总给让我给厌姑上柱香吧?说起来。我怎么见不到那位盟主丫头啊,天舶司之后。她不是被天保仔送回大屿山哭鼻子了么?”

  “哼哼,我徐潮义旁的不敢说,崩掉你几颗牙的本事还是有的,你背信弃义,撕毁盟约,倒转枪头攻我大屿山,已经坏了在南洋的名声,别说我红旗。蔡牵,林氏事后都不会放过你,章何,你费这么大劲儿,就为了和我红旗两败俱伤?”

  “两败俱伤?”章何指头往烟里一戳,徐潮义只觉得眼前一阵发黑,好像有山岳压来,可面上一点不露。

  “别说天保仔自顾不暇,就算他真的打赢了红毛,纠结南洋海盗来剿我……”章何舔了舔嘴唇:“我也觉得,你大屿山里,有值得我冒这份风险的宝贝!”

  岗哨上,徐潮义不再说话。

  章何越发笃定自己的想法,红毛子发了疯也要夺回来的宝贝,就在大屿山上,就算没有,踏平大屿山,也是章何毕生夙愿,红毛侵广,南洋海盗啸聚,这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十夫人已死这毋庸置疑,至于千夫所指,和南洋海盗为敌,连这点风险都不敢冒,章何也枉称妖贼了!

  夜长梦多,章何懒得再和徐潮义扯皮,一巴掌拍碎白烟,前后两艘红旗帮的闸船,顷刻间化成了漫天的碎片,那情形宛如神魔盖世。

  徐潮义见到这样的景象,也不禁暗自抽了一口冷气,南洋之中,顶尖的好手,也不过是高里鬼这般,再强横一些便是天纵奇才,纵有法术咒魇,也绝不是人力不能企及的,可妖贼这手段俨然通天。能让章何有今天风光的太平文疏,简直是天母的恩赐……

  徐潮义调转目光,望向桌子后头,探着雪白脖颈张望的年轻女人。

  这女人自天母过海中来……

  他心中暗想,虽然不知道天保仔在天母过海当中带出来的这个女人,怎么就摇身一变,成了蔡氏天舶司的火鼎娘娘,可这并不妨碍,潮义对丹娘抱有极大的期待。

  潮义想张嘴,却卡壳了一会儿,丹娘看出这汉子尴尬,率先开口:“叫我丹娘就好。”

  “额,火鼎娘娘。”潮义看了一眼丹娘旁边面无表情的蔡氏扈从,还是如此称呼道。

  “我大屿山诚危急存亡之刻,恰逢尊神莅临,望娘娘搭救。”

  徐潮义深鞠一躬,却还是有蔡氏的人神色不满,嫌弃徐潮义的礼轻了。

  “太平文疏,这法术和香火神通类似,我倒是有些把握……”关于自己的立场,丹娘也不好说太透,私心想来,自己和李阎的身份,叫蔡氏和红旗的人这般认识就好,不会有太多麻烦。

  “只是劳烦徐头领,帮我一个忙。”

  “娘娘但说无妨。”

  潮义正色。

  “他搭法台,设香炉,我也要搭法台,设香炉,且只能比他的高,不能比他的矮。”

  “我这就去办~”

  徐潮义刚要往外走,红旗的人一个没拦住,南洋海盗盟主,红旗帮前两任龙头的遗孤,昨天才过了九岁生日的郑秀儿,一头扎了进来。

  “秀儿,这里危险,你先回去,有什么委屈,等天保回来,潮义叔给你做主。”

  徐潮义下意识地哄道。

  不料郑秀儿嫌弃地白了他一眼,径直让过了他,奶声奶气地冲蔡氏扈从问道:“我听说你家老板曾对火鼎娘娘施三拜九叩的大礼,是真是假?”

  扈从一愣,只点了点头。

  郑秀儿听罢,正对丹娘扑通跪下,丹娘站起来去拉她的肩膀,可一看女孩神色,也是一怔,就没有阻拦了。

  郑秀儿跪了两次,扣头六回。额头通红地站了起来,小姑娘拍打青布裤子上的尘土,嘴里说道:“蔡叔叔虽然年长,可身为联盟渠帅,却要低我一头,他冲娘娘三拜九叩,我自然也要二拜六叩才是。”

  丹娘瞧着一脸认真的郑秀儿,笑着问:“那,秀儿盟主有何请求呢?”

  “与潮义叔一样,望火鼎娘娘,搭救我大屿山。”

  “如此,我应了便是。”

  丹娘颔首。

  “潮义叔。”郑秀儿转过头来:“天保哥扣押的四位旗帮头领何在?”

  徐潮义一愣,这时节提这个做什么?不料郑秀儿又说道:“我早听天保哥说,此间事毕,便放了三位旗帮龙头,五旗本来同气连枝,如今闹到这般地步,只是误会。眼下大屿山危在旦夕,潮义叔可要看住了三位龙头,若是他们性命损伤,红旗必让妖贼血溅当场,给三位龙头偿命。”

  徐潮义何等心思,郑秀儿说道一半,他便领会了个中含意。

  如今三旗龙头在红旗手里,已经是烫手山芋,杀了,不合适,放了,更不可能。若是死在章何手里,才是干净利落,没有半点手尾。李阎那里,对蓝旗千钧标和黑旗赵小乙,可是觊觎良久了。

  “潮义领命。”

  徐潮义拱手,缓步离开。

  他带上门,门外站着林元抚……

  两人四目相对,徐潮义抿着嘴盯了老头好一会儿,才转身离开。

  林老头拎着半斤花雕酒,他听了多半会儿的墙根,到这时候才点点头:“没忘词,也不怯场,还行。”

  ……

  妖贼海盗个个悍勇。舰队摧枯拉朽撕破红旗防线,没过半个时辰,大屿山的岸口已经沦陷大半!至少有六只妖贼的队伍已经杀进大屿山内,甚至有人冲进了大屿山的船厂腹地!

  郑秀儿此刻十根手指交错,牙齿咬着嘴唇,神色虽然焦躁,可顾盼之间,却透着一股别样的味道来。

  丹娘等着潮义准备法台香炉长幡,百无聊赖之下,便直勾勾地盯着秀儿的脸。

  好一会儿,秀儿抬头,也盯着丹娘。

  “……”

  “……”

  “吃糕么?”

  “不饿。”

  “好。”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