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姑获鸟开始 第四十六章 邪神五婆仔(下)

作者:活儿该书名:从姑获鸟开始更新时间:2019/03/14 22:49字数:4145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

  兰叟听完李阎的话,思考了一会儿才开口:“我听侄侬说,天保首领,武艺不凡。☆菠〞萝〞小☆说”

  查小刀听完瞥了侄侬一眼,心里满怀恶意地揣测:“她原话说得是这厮够“快”吧。”

  “老身冒昧,想见识一下天保首领的武艺。”

  李阎左右看了看:“这里施展不开吧?”

  “足够。”

  兰叟闭口不言。

  “如此~”李阎深吸一口气,打起了十二万分精神:“来吧。”

  兰叟浑浊的眸子一抬,她和李阎对面而坐。中间隔着一条长桌。

  李阎话音刚落,兰叟松开手杖,干枯手掌往下一捏,看似轻描淡写,却把手下的一块空气,压得扭曲,凹陷了一大块。

  李阎眉心一凉,反应极快。手掌往桌子上一推,屁股下面的圆凳发出刺耳的尖啸,连人带凳子朝后面滑去。,

  一抹凄厉的血痕凭空绽放在空中。又很快消失不见。

  惊鸿一瞥之下,李阎看的分明,他自己原本坐的地方,有一团三尺大小的血色人形不住扭动。

  【坏血咒灵】:接触**后,会不断吸取其血肉精华,肉眼不可见,也无法进行物理接触。可阴气很重,容易被血气旺盛,五感敏锐察觉。

  除了李阎,查小刀也看的分明,抛开丹娘不说,几名高里鬼都只看到一团空气,不明白李阎为什么忽然往后退。

  倒是赵小乙,盯着那道消失的血痕,似有所感。

  那血色人形扑了一个空,一溜烟儿的功夫便冲着李阎扑来,兰叟的鸡爪子似的手掌来回捏了两次,又是两团血痕在空中绽放,三道咒灵拦住了李阎的躲避方向。

  赵小乙眼见又是两道血痕,心转电念:这鬼东西兵器恐怕砍不到,若是我的话,定然直取这老婆子。

  果不其然,李阎抽出脚下的圆凳朝兰叟的脸扔了过去,脚步似折断一样快速腾挪,三道咒灵接连扑空,身法眼力看的兰叟也不住惊叹。

  赵小乙本来以技击为傲,自认就算输给李阎,也是输给他高里鬼(赵小乙以为是)的体质和速度,若是自己也得到厌胜加持,胜负还在未可之间。

  此刻见到李阎的遭遇,早把自己带入李阎的遭遇当中,他手心暗自捏了一把汗,心中暗暗呐喊,躲开!下腰!往左摆!正该如此!

  他心里较劲,场上两人也勾心斗角。

  兰叟歪头躲过飞来的圆凳,李阎已经摆脱三条咒灵的纠缠,两人隔着一条长桌,李阎一脚踹在长桌上头,想把桌子踹过去砸中兰叟,不料一脚下去,那桌子布满裂纹,却纹丝不动。

  “咦?”

  李阎也没想到这一点。

  “不好意思啊。”兰叟笑呵呵的一拍桌子:“桌子腿是钉死的~”

  李阎一个铁板桥下腰,又躲过咒灵的扑击,任凭它们张牙舞爪,却摸不到李阎一根头发。

  赵小乙暗自摇头,换做自己的五感和身法,同样躲得开,可这样对兰叟根本造不成威胁。

  “天保首领,小心了。”

  兰叟话音刚落,几十道血痕在空气中绽放开来,狭窄的屋子里血色人形充斥开来!

  赵小乙心中顿时凉了半截,这般铺天盖地的血痕架势,任谁也躲不开。必然会被那种阴冷感纠缠上。

  也不知道李阎怎么想的,眼眶里几十道血色人形从四面八方扑来,他却不躲不闪。眼看最近的咒灵就要触及李阎的小腿,李阎双腿一弯,蹭地一声跳起,躲开血色人形不算,整个人在空中翻了一个跟头,双腿苍劲如树根,身体倒吊横梁!双眼凝视兰叟!

  他手中雪亮光芒搓动,环龙剑铮鸣不断,剑尖由上斜下戳刺,距离兰叟额头前一寸。

  胜负瞬间颠倒过来。

  这?!

  赵小乙惊讶地说不出话来。

  “如何?”李阎嘴角带笑,他的视线是反的,可手中剑稳如磐石。

  兰叟面色如常,忽然叹息一声,手指往上一摆。

  几十道咒灵窜上半空,目的正是李阎,

  一道黑甲忽地跃起。咒灵们纷纷撞在黑甲上,碰不到李阎。

  “兰村长这是何意?”

  李阎面色一沉,手上的剑靠前了几分。

  “我本来就没想过,你能躲开我的咒灵,我要试探的,是你能在咒灵的血肉吮吸下坚持多久,以此来判断,你有没有能力,解决我们的困难,放心,不会要你手下性命的。咦?”

  兰叟一低头,似乎有些失望,可没过一会儿,便惊疑不定地抬起头来!

  几十团血色人形抱住了高大的骑鬼,旁人看不出端倪,只看见黑甲骑鬼身上咯咯作响。却没有一点异样。

  村中男女都是一阵哗然,兰叟的咒灵,旁人看都看不见,这红旗首领能靠本能躲开,还能拿剑指中兰叟,这就让这些人极为惊讶了,可更让他们的想不到的是,这个黑甲人,竟然不怕坏血咒灵!

  “他身上是什么甲胄?”

  兰叟激动地直接站了起来。

  李阎弓起腰,双脚松开房梁,翻身落地,没看到身后的赵小乙复杂神色。

  “能帮你们解决的甲胄。”

  兰叟捂住心脏,似乎极为激动的样子,好半天,这个六十几岁的老人露出一个极为开怀的表情。

  “请容许我向你们表达最高的敬意,尊贵的客人们,”

  ……

  蔬菜,果酒,曼妙轻纱的舞动的青春女孩,不得不说,广夷岛上的村民,继承了闽人血统的野性美,无论男女,可以说都是盘亮条顺,极为养眼。

  如果之前兰叟的态度是客套之中,带着几分疏远,那么此刻,她就真的是把李阎等人供起来似的,大排筵宴不说,还叫来村里漂亮的姑娘,为红旗帮的人斟酒侍奉。娇美的广夷女子眉目如画,倒弄得红旗的厮杀汉子们局促起来。

  “额……”李阎悄悄看了一眼颇有兴趣品尝果酒的丹娘,错开身边侄侬弯弯的胳膊,冲桌子对面的兰叟说道:“我觉得,我们还是说正事。”

  侄侬咯咯笑出了声,这几天接触下来,她也没开始那么惧怕李阎了。

  “天保首领,我知道你和十夫人的关系,这只是我们广夷岛表示欢迎的方式,何况十夫人毕竟已经故去了,难道,她还要让你一辈子不近女色么?”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