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姑获鸟开始 第十六章 希夷

作者:活儿该书名:从姑获鸟开始更新时间:2019/03/14 22:49字数:4341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那白脸小厮走路轻飘飘的,敷着白色粉底的脸上嘴巴微张,舌头片鲜红。ㄨ菠≦萝≦小ㄨ说一身青色皂衣,扎着黑色腰带。带着红缨毡帽。

  李阎面无表情,他背对着柜台,一口又一口把嘴里的酱黄瓜咬得稀碎。

  白脸小厮抬头看了一眼眯眼的掌柜,又指了指坛子里头黄瓜,藕片,银苗菜伴在一起的八宝荣,作了个揖,软声细语:“我家邓姥姥那老三样,掌柜的,有劳了。”

  那掌柜笑了一声,“我说贾二,你家刀把子没跟来,我就是给你包上,你也带不走啊。怎么着,要不你把你那鬼玩意脱了

  ?”

  这话听得李阎眼睛一眯。

  “瞧您这话说的,刀把子跟来了,跟来了。”

  贾二陪笑着,门坎后头,一条黄皮老狗摇着尾巴跑了进来,看,这就是两人所说的刀把子了。

  好大一条黄狗,站起来怕不是快一人高,皮毛斑驳,两只眼睛是瞎的,脖子上有一道长久的勒痕。

  刀把子嗅了嗅,两只爪子一扒柜台,舌头一吐,银声清脆,两枚大钱落在桌上。

  贾二连连作揖,掌柜的瞥了瞥嘴:“等着。”

  那掌柜金进到里屋,大概几分钟,提着一个黄色酱包走了出来,挂在大黄狗的脖子上,把桌上的大钱擦了擦,收进袖子。

  “刀把子,这儿!”

  贾二一拍巴掌,嘴里叫着黄狗的名字。那瞎眼黄狗一个激灵,摇着尾巴往外走,竟然毫无阻碍地穿过了贾二的身体,一前一后出了门口。

  掌柜眼瞅着一人一狗离开,嘴里不清不楚地嘀咕着什么。

  丹娘眼珠一转看向李阎,李阎把嘴一抹,手掌一搭梁野的脖子。

  “别吃了,走。”

  黑漆漆的夜路下,名叫贾二的白脸小厮脚步没有一点声息,老黄狗昂着头,脖子上挂着黄油纸的酱包。

  蓦地,老黄狗鼻头耸动,两只前腿一住,耷拉着的耳朵立了起来。

  小厮开始没有察觉,自己往前走了好一会儿,才发觉刀把子没有跟上。

  拐角的阴影里头,一只白色绒毛爪子轻轻探了出来。

  但见此兽额头王字黑色长斑,两只铃铛大小的眼睛烁烁发光,是一头白色幼虎。

  大明官制五品官服图案为熊罴,李阎身具飞骑尉的武勋,又担卫所镇抚,两者都是从五品的官职,可是总不能带给李阎两只熊罴之相。而四品的金钱豹,李阎又够不上。

  现实是,李阎的龙虎气所凝结的走兽。是一只周身洁白的幼虎。

  幼年的虎,明代称为彪,本来是六品武将的官服图案,可六品的彪是是普通的黄色,而李阎的龙虎气凝结出的彪,则洁白无比。

  老黄狗凸起的脊背抖着,满身狗毛炸起,龇着满口的尖牙,对着阴影狂吠不止,尖利的牙齿咬合在一起,涎水滴落,看着怕人。

  贾二满头汗水,哑着嗓子叫了好几声,名叫刀把子的老黄狗却无动于衷。白虎是别颗果实龙虎气幻化,燕都午夜下的怪异们看不见,与之相对应的,大明官身的龙虎气,也管不到这四九城里的刽子手。

  所以贾二只看见自己家的老狗停下,却注意不到阴影中凝视着自己的白色幼虎。

  白虎从阴影中冒了出来,算上尾巴也够不上一米,它歪了歪头,朝刀把子打了个哈欠,奶声奶气的,露出两颗幼小的尖牙。

  刀把子脑袋一晃,把油纸包甩在地上,两只强健的前肢撑地,后腿一蹬,猛地朝白虎冲了过去!

  微不可查的摩擦声音响起,两只手掌扯住了刀把子的尾巴,是贾二。

  他喘着粗气,脚底下是暗红色的腰带,脸色虽然还是苍白,但整个人鲜活了很多。

  ”你这发泼的畜生,我看你是皮痒了!”

  他不干不净地骂着,一脚踹在黄狗的背上。刀把子被主人拉住,也就不再往前窜,身子弓起与阴影对峙,贾二一脚踹上去也纹丝不动。

  贾二有些紧张地左右看了两眼,索性自己拿起油纸包,又去捡那条腰带,不料刀把子嗷呜一声,张嘴咬向自己。

  贾二一屁股坐在地上,叱骂已经到了嘴边,眼角却发现自己的腰带不翼而飞,顿时吓出了一身冷汗。

  “坏~”

  雪亮的剑影在黑夜中一闪而逝,人头抛飞到空中,大犬凶猛地撕咬过来,被李阎一脚踹飞。

  尸身落地,血泊浸透开来。

  贾二人头落地,却口吐人言:“你!”

  李阎手里拿着一束暗红色的腰带,低头盯着怒目圆睁的贾二人头,一剑劈了过去。

  刀把子撞了上来,张嘴去咬李阎的小腿,环龙弧线一变,刺进黄狗的后背。

  “好狗。”

  李阎进腕一划,环龙深了一尺还多,老黄狗哀鸣一声,就此气绝。

  “是你?是你!”

  人头落地的贾二不住怒吼,那张苍白的人脸面容扭曲。

  李阎去看手里的腰带。

  【慎刑司皂带(夜)】

  品质:???

  杀猪下三滥,杀人上九流。

  阴司刑典的标志,系上这条腰带,将成为“希夷”。

  不可带出本次阎浮事件。

  【希夷】:只能接触同为“希夷”状态的事物,阎浮行走保留基本衣物,但是无法使用任何兵器。无法使用印记空间。

  人死作鬼,鬼死作聻,聻死作希,希死作夷。

  ——《幽明录》

  李阎把这条腰带收了起来,环龙点着贾二的眼睛,语气阴冷:“你是拿砍头当饭碗的,你来告诉我,我这一剑水准如何?”

  贾二面容扭曲。几乎说不出话来。

  顿了顿,李阎又说道:“我做事公道,你们婆姨砍了我三颗人头,我如数奉还,你砍了头能不死,是你的造化。我不会再动手。”

  说完李阎不再理会他,转头往菜市口的方向去。

  倒地的无头尸身伸手抓住李阎的脚脖子,李阎下意识低头。

  贾二白森森的牙齿一露,脸色由白转黑,怒张的紫黑色血管扭曲如同小蛇,人头弹射如离弦之箭,甩着长辫子往李阎脖颈咬了过去。

  环龙铮鸣飞挑,剑光如同乍破银瓶,顷刻间将人头绞成漫天骨肉。

  零落血肉落下,李阎的脸上饱蘸戾气。

  “当了几天兵,真拿老子不当匪了!”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