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姑获鸟开始 第四章 山中有鬼

作者:活儿该书名:从姑获鸟开始更新时间:2019/03/14 22:49字数:6226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东北番筒

  类别:火绳枪

  品质:普通

  射速:1发/分钟

  射程:200米

  需求:军技专精50%以上或者热武器类专精65%以上

  李阎来回翻弄着长长的火铳,手指划过枪柄打火的弯钩,然后把它丢给了王生。⊙菠@萝@小⊙说

  “大人,这……”

  还有些脸嫩的王生不安地攥了攥手心。

  “咱们几个人里你年纪最小,拿着防身。”

  发丝飘飞的邓天雄迈步走了进来,带进一阵嗤嗤作响的冷风。

  “总旗大人,两具尸体都扔进了冰窟窿。没有尾巴。”

  李阎把另一名浪人的打刀一竖,双眉微拧:“那也不能多呆了……”

  他眼睛看向邓天雄:“倭人的刀不错,你用得惯么?”

  邓天雄挠了挠脑袋,不好意思地笑道:“俺还是用咱们大明的刀顺手。”

  “这样啊。”

  李阎也没强求,这柄打刀制作精良,但是如果用不惯,还是不要强求得好。

  “我能用。”

  火炉旁传来一个声音。

  说话的人脸上带着深重的皱纹,一只左眼是瞎的,脸像一截又黑又硬的树皮,他肚子上被布裹了一圈又一圈。看起来有些臃肿。

  别人都称呼他刁瞎眼,是邓天雄的旧相识。

  “我跟随戚将军的时候,在他的营盘练过倭刀。”

  “老刁,你身上伤重,没问题么?”

  李阎问道。

  他倒不是舍不得,算上李阎自己,九个明军手里只有六把刀,真出了情况,肯定是手里拿着刀的往前冲。

  这人是十人中三个重伤员之一,肚皮被长枪捅出老大一个窟窿,实在不适合冲锋陷阵。

  “没问题。“

  那人就此沉默,没有多说什么。

  李阎把刀递了过去,他接过来拿袖子抹了抹,端详了一会儿,忽然开口。

  “总旗大人,那浪人身份不低……”

  “何以见得?”

  老刁咬下紫黑色嘴唇上的一块破皮,开口说道:“战场上成建制的步兵,拿的都是长枪,倭寇也一样,很多农兵宁愿在长树枝上绑上一柄匕首,也不愿意使用更短一截的刀剑,这样制作精良的打刀,一般是在倭寇里面地位较高的人佩戴,像是“足轻”甚至“旗本”。”

  “刁叔,看不出你对倭寇还是挺了解的嘛。”

  王生开了句玩笑。

  老刁的独眼一转。

  “俺独力搏杀倭寇的时候,你这小娃子还穿开裆裤呢。”

  “吹牛……”

  王生有些不信地接了一句。

  老刁桀桀怪笑着,不咸不淡地说:”跟李总旗干净利落的剑术相比,我的确不值一提。”

  李阎知道这独眼老人没有说谎,他的军技专精只有63%,在这群人里算是中等,可身上却带着一个技能。

  杀人如麻(92/100)

  跟何安东不同,这可是冷兵器时代,像刚才那把火绳枪一样,一分钟能开一枪就不错了,乱战起来,凭的还是手里的兵器。

  也就是说九十二个人。大多都是这老兵用刀甚至徒手格毙的!

  王生,年纪虽轻,却是一把侦查好手。

  邓天雄,突破了张明远都没有做到的70%壁垒。

  还有这刁瞎眼……

  李阎救下这些人,个个都有其独到之处,查大受率领的这三千人里,有辽东镇的强兵,更有传说中的戚家军。

  就算是情报有误,轻敌冒进,能把这样一支队伍打得近乎全军覆没,经历了战国百年战火的大名军队的确有他独到之处。

  李阎不太了解那个被无数霓轰人追捧的战国年代,只记得一个名叫鬼之平八的名字。

  本多忠胜……

  李阎唇角流露出一丝冷笑。

  霓轰张飞么?

  “宋通译……”

  李阎开口。

  独自抹着菜油的男人抬起了头,李阎那番话之后。他倒是安分多了,也不再装出一副瑟瑟发抖的模样,而是时刻冷着个脸。

  “我们想要避开倭寇,往鸭绿江的方向。怎么走合适?”

  宋通译抓了一把泥土,用手指钩抹着,没一会儿,倒也画出一个似模似样的地形图出来。

  “从这走,从摄山下面绕一个圈子,到这儿有一个小地堡,当初朝廷在这里布防的时候,大概有二十几人,不知道倭寇怎么安排,但是一定不多,能避过他们,就成功了一大半。”

  “太远了。”李阎摇头。

  “顺着这条河走不是更快?”

  邓天雄也插了一嘴。

  “河边都是倭寇,你想送死别拉着我。”

  宋通译冷笑一声,态度强硬很多。

  邓天雄也不生气,人家是本地人,又读过书。比自己懂,大头兵就这点好,听劝……

  “我看摄山也不算险,能不能直接穿过去?”

  李阎询问。”

  宋通译脸色迟疑了很久,才犹疑地说:“可以试试,但是很危险。被发现的几率也大。”

  “夜长梦多。”

  李阎有自己的考量,绕摄山费时费力只是一节,宋通译所指处周围地势开阔,被发现的几率确实不大,但是一旦被发现,被机动性高的骑兵团团围住,跑都跑不了。

  横穿摄山不仅快,即使即使被发现,山路崎岖,骑兵进不来,李阎还有一搏之力。

  从李阎等人围起来指指点点的时候,帮母亲端了一碗热汤递过来的女孩就待在一边,看着大伙指着小土包嘀嘀咕咕的,忽然开口说了一句什么。

  “她说什么?”宋通译脸色古怪。“没什么,童言无忌。”

  李阎有些恼火地抓了抓脖子,那里麻痒的感觉一直没有消退:“让你说,你就说。”

  宋通译无奈地说:“这小姑娘说摄山闹鬼,小孩子的话你也这么认真?”

  “鬼?俺老邓活了三十多岁,还真没见过,要是男鬼还则把了,要是女鬼,嘿嘿……”

  邓天雄不以为然。

  倒是刁瞎眼嘬着牙花子:

  “鬼这东西或许是无稽之谈,可正所谓国之将亡,必出妖孽,这里现在到处死人,指不定真出什么邪性东西。”

  宋通译咬着嘴唇,对于那句国之将亡,他并没有什么被冒犯的感觉,但是那句到处死人却是打在了他心里。

  倭寇入境以后大肆屠杀,单是晋州就死了六万人。李阎等人一路走来,路旁的皮包骨头的饿殍,挂在树上满身乌鸦的死尸,不知道见了多少。

  “有鬼。”

  李阎不着痕迹摸了摸胸口的刺青。

  “那就更好了……”

  ……

  入夜,距离李阎等人动身超过六个时辰

  平壤城墙以西,瓦舍高低错落的庄子里。

  “那么,真羽他们两个脱离部队说之后赶上我们,然后……就这么死了。这让我怎么向黑田先生交代?”

  男人穿着素白色的吴服,上面有浅色的云绣。

  洁白的脖颈和修长手指上带着清酒味道,他看着眼前捞上来的湿漉漉的尸体,儒雅的脸上有些为难。

  “顺着冰河漂过来的,大概是朝鲜义勇军一类的东西干的。”男人身边的武士耸了耸肩膀。

  “把痕迹处理得这么干净,不像是那帮乌合之众。”男人温和地摇了摇头。”是正规军。”

  “那,要追么?”武士问道。

  “当然,我亲自去,分五名赤备给我,他们人不多,不然我们来的路上就碰到了。”

  枯黄色水桶啪叽一声砸进水井里面。

  已经裂开的麻绳不堪重负的噼啪作响,澄澈的井水从桶边漏下去。

  男人抓起瓢舀了一口,冰凉爽口。

  他神色满足,招了招手,两名倭寇抓着一名不足十岁的幼童,扑通一声扔进井里。

  “填满。”

  男人说完转身,身后是张狂燃烧的火焰。

  他蹲下身子,食指划过尸体的喉咙放进嘴里。

  干净的指甲上带着冻冰的血碴,入口锋利。

  他神色惊讶。

  “好快的刀。”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