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姑获鸟开始 第七章 刚柔流?鸣鹤拳!

作者:活儿该书名:从姑获鸟开始更新时间:2019/03/14 22:49字数:4901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红鬼所说的福义大厦同样在龙津道上,是一座相当巍峨的青黑色大楼。※菠ミ萝ミ小※说

  上电梯的时候,红鬼有意无意的对李阎说。

  “来福义大厦看拳赛的人呢,非富即贵,一晚上的花销少说也有一百几十万,这里的拳手有抽成的,你想在这里站稳脚跟,一定要找个大水喉撑你下场,这方面我来联系,你到时候不要说错话。”

  电梯很快到了停了下来。随着电梯门的打开,李阎的眉毛不由得挑了一挑。

  这栋大厦十层往上整栋楼被打通,抬头一眼望上去大概有三十几米高,四层看台,十六盏流苏灯笼高高挂着,上下的木质雕纹扶梯上铺着红毯,中间大理石的擂台四周矗立着汉白玉的石柱子,

  古色古香。来回有穿着黑色燕尾服的女侍者为客人送上酒水。

  四面两米高的电视屏幕对着看台,保证客人在任何一个角度都能看清楚拳台上的拳手。

  “点样?场面够大吧,你今天不走运,换个时间有兔女郎看的。”

  红鬼跟李阎说笑着,一个黑燕尾的侍者就急匆匆地赶了过来。

  “红鬼哥,邓太太吵着要见你。”

  红鬼揉了揉脸,对李阎说道。

  “大水喉来了。”

  说着,带着李阎上了扶梯,转身进了一家包厢。

  其实李阎不太理解,拳台这种血腥场面竟然会有女人捧。只能说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两个人进了一间小型包厢。

  刚打开门,就看见满地茶色的玻璃碎屑,飞旋的彩光摇摆不定,茶几上摆着李阎看不懂牌子的洋酒和点心。

  沙发上慵懒地坐着一位三十许岁的少妇,大波浪的卷发,长腿蜂腰,妩媚的丹凤眼,脸上有深深的酒窝,嘴角总是不自觉上翘,让这个女人看上有几分凌厉。

  “让你让阿红来,你就给我扮死人?他不在福义难道跑到龙城外面饮汤?”

  “茱蒂姐,红鬼哥真的出去了。”

  黑燕尾的女侍者满脸为难。一旁有人打扫碎了一地的酒瓶。

  “乱讲话,我这不是返来啦。”

  刚刚踏进房门的红鬼立马出声。

  “都出去。“

  黑燕尾们如临大赦,李阎的眼睛在少妇和红鬼之间转悠了一圈,本来也想退出去,被红鬼瞪了一眼。

  “茱蒂姐,乜事发这么大火气?生皱纹的。”

  红鬼坐在茱蒂身边,拿起两杯酒,语气诚恳地对着女人说。

  女人接过酒杯,扬了扬下巴,语气不满:

  “啊,你个死鬼终于肯现身,一晚上都不见人影,你系度做紧乜?知道我来龙城故意躲我?”

  “当然冇啦。我去照看手下的新血嘛。”

  红鬼语气无辜,配合他张学生脸,对女人的杀伤力确实很大。

  “阿阎,过来。”

  李阎不情不愿地走了过来,对女人挤出一个笑容。

  “茱蒂姐。”

  茱蒂上下打量着李阎。

  两颊消瘦,颧骨突出,下巴勾勒出一道美人沟,剑眉略微上扬,眼神沉稳。

  茱蒂抿了一口金黄色的酒液,嘴唇越发红艳。

  “模样倒是蛮靓仔,不知道撑不撑得住啊,阿姐我是钟意靓一点,但是上了台,一两个回合,就被人家打倒,我好冇面子的。上次我撑的拳手打输,何昌鸿这个扑街居然糗我……”

  说着她忽然眼前一亮。

  “不如阿红你来打,你上台多少钱阿姊都撑你的嘛。”

  “好啊。”红鬼点点头。把酒杯里的洋酒一饮而尽。

  “不过总要给新人一点机会嘛。这样,阿阎如果打输呢,我就下场,替茱蒂姐扫平何公子那边的蛋散。”

  茱蒂露出一个甜美的笑容。

  “那就说定了。”说着脸冲着李阎。“小弟弟,你要撑久一点。”

  李阎低着头淡淡一笑:

  “茱蒂姐说笑了,红鬼哥是我老板,害自家老板下场打拳这么糗,我不如去跳海。”

  女人笑的花枝乱颤:“吶,如果你能顶住,阿姊一定疼你的。”

  李阎的太阳穴隐隐抽动,不过面上笑容可掬,一点也看不出来。

  ……

  “别说我不照顾你,茱蒂可是龙城擂台的大水喉,她的死鬼丈夫生前是太平绅士,她自己身家过百亿,每天晚上酒水都要七八十万。你抱住她这条香喷喷的大腿,绝对飞黄腾达。”

  李阎学着红鬼一开始的模样揉了揉脸,龇牙咧嘴地问道:“那你要我点样?”

  红鬼拍了拍李阎的肩膀。

  “你今天赢了这场就算在第六擂站稳脚跟,打出风采来,我红鬼很久不收新血,别让我丢脸。”

  “风采就有,风骚就冇。只要你不让我出卖色相,老虎我也打给你看。”

  红鬼脸上笑出一个浅浅的酒窝:“上台吧。”

  李阎率先登台,用余光扫了一下看台上不时举手示意下注的赌客,并最终将目光投到了包厢玻璃墙对面的茱蒂身上。

  这女人手里端着高脚杯,露出一截白皙的手腕,冲擂台上的李阎扬了扬眉毛。

  “身家百亿,三百万就是九牛一毛喽。”

  随着越发热烈的欢呼声音,李阎转过头来,望向他今天最后一个对手。

  一个三十多岁,脸色蜡黄的男子走上台来,他穿着黑色的练功服,神色冷漠。

  这个男人名叫城户南,是日本政府通缉的逃犯,曾经在北海道前后奸杀过七名年轻女子,他最后一个的受害者年仅十四岁,被其残忍分尸,城户南没有想到的是,那名女孩是稻川会副会长的独生女,他也因此受到稻川会的追杀,走投无路之下逃进龙城,毫不客气地讲,这个人哪怕走出龙城一步,都会死的很难看。

  城户南精通枪械和匕首,同时有一身娴熟的冲绳刚柔流空手道功夫,在李阎之前,今晚他已经连赢三场,三个对手最轻的也是被他卸掉两臂骨头,打裂肾脏,昏死在拳台。

  随着白色毛巾落地,李阎几乎是第一时间冲了上去,右手如电,横劈而出,砸在城户南用来格挡的手肘上面,左掌抽劈向城户南的脖子,脾气暴烈的不像话。

  别人都惊讶这个生面孔,敢主动向城户南伸手,红鬼则把目光移到了李阎悄无声息向前探了半步的左脚上。

  城户南把腰一扭,拳背撞在李阎抽击而来的胳膊上,笔直的右手前伸,去抓李阎的大臂。

  在手掌接触到李阎肩膀的一瞬间,城户南的嘴角带出一丝笑意。他没想到这个高瘦的年轻人这么不堪一击。但是手下丝毫不停,四指发力,大拇指如同铁钩,冲着李阎的肩胛骨狠狠一剜!

  看到城户南抓到李阎肩膀,看台顿时响起一大片的重重的叹息声。

  之前的三场,无论之前形势如何,一旦让城户南近身抓到肩膀,施展出他的关节技来,对手几乎就没有了翻盘的余地。

  不料受制于人的李阎右腿忽然朝天而起,用之前探半步的左脚为支点,右脚如猛龙升天。暴起的鞋尖狠狠踢在城户南的下颚,踢得城户南脖子向后一仰,一口鲜血朝天喷了出来,右手也无力地松开。

  李阎得理不饶人,蹬地前冲,抓住身子往后仰的城户南的手腕。眼角有冷冽的凶光闪过。

  “刚柔流托自南拳白鹤门,今天我让你拜拜祖师爷。”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