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祸害 第1096章 无罪?

作者:余人书名:寒门祸害更新时间:2019/08/13 23:28字数:3914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张军头顶着阳光,就站在堂下的人群之中。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他并没有参与讨论,此时这位副千户紧紧地攥着拳头,目光阴森地盯着堂中的黄郎中。

  这一趟奔丧之行,却没有想到如此的曲折。他心里已经打定主意,待散堂之后,定要寻得机会狠狠地教训这个色胆包天的郎中。

  “肃静!”

  林晧然看着堂下的人群过于吵闹,当即一拍惊堂木,沉声地喝止道。

  “威……武!”

  十二名身材高大的衙差听到惊堂木的声响,便是将手中的水火长棍用力地捣在青砖面上发出“咚咚”的声响,并整齐地喊着。

  堂下的百姓和士子听到这个令人头皮发麻的声音,便是纷纷地闭上了嘴巴,显得敬畏地望向公堂之上的府尹大人。

  公堂清静之后,林晧然望着显得无辜的黄郎中沉声地道“黄郎中,你是什么都没有干,但你并不知道。你所提出这一个条件,却给张家带来了多大的灾害!”

  说着,对着堂下又是吩咐道“带柳氏上堂!”

  堂下的百姓看着被衙役领上公堂的柳氏,心里不由得泛起了嘀咕。都说柳氏是杀害张老太的真凶,黄郎中是关键证人,但现在似乎都倒了过来,案件亦变得越来越玄乎。

  “民女柳氏见过府尹大人!”柳氏身穿着一身素白的孝衣,显得规规矩矩地施礼道。

  林晧然心里暗叹一声,望着柳氏淡淡地说道“柳氏,你将事情的经过都说出来吧!”

  “是!”柳氏施了一礼,先是平复了一下情绪,接着显得悲切地诉说道“奴家得知娘亲的脚趾患病,便四下寻医问药,很快从一个郎中得知娘亲可能患破伤风。奴家抱着最后一丝希望,找上了仁义堂的黄郎中,但这黄郎中言语轻薄。只是为了娘亲的病症,奴家亦是忍了下来,怎知他竟然变本加厉。在看过我娘亲的病症后,不仅索要五十两的诊金,更是提出了非分之想,而他的话恰被娘亲听到。娘亲……不愿奴家失了清白,便是决心要求死,叮嘱奴家一定要做一个恪守妇道的妇人!”

  说到这里,已然触碰到内心的软弱处,柳氏泪如雨下。外人一直都说她孝顺,实质娘亲对她比亲闺女还要亲。

  哎……

  堂下的百姓听到这一番话,亦是重重地叹了一口气。敢情张老太太烧炭寻死,并非因为不甘忍受病痛的折磨,而是要护住儿媳的清白之身。

  “黄贼,拿命来!”

  张军的眼睛通红,再也压抑不住自己内心的怒火,朝着黄郎中大喝一声,从人群中突然暴起,举着硕头的拳头,已经扑上公堂。

  这位副千户心中既有对黄郎中间接害死他娘亲的仇恨,亦有黄郎中竟然试图指染他的娘子的歹心,已然是动了杀念。

  “拦住他!”

  张虎看着张军扑上堂来,领着几名捕快当即便要拦住张军,以维持公堂的秩序。

  张军在边军中以勇猛著称,面对区区几名捕快,根本就没有放在眼里。只是他并没有彻底失去理智,没有对这几名阻拦他的捕快下杀手。

  砰!

  张虎自持身强力壮,但跟着张军一个照应,却是被重重地撞倒在地。而其他几名仓促围上来的捕快,亦是无法拦住如同猛虎般的张军。

  只是当下顺天府衙的捕快精神面貌很好,虽然面对着勇猛不可当的张军,但所有的捕快都没有退缩,纷纷义无反顾地扑向张军。

  砰!

  张军被好几名捕快拉扯着身子,但还是冲到了堂中,抬起一只脚朝着黄郎中的头部踩去,脚板跟受惊回过头的黄郎中碰撞。

  这一脚踩得很实,更是夹带着张军无穷的怒火,结实地将黄郎中的鼻梁踩得有细微的声音传出,以及两道鼻血流下。

  啊……

  黄郎中仰面而倒下,鼻梁处简直痛入心肺,他的眼泪亦是飙了出来。

  “放下我!老子今天必定要杀了他!”

  张军固然很是勇猛,但双手难敌四拳,一帮捕快和衙差蜂拥而上,却是将他制住了,只是他的怨念显然不那么轻易就消除。

  林晧然将这一幕看在眼里,一拍惊堂木,对着被制服在地上的张军指责道“张千户,本府尹为着你娘主持公道,你现在却蔑视公堂,是想要做一头白眼狼吗?”

  “府尹大人,末将多谢你帮我查清真相,但还请让我手刃此贼,不然我枉为人子!”张军并不是不识好歹之人,但还是愤恨难消地道。

  堂下的百姓看着张军的举止言行,心里亦是对这位千户高看了一眼。能够为了帮娘亲报仇,敢于在公堂行凶,已然是血性汉子无疑。

  林晧然心里默默一叹,但还是正色地说道“破伤风乃不治之症,你娘的死虽然跟黄郎中有关,但祸首其实还是破伤风!若是你为了一时怨气,将自己的性命搭上,你此举并非是为母报仇,而是一个不孝之举!”

  张军原本还想要脱困,但此时像是突然失去所有的气力一般。他是军人出身,早就知晓破伤风是不治之症,更是亲眼见过同僚死于破伤风。

  他心知林晧然说得并没错,不能认定黄郎中是害死老娘的凶手,不再被为娘亲报仇的怒火支配,亦是慢慢地冷静下来。

  “大人,我能……治!”黄郎中捂着流血的鼻子,想要申明他赖以富贵的祖传之方,只是被林晧然的眼睛一瞪,当即乖乖地闭了嘴巴。

  张军虽然冷静了下来,但仍然很是不甘地说道“只是这般便宜此贼,末将不服!”

  “你就个人怎么这么拗!府尹大人都已经说了,害死你娘的是破伤风,你娘的死跟我有何关系!”黄郎中抹着鼻血,却不忘对张军进行说教地道。

  此话一出,却是将张军激怒了。如果不是这边的捕快还死死地将压制住张军,恐怕黄郎中就要为他这张臭嘴付出代价了。

  林晧然不置可否,而是望向一脸无辜的黄郎中道“黄郎中,你既然已经招认以治愈张老太为条件,索要五十两和柳氏作陪之事,那就签字画押吧!”

  说着,又朝着角落中的那名书吏望了一眼。

  那名书吏顿时意会地点头,从位置上站了起来,将那一份已经写好的状纸送到堂中的黄郎中面前,让他进行签字画押。

  黄郎中心里微微感到有些不妥,但想着自己并无犯下过错,连柳氏的手指头都没有碰到,根本构不成通奸的罪名。

  一念至此,他便是利落地在供状上面签字画押,然后仰起头对着林晧然询问道“府尹大人,小人现在可以走了吧?”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