瘦马阿福 65.第 65 章

作者:生姜红茶书名:瘦马阿福更新时间:2018/06/15 23:06字数:5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天上的太阳走到了中天, 乾清宫外热得犹如烤炉。

  燕王顶着日头跪在乾清宫的汉白玉台阶下,虽然低了头, 腰背却不曾塌下,身上的赤色圆领衮龙袍在烈烈日光下犹如一团灼热的火, 明亮得刺目。

  太子微微眯了眯眼,仿佛被这团火刺到了, 从皇帝震怒到燕王罚跪已经过去了一个时辰, 太子以为能看到燕王萎靡不振的样子,没想到这人便是那钢做的肉中刺, 竟是折不断了。

  “四弟, 你又何必与父皇顶着呢, 认个错罢,”太子劝说燕王道。不管心里怎么想, 太子面子上还是很注意兄友弟恭的。

  走得近了, 太子注意到燕王翼善冠下渗着汗珠的额头,后背的团龙也被汗水浸成了一团暗影。这才是罚跪该有的狼狈模样,太子心里舒坦多了, 又道:“孤去给你求个情, 一会儿你认个错, 这件事也就揭过去了。”

  太子有些幸灾乐祸,老四莫非是失心疯了, 竟然想娶苏家的女儿, 这么明目张胆地拉拢父皇的心腹, 简直是自寻死路。

  “多谢太子, 然臣弟心意已决,断不会更改。”燕王看着站在华盖下的太子,声音平静态度坚决,眼中光芒愈甚。

  太子心中不悦,故意叹气道:“唉,你打小就倔。”说完摇摇头登上乾清宫的台阶去了,“老四你再好好想想,莫要让贤妃娘娘忧心。”

  燕王平静的眼波这才有了些触动的样子。

  老四从来都是个孝子,太子唇角微弯,稳稳地踏上了最后一阶台阶,如此居高临下,太子忽然觉得燕王也不过蝼蚁罢了。

  太子进乾清宫从来不需要一层层的通禀,他刚到门口,就被石潼亲自迎进去了。

  皇帝起居的东暖阁放着一座巨大的冰山子,摆了切开的香瓜和凤梨,再由宫女摇着扇把带着冷气瓜果香气的风摇起来,屋子里便清凉怡人了,跟外头的火炉天气完全是两个境界。

  从东宫走过来,即使太监撑着华盖,太子也热出了一身汗,进了屋子才觉得自己活了过来,精神抖擞地给皇帝请安。

  “太子怎么来了?”皇帝让太子坐在他对面,放下了手里的书。

  “儿子听说老四惹了父皇生气,”太子显得很担忧,“儿子怕他脾气硬,顶撞了父皇。”

  “你有心了,”燕王被罚跪,宫里谁都没动,只有太子眼巴巴的来了,皇帝眼神淡淡的,“老四若有你一半,朕还能多活几年。”老四要是跟太子一样蠢在明面上,能省多少心呐。

  太子只以为是被夸他孝顺,眼中喜色一闪而过,跟着惶恐道:“父皇龙体安康,必能长命百岁。”

  皇帝不置可否,拿起茶盏喝了一口茶。

  “老四年轻冲动,父皇罚也罚了,外面日头毒辣,儿子恐怕他受不住。”太子知道皇帝心疼燕王,尽管不情愿,还是给燕王求了情。当然趁机上眼药是必不可少的,太子笑道:“听说苏小姐是个难得的美人,老四英雄救美,动了些心思,也是能谅解的。”

  言下之意就是燕王见色起意,想要挟恩图报。

  然而放在台面上燕王被罚跪的理由是御前失仪,只要不蠢就不会大咧咧地把真相捅破。

  听了太子的话,皇帝果然有些发怒的样子,“让他跪着清醒。”

  太子见皇帝没有给燕王和苏家小姐赐婚的意思,就把心放回了肚子里。

  眼看着太子年纪越长,人越蠢,皇帝目光微垂,若不是还有个聪明的皇长孙,他是真不放心把江山交到太子手里。

  太子在乾清宫给皇帝读了小半个时辰的奏折,出来的时候口干舌燥还满意得很,根本没想到他读的都是恭请圣安的请安折子,一本真章都没有。

  燕王还老老实实跪在台阶下,似乎一丝一毫都没有挪动,要不是还会喘气,就跟个雕像没区别了。燕王这个倔,太子还是有点佩服的,他对燕王投以爱莫能助的眼神,再一次劝道,“你别犟着了,好好同父皇认个错,天涯何处无芳草。”

  “太子好意臣弟心领了,”燕王纹丝不动。

  喝,这么硬气。太子拂袖,“孤是管不了。”跪破了乾清宫殿前的大理石砖,也没用!

  燕王跪姿标准,纵然太子拂袖而去也没有动一动,看得持刀守在乾清宫前的金吾卫们敬佩不已,燕王殿下真神人也,不愧是大梁战神。

  只有燕王自己知道自家事,他是跪久了,身上都僵了,不如不动。

  等到太阳开始偏西,乾清宫的大总管石潼终于出来了。

  “王爷,圣上叫你进去。”石潼恭恭敬敬地没有拿半点架子。

  雕像般的燕王才是动了动,没有立时起来。

  石潼知道跪了这么久燕王必然是不能自己站起来了,带了两个孔武有力的太监来,叫他二人扶起了燕王。

  这个时候就是该卖惨的时候了,燕王没有拒绝搀扶,由着两个太监把他架着进了东暖阁。

  又跪又晒的,燕王身上的衣衫已经湿透了,脸上的皮肤晒得发红,还只能让人架着走,看起来十分凄惨了。

  皇帝还是心疼他的,见此心中又气又酸,没好气道:“可知错了?”

  “英雄难过美人关,”燕王站立不稳,腿上软了,嘴上很硬,“儿子并不觉得有错。”

  “英雄?朕看你是狗熊,”皇帝见燕王这时候还有精神耍嘴皮子,有气又好笑,“前儿还说不愿娶妻,现在你自己到挑了可心人。”

  “儿子也想不到,”燕王有点不好意思地微微低头。他这样子,要是给太子看到了,恐怕要惊掉下巴。

  能当上皇帝的人心肠都硬,对四儿子,皇帝却难得保有一份慈父心肠,私下相处也比对太子更亲近,皇帝一面疑心燕王求娶苏家小姐的目的,一面又有些犹豫,四儿好不容易看上了一个女子,恐怕错过这个,又要当好多年鳏夫了。

  “先坐,”皇帝看他站得艰难,先心软了几分。

  “谢父皇,”燕王规规矩矩在椅子上坐下了,整个人都骤然一轻。然后就注意到皇帝放在桌上的书是一本《水经注》,他忽然想起来梦中的一件大事。

  对于究竟要不要给燕王赐婚,皇帝本来还有几分犹豫,看见燕王因为赐坐而舒展的眉头,又心疼儿子起来,叹道:“你若真中意那姑娘,也不是不能娶。”

  听到这话,燕王暂时放下别的想法,自觉正襟危坐听皇帝的后续。

  “你成亲后,即刻就藩去吧。”皇帝金口玉律,“无诏不得入京。”

  之前令燕王就藩的旨意还有些松动,许多投机之人就看中了燕王拿到手里的军权从而依附过去。这次皇帝说出无诏不得入京的话,却是彻彻底底断绝了燕王竞争皇位的可能性了。再回京城,那就只有新皇登基的时候了。

  “臣领旨,”燕王跪了下来,用的是君臣之礼。父皇待他从来都是好的,只是有的东西,却从不肯给他。燕王心情复杂,梦中他就是不忍让父皇和母妃为难,一心当个贤王,结果落得家破人亡的下场。

  皇帝摆摆手让他出去了。若他足够狠心,就不该让燕王就藩掌权,圈在京城让他当个闲王才是平稳之道,但他心知肚明皇后和太子容不下燕王,为了保住心爱的儿子,皇帝宁愿承担江山不稳的风险。

  燕王出了乾清宫,就见到了守在夹道旁的翠珠。

  “王爷,娘娘想要见您,”翠珠小心地看了看燕王,心道贤妃娘娘见了王爷这样子又该心疼了。

  燕王并不意外,随着翠珠去了景和宫。

  贤妃屋子里却有些热闹,钱皇后和顾贵妃竟然都在。

  贤妃还病着,枕着宝蓝绣喜鹊登枝的大迎枕侧卧在南窗下的美人榻上,钱皇后坐了张铺着五彩绣垫的紫檀雕花大靠椅,虽然是坐在贤妃的病榻前看望病人,但正宫皇后的气势不减。顾贵妃坐在西边,椅子是贤妃屋子里本就摆着的简简单单的黄花梨圈椅,显得有些形单影只。

  “老四,你怎么惹了圣上生气,让你母妃病着还要为你担心,”钱皇后笑着,眼角纹路越发深刻。

  燕王低头,“让母妃担心了。”

  贤妃看他一身狼狈,眼泪落了下来,忙让宫女们服侍燕王擦汗换衣。

  燕王只去隔间洗了脸,身上的衣裳没给人动,很快就回来了。

  贤妃眼睛红红的,“好姑娘多的是,怎么能跟圣上犟呢?”

  “新安侯家的女儿年貌正佳,”钱皇后笑望着燕王道,“老四你可以见见。”新安侯女儿是不错,奈何有个烂泥扶不上墙的儿子。

  “多谢母后好意,”燕王弯唇笑了。

  顾贵妃不常见燕王,难得见他一笑,忽然觉得这个侄女婿也不错,将来生的娃娃不论随了燕王还是侄女都漂亮。

  钱皇后目光微闪,看着燕王与那人相似的眉眼,掐住了手心。就听燕王继续说道,“父皇已经答应为儿臣赐婚了。”

  钱皇后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太子不是说皇帝根本没有赐婚的打算么?

  “真好,”贤妃缓缓道,没敢看钱皇后的神色。

  “贵妃的侄女倒是个难得的美人,”钱皇后惊异过后,就反应过来了,笑道,“可惜端午那日出了事,没能仔细跟她说说话,贵妃不如宣她进宫让贤妃见见?”

  贤妃马上应声,“皇后娘娘说到臣妾的心坎上了,我这身子是越发不好了,趁着现在还有精神见见苏小姐。”

  顾贵妃以前跟贤妃没什么交情,这次是听说了燕王求亲才是到景和宫来的,没想到贤妃居然是皇后的应声虫,她当即一口回绝,“那孩子胆小得很,端午落水病到现在,我姐姐都不敢让她出屋子,我就更不好让她出来见风了。”

  真假侄女的事顾贵妃已经知道了,更不可能让阿福进宫。

  顾贵妃话都这么说了,贤妃就道:“那就只有等她身子好些再见了。”她突然的干脆,没有给钱皇后留下插话的机会。

  钱皇后心中不快,暗暗看了贤妃一眼。

  因着燕王在,钱皇后和顾贵妃没有多留,很快就告辞走了。

  剩下燕王和贤妃,贤妃才是叹息道:“我是管不了你了,你自小就有主意,往后我就不再说什么了。”也许是装病久了,就成了真病,贤妃感觉自己身体每况愈下,曾经最看重的东西,现在已经看开了。

  燕王没有说话,他旁边的案几上有一盏翠珠端上来的茶,依然原样搁在案几上,没有动过。

  贤妃目光落在那盏连盖子都没有打开过的茶,知道燕王对她已经起了疑心。贤妃合上眼,也许她的秘密守不了不多久了。

  燕王知道贤妃心中存着事,却也没有深想,只以为是贤妃谨小慎微惯了,轻声道:“母妃放心。”

  “你去吧,不用顾忌我,”贤妃听出来他的坚定,依然没有睁眼,他们做了二十几年母子,燕王想要什么她怎么会不知道呢?然而皇帝不会给他的,只有自己去抢,一步登天或粉身碎骨。

  燕王沉默地长揖到底。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