笼中的亚当 第七十章 背叛之潮(上)

作者:烂桑书名:笼中的亚当更新时间:2018/06/17 14:32字数:8653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公爵?”身上穿着红色皮革制成的工作背心的艾瑟兰皱起了眉头,一边擦去脸上的汗水一边皱着眉头看向了同样灰头土面的普莱恩。“他找我有什么事?”

  普莱恩微微皱了皱眉头,不过他知道这位烈花女士在公爵面前也是这般放肆,并且公爵并未有什么苛责,恰恰相反,公爵似乎还对她评价颇高,所以普莱恩也只能对她包容一些。“公爵并未告诉我,”普莱恩回答道,他此刻只想尽快离开城墙,“烈花女士还是赶紧跟随我去觐见公爵吧。”

  “我现在没空!”烈花女士皱着眉头转过了身子去,气得普莱恩差点骂出了声,不过听了艾瑟兰的话之后他又沉下了脸来,“我们现在只剩下三台炮弩了,如果魔龙再回来的话,这三台炮弩就是我们战胜它的唯一机会!我必须抓紧时间调试。”

  她说话的同时,又对着另一个工匠说了几句什么,不过普莱恩并不听得懂她在说些什么,大都是些佣兵的黑话与工匠才知道的专业术语。普莱恩转头看向了城墙的另一边,炙热的熔岩让他感觉自己就像是站在锻炉旁边一样汗流如注,而黄色的火焰在城墙的矮墙上跳舞,同时散发着一股硫磺的臭味,浓烟被风吹过是会呛得人眼睛都睁不开。

  普莱恩几乎想要直接转身离开了,可是他清楚公爵的性格,如果自己没带着烈花回去的话,自己肯定会受到责备。“烈花女士,你必须得知道,公爵是不会轻易妥协的。”普莱恩对背对着自己的艾瑟兰说道。

  接着艾瑟兰叹了口气,然后对其他那些围着弩炮的公爵喊道:“都给我抓紧点!我回来之后要验收的!”

  说完之后她朝普莱恩走了过去,将围在自己腰间的白色羊毛衫取了下来,一边穿上一边对普莱恩说道:“那么麻烦带路吧。”

  普莱恩也毫不犹豫的转身朝进入内堡的铁门走去,而艾瑟兰也跟在了他的身后,还拿出了一张干净的手帕拭擦掉了脸上的灰烬。公爵的书房离城墙的出口并不远,他们没走多久便抵达了书房门前。

  普莱恩敲了敲门之后,便带着艾瑟兰走进了房间。

  艾瑟兰发现公爵的书房里面还有其他人,是一个白须老者,看穿着打扮应该是医师,此刻正在一边收拾一个满是瓶瓶罐罐的箱子。而公爵则坐在他的化石木书桌之后,艾瑟兰注意到他脸色有些苍白。

  “公爵大人,烈花女士给您带到了。”普莱恩低下头恭敬的回答道。

  而公爵则点点头,医师此刻也扛起了那个箱子朝门外走去:“那么你先下去负责监督仆人的工作吧,如果有什么要急事务立刻来禀报。”

  “是的,大人。”说完之后普莱恩便跟在医师的后面一起离开了房间,离开前顺手带上了门。

  “现在的状况如何?”公爵往前探了探身子,蓝黑色的眼睛冷漠地注视着艾瑟兰。

  “不怎么样,”艾瑟兰如实回答道,“弩炮只剩下了三台,而且城墙上已经被烧红了大半,如果那头龙再来一口龙息,可能就得全军覆没了。”

  公爵沉默了几秒,然后又问道:“那么有没有胜算呢?”

  “有,但不多,”艾瑟兰耸了耸肩,她一副无所谓一样的态度让公爵颇为恼怒,“我们正在加紧调试炮弩,争取下次能够一举杀死那头龙。”

  “这可能吗?”公爵马上问道。

  “不知道。”艾瑟兰如实回答道,“毕竟没有时间详细研究调查,但根据我们之前对魔龙发起的攻击来看,我们的弩炮是能够击穿它的外壳的。”

  公爵揉了揉眉头问道:“意思就是有可能对吧?”

  “算是吧。”艾瑟兰点了点头。

  “那么如果你们失败了呢?”公爵重新抬起眼看向了艾瑟兰。

  “我们只能提供一个方案,”艾瑟兰毫不畏惧公爵目光的回答道,“毕竟我们只是工匠,只能够做好目前能做的事情。”

  公爵沉默了下来,而艾瑟兰也感觉到他的目光在变得冰冷。沉默片刻之后,公爵语气僵硬的说道:“如果你们失败,我会吊死你们。”

  “如果我们失败的话根本就犯不着您来动手,”艾瑟兰不以为然的回答道,“龙息会把我们烧成灰。”

  公爵恼怒的站起了身子来,不过肩膀上的伤却让他脸上不自然的抽出了几下:“你就从来都不知道害怕吗?”

  “噢,尊敬的公爵大人,恕我直言,”艾瑟兰深吸口气,然后轻声说道,“我看见了那头龙,和它比起来,现在的您都显得和蔼可亲。”

  疯子!佣兵都是疯子!公爵怒不可遏的想到,接着他重重地在化石木书桌之上捶了一拳,对艾瑟兰吼道:“出去!去照看好你的宝贝炮弩!”

  “如您所愿,大人。”艾瑟兰果断地转身离开了,毫不拖泥带水,乌道夫等她关上门之后便又重新坐回了公爵的椅子上。他端起了医师为他调制的苦酒,然后皱着眉头将加了蜂蜜的苦药酒灌下了肚,接着再重重地将杯子放回了桌子上。

  公爵喘了口气,他的眉头渐渐地舒展了开来。不安,公爵看向了自己的手,他是在用怒意来掩饰自己的不安,他自从与芙罗在一起之后已经有许多年没有如此大喊大叫过了。不,比起失态,他更不愿意让人发觉他的畏惧。

  龙……公爵拽紧了拳头,牙也死死地咬紧。为了对付巨怪,我已经烧掉了我一半的城区,现在又来了一条龙,难道还要我烧掉另一半城区了吗?

  该怎么办?还有多少兵力?城内还有多少巨怪没有剿灭?公爵揉起了眉头,苦药酒渐渐地开始起了作用,除了呼吸开始缓和了不少以外,肩膀烧伤的疼得也得到了缓解,据医师所说,他还加了一些镇痛用的甜美花,不过甜美花有副作用便是让人打瞌睡。

  我现在可没有打瞌睡的时间。这么想着,公爵强迫自己站了起来。可他刚刚站起了,便马上有人敲响了门。

  “进来。”公爵此刻说话也有些困倦的感觉,他摇了摇头,强迫自己集中精力。

  而推进门来的是普莱恩,不用乌道夫公爵问他有什么事,他便满脸惊恐的喊道:“大、大人!不好了!有一帮暴民正朝内堡的方向冲来!”

  听了普莱恩的话之后乌道夫顿时睡意全无,他神情严峻,立刻下令道:“立刻去集结卫兵,堵死城门!”

  “可是大人!城门已经坍塌了啊!”普莱恩绝望的喊道。

  而乌道夫公爵也回想起了自己骑马冲进内堡的时候,城门似乎确实已经因为龙息而倒塌了。如今的内堡可以说是门户大开。“那么就立刻搭建临时路障!”公爵提高了音量,想要驱散掉自己的困意,“用椅子!用桌子!用马尸都行!立刻去!”

  “是、是,大人!”普莱恩连忙要转身离去,可马上又被公爵叫住了。

  “等一下!”

  “还有什么吩咐吗,大人?”

  “叫仆人来给我穿盔甲。”乌道夫公爵皱着眉头说完之后,便挥了挥手,叫他退下。

  等普莱恩离开书房之后,公爵立马开始揉起了自己的眼睛,他摇了摇头,开始后悔之前医师问他是否要在苦药酒中加止痛的甜美花时他点头同意了。“诸神在上,”公爵扶着化石木书桌站直了身子,然后深吸一口去,继续朝前走去。

  “该死。佣兵就没有一个靠谱了的吗?”

  他一边摇着头驱散困意,一边朝书房的门口走去。

  ……

  暴民们最开始差点被幽灵剑旅冲散,但最终他们奇迹般的逼退了那些女佣兵。

  “正因为我们乃是正义之师,就连残忍的蛇神都为我们所感动!是祂保佑了我等!是背负背叛神名的祂都不忍再看着我们的公爵堕落下去了!所以祂遣散了那些残忍的女恶魔!为了我们的正义让开了路!”被抬在临时制作的木轿上面的老牧师唾沫横飞的喊道,他只能抬起一只手,因为另一只肩膀被幽灵剑旅的人射中了,“我们将烧死那个魔女!杀死魔鬼的私生子!”

  “烧死魔女!!!”

  “烧死魔鬼的私生子!!!”

  暴民拥簇在轿子上的老牧师旁边,随着他的喊叫声一起高声呐喊,他们气焰高涨,越来越多的难民、或金瀑城的本地居民加入了他们——其中难民占了大多数,他们衣衫褴褛,食不果腹,抱着嚎啕大哭的孩子,如同怒兽一般大吼大叫。

  集结起来的人群穿过了防线,朝着内堡的方向,浩浩荡荡的走去,街道挤满了他们的人,许多人举着火把,而更多的人则举着其他的东西:草叉、短斧、木棍,还有不少人挥舞着匕首。

  防线卫兵事实上远远便看见了他们,不过他们的数量根本比不上如此之多的暴民,就算他们上前来也只有被这狂怒的人潮给吞没,所以他们只敢远远的看着亦或是逃回去报信。

  “烧死魔女!!!”

  “烧死魔鬼的私生子!!!”

  “公爵!我们敬爱的公爵!他是万中无一的爱着自己的子民的领主!可是!可是他却被魔鬼迷住了心窍!把自己的女儿交给了它!”老牧师涨红了脸,一双眼睛中闪着疯狂的火光,“而他的女儿呢?!她天生就是一个灾祸!噢!我还记得芙罗夫人!她是如此的虔诚善良!但她却被那个魔女夺走了生命!公爵从那以后便变得残忍了起来!你们大家好好回想一下!那个金瀑城之春是如何消逝的!”

  “烧死魔女!!!”

  “烧死魔鬼的私生子!!!”

  “保护我们的金瀑城!只有严惩邪恶才能平息神怒!”老牧师想要站起来,不过他在中间滚下木箱堆时摔断了腿。

  “平息神怒!!!”

  “烧死魔女!!!”

  “平息神怒!!!”

  “烧死魔女!!!”

  高举的火把,武器,男人、女人、老人、年轻人的怒吼交织成一片,孩童的哭泣为他们伴奏,密集如暴雨的脚步声,沉闷的呼吸声,哀嚎声,祈祷声,这支如怒流一样的队伍朝内堡涌了去。

  ……

  “噢!诸神在上!他们来了!”

  在城门口搭建路障的卫兵绝望地喊道,他的声音让那些还扛着木椅、木桌或者木柜的卫兵慌张的加快了脚步,接着他的哀嚎声让所有人惊恐的握住了武器:“是骑兵!是骑兵!诸神在上!那帮暴民有骑兵!”

  “该死!让他们去死!”有个卫兵大声喊道,他满脸通红,显然是为了壮胆而喝了烈酒,“用十字弓射穿他们!”

  “和他们拼了!”另一个较为年轻的卫兵大喊道了起来,“为了金瀑城!”

  “都给老子消停点!”一个年长的卫兵的大吼声让其他卫兵都安静了下来,他爬上了路障,走到了最外面去探望了一眼,同时小心提防头顶上是否有熔岩滴落。结果他也确实看见骑马冲过来的人了,不过那不是什么骑马的暴民。

  “福杰大人?!”那个老卫兵认出了骑在马背上的那个胖子。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福杰大人看见路障之后立马厉声问道,说话间他回过了头去,立马看见了举着火把的人潮已经走出了水闸区,开始朝内堡这边走来,甚至还能隐约听见他们的喊叫声。

  老卫兵扯着嗓子对福杰大人喊道:“报告大人!因为城门倒塌了!公爵大人命令我们在这里搭建路障!”

  “这样?”福杰大人立马翻身下马,老卫兵连忙上前去搀扶,却被一把推开。胖子大人的力气大得让他惊讶。“我带来了一百个林勒镇的卫士!他们都有战马!那帮暴民有多少人啊?!”一边问着福杰大人一边走到了路障前面。

  “报告大人,不知道,我们没有多余的人手去打探!但我怕您的一百个卫士挡不下来!就连那个女佣兵团都被这帮暴民冲散了!”老卫兵焦急的看着越来越近的暴民群说道。

  “噢?!”福杰大人显然是没有想到,他的小眼睛飞速的转了转,然后转身对自己身后的亲信吼道:“五十个人下马跟我到内堡之内去,剩下五十人带着马躲远点!别被暴民把马抢去了!立刻去与帕夫列卫队长集结的军队会合!告诉他们这里的状况,让他们火速前来支援!”

  “是的,大人!”亲信说完之后立马翻身上马,牵着福杰大人的战马便转身离去,而其他五十个卫士也二话不说从马背上翻了下来。

  福杰大人一边挤着肥胖的身体费力的爬过路障,一边对身边的老卫士问道:“你们还有多少人手?”

  “不到一百个,大人!”老卫士苦着脸回答道,“大部分人都被公爵大人出去对付巨怪了,留下来的都是太老的或者太年轻的!此刻大半都集结在了内庭里,其余的则在城堡内守着公爵与仆人们。”

  “武器呢?箭矢呢?”福杰大人一边从路障上跳下来一边问道。

  “从军械库中拿出来了不少老东西,十字弓勉强是够一半的人拿,弩箭一人先拿了二十发,多的都堆在了马厩里。弓倒是有不少,可是这帮小崽子都没有怎么练过弓,让他们拿弓说不定能把我们自己人射死。”老卫兵一边啐口唾沫一边回答道。

  “我带来的人都能用弓,带他们去拿弓和装箭!”福杰大人对老卫兵说道,老卫兵则连连点头答应。

  福杰大人迈开步子,继续朝内庭中走去,他看见一张张年迈或稚嫩的脸,神情也阴沉了下来。他不敢肯定靠着这帮家伙能不能守的下来。虽然福杰大人早就听说了魔龙在内堡这里大肆发作了一番,结果当他靠近只是还是感到惊惶了。城墙熔化,城门倒塌,内堡的防备几乎瓦解。

  而偏偏在这个时候,好死不死的那帮暴民做起了乱来!福杰大人已经开始思索起了退路,如果这些人顶不住的话,就只能想办法带着公爵大人与他的宝贝女儿逃走了,可是逃跑路线的话可得好好规划一下……

  这时福杰大人撞上了一个人,不过那人与他的体型差距太大,反而被撞倒在地了。福杰大人皱着眉头抬起头正欲发作,却发现被他撞倒在地的人竟然是内堡的总管普莱恩。

  “哎呀福杰大人!您怎么来了?!”被撞倒在地的普莱恩不但没有丝毫恼怒的迹象,反而高兴的大喊了起来。

  “噢,当然是来忠心保卫我们的公爵大人了啊。”福杰大人笑哈哈地回答道,就好像完全不在意城墙外面那集结起来的暴民一般。

  见到他的样子,普莱恩果然眼睛一亮,连忙着急的问道:“福杰大人带来了多少人啊?”

  “不多不多,”福杰大人继续往前走到,他笑眯眯地看着跟在自己身侧的普莱恩说道,“不过对付这帮乱民是绰绰有余了。”

  听了他的话普莱恩露出了欣喜的神色,不过他接着又狐疑了起来,他皱着眉头担忧的说道:“可是福杰大人……这帮暴民集结的数量似乎不少啊。”

  “噢?普莱恩先生知道他们的人数?”福杰大人连忙问道。

  “不,不知道确切人数,但是知道起码有四五百人。”普莱恩一边擦去额头的汗水一边回答道,这个数字是在城墙上维修弩炮的工匠告诉他的。

  “那么公爵大人在哪儿?”福杰大人也收起了自己脸上的笑容,变成了严肃的神情,“立刻带我去见他!”

  见到福杰大人的表情,普莱恩自然也是知道了他刚才的话根本就是假的,他不禁有些恼怒,但表面上还是恭敬的低下头,道:“请大人这边来。”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