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你一个镇山河[综武侠] 72.贫道很帅

作者:宸古书名:给你一个镇山河[综武侠]更新时间:2018/06/15 23:40字数:5492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焰文现在也不过是十多岁的半大少年, 只是在江湖上流浪久了,染上了一身流气, 再加上整天遮掩着真实容貌,才会看上去成熟。挨过饿的焰文虽然近些日子养了一些肉上来, 但还是不符合他这个年龄该有的体魄。

  因此,李含蕴近期的任务不是教焰文《独孤九剑》,而是先把焰文的身体素质练上来, 荤素搭配, 每日早上还得练上半个钟头的剑,才能有效吸收食物中的能量,不会赘于。

  顺便,焰文的轻功也得找个时间训练了。别到时候学了一身好剑法,结果却连一只鸡都抓不住,那天焰文的说的话他还是有听进去的。

  轻功李含蕴倒是能教,只不过教不了他纯阳宫的门派大轻功, 江湖大轻功还是可以教的。

  虽然他不大看得上江湖大轻功,但是相较于这里的轻功, 还是要好上许多,也不算亏待他三辈子才得来的一个徒弟了。

  李含蕴和焰文暂时住在福州城城北的一间客栈里,本来他打算恢复武功后就神行飞往黑木崖, 但是现在多了一个拖油瓶,神行千里可没法带着第二个人一起飞。再加上小徒弟刚入门, 正是最需要指点的时候, 他多少还是有点责任心的, 只能带着人在福州暂且住下,顺便再看看能不能等来东方不败。

  按理说,他发生了这样的事,黑木崖虽远,但是这也过去了半个多月,怎么着也该收到消息了……万一两人错过可怎么办?

  不过他也只打算再待几天,等焰文学会了轻功,就离开福州,还可以趁此机会多训练训练焰文的轻功。

  至于方向,朝北方走绝对不会出问题的。

  客栈的后厨后面是一片树林,焰文这些天的早上傍晚都在那里练剑,他的基础差,虽然悟性高,但是高手过招往往差的就是那一点点招式不到位,因此他需要经常练习,让身体熟悉习惯,变成下意识就能挥舞出来的程度才行。

  焰文目前只学了破剑式,因此也就时时刻刻琢磨着破剑式的招式。

  清晨,李含蕴今日取下了易容,换了一身燕云校服,不得不说黑鹤穿在身,整个人都充满了气势,看了让人合不拢腿的那种。

  他打算去林中吓唬一下他的小徒弟。

  林中,焰文反复的横劈竖砍,来来回回就那几下,其实练剑练到最后不外乎就那几招,剔除糟粕,取其精华,精简下来就那么几招,旁的都是为了美观好看,并没有什么实际作用。

  当然,焰文尚未到达那种程度,他这样练只是为了巩固自身的肢体记忆,下一次若要横劈就得是这个角度这个力道,同时还要保证自己在劈出去的同时还能收得回来……独孤九剑没有防守,也就意味着不存在圆滑,但是却需要做到收放自如。

  李含蕴看着焰文练到日上三分,把人喊了过来。

  焰文看向李含蕴,声音熟悉,体型熟悉,但是那张脸却陌生的很。

  “师父?”他不确定的问道。

  李含蕴挑眉,温声说道,“正式介绍一下,贫道姓李,名含蕴,师出纯阳宫,生平只有你一个徒弟。”虽然这个徒弟是个剑纯,但他依然坚强的教了下去。

  焰文大步走了过去,“所以说这才是师父你本来的样貌?”

  李含蕴点头,“吓到你了?”

  “那倒不是。”焰文连忙摇头,解释道,“只是刚刚师父没有说话的时候,看上去冷冰冰的……换做小孩子估计就会被吓跑了。”

  这可真不是什么好话。

  李含蕴“哦”了一声,“回去吧。”

  焰文跟在李含蕴的屁股后面,偏过头来瞅着人的神情,“师父,是不是我哪里说错了?”

  “没有,为什么这样说?”李含蕴摇头,疑惑的问道。

  “看师父你不苟言笑的样子,和以往不大一样。”焰文小声嘀咕,“我也就瞎猜猜,师父你别放心上。”

  “我这副打扮很凶吗?”李含蕴回头问道,他觉得自己攻气满满,十分的帅气啊!

  “不笑的话……就有点。”焰文苦着脸答道,他师父这张脸好看是好看,但是那就像是天山上的雪莲一样,不笑的时候就冷若冰霜,再加上那一双凤眼相当锐利,仿佛能看透人心,教人不敢直视。

  “是吗?……”李含蕴摸了摸下巴,“这下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藏着这张脸了吧?杀伤力太强,我怕小命不保。”

  “那为什么现在不藏了啊?”

  “当然是因为——”李含蕴顿住,看向走过来的人,眼底溢出笑意,“我媳妇喜欢啊。”

  焰文:“啊???”

  “阿蕴,你没事就好。”

  东方不败到了。

  “东方……我原先想着你听到消息肯定会赶过来,没想到你真的来了。”李含蕴见到了许久未见到的人,一颗心顿时被填的满满当当的。

  他是想着人会来,但当他真的看到人的时候,感觉又不一样了。

  总之,就像吃了蜜,甜的发齁,也还想吃。

  李含蕴朝东方不败的方向走了过去,将人抱住,“我很想你。”

  东方不败圈住李含蕴的肩膀,“听岳不群传出来的消息,说你因为《辟邪剑谱》而残害同门,被他当场抓住,念在昔日师徒情分上,所以只将你废除武功,逐出师门……你一五一十告诉我,事情到底是什么样,真的是因为《辟邪剑谱》还是说这一切是你自己设计好的?”

  “这些都过去了,回去我再跟你说。”四眼相对,李含蕴扫了一下东方不败身后的客栈。

  东方不败应下,瞥眼看到后面的焰文,“他是……?”

  李含蕴放开人,看向焰文,“我新收的徒弟。”

  焰文受到李含蕴的视线指使,抖了个机灵,连忙上前笑道,“师娘好,我叫焰文。”

  东方不败睨了眼正在蹭鼻子东张西望的某人,“出来匆忙,没有带东西,等回了黑木崖,我再送见面礼给你。”

  这许久未见,一见面就给他多了一个徒弟出来,多了一个“师娘”的头衔。

  李含蕴拉着人得手走进客栈,“这么早,你可吃过了?”

  “吃了点垫肚子的。”东方不败轻声说道。

  “正巧,我和徒儿还没吃,一起再吃点吧。”李含蕴回头催着焰文,“快跟上,天刚亮就去练剑,应该饿的不成样了。”

  “我……”焰文刚张嘴,肚子就“咕噜”一声,想给自己留点面子都留不住。

  他体力消耗的大,餐餐都要吃好大一碗的饭加上半斤肉才能饱。

  “我们去南疆走一趟吧?”饭桌上,东方不败看向李含蕴说道。

  “南疆不是五毒教的地盘吗?怎么想起来要去那了?”李含蕴问道,“蛊不同于毒,若是碰上不好解决。”他说了一句客观话。

  东方不败解释道:“五毒教出乱子了,我派去五毒教的人回来后全疯了,而且五毒教一直受日月神教管辖,属于日月神教的附属,我作为一教之主必须得去看看情况。”

  “这样啊……”李含蕴若有所思的点头,随即轻笑道,“或许我知道是怎么回事,这件事你就不用管了。五毒教应该在大换血,会重新出来一个五毒教教主,等他自己到中原了再说吧。”

  “你知道是什么情况?”东方不败问道,“阿蕴,你到底都知道些什么呀?”他伸手捏了捏李含蕴的脸,“甚至还笃定那人会来中原。”

  李含蕴任由东方不败捏,那感觉给他更像是在挠痒痒,“要说别的我或许不知道,但如果是关于五毒,我猜的应该八*九不离十。如果我猜的没错,他应该不会再让五毒教成为日月神教的附属,而是独立出去,自成一派,结盟或是互不干扰。”

  “哦?”东方不败冷笑,“既然这样,那本座倒要看看那人有没有那个本事了。”

  “说起来,他算是我的同乡,我并不希望你和他真打起来,相互切磋一下倒还是可以的。”李含蕴摇头道,“不说这些了,吃菜吧,都要被我这徒弟吃完了。”

  莫名被点名的焰文:“嗯?”

  “师父师娘,你们都不吃,我当然得抓紧,不然凉了就不好吃了。”焰文振振有词的说道,还给自己点了头,“对!就是这样!”

  “既然这样,吃完我们就北上吧。”

  东方不败说完,与李含蕴相视一笑。

  东方不败此次出来没有准备影卫,因此三人北上一行速度倒是极快。焰文年纪虽然不大,但是骑术还不错,骑着成年的马儿竟能跟得上李含蕴与东方不败。

  里飞沙虽能日行千里,也能双骑,但是考虑到第三个人的存在,李含蕴便放弃了,随着东方不败去马厩选了三匹四肢有力、身体强健的马儿。

  半个月到了南京。

  焰文原本就单薄的身体因为赶路没怎么吃好,又消瘦了几许。这让李含蕴觉得有些亏待小徒弟了,于是在南京歇了下来,打算住个一周再说。

  客栈有马厩可以喂养马儿,由着客栈里的小二带头牵着马儿到马厩,李含蕴和焰文跟在后面又各牵了一匹。

  “东方,你先进去开两间客房好了,我栓了马就过来。”李含蕴说后,就随着焰文跟着小二去了马厩。

  “……”

  李含蕴一边拴马,一边看向旁边的焰文,“怎么了?有什么想说的吗?”

  “师父啊……”焰文磨磨蹭蹭的将绳子系好,挪到李含蕴的身旁,“师娘到底是什么人啊?”

  李含蕴看着焰文小心翼翼的样子,笑了出来,“就因为这事你磨蹭了个半天?我和东方说话又没怎么顾忌过你,你这小脑袋那么聪明,猜不出来?”

  说着,他弹了焰文一记脑门。

  焰文咽了把口水,捂着额头小声说道,“所以说,我师娘真的是日月神教的教主……东方不败?”

  “要不我带你亲自去问他?”李含蕴笑道。

  “不不不用了。”焰文摆手,“师父你真厉害,我佩服你!”他对李含蕴竖了个大拇指。

  “……”李含蕴哑然,拍了下人的背,“行了,走吧。”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