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联盟之瓦罗兰BUG 第119章 奎因与华洛

作者:好吃的烤翅书名:英雄联盟之瓦罗兰BUG更新时间:2018/07/14 22:00字数:5418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第二次战斗,依旧是闪烁,冲刺战场,剑光匕影闪烁,结果也依旧如上次一般,拥有瞬步这样逆天能力且更加灵活的卡特琳娜无伤,而盖伦则是轻伤。

  但两人的对战没有继续下去,因为战场的走向与上次截然不同,这一次,由于诺克萨斯的指挥不当,人心的不和,诺克萨斯方遭遇了惨败,退出了战场,而接下来就是征兵令的发布和利用塞恩事件挑起这次战争的事情了。

  盖伦是德玛西亚的骄傲,而卡特琳娜则是诺克萨斯的骄傲,所以盖伦很希望通过击败卡特琳娜才证明自己,但讽刺的事情是自己朝思暮想的敌人就藏在自己的身边不远,他却一无所知。

  而还有一件让盖伦知道了估计会更伤他心的事情,那就是他的敌人卡特琳娜根本没有把他列入自己的威胁列表!

  “如果是刺杀的话,任务完成后以我的速度和能力,很快就能逃走,不管盖伦体内隐藏了多强的力量,他的速度一样跟不上我。”卡特琳娜对阿福和安妮说道:“问题在与第二个人。”

  “还有人比盖伦的威胁还大么?”阿福不可思议的问道:“那可是德玛西亚之力,德玛西亚的力量化身盖伦啊!”

  “能威胁到我们的不止有实力。”卡特琳娜平静的说道:“还有克制我们的能力,你们看到,德玛西亚军营帅帐上盘旋的那只鹰了么?”

  “那只鹰...怎么了?”

  “那是德玛西亚猎鹰。”

  “德玛西亚猎鹰?”阿福再一次惊叫,“怎么可能,那种猎鹰不是已经绝种了么?”

  “究竟有没有绝种我不知道。”卡特琳娜凝重的说道:“但我知道这头名为“华洛”的巨鹰,拥有恐怖的实力与观察力,如果我们远了还好,在一定范围内,它的能力可以直接照亮甚至标记出每一个人!”

  “而这头巨鹰,也和它的主人奎因一起被称作“德玛西亚之翼”!”

  远处,华洛从空中盘旋着飞下,降落在了奎因的身旁,温柔的看着身前的奎因。

  “辛苦了。”奎因摸了摸华洛的羽毛,然后说道:“你休息会儿吧,哥哥。”

  听见这个称呼,看着自己面前神色幸福的奎因,巨鹰华洛的眼中突然有了追忆的神色。

  奎因出生在德玛西亚东北部的偏远村镇厄文戴尔。与她一起降世的还有她的孪生兄弟,卡莱布,从小到大,两人形影不离,他们受到荣誉和正义的耳濡目染,对祖国的价值观深信不疑。厄文戴尔是一个以狩猎和农耕为主的繁荣小镇,战备力量是一群山林游骑兵,专门拦截并击杀任何下山觅食的怪兽。

  在这对兄妹小的时候,有一年,嘉文三世国王恰好途经厄文戴尔前往东部长城视察。这座长城的两侧,分别是富饶繁荣的德玛西亚,和法无常理的蛮夷之地。奎因坐在父亲的肩上,看到一副副耀眼的炎阳钢甲,被英姿飒爽的国王和战士们的神采所折服。奎恩和卡莱布年少的心被此情此景牢牢俘获,两人发誓要成为德玛西亚的骑士,有朝一日与国王并肩作战。他们儿时的游戏就是扮演英勇的骑士,保家卫国,击退邪恶怪兽、弗雷尔卓德蛮族,还有黑心的诺克萨斯人。

  他们只要一有机会就前往厄文戴尔的荒郊野外。他们的母亲就是镇里的一名精英游骑兵,她教会他们如何在森林中追踪野兽、如何在野外生存,最重要的是,如何战斗。几年后,奎因和卡莱布已经成为了一个技艺精湛的组合,二人的配合亲密无间,恰好将各自的特长发挥到极致,她辨认足迹的敏锐目光、他诡谲莫测的陷阱诱饵;她精准的弓术、他稳健的长枪。

  然而,在一次前往北山的远征中,悲剧发生了。这对孪生兄妹正好碰到了布维尔家族的狩猎队伍,他们正在追捕一只巨型食齿兽。这种掠食动物嗜血成性,皮糙肉厚、犄角锐利、脾气暴烈。贵族猎手们没能一鼓作气杀掉这头野兽,现在这只受了伤的怒兽背水一战,发起反扑,绞杀了好几个贵族子弟。奎因和卡莱布立刻出手相救。虽然他们的箭雨成功地射中了食齿兽的头,赶走了野兽,但卡莱布却为了保护布维尔的女族长而被食齿兽杀害。贵族一行人深情地感谢了奎因,帮她葬下了兄弟,同时也带上了自己家族的死者,启程回家哀悼。

  卡莱布的死几乎摧毁了奎因。他们的梦想一直都是并肩作战,没有了孪生兄弟,奎因成为骑士的希望就没有了意义。尽管她依然履行着自己对于家乡的职责,就如同任何一个德玛西亚的女儿一样,但是她的心已经残破。曾经让她充满活力的乐趣,如今已经黯淡萧瑟得如同夏季的最后一缕阳光。没有了兄弟的陪伴,她的野外作战能力每况愈下,甚至开始出现失误。虽然不会致命,但是她经常会漏掉足迹、射偏目标,甚至性格也开始变得阴沉忧郁、寡言少语。

  奎因会定期回到当时与食齿兽搏杀的地点,站在卡莱布的墓前,她始终无法释怀,永远都活在痛失至亲的回忆中。卡莱布一周年祭日那天,她又来到这里扫墓。沉浸在悲痛和苦思之中的奎因甚至没有听到有东西接近自己的声音,如果她有所警觉并且捕捉到了那个声音的话,她会瞬间反应过来正在慢慢靠近自己的居然是一只大型的食齿兽!而现在,在奎因悲痛的沉浸在回忆中的时候,那只食齿兽正在慢慢接近。而当它走近时,在它两根刀锋犄角中间,居然是一片断箭的顶戴,是那时奎因和卡莱布与之搏斗留下的证明!

  当距离足够,如雷的轰轰声响起,奎因愕然转头时,却只看见了怪兽开始隆隆的向她冲过来,这样的距离,奎因不免感觉到一阵无力与绝望,但绝望间的她没有放弃,而是奋力在怒兽面前反击。她射了十几支箭,但没有一支命中要害。苦战让她精疲力尽,脚下不免踉跄了一下,野兽瞬间冲到她近前。她翻身一跃,但速度不够快,犄角的尖端在她的身上开了个口子,从大腿划到肩膀。奎恩受了重伤,有气无力地看着野兽绕着她踱步,准备进行最后的扑杀。

  奎因看着野兽的眼睛,知道自己已经必死无疑。她抓起了箭袋中的最后一支箭。突然,一个深蓝的影子划破天空。一只美丽的蓝翼猛禽从天而降,利爪擒住了那头猛兽的脸。这是一只蓝岩猎鹰,人们也称之为德玛西亚猎鹰,据说德玛西亚徽记中的翅膀正是来源于这种猛禽,人们都以为它们已经灭绝很久了。巨鹰尖啸着,一次又一次地俯冲,利爪和尖喙从食齿兽的头上凿下一块块血肉,全然不顾自己的身体和翅膀被猛兽的犄角划破。

  奎因静息凝神,这一刻,她突破了!迎着奔袭而来的怒兽,最后一次弯弓搭箭。箭簇脱弦而出,弓弦应声而断。这一箭如风雷疾驰,恍如闪电划过,没有任何的反应,也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箭矢钻进了野兽的嘴,甚至穿透了它的大脑,射穿了它的身体,噔的射入怪物身后的树干上,箭尾发出震动的响声摇晃的打着颤。食齿兽沉重的身躯继续向奎因的方向滑,在柔软的土地上犁出了一道深沟,它死了。奎因长舒了一口气。她爬到了巨鹰旁边,他的翅膀已经折断,但眼神中透露出深深的眷恋,这样的眷念之色,让奎因有些熟悉之感。

  她简单包扎了巨鹰羽翼上的伤口,回到了厄文戴尔,还带上了食齿兽的犄角作为战利品。受伤的巨鹰一路上安静地栖息在她肩上,寸步不离。她将这只巨鹰取名为华洛,意为勇气。华洛在她悉心照料下,不久便康复如初。奎因突然发现自己的觉醒技能竟然是在她与华洛之间系上了一条纽带,这将他们紧密的联合在一起,并能做出最完美的配合!他们之间的纽带再次给奎因的心注入了热火,她也再次开始向往德玛西亚军中的戎马生涯。

  但与此同时,奎因还缺少一把趁手的兵器,不过现成的材料就摆在她的面前,然后奎因在父亲的帮助下,用食齿兽的犄角打造了一把新武器,一把精工连射十字弩,只要扣动一次扳机就能发射多支弩箭。

  带着父母的祝福,奎因和华洛来到了国都,经过了入伍的考验后,她向德玛西亚军队教官请愿加入游骑兵的行列。但游骑兵不是一个简简单单的部队,按照流程,要想加入这支纪律严明的部队首先要经过数年的训练。

  奎因接受了,虽然奎因没有在这方面受过任何训练,但是她很快就发现,自己可以轻易地通过任何一位游骑兵给她设置的科目测试,并且在很快的时间内甚至能超越教官的水平。

  即便如此,教官也依然无法想象,这样一名独立自我的猎人外加一只与众不同的猎鹰,如何才能融入他们不容变通的命令体制中,因此打算拒绝她的请愿。奎因对此感觉无比的愤懑却又无可奈何,因为来自偏远村镇的她并没有资格改变这个死板的部队甚至是教官的决定。

  但还没等他们发出最终裁定,乐斯塔拉·布维尔夫人,也就是卡莱布舍命相救的那位贵族,介入了此事,并以个人名义为奎因的勇气与能力作担保。

  奎因立刻就被征召入伍,成为了一名游骑兵。虽然她用实际行动证明了自己的作战能力,但死板的军队层级结构和一些(在她眼中)繁琐冗赘的规章制度却让她不得要领。她的同袍战友很认同她的作战技巧,但却始终都把她当成不确定因素,因为她是德玛西亚军中的异类,不愿墨守成规,自定任务计划,始终我行我素。她从来都不会在城墙范围内逗留太久,总是喜欢在野外生活,也总是反对战友的陪同。她曾将王国的威胁扼杀在萌芽期,也曾将藏匿已久的敌人彻底肃清,正因为这些赫然的功绩,她在德玛西亚军中拥有的自由可谓闻所未闻。

  直到这一天,一名诺克萨斯刺客趁着光陨日祭典,刺杀了让德勒城堡的指挥官。这一次奎因再次证明了自己的天赋。虽然刺客躲过了好几队骑士的围追堵截,但奎因和华洛经过一整夜的追踪,躲过夺命的陷阱、招架了多次反扑和埋伏,追上了那名刺客,而且成功击杀了那名刺客。她带着刺客的匕首回到了让德勒城堡,从此赢得了“德玛西亚之翼”的称号。奎因勉强待到接受完表彰,随后又立刻启程,带着华洛离开城市回到了野外。因为只有在外面他们才活的舒心。

  再后来,奎因为德玛西亚效力的足迹远达广至。她曾冒险北上探查弗雷尔卓德,也曾深入诺克萨斯帝国的腹地。每一次她都会和华洛带着重要情报归来,为德玛西亚边疆的安全和保卫防患于未然。虽然她的行为方式与德玛西亚军队的严格纪律格格不入,但没人能对奎因和华洛在外勤任务中的杰出表现说三道四。

  这一次,奎因虽然也很想带着华洛继续流浪,但战火快燃之际,这个重要的任务她却不得不接应下来。

  因为这个任务只有她与华洛才最有资格接受,那就是保护将军盖忠国。

  是的,诺克萨斯想到的事情,德玛西亚也想到了,军营被迫摆放成了这样,帅帐无疑会极其缺少防御,但德玛西亚却未动用其他的手段来保护帅营,因为他们也想诱敌深入,他们相信善于刺杀之道的诺克萨斯不会放弃这次机会,而只要诺克萨斯的刺客行刺被发现,被击杀甚至留下证据,艾欧尼亚的大军就能在战火燃起前大摇大摆的加入德玛西亚对峙诺克萨斯的阵营。

  这是一场双方高层的博弈,只是艾笑等人成为了这其中最为关键的一颗棋子!

  (本章完)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