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地仙记 第315章 至今不腐

作者:何太痴T书名:天魔地仙记更新时间:2018/07/16 12:29字数:6286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曹复的出现让李玄东几人都稍微有些吃惊,方才在那幽魂攻击之下几人都走散了开去。好不容易凑到了几个,却仍然有人还没能聚到一起。现在又多了一个曹复,只不过还有梦清寒三人下落未明,多少都都还是有些担忧的。

  而曹复亦是错愕的看着李玄东几人,并且直接料单问道:“李师兄,张师兄,花师兄你们为何不拦着血魔?”

  这下子谢代林和杜琮长松了口气,甚至有些幸灾乐祸,自己外人不便插手你们武域之事,这下子你们武域之人亲自插手看还能有何话说。

  果然,李玄东几人一时哑口无言,方才雄辩的口才已经荡然无存。花解语不得不敷衍性地说道:“曹师兄,我们武域乃是大门大派,怎可以多欺少?”

  这让杜秋行和谢枫颇有不好意思,这话明显就是针对自己二人,奈何以二敌一本来就有些不光彩倒也没有狡辩什么。但曹复却直接反驳道:“花师兄,这是对付魔教妖人,哪有什么恩义道德可讲的?”

  花解语楞了一下,让他向血魔出手,他是无论如何都做不到的。可现在曹复如此咄咄逼人,真是有些进退两难。连忙便看向了李玄东二了,可他二人似乎也不知如何是好。

  这曹复在武域和卓云飞走得很近,而现在武域的日常事务又是卓云飞在打理,若是此人回去添醋加油的乱说一通。诸如包庇结交魔教之人之类的话语也还有申辩的,若是直接告知几番几次见到魔教之人都无动于衷且有私通的嫌疑那到时候可是浑身是嘴都说不清了。

  血魔在一旁古怪地看着他们,却无心去搭理。现在李玄东在这地方,就算不找他报仇,最起码也得知晓下当年之事,自己的父母可能这么死得不明不白的。

  李玄东被血魔看了半日方才有所察觉,心中惊慌了一下,他这幅表情已然是说明了一切。想想也是觉得稀松平常,毕竟对方父母的离世和自己有着莫大的干系,若是对方不问个清楚反倒是怪事了。

  谢枫和杜秋行已经退了开去,他们没有把握能拉住血魔更别提再杀他了。对方的实力出乎他们的意料之外,更让他们望尘莫及,可谓是输得心服口服。

  曹复方才在暗中亦是接了他几招,以招数的凌厉和精湛程度而言,他自觉和对方还是差了一大截,若是单打独斗怕是过不了三十招。可要是多有几人说不定还有胜算的,但见到同门中人却不是梦清寒。虽偶有些失望,但好歹还有其他家族之人帮衬,若是一拥而上倒也还能有几分的胜算。

  可李玄东等人根本就没有出手的趋势,他一下子便明白联手拿住血魔几乎是不可能的。心中有些纳闷之余也觉得今日还不是时候,看来得回禀给武域知晓,不然下次见面还是这般,没有把对方看作是魔教之人。

  李玄东颇有些不明白血魔的举动,一直只看向自己这边,却是一言不发。对方倒是好耐性,可自己多少还是有些发怵的,也不怕被他人误会,只说道:“小师弟,我知晓你是要问当年你父母之事。”

  血魔的身世当年在武欲主峰时便已是人尽皆知的,现在再次被提出来倒是没什么意外的。但大家对其身份乃至父母的事迹亦只是模棱两可的,现在到大有兴趣想要听听他父母当年之事,毕竟因为此事魔教方才会多了一个大魔头血魔的。

  就在李玄东准备开口之时,血魔却突然开口道:“师姐的尸首葬在了什么地方?”

  这话让李玄东和张立凡眼眶一红起来,冰凝的尸首还留在石栈峰的,这么些年过去了居然还是完整无恙。但毕竟是没了气息的,不会再活蹦乱跳了。

  虽然这个小师妹从小就让他们头疼,可毕竟是从小看着长大的,这么硬生生地离开了大家自然是大为伤感。现在又听到这个血魔,不,是小师弟提起更是触动了内心深处的忧伤之心。

  当年她为小师弟挡剑和二师弟误杀的那幕仍然历历在目,而二师弟多年来亦是耿耿于怀,一直都在找寻着机会赎罪。奈何却根本没有重生之法,只得有些愧对石栈峰之人。

  李玄东不禁又想到了当年之事,小师弟小的时候是和小师妹长大的,而且两人的年龄相仿自然是最亲近的。这么多年过去了,他没有忘怀倒也还是在意料之中的。

  只不过纵然自己有心帮他,可现在身份殊途,如何能随意话语?可终究是亏欠与他的,毕竟自己当年一己之私害得他家破人亡,如此一来是亏欠太多了。

  在场之人倒都在等着李玄东的回答,这种敏感和微妙之语的确还不能随意回答。无论怎么说,李玄东的内心都没有把这个昔日的小师弟当作魔教之人,哪怕对方现在是血魔。他沉默了一会儿,突然说道:“小师妹尸骨未寒,一直都保持着原样。”

  血魔大为惊讶,一时居然痴呆了起来,这么多年来他可谓是日日饱受折磨。师姐被剑刺穿那刻深在记忆中,挥之不去。现在她的尸首居然还保持着原样,难道还有复活之法?心中震惊之余亦是多了几分的希望,万一真有重生之法或许师姐便能活过来。

  杜瑾瑾再次被震惊了一下,虽说她大概了解自己主公的往事,可却不知他对他师姐居然还有这般的情愫。她现在有些心灰意冷,这下子他有自己的师姐,还有那个冷若冰霜的武**子。自己别说是和主公的交情了,连容貌都难以赶上一星半点。

  看着血魔古怪的变化,李玄东似乎觉得对方是有些动容了,连忙乘胜追击企图让他回头:“小师弟,你跟我们回武欲吧,一定可以还你清白的。”

  众人都诧异了一下,这血魔在修道界已经是如此成名的大魔头了,如何又能说洗白就洗白。一旁的谢代林听到这话不禁冷笑道:“都成了魔教的大魔头了,还能算是正道之人?”

  李玄东几人虽然念及武欲和几大家族之间的交情,可却也容不得随意污蔑,直接便有些不高兴起来张立凡直接冷笑说道:“我武欲之事还容不得你们外人插手。”

  谢枫见形势不妙,自知谢代林有些鲁莽,连忙呵斥道:“够了,住口。”

  谢代林惊了一下,自觉多事连忙闭了口。血魔只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却和李玄东道:“不必了,我和武欲已恩断义绝。”

  听到如此决绝之话武欲几人全都吃惊不小,倒是曹颇有些幸灾乐祸,如此便可以置你于死地了。李玄东几人虽然也料到他会那般回答,可仍然也是有些意外,毕竟太多决绝了,好像对武域再无留恋之情了。

  张立凡仍有些不死心,又问道:“小师弟,你要相信我们,定然可以解释清楚当年之事的。”

  血魔仍然是无动于衷,当年九阳道人和自己的师父出手那般决绝,生怕在天下英豪面前失了半分的颜面。身为名门正派且还是正道的泰山北斗居然能如此草菅人命,不分青红皂白,自己还回去作甚?

  花解语亦想要挽留一番的,当年对于血魔的遭遇他亦是纳闷了许久,可自己毕竟是人轻言微,如何又能去改变些什么。至于不管对方是不是魔教之人,在他看来就是自己所认识的方师弟,哪有什么魔教之人。

  血魔方才已经得知了自己师姐的消息,自然不想再和他们纠缠下去了。但临走时却说道:“你们赶紧去吧,这里比较危险。”

  谢代林和杜琮想要留下血魔,可发现自己根本如何敢去阻拦?李玄东看着他的背影叹息了一声,和张立凡乃至花解语说道:“这里的确危机重重,连锁魂大阵这等上古邪阵都有,也不知里面还有和危机。而且看着地宫的样子似乎已经建了不少的时候了,里面有什么也难以得知,我看我们还是先撤出去吧。”

  花解语却道:“梦师兄他们还不知所踪。”

  这让张立凡也颇有些犯难起来,可一旁的李玄东却说道:“我们还是先出去吧,梦师弟和林师妹他们都道法高深应该不会有什么大碍的。”

  但曹复却冷声道:“血魔乃是我武域通缉之人,如今在天朝之地遇到定然是不可能让他逃走的。不管他有多厉害,身为正道中人,始终得迎难而上的。”说完,便化作一道白光消失在了甬道深处。

  花解语拦之不及,李玄东和张立凡却是大为诧异,真不知这曹复和血魔到底有何深仇大恨,需得这般不死不休。杜秋行几人对望了一眼,然后点了点头也跟着没入了黑暗中。别说只是血魔,就这林家有太多的秘密需要一一查明,如何肯就这般离去?

  武域几人被这么一闹,再无心思出去。商议之下便也跟着冲了进去,毕竟不管是血魔的生死或者是林家深处的秘密都是都是他们说关心的,好在暂时还五人受伤,万般无奈之下便也跟着没入了黑暗中。

  血魔沿着甬道左拐右转,冰凝之事扰乱着他的心神一时已是思绪全无,倒不知要去做何事了。杜瑾瑾在她身后大吃苦头,对方这般横冲直撞自己也得跟着横冲直撞,而血魔有凌幻虚步对于这等逃窜简直就是小菜小蝶可杜瑾瑾就不同了,只得吃力的跟在身后。

  一阵追逐之后,血魔终于停了下来。他细细地思索起来,自己的师姐尸身未腐看来还有复活的希望。可修道界有年岁过千之人,却无能人能够长生,也无人懂得重生之法。

  但他想到了魔教中的先知,也许他能知晓些什么。还有就是外界传得沸沸扬扬的从天外而来的那几人,或许他们也应该知晓什么重生之法。心中突然就有些希望燃了起来,好像又找到了活着的目标。毕竟是不能太过迷茫的,不然要如何走下去?

  杜瑾瑾发现血魔停了下来,连忙便过去问道:“主公。”

  血魔停顿了脚步,这才想起似乎还有一个跟在自己身边的女子。心中不由楞了一下,转身看着她道:“瑾瑾,这里那么危险,你跟来作何?”

  杜瑾瑾颇有些不好意思,却也说道:“主公,我见你那么久都未回便有些担心。”

  血魔愕然,但也很快便恢复了过来,又问道:“云居阁的梦姑娘呢?”

  杜瑾瑾摇了摇头道:“刚才那些幽魂太厉害了,把我们给冲散了。”

  血魔微微皱了皱眉头,看了看四周,却发现早已不知自己在何处,连忙说道:“这里不知是什么地方,但应该不会太平的,待会儿你跟在我身后,不可随意走动。”

  杜瑾瑾点了点头,想要问些什么可追究没有问出口。还是血魔察觉她的表情,以为她想问为何杜家之人会告知她是她们杜家的,转身过后方才平静地道:“瑾瑾,我知晓你好奇,你先问就问吧。”

  杜瑾瑾舔了舔嘴唇,显然有些不好意思,可终究还是问出口道:“主公,你是不是很喜欢你那位师姐?”

  血魔吃了一惊,他没料到对方居然会问这话。这下子倒把他给问住了,可又不由自主便想到了有师姐在的那段日子自己是多么的开心和幸福的。可这一切却都无疾而终,一切都支离破碎。

  这么多年,他逃避着一切的问题,就是害怕往事重提。可进来所遇之事无一不让他回到当年,而且这几年来的深深自责已让他饱受折磨。师姐的尸首未腐,他觉得多少都还是得做出点什么。

  面对杜瑾瑾这句问话心中倒是颇有几分的明净,更多的这时惊慌。毕竟他一直以来都只是单相思罢了,虽然知晓自己的师姐一心都在二师兄那里,那仍抱有一些希望的。

  不知为何,居然鬼使神差道:“这时间,大概只有师姐才是对我最好的了。”

  听到自己主公话语是如此的坚定和诚恳,杜瑾瑾一阵的失落,似乎又想问问武域那女子又是何种关系,可不知为何就是咽哽在喉难以问出口。她怕,怕继续失望,怕听到自己最不想听到的回答。

  可血魔似乎没准备给她机会,他以敏锐的五官听到了甬道深处有异象,觉得这响动之声有些不平便和杜瑾瑾说道:“小心些,前面似乎有人。”

  这话让杜瑾瑾回过神来,连忙警惕地看向了深处。而血魔却挪了几步,两人小心翼翼地深处走去。

  (本章完)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