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门鬼话 第111章 活下去

作者:吾十步一杀书名:八门鬼话更新时间:2018/06/17 02:39字数:3063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所以,王奇水尽管满脸都是疑惑,但却没有着急着开口去问,而是就这么站在无名一旁,静静的,像是一个等待命令的侍从一般。而此,无名好像看穿了他的心思,突然对王奇水说道:“以前我说过,你我再见面的时候时,我会告诉你想知道的一切!现在,你想知道什么都可以问我;或许……这是我最后能为你做的事情!”

  无名说这句话的时候,看似面无表情,也没有任何情绪上的波澜,但是在说到‘或许’和后面一句话的时候,很明显,他停顿了一下。而王奇水不傻,毕竟现在的他已经五十五岁,活得是一个长久,见的世面也是一个宽广,故而不难听得出无名这话里面有别的意思。尽管还是猜不透,但隐隐约约间,王奇水突然意识到了一种即将来临的危险,是不好的预感。

  可是,王奇水却并没在这个问题上多做纠结,因为活了这么多年,他早就知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这个理;也明白世间太多事情就是这个样子,该来的总是会来,不如随得一个自然,静若泰山不动一样,等待该来的来,该走的走。

  于是乎,王奇水客客气气对着无名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然后便直接带着无名,来到了风月酒楼第四楼最好的一个房间里。之前说过,这风月酒楼不简单,每一楼都有每一楼的道道,而这第四楼已是贵中之贵。如今王奇水带着无名来的房间,更是贵中的大贵,从不对外开放,也从不对外说还有这么一个房间的存在。如今,王奇水带着无名进去了,只因他无缘无故,不需要任何原因的认为,这个房间,就是为无名准备的。

  ~~~

  进来后,王奇水恭恭敬敬沏上茶,端递到无名身旁。可是,无名似乎并不吃这一套,而是直接说道:“时间紧迫,你想知道什么就快问,迟了,可就没有机会了!”

  听到这话,王奇水一时间也有些发蒙,因为从开始进门到现在,王奇水就一直在想着问些什么,可是想来想去,却什么一个由头都没有想起来,最后,情不自禁的就问了一句:“敢问小爷名呼?”

  无名却道:“太久了,也太多了,所以不记得了!”

  王奇水愣了,因为从无名这话里面,王奇水听出了很多的故事,尽管他完全不知道这些故事是什么,但是就好比一个无形的东西一样,你虽然看不见和摸不着,可却不能说它不存在。于是,王奇水又问:“当年村里面发生的那些怪事,究竟是因为什么?”

  这个问题,是王奇水心中的一个死结,曾几何时,折磨了他无数个日日夜夜。他也想过,等再见到无名的时候,一定要仔仔细细,从头到尾,一一问个清楚明白;可没有想到,等真到了再一次见面的时候,王奇水竟已经没有了那样的勇气,而是将那万千的疑问,化作这一个问题;这样,或许才是当前最好的。

  故而的,王奇水心中本以为自己这样问的话,无名一定会给他一个很好的交代,至少会把事情来由说个清楚。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无名却只简简单单的说了一句,道:“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让我活下去。”

  “活下去?”王奇水听后一惊,全然没有想到无名会这样回答,也完全理解不了他这话的意思。无奈,王奇水只好细致的问说:“那……你为什么会出现在王大户太祖公的棺材里?而且……还是在那条蛇的蛇肚子里面?”

  这时候,听到这个问题的无名,脸上终于有了一个表情,是一个皱眉,让王奇水完全看不透的皱眉。而接着,无名便站了起来,走到窗户边,往窗外看了好久,才转过身来看着王奇水,说道:“有些事情,其实并非表面看到的那么简单,也就是这些不简单,慢慢的被人们称之为了秘密。只不过对我来说,这些秘密是别人的,我只不过是替别人保守;所以任何一个能知道这些秘密的人,都是将死之人,你可明白?”

  “明白!”王奇水没有多想,因为自从他认出无名的那一刻起,他就做好了所有准备,即便是死。

  故而然的,无名接着说道:“事情若要说起来,得从很多很多年前,一群土夫子倒斗的故事说起……”

  ~~~

  于是接着,无名就跟王奇水讲了如下一个传奇的故事:

  话说民国年间,南方有一位神人;命运遭厉,十分之离奇,堪称人世间中的一朵奇葩。这位神人叫做陈弘毅,因在家中排行老三,所以外人也都叫他一声陈三爷。

  而这人有一个十足操蛋的怪癖爱好,那就是圈养老鼠。无论是什么山田之品,还是什么家野之种;但凡只要一是鼠类,陈弘毅是照养不误。

  还据闻,此人喜爱这些老鼠的境界,早已到了惊为天人之极致。不但给那些老鼠吃的是山珍海味,穿的是锦衣玉衫;而且每日每夜,竟然还和这些老鼠同吃同喝同乐,同出共进是同床共枕。也是因为如此,陈弘毅还得了一个响亮的外号,那就是‘番南鼠王’!

  还记得平日里,每当有人问起陈弘毅,说:“三爷,您为什么就那么爱跟这些老鼠打交道啊?”

  结果他都只是云里雾里的笑笑,然后神神道道的回答说:“因为鱼不能离水,我不能离鼠。否则……鱼会亡,我会死!”

  旁人也不知道陈弘毅这话的意思,所以久来久往的,也就没有多少人,会再去纠结这个问题了。

  只是在这些不计其数的老鼠当中,陈弘毅却尤宠一只白田鼠,而这只白田鼠长得是肥头大耳,肚大腰圆。更为之显著的,自然就是它那一身通白如雪的皮毛。打眼望去,堪比一头猪崽子都还稍大不少!所以旁人若见,都不由得退避三舍,恐言说:“不怕鬼吓人,就怕这老鼠它咬我啊!你说这要是被它给咬上一口,那这麻烦,可就大了!”

  只不过最让人不可理解的是陈弘毅,居然还在这只白田鼠的脖颈间,挎了一个金刚象牙圈;腿环里,戴了一个翡翠玉黄戒。就是这白田鼠的尾巴之上,陈弘毅都给它扣系着一颗深海大珍珠,还有,穿着一身龙袍……

  (本章完)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