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狂兵 第5162章 锁扣的重要性?

作者:烈焰滔滔书名:最强狂兵更新时间:2021/03/20 16:45字数:13744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歌思琳看着这两人,擦了擦嘴角的鲜血,眼眸之中再度流露出了一抹凝重的味道。

  列霍罗夫,又是个大名鼎鼎的名字。

  当然,这人的名气虽响,可是,名声却并不怎么好。

  在那次几十年前的世界大战之时,列霍罗夫是北罗总统的头号保镖。

  他曾经是北罗国家军校里最出色的毕业生,也是大名鼎鼎的“棕熊”特种部队的第一代成员,后来,这个优秀的军人便开始贴身保护北罗总统了。

  然而,这个有着“北罗军人之光”称号的男人,却背叛了那个冰雪地的国家,甚至,那个极其器重他的总统,都差点死在了这个列霍罗夫的手底下。

  虽然后来,北罗国取得了战争的胜利,可是,在那广袤的国土上,却没有一人愿意原谅列霍罗夫,这个臭名昭著的总统保镖,已经被写进了历史课本,成为了无可翻案的反面教材,彻底地被钉在了耻辱柱上!

  歌思琳真的无法想象,这个恶魔之门里,到底还有多少消失在历史中的名字!

  她目前并不知道恶魔之门的具体关押标准是什么,只是,现在看来,无论是列霍罗夫,还是毕克,都是十恶不赦之辈!把他们直接枪决了都不为过,更何况是让这两个杀人如麻的恶人在这里活了这么多年!

  “你们出去之后,准备做什么?”伏魔又问道。

  他这绝对不是在闲聊,也不是趁机恢复着伤势。

  毕竟,那种伤,可不是几个呼吸的时间里就能够恢复过来的。

  之所以这么多,是因为伏魔和他们两人相处了二十年,是真的很想了解一下这两人的心理状态。

  列霍罗夫扶了扶脸上的黑框眼镜:“第一件事,当然是去换一副眼镜了,这个度数已经不太适合我了,镜片磨损的也很厉害。”

  这大爷是在扯淡吗?

  伏魔面无表情都淡淡道:“然后呢?”

  “然后,去毁了北罗总统府。”列霍罗夫道,“我相信,那里现在没人会是我的对手。”

  毁了总统府!

  要知道,北罗现在虽然江河日下,可也还是个世界前三的国家!这个列霍罗夫竟然轻轻松松出了要毁掉总统府的话!

  不过,以他的实力,确实是可以做到的!或许,在几十年前,那总统府里就已经没人会是列霍罗夫的对手了,如今又经过了这么多年,列霍罗夫若是回到北罗,估计可以轻松平蹚全国!

  可是,如果北罗总统府被平掉了,那么,估计北罗周边会立刻爆发出好几起局部战争!那些一直被现任总统铁腕压制的反-政府武装,会立刻扣下手中的扳机,打起反叛的旗帜!

  如果这连锁效应波及地更广一些的话,那么,半个欧洲或许都将因此而陷入混乱和战火之中!

  (现在不太方便写出真实的国家名字了,北罗和海德尔,其实都形容的非常明显,不写名字大家应该也能看出来。)

  如果没有来到这里,如果不是知晓了这种隐秘,歌思琳真的很难想象,在有着无数美丽传的西西里岛,竟然会藏着这么多的罪恶!

  这哪里是美丽之源,简直就是罪恶之都!比黑暗世界还要黑暗地多了!

  那些不为人知的历史阴暗面,在这里都可以得到最详尽的展现!

  透过那浓重的血腥气息,歌思琳似乎已经感受到了从那扇门里散发出来的邪恶气质和浓郁到化不开的负能量。

  “再然后呢?”伏魔又问道。

  “再然后啊,我去平了亚特兰蒂斯。”这个列霍罗夫道:“如果不是黄金家族的出卖,我当年对普罗迪尔的刺杀又怎么会失败?如果当时他死掉了,那么,那场大战到底谁获胜,还不好呢。”

  他所出来的话,简直让人细思极恐。

  普罗迪尔就是那次大战之时北罗国的总统!

  如果他当时被刺杀,那么北罗的精神支柱妥妥崩塌,这个广袤的国家可能就会被欧洲某国的坦克履带所征服了!

  听了这列霍罗夫的话,歌思琳的眸光又变得凝重了起来。

  果然,那场大战中,确实是有着黄金家族成员的影子,而且他们还在其中扮演了极其关键的正面角色。

  所以,在听到了这列霍罗夫的话之后,歌思琳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让他走出去了。

  现在亚特兰蒂斯家族内部很空虚,接连的内乱,使得高端战力损失殆尽,这种情况下,列霍罗夫去了,还不是轻轻松松地碾压?

  而这个时候,长发的毕克看向了歌思琳,阴测测地一笑,道:“那正好,这里可是有个亚特兰蒂斯的公主呢,列霍罗夫,你就算不出去,也能好好发泄一下……毕竟,你可都憋了好几十年了。”

  这句话里面流露着猥琐的味道。

  很显然,这个毕克魔王以前也不是什么好人。

  暗夜淡淡地开口了:“毕克,你不记得你是怎么当不成男人的了吗?如果你忘记了这一点,那么,就摸一摸自己的下巴和嘴唇,看看上面有没有胡子,我想,这可以提醒你呢。”

  听了这句话,毕克的脸色顿时变得极为阴沉了!

  “你已经连续提了两次这事情了,第一次我没理会你,第二次,你还想继续?”毕克冷冷道:“你害我变成这个样子,以为我会原谅你吗?”

  着,他往前跨了一步,整个人的气势再度暴涨了起来!

  哪怕已经时隔这么多年,对于毕克来,某些伤疤仍然是他的禁忌话题。

  作为一个曾经当过男人的人,是绝对不可能坦然面对自己身体的某处残缺的。

  毕竟,在很多人看来,某个位置一旦缺失,那么余生不过是苟延残喘的行尸走肉而已。

  “去死吧,曾经的狱警先生。”

  毕克完这句话, 直接就扑向了暗夜!

  之前,歌思琳虽然让他见了三次血,可是,那三次分别在手指、手腕,和肩膀,皆是皮肉伤,远远不致命,对毕克的战斗力影响也不算大。

  不过,这并不会影响到毕克对于歌思琳的评价,在他看来,在如此年纪,能够拥有这般实力,已经是一件相当不错的事情了。

  歌思琳忍不住地喊了一声:“暗夜前辈当心!”

  暗夜已经迎了上去!

  这两大巅峰强者,狠狠地对撞在了一起!

  现场劲气四溢,本来已经落地的鲜血,再度被激起,整个警戒大厅里仿佛掀起了很多片血幕!

  在这些血幕的遮挡之下,歌思琳几乎已经快要看不清交战双方的画面了!

  而这时候,列霍罗夫也瞬间出现在了伏魔的身前!

  而那不知道是什么材料所制成的锁扣,直接横着抽向伏魔的咽喉!

  由于这列霍罗夫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让伏魔根本没法躲开!只能硬抗!

  只见他大袖一挥,右臂直接迎上了这锁扣!

  唰!

  锁扣闪过,一片黑色的衣袍直接被斩了下来,飘扬在了血雨之中!

  当然,锁扣所命中的,并不只是袖袍,还顺势在伏魔的臂肌肉上割开了一道长长的口子!

  然而,受此伤势,伏魔一声不吭,甚至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好像完全感受不到疼痛一样!

  与此同时,他的左拳已经狠狠地轰在了列霍罗夫的胸口之上!

  砰!

  伏魔这一拳显然已经用了全力,这大厅里面仿佛响起了夏日雷暴!

  有几个地狱伤员,竟是直接被这强悍的声波给震晕了过去!

  然而,在伏魔如此强悍的一拳过后,列霍罗夫竟然根本没有被打飞,他只是稍稍后退了两步而已!

  “我过,你已经不行了,根本不会对我造成任何的伤害。”

  列霍罗夫微微一笑,虽然他的嘴角出现了一丝鲜血,可是,以刚刚伏魔的那一拳,换成任何人都会不死也重伤,若只是嘴角出现了一丝鲜血,那么真的和没受伤没什么两样!这已经很不可思议了!

  话的时候,列霍罗夫的拳头,也印在了伏魔的胸口!

  这一次,更加狂猛的气浪掀起来!那暴烈的声音,简直要让人的耳膜瞬间化为齑粉!

  伏魔的后背肌肉缺失了一大片,这严重地影响了他的发力,在列霍罗夫发出这一拳之后,伏魔那受了伤的后背顿时被拳劲给震得腾起了一大片的血雾!

  随后,他整个人都被打飞了出去,像是炮弹一样,狠狠地倒着撞向大厅的金属墙壁!

  轰!

  当伏魔和金属墙壁接触的那一刻,整个大厅似乎都随之而狠狠地颤抖了一下!

  那些本来溅射在大厅四面的血滴,在尚未干涸的情况下,又被震下来一大片!

  要是正常人,挨了这一下,恐怕直接就被撞死了!

  歌思琳在一旁看得十分揪心!

  可是,伏魔却几乎在第一时间就脱离了撞击点,他的双脚在墙壁上重重一蹬,整个人如同炮弹一样,骤然射向了列霍罗夫的所在位置!

  没有人想到伏魔竟然会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在第一时间发起反击!列霍罗夫同样也没想到!

  在这个反击的过程中,伏魔必然承受了极大的痛苦,可是,他的眉头愣是都没有皱一下!

  “倒是可敬。”

  列霍罗夫道。

  他的话音尚未落下呢,伏魔整个身体已经狠狠撞了过来!

  剧烈的气爆声在两人之间响起!

  伏魔携带着如此强悍的动能,但却并没有把列霍罗夫撞飞出去!

  后者的双足好像已经在地面上生了根,只是被伏魔撞得朝后面滑行!

  从头到尾,列霍罗夫的双脚都没有离开地面!

  这一路,他的双足犁翻了无数尸体!地面上也仿佛出现了两道深深的血槽!

  以暴烈的速度,倒着滑行了十几米之后,列霍罗夫停了下来!

  而伏魔也无法再保持前冲的姿势,往后面踉踉跄跄了好几步!

  刚刚的凶狠撞击,他同样也承受了极大的反震之力!

  当伏魔的脚步站定的那一刻,他终于无法硬抗那种吐血之感了,一股血腥味道随之而涌上了喉咙!

  一张嘴,伏魔便直接吐了一大口猩红的鲜血!

  “我过,你已经不行了,不然的话,你早就接到回来轮岗的命令了。”这列霍罗夫嘲讽地道:“懂我的意思吗?”

  伏魔又踉跄了一步:“不管有没有接到轮岗的命令,在我决定回来的那一刻,就没想过要活着回去。”

  列霍罗夫冷冷笑道:“真是够忠诚的啊,只是,我实在没搞清楚,你这样忠诚的意义到底在什么地方。”

  伏魔低声道:“你会明白的。”

  这话的时候,他似乎控制不住地透出了一股虚弱的感觉。

  然而,这个时候,暗夜和毕克的对战也已经分出了高下了!

  那一大团气爆和血雨终于消散了。

  两人都还能够保持站立的姿势,中间相隔五六米的样子。

  毕克的及腰长发已经从肩头的位置断开了。

  地面上满是他的花白头发。

  看着这情况,应该是暗夜那本该切断毕克脖颈的一招,却只切断了他的头发。

  而暗夜的情况,似乎也并不怎么好。

  几秒钟后,他踉跄了一步,随后单膝跪在了地上!

  这不是在向敌人下跪,而是实在没法保持自己的身形了!

  如果仔细观察的话,会发现,在暗夜跪下的右膝盖位置,有着一道极深的血痕!似乎他的膝盖骨都受到了极大的伤害!

  鲜血从他的膝盖之下弥漫开来!

  “你已经废了,暗夜。”毕克轻松地道:“接下来,等待着你的,只有死亡。”

  话间,他的嘴角也随之溢出了一道鲜血。

  毕竟,之前两人在对轰的时候,毕克也承受了暗夜不少攻击,不可能毫发无伤。

  “你真的老了,也弱了。”毕克用手背把嘴角的鲜血抹去,道:“而我,是越老越强。”

  在他看来,暗夜已经废了,那条受伤的腿几乎不能动了,根本不可能再对毕克造成任何威胁了。

  暗夜低低地了一句:“我还没输。”

  “不,你们现在都完蛋了。”列霍罗夫嘲讽地笑了笑:“现在,亚特兰蒂斯的美女,是我的了。”

  完,他猛然一扬手,那一道锋利无比的锁扣,直接朝着歌思琳飞射而去!

  …………

  面对这一次攻击,歌思琳觉得自己已经没法躲避了。

  她本来受了不轻的伤,浑身的骨头都跟散了架一样,周身的力量很难调转起来。而那个列霍罗夫,明显对亚特兰蒂斯有着很深的恨意,并不介意狠狠折磨歌思琳一下!

  “公主,心!”

  暗夜低吼了一声,随后整个人腾身而起!

  那一条锁扣,从空中的血雾之中悄无声息地穿过,几乎是在眨眼之间便来到了歌思琳的面前!

  “不要!”暗夜吼道!

  他可不想看到公主就此香消玉殒!

  虽然他的责任并不是保护歌思琳,可是,这暗夜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这个他看着长大的女孩子以这种方式告别人世间!

  然而,他是真的来不及了。

  膝盖的伤势,极大的影响到了暗夜的速度!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一道身影已经凌空飞来、倏然出现在了歌思琳的身前了!

  是伤势更重的伏魔!

  唰!

  几乎是在他拦在歌思琳身前的一瞬间,一道血光也随之在伏魔的身上溅射起来!

  确切地,那一道锁扣,已经穿进了他的胸口!

  砰!

  伏魔的身体重重落地!

  可是,如果仔细观察的,会发现,在那锁扣穿进伏魔胸口的那一瞬间,他便伸出双手,死死地抓住那携带着强大动能的锁扣!

  伏魔的这个动作,是为了避免自己的胸膛被击穿,避免那锁扣在穿透了他的身体之后又伤到了歌思琳!

  他用最后的力气,护住了歌思琳!

  当伏魔落地的那一刻,锁扣也插进了他的心脏,不再前进!

  而这一刻,伏魔的双手仍旧死死地抓住锁扣留在他体外的部分!哪怕生命力在迅速流失,也没有丝毫松手的意思!

  “伏魔前辈!”歌思琳见状,扑在伏魔的身上,无法控制地痛哭了起来!

  这一刻,伏魔已经不可能生还了!

  然而,此时,他却用尽最后的力量,把那锁扣从胸口给拔了出来!

  一道血箭随之飚射而出!从伏魔的前胸伤口,直接溅射到了十几米外的列霍罗夫身上!

  “留住这个东西……”伏魔道。

  随后,他把锁扣递给了歌思琳,又在在袖间一抹,另外一支从狄格尔身上所缴获而来的锁扣,也被他取了出来。

  “公主,保存好!”伏魔深深地看了歌思琳一眼:“尽量……把它们插回那扇门上……”

  歌思琳深深地点了点头,俏脸之上已满是泪光。

  完这句话,伏魔便脑袋一歪,侧脸重重地磕在了地上。

  他的心脏,已经彻底地停止了跳动。

  暗夜此时也已经来到了这边,他看了看和自己配合多年的老搭档,苍老的面容之中带着一线很清晰的悲伤之意。

  “你曾经过,你会回来,死在这里。”暗夜道:“没想到,这一刻,就这样成真了。”

  歌思琳攥着手中两根染血的锁扣,无声流泪。

  她之前是哭出了声的,可是现在却硬生生地压抑住心中的悲恸。

  她在成长。

  每一次的血与火,对于歌思琳而言,都是淬炼。

  “呵呵。”这时候,列霍罗夫开口道:“真是幼稚到极点。”

  毕克也嘲讽地道:“你们以为,把这个锁扣交给这个女孩儿,就能让她把它们插回锁上?太真了吧!”

  的确如此!

  现在的毕克和列霍罗夫只是受了轻伤而已,在这种情况下,歌思琳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战胜他们的!

  “所以,等死吧。”

  毕克冷冷一笑,直接扑向暗夜!

  后者的一条腿几乎废了,如何能挡得住这攻击?

  “我要把你也给变成不男不女的人,呵呵。”毕克的眼睛里面涌动着残忍的味道。

  话间,两人再度狠狠地碰撞在了一起!

  而列霍罗夫则是微笑地看了一眼歌思琳这边,眸光之中满是玩味。

  很显然,如果歌思琳落到他的手里面,必然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

  “这位公主,你现在是我的人了,哈哈。”毕克冷笑道。

  歌思琳紧握手中的金色长刀,往后面挪了两步。

  “如果你愿意把锁扣给我的话,我想,我可以让你少受一点痛苦,或者……干脆放你一马。”毕克道。

  不过,看他那阴测测的神情,似乎根本不会兑现他的承诺。

  看到歌思琳没吭声,毕克继续道:“以你现在的状态,是不可能护住锁扣的。”

  沉默了一下之后,歌思琳道:“可是,你明明已经可以离开了,为什么还需要这锁扣?”

  不得不,歌思琳极为敏锐地把握到了事情的关键点!

  确实如此!

  你明明人都逃出去了,却还要这锁扣做什么?除非你有更大的图谋!

  能够在这种时候,还拥有如此清晰的思路,歌思琳确实不容易!

  而这个时候,暗夜发出了一声痛苦的闷哼!

  在战圈的位置,四溢的劲气已经彻底消散,其中的场景也为人所见,此刻,众人都看到,暗夜已经被毕克给箍住了脖子!

  至于他的另外一处膝盖位置,也多了一道恐怖的伤痕!

  两条腿尽废,这位曾经的狱警,此刻压根没有任何反抗之力了!

  如果仔细看去的话,会发现暗夜的两条胳膊也已经垂了下来,肘关节位置严重扭曲变形!

  “他死定了,不是吗?”毕克攥着暗夜的脖子,直接把他给提了起来,对歌思琳冷冷笑道:“善良的黄金家族姑娘,你愿意眼睁睁地看着他死掉吗?”

  歌思琳眯了眯眼睛:“可是,我知道,我就算是把锁扣还给你们,你们也不可能让我们活着离开的,不是么?”

  “得也有道理,我何必要在这儿威胁你呢?直接杀掉不就行了?”毕克自嘲地笑了笑,随后就要捏断暗夜的脖子了!

  然而,这一刻,通道处忽然涌出了狂猛的劲风!

  一道金色闪电沿着通道骤然劈来,狠狠地撞向了毕克!

  后者此刻已经来不及去捏断暗夜的脖子了,只能立刻转身迎击!

  砰!

  极为剧烈的气爆声,陡然响起!

  气浪再度把满地的血液炸到了空中,让人目不能视!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