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情不晚:郎少别来无恙 第三百七十一章 情敌吗?她不配

作者:白如梦书名:婚情不晚:郎少别来无恙更新时间:2018/08/15 23:02字数:5375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就在林晓竹认为自己将要被撞死在马路上的时候,忽然从身后站出来一个人,一瞬间伸出手臂,将她拉入了旁边的草丛之中。

  林晓竹惊魂未定,见卡车向自己撞了过来,早就愣在了当场,并不是没有反应的时间,说到底也是个女人,在关键时刻还是容易紧张。

  两个人在草丛中滚落出很远,林晓竹的额头与地面来了一次亲密接触,虽然并没有受什么伤害,但也在泥土的包裹下,渗出了血液。

  林晓竹回过神来,看着将自己牢牢抱在怀里的人,瞬间瞪大了双眼,眼神中满是不可置信,外加一丝丝欣喜,“凌陌?怎么是你?”

  凌陌率先站起身来,表情凝重的将林晓竹扶了起来,“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快和我走。”

  林晓竹治好跟着凌陌一起离开了现场,但他们二人并没有走远,而是来到了那辆卡车停下的位置,仔细的观察了起来。

  那辆失控的卡车原来根本就没有人驾驶,明显是从上坡的位置直接放下来的,目的也非常的明确,就是林晓竹。

  “晓竹,你看到了吗?这辆车上根本就没有人,如果今天不是我恰巧路过的话,你早已经被这辆车撞死在马路上了,并给事后想去找凶手都找不到。”凌陌嗔怪的看着林晓竹,淡淡的说着。

  林晓竹深深的蹙起了眉心,“我就知道赵彦京不会善罢甘休的,原来这么久以来都没有任何的动静,是在憋着这个阴损的招数。”

  “如果今天不是你及时出现的话,我可能真的会被他解决掉。”

  凌陌无奈的摇了摇头,“只要你没事就好,我的车子就停在那边,我送你回家。”

  林晓竹深深的看了卡车的方向一眼,跟着凌陌向他的车子走去。

  在送她回家的路上,凌陌专心致志的看着车,对身旁的林晓竹问道:“你今天为什么自己出来?明明知道那个人不肯放过你,为何非要冒险呢?”

  林晓竹有些为难的看着窗外,“我也是迫不得已,你也知道,郎祁现在在赵彦京眼中已经死了,这些明面上的事情就只有我来做了。”

  凌陌撇了撇嘴,满是不悦的说:“虽然当初我也是为了帮你,才会帮你弄那种药物的,但是你不觉得你的这个男朋友有些太过懦弱了吗?”

  “装死就能糊弄过去一辈子吗?显然不可能,既然都知道不可能,为什么还要这么做呢?竟然放心你一个人出来。”

  “不管怎么说,他都不是一个合格的男朋友,上次你在殡仪馆的时候,如果不是我的人及时……”

  说到这里,凌陌顿时住口,林晓竹却听出了也写门道,“上次是你派人救我的?你一直派人跟着我吗?”

  凌陌见瞒不住了,也不在隐瞒,“没错,我就知道你对付的那个人不会善罢甘休,所以在你取了药之后,我就派人跟着你了。”

  “不过待那件事情过去之后,我就让他们全部回来了,我这样做真的没有背的意思,单纯的只是担心你的安危而已,你千万不要多想。”

  林晓竹默默的点了点头,这样一来,一切的事情也就解释的同了,怪不得之前总觉得有人在身后跟着自己,后来却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原来是凌陌的人,林晓竹还以为是赵彦京的人,但她没想到,凌陌竟然还有这种实力,他的手下人人配枪,势力绝对不比赵彦京差。

  “我没有怪你的意思,这种事情,我不是应该谢谢你吗?”

  凌陌有些尴尬,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说些什么,“我都和你说过了,有什么困难大可以来找我。”

  “还有就是你们这样终究不是办法,一直躲下去,解决不了任何的问题,如果你愿意,我可以帮你调查你想要知道的一切。”

  林晓竹嘴角微微上扬,牵起了一抹欣慰的笑容,“凌陌,我知道你都是为了我好,但这些事情本来就和你没有关系。”

  “我不想在牵扯更多的人卷入其中,而郎祁之所以诈死,也不是完全的在躲避,这样一来至少去调查赵彦京会更加容易一些。”

  “而我们也绝对不睡坐以待毙,这段时间也找到了一些有用的线索,我不希望你为了我,而去和赵彦京成为敌人。”

  “你帮助我的已经够多的了,我真的不能在去麻烦你,说到底我们也只不过是萍水相逢,能做到这种程度,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

  凌陌也知道,林晓竹这是不想让自己卷入无谓的争斗之中,这份心情凌陌能够理解,但他却更像去多帮助林晓竹一些。

  像今天这种情况,凌陌再也不想经历,虽然林晓竹已经有了男朋友,对自己也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平时也只是将自己当做弟弟看待。

  但凌陌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很喜欢,发自内心的喜欢。

  “晓竹,你我之间根本不需要说这些,既然你不想欠我的人情,我也不勉强,但是你记住,只要你有解决不了的问题,尽管来找我。”

  “不管你有没有男朋友,不管你到底是怎么看待我的,我都会竭尽所能,绝对不会置之不理。”

  凌陌的一番话让林晓竹真的心里暖暖的,而她也知道凌陌对自己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只是林晓竹深深的知道,她这辈子,除了郎祁,心里面再也装不下任何的男人。

  与其让凌陌误会,还不如什么事情都自己去解决,能不求人,就不会去求人。

  “凌陌,我一直拿你当弟弟看待,你能这样真心的对我,我真的很欣慰,但眼下的情况还没有那么糟糕。”

  “我自己完全能应付的来,不过你放心,如果真的遇到我解决不了的事情,我一定不会和你客气的。”

  “对了,蒋依芸那边怎么样了?有没有什么进展?”

  凌陌见林晓竹转移话题,也没有在这个话题上在多说什么,顺着她的话题说了下去,“蒋依芸那边我也去过几次,但貌似她最近收到了很大的打击。”

  “整个人看上去没有丝毫的斗志,不过她已经继承了遗嘱,如果我在想翻当年的旧案,也有些不容易,所以还需要一些时间。”

  林晓竹掩嘴轻笑了起来,“呵呵,你知道她为什么会备受打击吗?”

  凌陌好奇的问道:“为什么?总不能是因为我的出现吧?我认为我还没有给她那么多的压力,我的杀手锏还在后面呢。”

  林晓竹衣服高深莫测的挑了挑眉,“她是因为郎祁死了,所以才会一蹶不振,看来郎祁诈死的这间事情,对你也是有着莫大的好处的啊。”

  “早在我和蒋依芸认识的时候,她就曾偷偷摸摸的在暗地勾引我家郎祁,只不过郎祁一直没有给她好脸色看罢了。”

  “郎祁忽然诈死,换做是谁,失去了挚爱,可能都会一时间接受不了吧,及时那个人根本不爱她,也够她难受一段时间的了。”

  “这样说来,你之前帮我弄那种药物的事情,也不算我占你的便宜了啊。”

  凌陌有些好笑的看着林晓竹,嘴角微微上扬,牵起了一抹玩味的弧度,“本来我也没有让你还我的人情,你这么着急撇清关系做什么?”

  “这么说,蒋依芸这个人还算得上是你的情敌咯?”

  林晓竹摇了摇头,“不对,你此言差矣,她根本就不配做我的情敌,只不过是想要做第三者的女人罢了,情敌?她根本就不配。”

  “更何况从始至终,郎祁都是一直站在我这边的,就算当初我被人陷害,将他的公司拱手让人,他都没有一句怪我的话。”

  凌陌翻了翻白眼,可不是吗?公司都已经成为别人的了,在对你恶语相向有有什么用处,换做是和我,我也会这样去讨好你的吧。

  他虽然心里是这样想的,嘴上却说:“真的很羡慕你和郎祁只见的爱情,不知道什么时候,爱我的那个人才会出现。”

  林晓竹微微一怔,不明白凌陌为什么忽然就伤感了起来,“你现在着急什么?你还年纪很小。”

  “并且你家大业大,还怕没有女人会爱上你吗?”

  凌陌轻叹一声,“唉!可惜啊,喜欢我的人都是看上了我的钱和产业罢了,而我真正喜欢的人,却对我不屑一顾,世界上可能在也没有比这种情况更加悲催的事情了吧。”

  林晓竹当然明白凌陌到底在说些什么,此时此刻,无声胜有声,索性什么都没有说,凌陌也没有在开口。

  他知道自己所说的话让林晓竹不舒服了,一时间车内的气愤顿时有些尴尬,两个人谁都没有在说话。

  直到凌陌将林晓竹安全的送到了家门口,才下车为她打开了车门,“晓竹,既然你男朋友在,我就不进去了。”

  “不过你要记住我说的话,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会无条件帮你,知道吗?”

  林晓竹微微一笑,“嗯,我知道了,你快回去吧,别让那个人看到,在惹祸上身,就犯不着了。”

  凌陌点了点头,“好,那我就先回去了。”

  随后林晓竹也急忙向房间中走去,本以为郎祁不会发现是凌陌送她回来的,可谁知道,林晓竹刚刚打开房门,郎祁已经站在那里了,很显然看到了刚刚的一切。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