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良毒妇:正室秒杀联盟 第五百五十九章:演戏

作者:沈珞珞书名:纯良毒妇:正室秒杀联盟更新时间:2019/03/15 08:16字数:6879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随着那一行行的清泪从脸颊上划落下来,颜晴若心中的苦闷也终于再也忍不住了。﹥菠+萝+小﹥说</p>

  </p>

  “为什么……明明做错的人从来都不是我,可是倍受折磨的人却是我的糯糯,倘若……可是没有倘若了……”眼前彻底模糊了的颜晴若,说出来的话语,也变得断断续续起来,</p>

  </p>

  她从来都不懂为什么,如果说之前的事情她做的都是错误的,那报应也应该全部在他的身上,可是偏偏她的糯糯,却要遭受这种痛苦,即便现在身体好了,也依旧要遭受这么多。</p>

  </p>

  可即便她的心中有着再多的痛处,也没有办法去帮糯糯承担,只能陪伴在身边而已。</p>

  </p>

  在楚时伽的印象之中,颜晴若是个属于女强人类型的,在他眼中,单亲家庭带着孩子来看病的人,他见过的很多,但是像颜晴若这样的,他的确是很少见到的。</p>

  </p>

  而像颜糯糯这样极为讨人喜欢的小孩子,他也是极少见的,所以忍不住就想要对他们多一些关心来。</p>

  </p>

  所以此刻楚时伽突然看见颜晴若落泪了,握着咖啡的手不由得就是一紧,神色也变得有些莫名起来。</p>

  </p>

  他知道颜晴若现在一定是背着巨大的压力,但是他也从来没有应付过这种情况。</p>

  </p>

  按理来说,此刻他应该将颜晴若搂在自己的怀中,让她好好的发泄一下。但是两人的身份着实是不方便,所以他思考了片刻后终究还是没有伸出手,将她搂在怀中。</p>

  </p>

  只是将将手心搭在她的后背上,随后用着轻柔的力道,在她的后背上如同哄小孩子一般的拍了拍,“很辛苦吧,一个人需要承受这么多,想哭就哭吧,不用一直这么累的压抑着自己。”</p>

  </p>

  和往常在魏临楠面前的嚎啕大哭不同,此刻的她是将心底深处的,这么久以来的痛苦全部都给发泄了出来。</p>

  </p>

  可是这种发泄却并非是嚎啕大哭,而是无声的落着泪,即便心中再为痛苦,她也没有放肆的哭出声来。</p>

  </p>

  神色中带着丝心疼之意的楚时伽,一直将手搭在她的后背上轻轻的拍着,想要安抚一下她的痛苦。</p>

  </p>

  两人就保持着这种状态,也不知道到底过了多久,直到颜晴若的双眼发红,并且再也流不出来泪水的时候。</p>

  </p>

  一直安慰着的楚时伽,这才将搭在她后背上的手给收了回来,随后从怀中取出来一块叠的整整齐齐的手帕递了过去,“好些了吗?”</p>

  </p>

  颜晴若伸手将手帕给接了过来,随后点了点头,“谢谢你楚医生。”</p>

  </p>

  听到这话的楚时伽只是轻声笑了一下,随后才继续开口说道:“我想你待会进去,应该就可以很好的控制自己的心情了。”</p>

  </p>

  知道他是在说颜糯糯的颜晴若,转过头来看向他,点了点头,“是我太逞强了,连这些都没有注意到,恐怕这几天糯糯看到我这个样子,他也是会觉得难过。”</p>

  </p>

  楚时伽再次伸出手在她的肩膀上鼓励般的拍了拍,随后说道:“再在这里多座一会儿吧,我去给你买杯饮料,敷一敷眼睛,否则待会我和你一起回去,糯糯看到你这个样子指不定是要对我生气的。”</p>

  </p>

  听到这话的颜晴若,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眼睛,即便她现在看不到,也能够猜测的到,她的眼睛现在一定是通红的,说不准还肿了起来。</p>

  </p>

  而楚时伽看重她有些茫然的模样,只是笑着站起身,随后伸手将她手中已经冷掉的咖啡给拿掉了,随后再次往不远处的售卖机买了一杯饮料。</p>

  </p>

  “给,现在温度刚刚好,敷一下等会应该就能消肿消红了。”说着这话的楚时伽,看着她伸手将饮料拿了过去,这才重新坐了下去。</p>

  </p>

  将心中所压抑的事情全部都给发泄出去,以后颜晴若的神色也已经缓和了很多,她将饮料放置在自己的双眼之上,随后开口说道:“楚医生,如果我是说如果复查手术的费用短时间内凑不齐的话,糯糯的复查手术还可以如约进行吗?”</p>

  </p>

  其实颜晴若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心中就已经进行了自我的否定,毕竟他从没有听过医院可以让人赊账的事情,更何况糯糯的这个复查手术的价格更是昂贵。</p>

  </p>

  儿童要知道他所说的话是不可能的楚时伽,先是沉默了一番,随后才开口说道:“对不起,医院是有规定的,即便我有心想要帮助你,但是这件事情也是没有办法的。”</p>

  </p>

  就像之前他所说的那样,颜晴若的确可以感受到楚时伽当真是一个极为温柔的人,即便在她所说出这种话,以后还可以这样安慰她。</p>

  </p>

  只见颜晴若突然轻笑了一下,随后摇着头说道:“楚医生,你又没有做错什么,不过是说了实话而已,又何必向我道歉呢?反倒是我,都已经到这种时候了却还没有将糯糯的复查手术费用给凑齐。”</p>

  </p>

  楚时伽看到他又一次陷入到自责的情绪之中,微抿了抿唇,随后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开口说道:“颜晴若,我可以帮你填补上这笔费用,只要你愿意和我演一场戏便可以。”</p>

  </p>

  正在敷着眼睛的颜晴若,突然听到他说这话,不由得愣了一愣,随后有些疑惑的开口说道:“演戏?楚医生,你说的这话是什么意思?”</p>

  </p>

  楚时伽自然也知道自己没头没尾的,突然说出这一句话,来让谁看都会觉得有些怪异。只见他有些苦涩的笑了一声,接着刚刚所说的话语解释道:“说起来,我想请你和我演的这场戏,就和最狗血的黄金电视剧里面所发生的那样。我希望你能够做我一段时间的女朋友,只需要一段时间就可以。”</p>

  </p>

  本身颜晴若在听到楚时伽所说的前一句话的时候,还有些忙,然而当听到后面一句话的时候,神色不由得有些震惊起来。</p>

  </p>

  因为在她看来楚时伽在这医院里面着实是一个多金且优秀的人,所以追求他的人一定不少,就算需要找一个人来陪他演戏,也完全没有必要找她这么一个单亲家庭的妈妈。</p>

  </p>

  而楚时伽自然也是看出来了,她所震惊的事情,只见他有些尴尬的将口袋里的钢笔给取了出来,随后放在手上把玩着,一时间神情也变得有些落寞起来。</p>

  </p>

  “其实我的母亲现在病重了,不,应该说是病危了,医生说他时间不多了,让我能够在最后的这段时间里面尽尽孝就不要让老人家伤心难过。”说着这话的楚时伽将手中的钢笔拆开,随后又再次装上。</p>

  </p>

  “这话听起来是不是有些讽刺?我也是医生,这些话我也对很多人说过,可是却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会让别人亲自来告诉我,我的母亲时日不多了,让我为她多做一点事情。”本身手中还在拆着钢笔的楚时伽,神情突然变得悲痛万分起来,死死捏着钢笔的手也变得发白起来。</p>

  </p>

  没想到事情的原因会是这样的,颜晴若看着神色悲痛的楚时伽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他。</p>

  </p>

  思考了片刻,以后颜晴若指的轻声安慰道:“我相信伯母会好起来的,就算是医生说的话,你也该知道,从来都没有那么绝对的,总会有着1%的奇迹而说不定伯母就是那其中之一的奇迹。”</p>

  </p>

  本身还在安慰着眼前人的楚时伽,突然听到她安慰自己的话语,面上苦涩的笑意,也带上了几分感谢的色彩来。</p>

  </p>

  “谢谢你这么安慰我,或许我的确该这么想。”说着这话的楚时伽伸出手帮他将敷在眼睛上的饮料,给挪了挪位置。</p>

  </p>

  但是同时他也知道,从刚刚他提出这个条件的时候,颜晴若就一直没有回应他,只是在安慰他而已。这样的话,想着多半就是拒绝的话语了。</p>

  </p>

  但是楚时伽也并没有建议,毕竟这个要求突然提出来,对谁都会觉得有一些怪异。</p>

  </p>

  可他身边能同他说这些事情的人也并不多,而面前的人,刚刚将自己心中所烦恼的事情同他倾诉出来了,或许他也可以借着这个机会,让对方当一次,自己可以倾诉心中烦恼的树洞。</p>

  </p>

  就在楚时伽这么想着的时候,颜晴若也突然说,“刚刚真的很感谢楚医生你当我的树洞,现在我已经好了,我想我也可以听你将心中所烦恼的事情倾诉出来。”</p>

  </p>

  听到这话的楚时伽也并没有多想,因为他此刻的确很想将心中所烦恼的事情给倾吐出来。</p>

  </p>

  随着楚时伽将事情给说出来,以后颜晴若也知道了,为什么楚时伽想要让人充当他的女朋友。</p>

  </p>

  原楚时伽的母亲是个性格,温柔内敛的人,所以在为人处世的时候太过容易轻信于别人,只要对方流露出一丝丝的弱者的态度,他的母亲就会忍不住想要给予对方一些帮助。</p>

  </p>

  而那些人也真是抓住了她母亲这一点,在随后的时间里,更是不断的利用他母亲这一点对他进行各种的欺骗,而偏偏只要对方显露出一丝温和来,他的母亲就会对对方心生好感。</p>

  </p>

  即便他当初也曾劝解过他的母亲,可是他对着这样善良的母亲,他也不曾说过重话,只是轻提了几句。</p>

  </p>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