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宸 第一百四十章.辟枝为桃木(四)

作者:狼家二萌神书名:青宸更新时间:2018/07/15 12:48字数:4319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今夜南橘回来的时候便多长了好几个心眼,处处提防着萧宁素那个疯婆子的陷阱,没想到这一路回去没有一丝意外,就是开门,南橘也是隔空摄气撞开的,然而沉香居里一个人影没有,萧宁素不在?

  南橘狐疑着,一旁探出脑袋来的杏仁就不幸被抓了进去,折腾了好一阵子还是没声响,南橘终于是放心了,闷头倒在床上,却不知怎的翻身盯着空荡荡的另一张床。

  凭什么我养的猫,你每天逗?南橘突然心里蹦出了丝火花,跳到了萧宁素床上。

  “你听见什么动静没有?”董昕感觉是自己买的墨染符动了,眯着眼睛问着张纫寒。

  张纫寒哪里不知道董昕的鬼主意,从善如流道:“没有。”

  次日,在藏经阁里囫囵睡了一夜的萧宁素顶着熹微晨光去了小孤峰,心虚地给面色大变的董昕打了个招呼,暗道我不就是换了个地方睡觉至于这么大惊小怪么?

  今天早上南橘被记了旷修。

  尚不知道自己又坑了南橘一次,采气后去膳堂吃了顿难得的青椒炒肉片,心道这一月只有一次荤,道宗也不穷啊,怎么就不肯让人长点该长的肉呢?

  还是老样子,去藏经洞抄完了《道德经》,临摹了一遍颜圣字帖,挨到了未时就去符道阁听南宫师姐授课,不曾想南宫师姐一大早就去萩叶原访友去了,道童小灵睡过了头,忘了把“符道授课,每日未时”的牌子给摘下,缩着小脑袋怯生生地告诉了大家这个消息,为了抚慰群情汹涌,小灵只好宣布今日九折。看着二楼突然多起来的人流,萧宁素一时分不清是真的访友去了,还是这对狐狸样的师姐童子在套路众人。

  不管怎么说,师姐不在就是不在,桃木剑的事情还没寻裘师兄,正逢一块白鹫钢里的金铁气吸纳完毕,也好一起送去打造,萧宁素想着是不是该给南橘弄个小铁镯子之类的,也好吸一吸她全身的傻气!

  到了炼器阁,裘东青师兄果然是在小间内,小宝引着萧宁素进去,掩上了门。

  “噢,是萧师妹啊,不知师妹这趟过来,是要锻造什么样的东西?”裘东青身形瘦长,便有些道袍挂在身上,面容坚毅,一看便是常年与炉火打交道才有的金铁润泽。

  萧宁素从荷包中取出了千年雷击桃木与白鹫铁,顺道将鸣蝉剑也一块放了上去,说道:“师兄看这块桃木能否打一柄辟邪桃木剑?至于这白鹫铁能用上的话也好。”

  裘东青乍一见到千年雷击桃木,双眼便是放光了,连忙捧起桃木摩挲着,一番品鉴后,欣然回道:“师妹这块雷击桃木品相极好,四品中顶尖的灵材,就是,嗯,师妹能否告知这灵材从何何来?”

  说着,裘东青的眼神多了几道凌厉的意味,**品才是开灵修士该有的,至于这四品的千年雷击木,那可是真人才配的,贸贸然地一个开灵小女修拿出一块四品灵材,难免招人怀疑。

  萧宁素早就料到会有这么一茬,语气笃定的解释是调回上三天的栖明真人所赠,至于缘由嘛,就不足道了。

  听完萧宁素的话,裘东青面色稍霁,虽然说是醉心于炼器中,该知道的消息自有人禀报,萧宁素上有栖月真人一事早不是秘密,若是出于长辈赠物,倒也是说的过去,这无非是要按例问一问,省的被有心人抓了把柄。

  惯例过了,裘东青亲手沏了一杯清茶给萧宁素,说道:“ 不怕师妹笑话,师兄这炼器本领也才炼器师,炼制六品以上的灵材不在话下,用功一番,应付五品灵材倒也马马虎虎,但师妹块桃木是四品中顶尖的,又是长辈所赐,意义非凡,敞开了说,师兄只能爱莫能助了。”

  “呃……”萧宁素有些语噎,捧着被子低声道:“是我麻烦了师兄才对,那师兄可否告诉我,太华中何处可以炼制这块桃木呢?”

  裘东青颇是不舍地推回了桃木,此等上佳的四品灵材,要是向门派去买去换,没个数万丙等灵玉根本拿不下来,他困于炼器师一境许久,要想晋入炼器大师行列,不用灵玉堆出来怎么行,要不是囊中实在羞涩,又何必到二重天挣些额外的灵玉呢?这萧师妹倒是命好,上有真人照应,随手一赠就是如此大礼,哎,真是同人不同命……

  “师妹只想着要将这块千年雷击桃木制成桃木剑,可否想过,若是真的打造出来,师妹能否御使,或是,师妹笃定得了付的出资费呢?”裘东青食指轻扣桌面,问道。

  这么一问,还真是将萧宁素问懵了头,这千年雷击桃木乃是一千年树龄初诞灵智的胡桃树受雷劈电鸣不死,再坚强存活一千年,通身上下蕴出庚金神雷气,是辟邪除魔的首选,萧宁素想着一柄桃木剑,能费的了什么事,便是兴冲冲送去打制,哪里想到炼器之道上有许多讲究?

  看着萧宁素沉默不语,裘东青轻轻摇头,果然又是一个得了宝便迫不及待锻成趁手法宝的小后生,本欲是想挥手遣散,好生看过《太华炼器初解》后,知道了天高地厚再来,但转念一想,这是萧宁素师妹,予一份小小人情,动个嘴皮子不差什么,便耐心开解道。

  “师妹要一柄桃木剑不难,家父暂居于两江城中,乃是成名已久的炼器大师,但家父轻易不再出手,即便是愚兄送去书信,这必备的酬谢与灵材,粗粗一算,少说八千灵玉,师妹,你还要打制么?”

  八千?萧宁素简直是浑身一个激灵,她要是领到了嘉瑜灵玉矿的犒赏倒也不算什么。她累死累活在青垚江中扒拉了许久,加上石钟笋,满打满算也才五千灵玉,那还得是没花出去之前!

  荷包中的确有两件价值不菲的灵物,一是钟乳清明水,这是黄阶的天地灵物,萧宁素还打算留到日后修炼一门瞳术神通,二是澄蓝酿灵葫芦,按栖月真人所言,应是一个四品灵材不假,内中剑气不浓,萧宁素嫌弃不够劲道便很少饮用,这与寰辰穗、鸣蝉剑一起,是栖月真人所赠,必然是不能出兑的。如此一来,萧宁素兜里干净地只剩两千罢了,顶多给裘师兄令尊添个彩头罢了。

  萧宁素神情不出所料,裘东青见火候正好,决意顺水推舟送个人情,诚挚道:“师妹初来太华不久,不熟知内中详情也是情有可原,只是在师兄这儿说叨说叨自是无妨,出门在外便要当心了,待师兄与你讲一讲这修士法宝。”

  “世人多称法宝,实则其中细分严密,从凡兵起循序渐进,开灵修士用宝器,以**品灵材锻造,天门修士则是法器,六七品,真人境才是法宝,四五品灵材,往上真君道君便不是我等应该知晓的了。器物分别并不是因为价值多少,而是修士内中灵力之分。”

  “师妹尚是开灵,真灵气缘何无法御使天门法器?在于天门境修士一身真灵气化作真元,气与水如何能够混为一谈?同理,真罡才堪炼化本命法宝,这灵材如出一辙,这灵材多个‘灵’字,既是天道自有定数,二是十年小树不可与百年参天相提并论,稚子持木剑,侠客使钢剑,一样的道理罢。”

  裘东青细细地说了一通法宝之说,萧宁素恍然,的确是她鲁莽了,冒冒失失地就将一块四品灵材抛了出来,得亏裘师兄一身正气,未是坑了她,认真的敛祍一礼,裘东青微微点头,取出一张信笺,刷刷地写了几笔,交予了萧宁素。

  “家父这阵子因主持二重天小比的栖夔真人相邀,坐镇两江城与往来观礼真人们炼制修补法宝,恐怕是直到小比后都不见有空隙,过了小比,家父又要回第三重天。师妹既然有心炼制桃木剑斩妖除魔,这一颗正道之心,愚兄自然是要相助一番,待师妹开过天门,前往第三重天接受传承时,将愚兄这封信笺交予家父,家父必当倾力相助师妹。”

  看着萧宁素收下了信笺,裘东青不觉松了口气,这份情就算是承下了,得一个必定天门,真人有望的弟子人情,怎么说都是赚的。萧宁素谢了一谢,又提及了鸣蝉剑。

  “嗯,师妹这把剑质地相当不凡,由四象精钢中的白虎钢锻造,掺有一分陨铁,是宝器中绝好绝好的,但这粗略一观,这剑应是年代久远,饱受重创,尤其是近些时日遭了极狠的弯折,韧性大有减损,按师妹所言的话,重构太过困难,四象精钢与陨铁二重天中只有两江城有,若是师妹有意,白鹫钢与燕雀钢稍加缝补,足够支撑师妹带去两江城小比时寻人重修。”

  萧宁素想了想,既然是栖月真人的旧人之剑,有道是旧剑情深,她是剑修,不能薄待剑器,鸣蝉与自己也算是出生入死,先是修补一二,再冬至小比去好好重修吧。

  与裘东青议定了所需灵材与灵玉价格,萧宁素笑了一笑,刚要出门,便听得道童小宝的恼怒声。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