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机录 第956章 背锅侠

作者:兵站书名:千机录更新时间:2018/07/16 12:27字数:6589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诗云:扶摇鸢凤怒方华,天罡蜂巢锁桃花;誓戳潇贼还情道,以慰玲琅长生笑。

  《星辰望气》,次元古炎族镇族道经,引无数大修竟折腰,惜陵阳魏璇,身死道消;星辰浪子,无耻贱招;一代混混,只知骑驴扛兔弄枝骚;俱往矣,数风流人物……再说吧!

  辗转反复,潇子陵穷数十万年之功终未得逞,如今上有星辰锁空大阵,面有骑鸟死敌横剑对执,将自身嘬于死地,足以证明那东西与他无缘,又随鸢凤一声透尘嘶鸣,大战拉开序幕。

  “震道归元,迦蓝幽冥,剑图破天穹·千情·梵天劫!”

  无路可退,潇子陵唯有一战,得道千情者震元之力浑劲暴发镇刹太空,迦蓝幽尘泛隐玄锋剑图,百方见径覆于十丈穹顶,虚弥锐削剑气,手握丈许青冥劫器,剑体道纹印射金辰,周身梵天之火熊熊升腾,呈燎燃之势。

  “圣族殿前长老果然有两下子。”锦方华绵炎赤剑在手立起焚星之焰,眼芒精闪折射狂暴战意,脚下鸢凤展翅凤翎透着刀片般的光泽。

  “震道归元,鸢凤翎火,开天蒙尘·暴阳·羽炎流锋!”

  “唳~~~~~~~~~~~~~~~”

  鸢凤兴奋嘶鸣逐日烈阳,锦方华背后朦胧万丈羽翼,挟赤剑炎流离身鸟体飞星掠空真扑玩弄女神的流氓渣男。

  强敌逼近,剑图威势猛涨,锦方华那撕裂虚空的震元炎体挟宝器之威,仿佛打出无视一击,只见得红光裂闪乍现潇子陵眼前。

  “钪啷~~~~~~~~~~~”

  “刷刷刷~~~~~~~~”

  大修博命,千情对暴阳,劫器绽炎芒,并发颠倒乾坤之力,分光四散的剑影撕裂无数空间,搅动一方乱流,宇宙风杂乱无章,冲击熔岩星石。

  “咻~~~~~~~哧啦~~~~~~~”

  力拼一招不相上下,遮天鸢凤随后而来,那快似锋刃的火翼由上而下刹那划过,潇子陵收手不得无奈中招,剑图崩裂予背后留下道笔直的火印,破体半分露出金灿骨骼,真空环境使其伤上加伤。

  “给老子中!”趁其分神,锦方华一拳怼在其脸,当场掉了颗板儿牙。

  “嗖~~~~~~~”

  二打一完全不是对手,潇子陵强忍火气以身法跳出对方气势以作缓冲然而……

  “星云震荡,吾亦破天·星力·千机聚变!”

  身形未稳,头顶怒起星辰飓风,安子背后六道金线无限拉长,双目圆睁高举冷寒域,刀身耀金万丈打着霹雳,势带雷霆怒斩而下。

  “找死!”潇子陵仰望鄙视。

  “不可!”锦方华大惊。

  “卧槽!”房子嵊甩了葫芦闪了腰。

  “……”双兰无语。

  “子陵兄,休要伤他性命。”皇甫御风。

  “刷~~~~~~~~~~~”

  眼看刀锋将至,潇子陵作横剑格挡,怎知冷寒域刀身突涨十余丈,厚重之感极其强烈。

  “钪啷~~~~~~~~~~”又是一声浑金脆音。

  “卟~~~~~~~”奋力一击对上震元,似蝼蚁蹬脚、隔靴搔痒,反被震得鲜血狂喷虎口撕裂,冷寒域差点脱手,打着滚飞出没影儿,唯有那六道金线未绝,始终与蜂巢大阵相联。

  “该死的混混!”潇子陵看看有些发颤的手,咬牙大恨,心中莫名多了一份恐惧。

  得亏潇子陵跳出无数空间裂缝,否则本书就大结局了;却将锦方华吓得够呛,兔崽子未免玩儿过头,屁大点修为就敢跟得道震元过招,当年谷仲方也没这胆量。

  “姓潇的,你死定了。”

  “哼~~未必!”

  “怎么?想用那小子威胁我?”

  “倘若不知死活再敢出手……嗯?”话没说完,潇子陵突然扭脸,眼前百丈刹似急空震荡、似有剑鸣颤动,随手挥剑轻松打消。

  “哈哈哈~~~~”杀阵再闪,安子大笑:“看老子怎么玩儿死你个狗曰的!”

  “……”围观大修无语,多大胆子。

  “唳~~~~~~~~~~~~~~”鸢凤啸叫表示支持,跟火儿一样没遛。

  “看来你我小瞧了他,呵~~”锦方华堵到嗓子眼的心放下一半。

  就目前形势而言,潇子陵实无任何胜算,但想杀了他还太现实,得道震元没那么容易损落,这一点锦方华心里清楚;可安子不那么想,三打一外带星力杀阵,若还弄不死他,趁早回家抱孩子去,丢不起那人。

  震元死斗,中间混进个臭虫,力量虽小却不胜其烦,如芒在背的苍蝇其得稍有分神,锦方华抓住机会主动出击。

  “涅槃炎翔凤翼辰·万翎飘剑。”

  二人相隔甚近,锦方华背后万丈羽翼再张,道经咒起的瞬间化为无数翎剑飞羽,快若闪星似暴雨倾盆。

  “离恨千情玄锋图·梵剑九宫。”

  潇子陵改作防守,横剑在前再起千情道,剑体道纹第一次看得真切,与传统道纹大相迥异,是一些没见过的奇怪图案拼组成的整体,闪现金光隐现五丈九宫缓缓转动。

  “铮铮铮铮~~~~~~~”

  扑天盖空的飞翎剑影仿佛永无止境、连绵不断,破碎虚空的冲击推得潇子陵持续后退,时刻警惕阴人偷袭。

  恐惧心态如悬在头顶的利剑,在未落下之前极具威慑,瞧潇子陵那一脸衰相,锦方华彻底放心,越打越顺手,鸢凤更是配合默契,一会儿的功夫,星辰浪子成了星辰叫花子,浑身剑伤累累袍子破烂飘散沉凝黑烟,毫无还手之心。

  “妈的~厉害呀!”房子嵊心惊肉跳,那种玩弄震元与股掌之间的快感实在是刺激,琢磨着有没有机会照着玩一把。

  阵外,皇甫御风甘瞪眼,急得火烧眉毛了,宫月却瞧得欣喜,这种玩弄女修的人渣就应该狠狠践踏,死了更好!

  “两位前辈,潇子陵与你们同属洪荒,何必赶尽杀绝?再说子陵兄乃圣族殿前大长老,万一有个闪失,九幽怪罪下来……”

  “你在威胁本尊?”绮飞兰最别人拿大势力挤兑,面泛杀气,

  “晚辈不敢。”

  “哼~~假模假式的男人实在令人讨厌。”

  “我……”

  “闭嘴!本尊只想看出好戏,不想看滚。”

  为救潇子陵,那个高傲的皇甫御风低声下气苦劝,宫月暗拦不住,脸色有些泛冷,就在这时阵内连连闪烁,冒出十八红芒大球,飘浮太空将房子嵊给围了。

  “碎星辰!”

  “轰隆轰隆~~~~~~”

  周天星阵闪烁,语带愤恨咬字恶狠,十八妖月扑向目标,太空刺眼红光连连闪爆,十余息才传来裂空霹雳,震荡中微冒些许高压电弧。

  生怕安子被逮葬送大好形势,未等特效散去,锦方华趁余威冲将进去近身火并,凤鸟走位风骚,将潇子陵与安平隔开,

  战渣男,尽死斗,劫器裂金芒,声声刺耳;熔岩泣,星环颤,怒火碎虚空,招招夺命;锦方华借情绪稳战上风,鸢凤夹击使得渣男分身乏术,安子悬剑在头大分其神,被动之下四处逃窜,以**伤势换取时间,所过之处撕裂无数空间,千疮百孔的宇宙乱流汹涌,陨石横飞,致使房子嵊眼前八块投影灭了一半。

  对潇子陵而言,阵道穹顶锁死空间未占天时,形势比人强失去外援失去人和,而地利?当属为安子提供无尽混元力的熔岩星。

  开战之前被打飞的尘阳剑正爆闪赤阳,剑尖一指金线正通星核,间接影响地底阳晶矿脉,剑柄之上联接金纹蜂巢,大把抽取星力维持消耗,安子才敢尽情挥霍。

  “卟~~~~~~~~~~~~”

  “铮~~~~~~~~”

  所谓久守必失,心生胆怯之人一个不慎中得大招,腹内绞痛口彪血箭,伴随力道致使劫器脱手,化得流星好巧不巧正对尘阳。

  “刀兄!”

  “嗡~~~~~~~”

  情急之下别无选择,冷寒域刀身震鸣心领神汇脱手飞芒,安子再出手段:“千机劫道残星子,万千大界御精魂·镇器。”

  “钪啷~~~~~~~~~~~~”

  “卟~~~~~~~~~”

  本命劫器被镇,潇子陵神魂荡漾身体微晃半息,锦方华岂会放过这难得的机会,脑海刹那闪过无数佳人画面,背后万丈之翼再起,那貌似撩动星体的威势仿佛使得时间停止。

  “涅槃凤翼泛炎辰·万剑飞翎!”

  “刷刷刷刷~~~~~~~”

  没有悬念,星辰渣男被万翎飞剑戳体,那强悍的震元之躯连闪参天剑图顽强抵抗,死战之力拼了个齐鼓相当。

  “唳~~~~~~~~~~~”

  一声嘶鸣,鸢凤翼展千余丈附冲而下袭其项背,苦战之下潇子陵大惊,虽故计重演却只能甘瞪眼。

  “哧啦~~~~~~~~~~”又一道赤火伤痕从肩头一直拉下屁股帘,深彻见骨哧哧冒黑烟,元力大量流失,气息下降明显。

  “失传十二次元的《绽金噬灵图》!”绮飞兰傻眼,终于体会到败家仔说的话:那厮运气太好。

  “前辈,潇子陵不能死!否则会惊动九幽高层。”皇甫御风急得语变硬,宫月脸色好转。

  “师姐,他说得对,若惹得秦君出关……”

  “不急!”悍妇终于漏了口风,作为女权卫道者,她不得不考虑后果,道:“这种人渣必须付出代价。”

  “风,那是什么?”宫月突兀插话一指残乱星环。

  熔岩星连起震元争斗,那道唯美的星环已残缺不齐,眼下锦方华的万翎剑羽被剑图所挡,绽得四处乱飞,躲在某陨石内看直播的房子嵊沾着火星,弃了洞府披上贞操宝甲苍惶出逃,在漆黑的宇宙中闪眼明灯一盏,无处可藏。

  “呵~~~”绮飞兰笑了,莫名一句:“来得好,本尊正缺个搅局的。”

  正是:蜂罗星网,堪熔岩,纳**,绝穹顶,破剑图,镇器魂,暴打潇子陵;

  隔岸观火,震乾坤,戳震元,博眼球,绝天力,碎星环,背锅房子嵊。

  特么的,本章写了近六个钟头!累死本帝了~

  (本章完)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