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数据修仙 第2678章 界域祝福

作者:陈风笑书名:大数据修仙更新时间:2021/04/19 21:26字数:5687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第678章 界域祝福

  颐玦确定秘藏不是冯君的,绝对属于某个前辈大能——他就不可能拥有出窍丹这东西。

  然而,冯君能做主送给她出窍丹,这她就很清楚了,他对秘藏里的东西能做主。

  可以做主到什么样的程度,颐玦不想去问——她真的很宅,交友也很被动,就是那种“你若不给,我绝不要”,她也真的不惦记冯君手头的秘藏。

  可是幕想夺冯君的秘藏,这就让她不能忍了——就算我不惦记,你也不能欺负他!

  这里面的各种表象和因果,是很诡异的,甚至连冯君自己都表示:不知道发生啥了。

  颐玦比冯君还懵懂,不过她只需要知道有人欺负他,这就足够了。

  其实幕这事,对她来已经过去了——近距离感知了一些东西,有所获,可以知足了!

  可现在她是有点后悔了,早知道是这样,当初就赖在幕那里不走了——大不了跟那几个夯货做一场,我还怕得谁来?

  然而现在的问题是,不合适再回头,到做到嘛,堂堂灵植道的长老,丢不起那人。

  所以颐玦的想法是:咱俩以“姐弟俩”的身份回去就好了,不是以上界修者的身份回去,那就不存在丢人的法——以咱们的实力,直接冲进幕也无所谓。

  对她来,这种决定真的很罕见,她是磊落的性子,从来都不屑做类似的动作,只能这一次她也急了:幕里的宝物,本来就应该是冯君的!

  可是冯君听到这话,眉头就皱一皱,“再走一趟幕做什么,再等四个半月不就好了?”

  “那这四个半月里,会有多少宝物被人抢走?”颐玦的眉头也皱一皱,“我是无所谓,只是想看一眼,可那都是你的……都是你家前辈的东西,你确定前辈不会追究?”

  最初的愤怒过后,她已经开始冷静下来了,财货倒是在其次,关键是怎么跟前辈交待。

  前辈就在我身上呢,冯君笑一笑,柔声发话,“放心好了,那位前辈有明断是非的能力,你能这么为我着急,我真的很开心,不过还是不要去了,万一被人窥破了呢?”

  她懂得为他着想,他自然也要为她着想——其实别颐玦了,他自己也丢不起那个人。

  颐玦听到“明断是非”,倒也没有觉得意外,想欺骗前辈大能,其实并不容易,就连她自己都有不错的推演能力,但还是忍不住叹口气,“那这秘藏……就这么算了?”

  她对财物正经是看得比较轻,可是冯君的损失,她就有点接受不了,更别秘藏的质量她很清楚,是分神期都要心动的宝物。

  “不算了,还能怎么样?”冯君也无奈地摇摇头,事实上他对财货看得也比较轻,甚至包括阴魂大佬,这三个存在各自不同,但居然都有一个罕见的特质:不怎么看重财物。

  好吧,大佬不是不看重,它是比较富有,反正面对这次意外,它依旧比较抓狂,“丢了东西也就算了,问题是……我想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冯君考虑的是另一点,“这个箱子……是应该取走还是放回去,能放回去吗?”

  “能,”大佬郁闷地回答,“我再教你一套手诀。”

  颐玦不知道冯君正在学习手诀,见他发愣,忍不住出声发话,“箱子怎么办,带走吗?”

  “带走的话……就断了因果,秘藏再也回不来了吧?”冯君忍不住嘀咕一句,“没准幕那边出不完好东西,感觉四个半月之后过来看,可能会好一点。”

  “没准带走箱子,直接就把宝物收回来了,”颐玦不甘心,摸出签筹来,“我推演一下。”

  她推演了两三分钟,猛地脸色一变,“咦?怎么会有大因果?”

  “破案了,”大佬闻言,幽幽地一叹,“原来是界域意志在搞事……可特么你玩机缘搞到我头上,这是什么意思!”

  它还真不怕这个界域的意识,不用它在全盛期,就算现在,这个界域意识也拿它无可奈何——甚至根本就听不到它的咒骂。

  而且它骂得也有道理,对方就算听见,它也不怕,拿我的东西做人情,经过我允许了吗?

  若是在它全盛期,哪个界域意识敢这么搞,它少不得要对方好看!

  “能不能强行收回?”冯君用神念问大佬,“如果可以那我就做了,大不了以后不来了。”

  界域意识是会生气的,不过冯君并不在意,琴多少下界呢,不来这里算多大点事?他有昆浩界域的眷顾,没必要每个下界都讨好。

  大佬沉默一阵,然后叹口气,“算了,界域意识之间也有交流的,还能向主位面歪嘴,没必要为了这点事,恶了昆浩界域,等我恢复了之后,再来找这厮算账!”

  颐玦不知道冯君在聊,见他又是半不话,于是出声发问,“在想什么?”

  “我推演一下吧,”冯君拿出手机来,又摸出一个替魂人偶,想推演一下强行收取的结果。

  “不用浪费替魂人偶了,”颐玦出声阻止他,事实上,她也猜到大因果是什么了,“估计跟界域意识有关,你现在还扛不下来……直接汇报那位前辈就好,让他来处理。”

  她刚完这句话,地之间蓦地出现一股极其细微的变动,仿佛冥冥之中,有什么存在正盯着他俩,这种感知玄之又玄,不细细体会,根本感受不到。

  不过颐玦已经是半步出窍的存在了,大佬提一下她的名字,她都能有所感知,这种变化还真瞒不过她,她的眉头一扬,“来自界域的……关注?”

  冯君对此就无奈了,他的感知能力要差很多,竭尽全力也只能感受到周遭有点异样。

  倒是大佬不以为意地哼一声,“现在知道怕了?早干什么去了!”

  不过颐玦感知到的正好相反,“它好像……非常愤怒,不过对我还算友好。”

  错非不得已,一般的下界意识,对灵植系列的修者态度都不错,只有树木旺盛了,生机蓬勃,界域才能兴旺。

  “算了,把箱子归位吧,”冯君站起身来掐诀,他倒是不担心界域对他使坏,因为他也只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跟界域没有直接的因果。

  当然,界域真的对他使坏,他也无所谓,回去找人帮忙,驱逐掉相关气息就好了。

  一串手诀打出去,箱子缓缓下沉,没有用多久,就消失不见了。

  “回冰原吧,”冯君有点意兴索然,“四个半月以后再来……咦,我感受到了什么?”

  他也不知道自家遇到了什么,只是觉得身体似乎猛地一轻,念头也有点通达。

  “切,”大佬不屑地哼一声,“界域祝福……一个界的祝福,谁稀罕似的。”

  颐玦不知道大佬的评判,侧头看冯君一眼,“我也感觉到哪里有点不对,帮你推演一下?”

  “不用了,”冯君摇摇头,笑着回答,“是琥珀的界域祝福,没有给你吗?”

  他这么一问,就有趁火打劫的嫌疑,不过他并不在意——界域担心大佬找后账,那就得大方一点,明明只两个人,只给一道界域祝福,算怎么档子事?

  “界域祝福呀,那可是好东西,”颐玦闻言眼睛就是一亮,然后摇摇头,“不过没必要给我,我已经有一道了,多了也是浪费。”

  冯君只接受到过界域眷顾,对界域祝福还真没什么了解,“这个祝福比眷顾如何?”

  “根本是两回事,”颐玦摇摇头,讲述了起来。

  简单来,界域眷顾多体现在气运方面,在对应的界域里有好处,出了界就没什么用了。

  界域祝福基本不涉及气运,能缓慢提升个体的体质,关键是出了相关界域依旧能用,并且有助于在别的界域意识面前刷好感度——这家伙受到过同类存在的祝福。

  界域眷顾可以惠及很多人,只要对这个界域做了有益的事,自然就会生出眷顾,当然,益处越大眷顾越深,就算不成正比,基本上也是这个逻辑。

  像冯君就受到了昆浩界域相当多的眷顾,甚至有两次同道气场快接不上档了,居然有惊无险地度过了,持续了下去,据大佬就是受到了界域眷顾的影响。

  界域祝福就相当随机了,而且非常任性,前提肯定是要让界域得到好处才行,但是做了好事不一定有祝福,就算是大的好处,也要看界域意识的心情。

  颐玦此前得到的界域祝福,是她创出思甘霖的神通之后,解决了某个界域的麻烦,她觉得那界域是个刷任务的好地方,一口气做完了宗门的百年任务量。

  界域意识并不清楚,她是想一口气刷完任务,好继续宅在宗门里,只是觉得这名修者不但解决了问题,做事还挺拼的,就送出了祝福。

  在得到祝福之前,颐玦就是出了名的才了,有了祝福自然更是有恃无恐。

  而且她的体质确实是在持续地变好,直到出窍之后才会结束——出窍之后,修者就能跟界域平等交流了,祝福的力量自然也就消失了。

  冯君眨巴一下眼睛,乐了,“竟然还有这样的好处?”

  (本章完)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