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恶女升职记 第1237章 第1266

作者:一身骄傲书名:农门恶女升职记更新时间:2019/02/11 19:51字数:6840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清漪不怒自威的站在那里,只是冷冰冰的看着这两个人,桑美娇和桑美乔接触到了清漪的目光,立刻安静了,也放下准备拉着元宇熙手臂的手。

  怯怯的看着元宇熙,不过元宇熙只当没看见,对着水嬷嬷道“水嬷嬷,将五房的人全部关在一个房间,要不要放出来一会再说,奴婢们不配合不听话的,直接打出王府。”

  此刻五房的人似乎看到的就是一个王爷,而不是原来被治的没有回旋余地的那个落魄的世子爷,谁也不敢上前,气的桑美乔道“废物你们都是废物,都是废物。”

  桑美乔被若嬷嬷直接抓住,若嬷嬷用极其锋利的小刀在桑美乔的脸上比划来比划去的,桑美乔看的都对眼了,若嬷嬷还阴测测的道“不知道这娇嫩的脸庞,是划伤一百八十刀好呢,还是伍佰四十刀的好。”

  “咕咚”桑美乔的小心肝再也忍受不了,直接华丽丽的晕了过去,被几个奴婢给抬起来,放到了关着五房几个人一起的房间。

  清漪和元宇熙赶快动手,五房的东西真的不少,虽然是偏房,都算不得王府的真正的血脉,可是真么多年好东西一点没有少了,这古玩字画的,还有不少的珍稀物件,竟然还有一斗南海的珍珠,有十来颗,颗颗如鸽子蛋那么大。

  各个都是饱满散发出莹润的光芒,清漪拿起一颗来,看着道“我怎么感觉这些有些熟悉呢”

  元宇熙道“我感觉也有些熟悉,对了这不是我给你的聘礼吗怎么到了这里来了这五房是真的大胆,竟然私扣了你的东西,真是该死。”

  元宇熙立刻怒极的喝道“来人将五房都给我搬空了,一点不要剩,什么王府五房,连王府的血脉都没有,竟然还好意思冒充个五房,胆子大的竟然敢王妃的东西,给我搬”

  “是王爷”众护卫是齐心协力,速度极快的将五房的家具家俬全部搬走,还有那些金银珠宝,绫罗绸缎,古玩字画,瓷器玉器,一个都放过,因为每个都在账单上记着

  元宇熙道“宝贝这个五房真是过分,以前动我们大房的东西不说,但是现在竟然还敢动你的东西,是可忍孰不可忍,今个不搬光了,他们就不知道这王府到底是谁当家”

  清漪和元宇熙在五房大肆动作,五房的人急的要命,五夫人陈氏拍着门窗老半天大喊大叫,这手掌都拍的红了,可是门窗都紧紧的关着,没有打开的迹象。

  “开门啊,开门,听见没有,开门”五夫人陈氏的嗓子都哑了,一想起辛辛苦苦进入王府攒的家底被大房搬空,五夫人陈氏现在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来人啊,人都死到哪里去了给我开门”五老爷桑泽贵大喊大叫想要找到下人,殊不知五房的下人早就被关了起来,眼下这场景谁还敢多说什么,立刻拖出去卖了,所以奴婢们都很安静。

  五老爷桑泽贵同样是着急的,毕竟他的书房里面有几万两的私房钱,是陈氏不知道的,还有从母亲那里得到的老侯爷的一块极品的砚台,当初几个兄弟都在抢,他也好不容易抢到了一块,姨母还是心疼他的。

  “开门,开门,快点开门听见没有”五房的四个孩子,将门拍的山响,桑金凯则是用力的在踹门,可惜这门是纹丝不动,急的一头大汗,心里更是拔凉拔凉的,早知道这样就安分一些好了。

  五房的人急死了,五老爷三四十年在王府积累的东西,真的是出去足够一家人活得有滋有味的,而且是未来的产业都规划好了,只是一直惦记着五房在王府的名声,没有搬出去罢了,实际上五房在几房里面虽然比不了二房的富贵,但是比起其他几房还真的不差多少。

  所以五老爷急的都用手一个劲的挠墙,恨不得能将这道墙闹穿了,好出去千万不能被大房给搬空,否则这就完了。

  眼下其他几个主子下人的房间都已经收拾的差不多了,若嬷嬷在五夫人的内室的床下找到了十万两金子的金票,清漪拿着这个藏得严严实实的,还是在床下找到的匣子笑了。

  若嬷嬷自信的道“主子,就他们五房这点小小的技俩还能瞒过老奴的眼睛就算是老奴老眼昏花,但是这银钱的味道,老奴还是一下子就能闻的出来。”

  清漪拿着这匣子金票递给元宇熙道“夫君,你看看这个匣子,五房的家底还真的是不少,估计这五房应该还有一些才是,她们都是那么贪婪的人,要是银钱不多,估计这腰杆子都挺不直。”

  元宇熙将匣子打开看了看,里面不仅有金票,还有些房契和地契,元宇熙道“这些咱们都拿走,这五房不属于王府的人,这些以前老侯府的产业,轮不到五房来继承,一会再仔细找找,估计还有一些。”

  清漪在心里感觉这五房还真能往自己腰包打点,标准的只进不出,五老爷桑泽贵不过就是老夫人妹妹的孩子,还是被家族抛弃的孩子,但是在王府能过的如此的风生水起,如果今个不是搬空了五房,清漪还真的不知道这五房竟然是和其他几房是不相上下的。

  平时看着五房算是低调,只有五夫人的嘴巴不好,不过这五房平时可不像是二夫人那样露富,让你基本都看不出来,只能是像今个这样打开了全部的箱笼,才发现这么大的秘密。

  很快这五房几个主子的房间都搜刮干净,纳财再三确定没有什么东西了,这箱子有大大小小的几百个了,家具家俬的一件都不少。

  清漪和元宇熙来到了五老爷桑泽贵的书房,书房的藏书不多,可见五房的人平时是不怎么喜欢做学问的,清漪在一个隐秘的柜子里面发现了在二房的元尚志那里一样的砚台。

  清漪惊喜的道“宇熙快看,这不是和元尚志的那个砚台一样吗不过就是花纹有些不同。”

  元宇熙找到这个砚台也十分的高兴,元宇熙拿起来对着阳光左照右照的道“嗯,没错就是祖父的砚台,真的是祖父的砚台,太好了,一共是八块,现在回来了两块,真是天助我也”

  很快元宇熙还发现了一个装着九万两银子,和几个小些的庄子和铺子的地契,元宇熙笑道“这个五房叔伯竟然还藏了这么多的私房钱,不知道这外面是不是养了外室了,否则这么多的银子和产业他要做什么”

  现在就能解释为何刚才的那个匣子里面的地契很少,余下的那部分在这里,清漪瞧着元宇熙鄙视这个藏了私房银子的五老爷,就捂着嘴偷偷的笑了。

  元宇熙看着清漪小乖乖的样子,情不自禁的亲亲清漪的脸蛋道“宝贝,你放心,为夫从内到外都是你一个人的,绝对不藏任何私房银子。”

  “你这个人真是的,这么多人呢,胡乱的说。”清漪一瞧水嬷嬷她们都在偷偷的笑,就锤了元宇熙几拳,元宇熙反而更加的高兴了。

  水嬷嬷和纪嬷嬷她们看见两个主子的感情这般要好,心里十分的开心,干起伙计来更加的卖力,就差在吆喝起来了。

  很快五房的书房也给搬空了,五房的人还是没有放弃的大喊大叫着,从外面泼了几桶水到门内就安静了一些,不过这门外还是冻了冰,希望五房的人待会不要摔得太难看。

  对于五房这几个人的动静,清漪和元宇熙只当是视而不见,五房的东西的确不少,清漪和元宇熙打开了五房的私库,一进去清漪就感觉五房的私库好像和别的库房不同。

  库里面尤其是上好的料子真的很多,这桑家估计是织布的人家,所以偏爱这些上等的衣料,只见一匹匹的上等衣料从五房的私库里面搬出。

  这些布匹颜色鲜艳花样繁多,就是这些料子卖出去,价格都是很大一笔银子,清漪看着这么多的料子道“宇熙,五房这王府的外来户家底还真是不少,怎么有好多料子都是很早以前的这些料子都是越久越好的料子,这都是打哪里找到的五房没有这样的家底,以前老侯府怎么会有这么多的料子呢”

  元宇熙看着很多布匹,眼里回忆渐渐的多了起来,好半天元宇熙道“老侯府的前身曾经有一代是经营布匹的,当时造出来的布匹轰动了四国,不过后来这织造的技艺被天阳国皇室给拿走了,这才当起了闲散的侯府,这里面好多料子都是曾经的曾祖父私库的物件,五房倒是真能舍得脸皮,也能下得了功夫,偏生那个我那个祖母就是个糊涂的,这样金贵的东西,最后竟然都给了五房,其他几房都是很少的,哎”

  清漪握住元宇熙的手道“宇熙,别叹气了,你看现在不是都回来了吗,今个这几房咱们都给搬空了才是,以免咱们太委屈了,不管是哪一代的东西,我们作为嫡系的子孙,自然是应该妥善的保管,不在落入别人之手的,就算丰收的也应该是我们不是吗”

  “宝贝说得对,今个就是我们大房的丰收日”元宇熙十分赞同清漪的说法。

  很快这些布匹搬出,五房的库房空了一大半,毕竟这布匹存放的要求很高的,还要有防潮防虫的作用,怪不得清漪感觉这五房的库房有些不同呢,原来是为了要储存布匹的原因。

  清漪目测一下,五房堆积的布匹有上千匹,而且至少就有两千匹,清漪都有些哭笑不得的道“宇熙,你说这五房是不是打算离开王府准备开布庄呢这水云布庄都没有这么多的存货。”

  “五房平时惯会装个可怜,哭个穷什么的,如果真要是离开王府,这五房的出路就是开个布庄了。”元宇熙大概也能猜出五房的心思。

  清漪感觉王府的这些人都和外面的人不一样,压根就不在乎什么礼仪规矩的,眼睛里面只有银子银子还是银子。

  无论争也好,斗也好,都是为了利益,为了银子,严重的时候,什么歹毒的招子都能使出来。

  在最后的一个小的暗室里面,清漪听见了金风的惊呼声,“主子,这里有好多的酒。”

  元宇熙的速度比清漪快多了,几步就到了那个暗室的门口,里面大大小小的放了几百坛子的酒,都是年头久远的女儿红和状元红这类的酒,芬芳的酒香很快弥漫了整个库房。

  元宇熙吩咐道“来人,这些坛子全部都抬走,小心些。”

  很多护卫都小心翼翼的开始抬起这些酒坛子来,清漪笑道“宇熙,看来我们小看五房了,五房不仅打算开个布庄,这不是还准备开个酒庄或者是酒楼呢,真真是好算计,我看这王府哪房都不傻”

  元宇熙搂着清漪道“小时候我就知道王府这些人都不简单,那时候在母妃去世之后才离开了王府,不敢在这里住着,否则我早已经不在人世了,更不要提今个的美好生活了。”

  清漪安慰元宇熙道“夫君,这些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以后我们的日子会更好的,一定会更好的”

  “是宝贝,我们一定会更好的”元宇熙望着清漪的双眸坚定的说道。

  五房很快就收拾完毕,不过这前后也用了一个时辰的时间还多些,五房果然是不简单的,王府现在上下都是人心惶惶,看见大房的人的就哆嗦,在她们的眼里,大房所到之处必定倾家荡产。

  王府的几房压根就没有时间打听别人的动静,自己藏东西还来不及呢,清漪和元宇熙到了八房的时候,八房早已经是一片狼藉,大姑奶奶元媛和大姑爷齐峰还扭打在一起,儿女们都在拉架。

  不过清漪和元宇熙只看见三个,还有一个最小的没看见,清漪和元宇熙对看一眼,这两个人满地打滚的,你揪着我的头发不放,我抓着你的头发不放,清漪仔细一看才发现,这元媛的力气也不比齐峰差了多少,反而是齐峰满脸挂花,都是指甲印,就像是被十只猫一起给挠了一般的精彩。

  这二人打得难舍难分,但是不影响清漪他们搬东西,清漪指挥道“速度都快些,按照上面的单子,这些都是大房的东西,都搬走。”

  若嬷嬷她们很快就行动起来,这时候奇怪的事情出现了,齐峰和元媛也不打架了,两个人从地上爬起来,齐峰不经意间摸摸脸,将脸上那吓人的血印子竟然给擦掉了。

  清漪一下子就明白了为何有了刚才那一幕,原来是演了这场戏是给她和元宇熙看呢,以为这样八房混乱一片,就不会搬东西呢。

  可惜元媛的主意打错了,就是他们八房今个打出了人命,那也是他们自己愿意打得,也和清漪和元宇熙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故此打得越凶越好,省着拉着这不能搬,那个我喜欢的。

  元媛很快就哭哭啼啼的道“侄子,你大姑姑我就只有这点家当了,你就放过我们一家吧,你瞧我们一家就这么点家底了,你姑父还是个不争气的,没有个一官半职,这样我们一家怎么生存呢你就行行好放了我们八房一场吧,大姑姑给你跪下了,给你跪下了,要是实在不行,我们家蓓蓓和灿灿都给你做妾室,你看如何”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