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命神卦 第四十二章 又没钱了

作者:隔壁小道友书名:天命神卦更新时间:2020/11/27 11:37字数:4626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看来是我刘某人眼拙,张兄出手,一招制胜,厉害!”刘明海拍着自己的巴掌,一脸阴骘。他明显是话里有话。

  指着地上丑态毕出的众人,道:“能使出这一招,明张兄不是普通人。不如你我切磋一番?”

  在刘明海进入我视线的瞬间,我就对此人的面相进行了一番推敲。从他的神色中,我确实看到风水世家的影子,而且此人确实有些才华,年纪轻轻就已经是莆田村公认的大师。

  这种造诣,确实有他骄傲的资本。

  不过,在我张魂一眼中,依然只是市井之徒罢了。

  刘家的三罡真元,我也听过,就是不知威力与张家的七十二罗经相比谁更厉害一筹。

  黄毛捂着红肿的猪脸,满是惶恐,之前的嚣张一扫而空,此时见刘明海开口,忙是连滚带爬躲到了他身后。

  “刘哥,张魂一可能真有两下子,你看我这脸,他分明没有动弹半毫,就把我打成这样。”着,黄毛撅起嘴来,从身后凑向刘明海。

  刘明海右手一挥,一道罡气弹出,直接把这个倒霉的黄毛砸出三米之外。

  我面不改色,朝着莫陌姐的车走去,并不想浪费时间。

  刘明海见我不接他的话,眉宇间闪过一丝杀机,但他脸上的表情却依然带着大师风范。“张兄若是不方便,我们就改切磋。”

  言罢,又对着我家老宅愣神发呆。

  我发动了汽车,跟李升了几句,刚要离开,却见村口驶来三辆面包车。

  哗哗哗,车门被打开,下来几十号人。

  黄毛从墙堆里爬起来,拍拍身上的尘土,屁颠屁颠的跑了过去。

  “黄哥,你来啦!”

  “恩。”此人穿着一身西服,戴着一副不知品牌的眼镜,在瞅了一眼黄毛后,径直走向刘明海。“如何?”

  “地基三层,内藏乾坤。”刘明海淡淡的回了一句,这才把视线落向开门下车的我。

  我眉头微皱,这话外人听不懂,但我是知情人,如何不知刘明海的意思!他们分明是来找茬的。

  不过,老宅地基怎会有三层?二层才对啊!

  我带着疑惑朝家门口走去。

  叫黄哥的男子,见我下车,微微转身后,脸上如绽开的海棠,笑的灿烂而虚伪。“张大师,你好啊!要不是李升这子坏了你张家风水的名声,我黄大兴还真没机会认识。”

  “李升的事,我可以承担责任。”我淡淡的道。

  “看来张大师是个明事理的人,我老丈人的阴宅被李升搞出了祸端,丈母娘已经三没吃饭,眼看着就要不行了,这可是人命关呐!”黄大兴一脸悲壮的道。

  “事已至此,你们想如何处理?”我直接问。

  “爽快!就给个三五十万吧!”黄大兴狮子大开口,一张嘴就是三五十万。

  李升虽然胆,但他知道这事怪他,是他学艺不精,不但丢了饭碗,还丢了张家风水的名声,此时见黄大兴这么无礼,再好的脾气也忍不住了。

  李茂县想要拉住他儿子,却没拽着。

  “我跟你们拼了!”一声大吼,男儿气势顿时冲。

  可是,未等李升把锄头砸向黄大兴,他就趴在了地上。

  几十个混混,每人一脚,李升顿时嗝屁,这可把李茂县给急坏了,操起铁锹就是一顿猛劈猛铲,护犊子的心瞬间璀璨四射。

  但是,很遗憾!

  黄毛早就准备好了防御,铁锹刚刚举起,就被他一脚踢飞,几个沙包大的拳头密集落下,顿时,李茂县这个可悲的酒徒世家,就倒在了血泊中。

  “不要弄出人命。”黄大兴厉声训斥了一句,脸上却笑的张扬跋扈。

  然后,把脸转向我。

  “张大师可真是铁石心肠啊!好歹李升也是你爷爷的徒弟,你就这么不管不问?”他的话尖酸刻薄,明显是给李茂县父子听的。

  “二十万。”我开口道。

  “一魂啊,都是我那不争气的儿子惹出来的麻烦,这二十万我们一定想办法还你。”李茂县一听我愿意出钱,顿时松了口气。

  要我张家没钱,谁都不相信。

  其实我也不知道爷爷有多少钱,这些年除了每个月的生活费,他就没多给过我一分。

  “二十二万九千八!”一直没话的刘明海突然开口。

  我心里顿时就火了,他么的他怎么知道我身上有这么多!

  其中二十万是我从王大师那骗来的,三万是秦彦歆给的。

  之前坐车花了几十,在莫陌姐的洗车店买了两箱饮料,花了一百多。身上一共还有二十二万九千八百一十二元。

  黄大兴听了,哈哈大笑。“张大师不会连这么点钱都拿不出来吧!要是拿不出,我们就按规矩来,放心,我们只要李升一条手臂,反正少了一只手也死不了。”

  “啊”李升一听,当场晕过去。

  我真想给李升两大嘴巴子,胆子这么还想学人家做神棍,关键是技术不过关就给人家看风水,这不是找死嘛!

  来去,还是黄毛搞的鬼。

  我杀气外露,冷冷的盯着黄毛,黄毛吓的一个哆嗦,把头缩了回去,躲在了刘明海背后。

  “这钱,我可以给,但从今往后,不许黄毛等人踏入上风村半步,不然”

  “不然,怎么样?”黄毛一听这话,胆子突然大起来,从刘明海背后窜出,如疯犬一般,囔囔道。

  “不然,就如墙角的石墩。”我言罢,一阵黑风陡然出现,将百十斤重的石墩悬空举起,在众人头顶转一圈后,轰然爆裂。

  吓的黄毛屎尿直流。

  黄大兴也吓了一大跳,伸手抹去脸上的石粉,不可思议的看向刘明海,想要从刘明海那儿得到答案。

  刘明海风清风淡,喃喃道:“钱转到黄公子账户,此事就这么算了。”

  黄大兴这才松了口气,立马将早已准备好的收款码拿出来。

  我支付了二十万,又从口袋里摸出秦彦歆给的银行卡。“二万九千八,一分不少。密码是六个八。”

  “好,我就信你一回。”

  此事一了,黄毛带着手下先行离开。

  刘明海走到我身边,轻声道:“张家宅子确实不错。”

  言罢,看向远处山头。“九月十八是一年一度的风水盛会,大国所有有名有姓的风水大师都会参加,你张家作为杨公嫡传弟子,理当筹备此事。”

  到这里,他话锋一转。“不过,看在张兄如此勤俭的份上,家父已经联络各方财团,全权举办。所有费用都由我刘家来出!张兄只要过来露个脸就行了。”?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