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命神卦 第五十一章 三罡真元

作者:隔壁小道友书名:天命神卦更新时间:2020/11/27 11:37字数:4420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一魂啊,升儿不懂事,你别生气。”李升他爹叫李茂县,祖上是给县城里的老爷酿酒的伙计,照理,酿酒的手艺足以养活一大家子,但李茂县年轻时犯过错误,他老子没把手艺传下来。

  不过,他家地窖里的陈酿却够他喝一辈子了。

  这也是爷爷为何要收李升为徒的根本原因。

  “李叔这是?”我是明知故问。

  “这酒有二百多年了,是我前几年盖房时,从老宅墙基下挖出来的。我知道你爷爷喜欢喝酒,这不,升儿特意拿来孝敬他师父。”着,他就进了屋,往桌上一放。

  我只好折了回去,给李叔倒茶。

  李升虽然胆子不大,却不是愚蠢之人,知道他父亲这次来是赔礼的,所以没等我提起茶壶,他就抢了过去。

  先是为我倒上一杯,这才给他老子斟上。

  “张哥,你喝。”

  我见他嬉皮笑脸,全然忘记昨的疼痛,便道:“是不是黄毛又来找你了?”

  他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的傻笑道:“张哥真厉害。”

  李升傻笑,他老子李茂县可不能傻笑,一本正经的给了李升一个巴掌。

  打的还挺响亮。

  “兔仔子,要不是有你张哥在,黄家非拆了咱家的新房不可!以后学艺不精,不许你出去卖弄。等你师父回来,我好好跟他讲讲,看他把你给惯的。”

  我在一旁看着,不动声色。

  李茂县那一巴掌可是真打,被挨了一巴掌后的李升只感觉旋地转,脑袋都快贴着地了。但他意识里还是开口喊了声。“爹,我以后绝不乱来。”

  “事情我也清楚了,李叔让姓黄的来找我。我替你们摆平。”着,我站起身来,准备送客。

  却听到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呦呵,张大师在家啊,我还以为你跑路了呢。”

  与这道声音一道出现的还有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年青人,在年青人身边跟着一个漂亮的女人。

  女人一进屋就捏着鼻子。“这哪里是人住的地方啊,又脏又乱。”

  年青人见我看他,轻笑一声,然后抱拳做了个道门礼节。“在下刘明海,乃是莆田村刘家风水第十二代传人。听张大师也是风水世家,特来拜会。”

  我轻笑道:“原来是同道中人,里面请坐。”

  “明海哥哥,咱们还是出去事吧,这儿好臭。”

  女人扭捏作态,浑身不自在,拉着刘明海,不让他坐下!

  虽然势力了些,身材倒也不错,屁股挺圆,但与唐柔比起来还是欠了些火候。

  我没有理她,既然不给面子,也就没必要与他交流,回到椅子上坐了下来,冲李升道:“你们先回吧,这儿的事情我来料理。”

  李茂县没想到黄毛会直接登门,连等上半刻钟的时间都不给他,之前黄毛等人可是与他商议好的,只要请得张魂一出面,这事儿就这么过了,没想到他们如此猴急。

  我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岂能看不出黄毛等人的花花肠子。

  “呦呵,还挺牛逼!爷我就喜欢你这装逼的样,有本事再叫出一只老虎来吓唬吓唬我。我黄毛要是再跑,就是你养的。”他完,朝地上吐了口黄痰。

  我张家在上风村几百年,还没有谁敢来我家吐痰。

  这黄毛还是第一个。

  老实,我确实想再变出一只老虎来,但我此时修为尽失,丹田气海连只鸟都化不出来,如何调用灵气御水化虎。

  不过,没有灵气,并不代表我没有整他的办法。

  刘明海见我一脸阴沉,却不发飙,心里更加有底。“听张家风水秉承的乃是杨公嫡系真传,不知与我刘家的三罡真元相比威力如何?”

  我轻笑道:“张家风水不与外人切磋,这是祖训,你如果想要与人比试可以找别人。”

  我直接撵人,不想再与他废话。

  “那我兄弟老丈人的阴宅怎么?要么给我兄弟重新看,要么与我刘兄比试风水秘术。不然就打断李升那子的狗腿。”黄毛从一旁突然跳起来,反扣双脚把李升给绑了。

  李茂县五十多岁,一见儿子被人绑了,哪里还能像我这般风清云淡,撩起身边的椅子就砸向黄毛。

  黄毛虽然瘦不拉几,却也炼过几招,一个猛虎扑食,就把李茂县拍打在地。

  “张哥,救救我爹!”李升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却被一只大脚踩在上面,顿时泄了气。

  我扫视众人,淡淡的道:“都给我出去。”

  刘明海轻轻摇头,“原来,张家真的只是捣浆糊的神棍,没有真才实学。”

  此人完,就搂着身边的女人离开。

  黄毛急了。“刘哥,就这么走了?我兄弟那边?”

  “我刘某人从不欺负弱者,不过你可以。”他走到院子里,停下脚步,淡淡的了一句,似乎是在提醒黄毛接下来该怎做。

  黄毛眼珠一转,立马领悟。“特么的,给老子往死里整操,老子以为你真有本事呢。”

  他大手一挥,早已经等的不耐烦的混混拿着家伙就冲进我家。

  我压抑的怒火终于找到释放的机会,伸手入怀,掏出木牌,指剑划过,黑风煞起。只是一个回合,所有人都鼻青脸肿,重重的砸在了我家院门外。

  刚走不远的刘明海,脑门一紧,喃喃道:“既然养了鬼,有点意思。”

  我扶起李茂县,李升自己爬了起来,他有些恍惚,不知道刚才那一阵黑风是怎么回事,只当是我施法所为。

  “张哥,刚才那一招我能学吗?”

  “你?”我轻轻摇头,回了个微笑。

  “臭子,那是张家秘术,你若是能学到张家风水的一丝皮毛,今后就能横行无阻,不要野心那么大。”

  李茂县的话带着一丝酸味,我岂能听不出。

  但我并不给他机会继续酸下去,走到他面前,轻笑道:“李叔的对,这种法术若是修炼了,容易孤寡一生。”

  李茂县一听,立马联想到我爷爷,以及张家祖上,好像真是这么回事,张家全是单传,而且家里没有女眷。

  想到这儿,连连摆手。“张家秘术绝不能传给外人,哪怕是关门弟子也不行。”他的斩钉截铁。

  我回了个微笑。

  出了门后,刘明海站在倒成一片的人群中,望着张家老宅,若有所思。?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