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命神卦 第四十八章 星象反噬

作者:隔壁小道友书名:天命神卦更新时间:2020/11/26 16:56字数:4304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张家的罗盘与外面看到的罗盘不太一样,一般罗盘有四十九层,而我家的却有七十二层,上面密密麻麻全是经维刻度。

  外人根本看不懂。

  四十九层罗盘已经复杂到令人望而观止,七十二层得复杂到何种程度,普通人根本想都不敢想,哪怕是风水世家的子弟也看不透其中奥秘。

  现在社会物质横流,人心烦躁,真正静心研究风水命数的,已经少之又少,即使静心研究也需要一定赋,有些人十年都看不懂一盘。

  罗盘是风水先生为东家选址纳气的重要辅助工具,一般的风水先生能使用罗盘上的三到五层已经很厉害。

  例如罗盘上的穿山透地,五运六气,八门三奇,管山禽持世宿,元连山,平分六十龙,浑星度五行,缝针百二十分金,像这些随便一个,他们都不会。

  而且这还是四十九层里面的东西。

  以我的心智,从六岁开始,苦学十三年,方有如今成就,其他人一百年都不一定学会。

  我右手托着罗盘,左手微抬掐算,心神中玄空数据浮现眼前,我要用罗盘第三十九层的二十四星测量上风村、下风村、陈家村的命之数。

  三个村都有一座突起的山峰,宛若脊骨上生出的倒刺,近看耸立云霄,拔地而起,远观恰如降神邸,神异莫测。

  由于云岭县海拔较高,像这种陡峭山体随处可见,所以并不稀奇。

  但在我眼中,它却另有深意。

  二十四星主要是针对象星辰在运作过程中产生的气流,反馈至山河大川的表面,从而折射出的无形微波,这种微波能量便是气运风水。

  我所站的位置,是壬山阳龙,对应帝星。

  通过一系列复杂的运算,我得出一个令人震骇的结果,陈家村的运势正在被帝星吸收,而吸收后的运数全都转移至二百多里外的地方。

  震惊之际,我扭动身躯,以癸山阴龙对应道星,得出的结果是,上风村的运势同样被道星缓慢吸收,而吸收后反馈的地方,一样出现在二百多里外的县城。

  我强定心神,再变身位,左手掐诀,右手灵气催动,罗盘池正中,戊己五黄之宫,磁针抖动,气象大显。

  调整方位,这一次我对应的是甲山阳龙死星,得出的结果是,下风村的运势也一样被死星吞噬,这让我更加惶恐。

  死星吞噬后的运势转化为气象,反馈的地点,与以上二者相同。

  我立刻凝神静思,收纳三星浑元之气,利用玄空数据算出二百多里外的具体方位。

  很快,我的脑海中浮现出六个字。

  南阳实验学。

  帝星,道星,死星。三星嫁接的能量皆是指向南阳实验学。

  是什么人有如此大的能耐,既然引动象,他这是要做什么?

  我脑袋生疼,这已经超出了我的计算范围。

  庞杂的数据,一次次冲击着我的大脑,我无法测算出星因何而引动,又是通过什么办法迫使星吸收三村运势,更无法理解上风村,下风村与陈家村究竟藏有什么宝物能引得星吸收。

  我收起罗盘,坐在石头上,迎着午时烈日,任由阳光暴晒,双目紧闭,思绪混乱,身上的汗水浸透了衣服。

  突然,我周身一顫,如同触电一般,咳出一口血来。

  星象反噬。

  我惊恐万分,茫然四顾,无意间发现了一个大秘密,引来了星象反噬。

  我之所以拿着祖上罗盘来到这后山,不过是想确定陈家村的气数会不会因为神龙头骨这件事而衰落,却没想到窥视了机。

  无形之中,我把自己推进了深渊。

  原本,我还有控制走向的能力,而现在,所有的底气与运势全都落入了某个大能者手中,让我有种无法呼吸的压迫感。

  不知坐了多久,我才中恍惚中回过神来,世人在面对疑惑时,都想知道真相,却不知道真相的背后,是更大的陷井。

  我从一个陷井掉入了另一个,尽管身拥道术,掌握了张家七十二罗经,又是所谓的大罗宗第十九代传人,但我此时只感觉疲惫不堪,浑身的骨头都被人碾压过一样,酸疼无力,连支撑自己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窥视机,不是好事。

  让我产生了恐惧,有种不敢面对的茫然。

  我知道,我的心境出现了问题,需要一段时间的调节,如果调节不好,我很可能带着瘀伤过完这一生。

  能引动象,已经不是我这种人可以左右的了。

  这里面牵扯到的关系,比之登上火星还要复杂千百万倍。

  可以肯定,躺在实验学地基下的人,一定是个大人物。有人想要复活他,甚至是助他篡改命。

  难道复活神龙只是神秘组织的计划之一?

  良久,终于恢复了一丝气力,从石头上爬了起来,胸口传来隐隐刺痛,我收起罗盘,沿着路一直往北,走出三里后,来到一座坟茔前。

  这座坟是张家的祖坟,三百多年前就是这位张祖孤身来到的上风村,后来才有了我们家在上风村的一席之地。

  面对三百多年前的张祖,我脑海中浮现出明末清初,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热中的场景,那个年代的人为了生存,可以付出一切代价。

  我恭敬的为祖上磕了四个头,感谢祖上在兵荒马乱的年代,依然能活下来。在我准备起身时,眼前墓碑上出现了一道白光,此时应该是下午申时。

  灵光闪动,我立马掐指算过。

  申子辰三合水局,克方在巳午未三宫,一白金星移位,九星逆走他乡,巳申合化水,长生在墓方,玄空在东南。

  此乃大凶之卦。

  我屏息凝气,再以浑星度五行进行佐证,得出的结论依然是大凶。

  凶象正南,巽位有疾。

  正南不就是九漈台古墓被盗的方位?

  心神急转,我忽然想到一种可能,意识刚刚触碰到脑海中尚无具体结构的模糊信号,云空之上一道闪电陡然劈下!万分之一秒的空隙,我扑向祖坟,用身体挡住了那道来自空的神秘雷电。

  有人要灭我祖上地魂!

  轰隆隆。

  大地在颤抖,山风在咆啸,悬挂在山巅的银瀑被我的气势引动,在雷电劈下的刹那间化为一道三丈厚的水盾,抵挡了那股外之力。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